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独角兽王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267 2004.08.16 14:16

    “何必这么惊讶?”艾蜜丽首次发现,亚修这人的表情还真丰富,看著他脸色变过来又变过去的,也是一个乐趣。

  “不,不是的,只是这也太难以想像了。”

  “唉!要是你什么事都知道,不就变成神了?你知道我们有关世界树的传说吗?”

  “不知道。”

  “咦,怎么会……啊!对了,当时你昏倒了所以不知道。”

  亚修露出苦笑,说道:“不晓得为什么,遇到莉娜和笛儿她们两个后,我不是常常自己昏倒不然就是被人打晕,都快变得很有抵抗力了。”

  说到这里,亚修心中却也突然想起一件事──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在蓝贝塔城时,造成多伦魔法学院几近全毁,后来到了天启神殿,也让神殿和三把神器消失在世上。她们好像每到一处,那个地方就会有灾情传出。

  这些都是巧合吧!亚修心里如此想著。

  “你啊!有这么伟大的人跟在身边还说这种话,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算了,我就告诉你吧……”艾蜜丽把有关世界树和生命永不终结一事再说一遍。

  亚修听到一半时就晓得了,因为他曾在书上看过类似的文章,但毕竟无法证实,而且也不晓得这和神圣之树有什么关系,不由得发问。

  艾蜜丽解释道:“树木对我们而言是重要且最神圣的存在,世界树代表的是我们死后的世界,神圣之树代表的是我们的现世。我们死后人间的神圣之树会随之枯萎,将肉体葬在树下时,灵魂会回归世界树并成为果实,当果实成熟而落下一望无际的海洋时,我们便转死为生,灵魂回到神圣之树并开始孕育肉体,当完全成熟时,便会自树中脱出,开始新的生命。所以你们人类认为妖精生命永不终结只是传说,但我们却知道这是真的。”

  “咦,那样子的话,你为什么会称呼多琳为姊姊呢?你们不是没有血亲的关系吗?”

  “其实说没有也对,但要说有也行,这是依神圣之树彼此间的群落关系来界定,不过这就不是言语可以形容得了。”

  “原来是这样啊……等等,那你们不会有自己的后代吗?”

  “没错,我们妖精之间虽可以有夫妻的亲密关系,但无法像你们一样能生育子女,所以我最近也比较不那么讨厌安德鲁了。”艾蜜丽眼里闪过一丝黯然,提及这些总会让她想起多琳。

  “我懂你的意思,多琳会看著安德鲁在她眼前老迈、死去,而安德鲁也知道他不会拥有自己的孩子,这是一个有残缺的爱情,但也证明他是真的深爱著多琳。”亚修突然发觉气氛显得有些凝重,赶忙说道:“但是不用担心,多琳她总有一天会以新的面目出现。”

  “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说得没错,她可是使用了灵魂的力量救你,受损的灵魂是没办法回到世界树的怀抱中。所以,我才同意让她和安德鲁葬在一起,否则我一定会把她的遗体带回来。”

  “咦……啊!原来如此。”亚修终于明白多琳那时为何会求自己把她和安德鲁葬在一起了,因为很有可能会遭到艾蜜丽的反对,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接著又说道:“不过,我相信三年后她一定会以新的面貌出现,因为我感觉到雨会这么做。”

  “雨……是那个女神吗?天啊!这种话叫我怎么相信。”

  “要相信喔,因为我觉得雨是那种会赐与人幸福的女神,毕竟慈雨是会为大地带来无数生机的啊!”

  艾蜜丽出神的看了亚修一会,摇头无奈的说道:“唉!你有时真的让人莫可奈何,好吧!我就相信你。”

  “你这是称赞还是挖苦啊?”

  “嘻,算是都有啦!念在你让我心情变好的份上,我就带你去看看你这一生中从未见过的东西,跟我走吧!”

  艾蜜丽不容拒绝的一马当先带头就走,亚修则是在后面苦苦追赶,他当然很想见识艾蜜丽说的东西,但更想说的是──拜托,先让我吃个早饭吧!

  两人离开后不久,重重妖精守卫保护的林内,一棵已经完全枯萎的神圣之树前,一缕淡淡的身影在没有人发现到的情形下现身,赤足金球,这自然是雨,唇边还挂著笑意。

  “你倒是看我看得蛮透彻的,这应该是遗传自你母亲的本领。不过,你究竟到何时才会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呢?难道光是一对羽翼就足够了?唉……”

  一点小小的金芒飞出落在神圣之树的树根上,发出淡淡的光晕。

  当光芒敛去时,枯萎的树根上居然长出一株色泽纯白的嫩芽,而在身旁也凭空出现另一株神圣之树的嫩芽,彼此枝叶相触,像是缠mian悱恻的恋人紧紧相拥一般。

  雨的身躯有如轻烟般再度消失,不论她的目的为何,但在此时此刻,她却为一对彼此相爱但却有所残缺的爱侣留下幸福的芽苗。

  雨确实会为大地带来生机,但同时也能淹没一切啊!

  “听著,不要发出声音,知道吗?”

  蹲在村庄外围处一堆半个人高的杂草丛中,艾蜜丽低声说道。她头上的小云龙正呼呼大睡,亚修实在很想知道它为什么就是不会掉下来。

  透过草丛缝隙,他可以看见前方一片翠绿的草地,草地之上还有一个小池塘。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旁边布满了蹄印,显然有动物在这边喝水。

  突然,寂静的空气中传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艾蜜丽猛然回头,杏眼圆睁,怒道:“不是叫你不要出声吗?”

  “天啊!”亚修露出苦笑说道:“我可以管得住我的嘴,但管不住我的肚子啊!”

  “你这个人真是没用,这种事情用意志力控制就可以了……呜。”肚子饿的“咕噜”声再次响起,但这次却换成艾蜜丽。

  亚修把视线投向她的肚子,笑道:“你刚刚是不是也……哇啊!”话声戛然而止,因为他的脖子被两只手紧紧掐住。

  艾蜜丽红著脸狠狠说道:“不准说,说了就把你给宰了然后埋在这里,包准没人找得到,知道吗?”

  亚修绝对相信她会这么做,头点了两下,艾蜜丽才把手放开,两人继续隐身在那里。这中间除了虫鸣鸟啼外,就只有两人肚子发出的“咕噜”声此起彼落,不过他们都很自然而然的忽略掉。

  就在亚修觉得肚子真的饿到快受不了的时候,艾蜜丽扯了扯他的衣袖说道:“看,来了。”

  “咦,那是马而已嘛……不对,那是……天啊!”

  六匹有著纯白色毛发的美丽骏马从另一边的林木深处走了出来,步伐优雅,姿态自然且圣洁高贵。但定睛一看,却发现在它们的额头上长著银色的犄角,闪烁著耀眼的光辉。

  “独角兽!”亚修无法自制的猛然起身,并大叫了起来,他没想到居然能亲眼目睹这比妖精还要神秘的传说神兽。

  “拜托,你怎么这么大声啊!”

  艾蜜丽心叫不好,独角兽是一种极为羞怯的生物,一旦发觉有人接近就会立刻逃离,但如果受惊的话,却反而会转头攻击,那可不是闹著玩的。

  如艾蜜丽所预料的,六匹独角兽高声长嘶,头不住左右摆动,显然因亚修的无礼打扰而发怒。

  正当艾蜜丽想把亚修拉回时,他却伸出手迎著兽群柔声说道:“很抱歉,刚刚打扰到你们了,我在这里向你们说对不起,你们可以……靠近一点让我看看吗?”

  “天啊!怎么可能嘛!你也稍微搞清楚状况一下好不好,连我都不能接近了……咦,真的假的?”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原先还发怒的独角兽们竟安静了下来,且柔顺的走到亚修面前,垂下头磨蹭著亚修的脸庞,他也伸手轻抚它们的细毛,一脸兴奋。

  “我不是在作梦吧!独角兽居然会主动接触人!”艾蜜丽拚命的揉著自己的眼睛,好确定眼前的事是不是真的。

  “拜托,驯服几只笨马有什么好了不起的,我和安琪莉娜在他面前也是一样得乖乖听话好不好。”

  声音自后头传来,艾蜜丽愕然转头,不知何时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已经在身后。

  “早安啊!艾蜜丽。”

  “你也早啊!莉娜姊姊。”

  “我说你啊!”黛丝笛儿狠狠捏著艾蜜丽的脸颊说道:“一大早就把亚修给带到这种地方想干什么,该不会是想做些奇怪的事吧?”

  “呜,好痛,快放手啦,我对这种小孩子才没有兴趣哩!”

  “是喔,那么宰了他偷偷埋起来这件事呢?”

  艾蜜丽脸一红,小声说道:“你都听到了啊!”

  “废话,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他被埋在哪啊!”

  “拜托,人家只是开玩笑嘛!”

  “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还好爱提娜昨天喝太多现在还在酒醉当中,不然被她听到的话……哼哼,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安琪莉娜叹了一口气,分开两人说道:“好了,别再闹了,不过话说回来,主人的心地果然纯洁无瑕,因为独角兽可是不会轻易接近人的。”

  “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抓一只回来给你们看看。”

  “不要啊!”艾蜜丽大惊失色,要是被她这么一闹,以后独角兽都不来了怎么办?

  “别担心,就让她去出出糗吧!她抓得到才有鬼。”

  如同安琪莉娜所言,黛丝笛儿才靠近一步,独角兽们就后退两步。她不信邪的再试一次,却反而让独角兽们吓得全部躲到亚修背后去。

  此情此景使得艾蜜丽捧腹大笑,完全停不下来,也让黛丝笛儿脸色难看到极点,不发一语,双手上举。

  “你在做什么啊!笛儿?”

  “主人,你快让开,这群不知好歹的畜生就是要给它们一个教训!”黛丝笛儿显然气坏了,手上出现强烈的蓝色光芒。

  “哈哈,真是太好笑了,不能别人不喜欢你就暴力相向啊!真是快笑死我了,你那模样谁敢靠近啊?要像我这个样子……咦?”

  安琪莉娜缓缓靠近亚修背后的独角兽,但不知怎么搞的,她才一接近,独角兽也退缩了一下。

  安琪莉娜微微一愣,然后,脸上涌出更柔和的笑容,只是这次脚才刚提起都还没落下,独角兽们立刻躲到亚修身旁。

  安琪莉娜的表情在一瞬间冻结,提起的脚不知该收回还是放下。

  “哈哈哈,真是太爆笑了,我快受不了啦,哈哈哈!”黛丝笛儿捶胸顿足、仰天狂笑,极尽夸张表演之能事。

  “你们也真是太不知好歹了,小小的神界骑兽居然敢这样对我,试试我的冬蝉四式第三式吧!”安琪莉娜也一样气坏了,双手举在胸前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

  安琪莉娜知道这些感觉特别敏锐的独角兽不敢靠近黛丝笛儿是她乃魔界之人,有著出自本能的恐惧,但却不明白为什么也离自己离得远远的,照理来讲应该不会这样才对。

  她的想法并没有错,但却忘记了一件事,她的容貌和黛丝笛儿除了气质上的差别外,可用完全一模一样来形容,刚刚才被黛丝笛儿狠狠吓到的独角兽们怎么敢接近她?

  “莉娜,不要闹了好吗?”亚修张开手,像是母鸡一样的保护著身后这些小鸡,不被安琪莉娜这凶猛的老鹰给伤害。

  他实在是不懂这有什么好气的,不过也对安琪莉娜刚刚提的神界有些介意,那不是众神居住的地方吗?

  仔细一想,也许安琪莉娜这能在空中自由飞行的翼人族,真有见过那些有著无上力量的尊贵诸神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一颗心不由得热了起来,不禁猜测自己是否也有机会见上一面。

  只是,如果他知道眼前这一位正怒气冲冲,张牙舞爪要教训独角兽们的安琪莉娜其身分就是拥有最尊贵的王族血统,为神界地位最高的“女神”的话,大概心中构筑的美丽幻想和憧憬会在瞬间毁灭吧!

  所以,他至今的“误认”就某方面来说,也算是一种幸福。

  “可是,我……哎呀!不会吧!居然出来了。”安琪莉娜出现惊讶的神色,手上光芒敛去,不单是她,艾蜜丽和黛丝笛儿也是一样。

  亚修不解的转头,眼睛立刻张得老大。一只独角兽像是散步般的自林中缓缓步出,只是四蹄却是踏在空气中,它毛皮的颜色和其他独角兽并无不同,但就是给人一种更加高贵的感觉。

  但最特别的地方是它头上的犄角并非银白色,而是灿烂的金色,在阳光下闪烁著耀眼的光芒。其余的独角兽一见到它,立刻前脚屈膝贴著地面,头也垂下,模样好像是人类在下跪行礼一样。

  “天啊!那是独角兽之王耶,不会吧?我只有听过但从没见过。”艾蜜丽不由自主的靠近,想看清楚一点。

  “奇怪,神界并没有这种模样的兽骑,该是在人界产生异变的吧!”安琪莉娜有些疑惑的低声自语。

  金角独角兽来到亚修面前时缓缓落至地面,发出愉悦的低嘶,摆著头指著自己的背。如果仔细察看的话可以发现它的四蹄并未完全踏在地面,而是有一小段距离的微微漂浮著,蹄下的小草被一股莫名的力道往下压。

  “你是要我骑上去吗?”

  独角兽点了点头,亚修心中一阵狂喜,居然能骑在神兽的背上,想也不想一翻就爬了上去。他还没坐稳,独角兽四蹄齐动,竟踩著空气飞向蓝天,朝著南方高速遨翔而去。

  事情实在发生的太突然,黛丝笛儿等三人都愣住了,过了片刻后才做出各自应有的反应。

  “天啊!主人被那匹笨马给拐走了。”

  “主人好像满高兴的嘛!”

  “为什么那个不起眼的家伙能被独角兽给载上天?真是可恶啊!”

  “喂!”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很有默契的同时回头骂道:“不准说我的主人不起眼!”

  “对、对不起嘛!”艾蜜丽被两人的气势给吓到了。

  不过两人的气势来得快去的也急,刹那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还同时自言自语说道:“不过这也不能怪你,毕竟主人他也实在是……唉!”之后又很有默契的叹了口气,还同时摇了摇头。

  艾蜜丽“嗯”了两声后说道:“不愧是双胞胎姊妹啊,竟然连动作都一模一样。”

  两人同时色变,指著对方大声说道:“谁跟她是姊妹!”说完,还狠狠互相对瞪了一眼,谁也互不相让。

  “那个……两位姊姊啊!我虽然很不想打扰,不过你们要不要先去把亚修给追回来啊?”

  黛丝笛儿如梦初醒,对著安琪莉娜破口大骂:“可恶,都是你啦,害得我把主人给忘了。”

  “我不骂你就不错了,居然还敢怪我?”

  艾蜜丽再度拿出精灵石召唤出风精灵,在它的帮助下缓缓飞上天空,心中同时升起对亚修的同情──在某方面来说,他实在也是蛮可怜的。

  “两位姊姊啊!我就先走了,你们要跟上啊!方向是这边的话……喔,原来是‘龙骸之谷’的方向啊……不会吧!”艾蜜丽露出震惊的表情,对著真的把亚修抛在一旁的两人说道:“你们别吵了,快点跟上来,亚修去的那个方向有魔物出没啊!”

  “什么?!”黛丝笛儿脸色立刻大变,也不细问,翔天之翼全速施展,以空前的高速朝著已变成小点的一人一兽的方向飞去。

  “艾蜜丽,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妖精居住地的附近怎么会有魔物出没?”安琪莉娜脸色转而凝重。

  “的确,守护这个森林是我们的使命,当然不容许有魔物存在,但那个地方却是例外,因为里头的魔物完全不符常规通通聚在一起,一旦开战可能会有很大的伤亡,所以两方是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不过没想到独角兽居然把亚修带往那里,真是奇怪,独角兽怎么可能会接近那种地方呢?”

  “别说了,这次是我的错,我要先走了。”

  安琪莉娜并非真的把亚修给忘掉,而是心想在这妖精居住的森林中不致有危险,且他显然也对于能骑上独角兽而欣喜若狂,所以想让他享受一下,但却没料到还有龙骸之谷这危险的地方。

  心急如焚的她没有细思其中的疑点,就把翔天之翼的速度加到极致,但无论多快,都挽回不了将要发生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