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生死成败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935 2005.08.01 04:35

    次日清晨,亚修一早在花园欣赏里谢尔城中难得一见的颜色艳丽的彩色花朵,这实在是件讽刺的事,里谢尔因水而富裕,为人民带来无数财富,但也驱走了绿意,除王宫尚有余力栽植娇弱的花朵外,平常人就只剩几株半枯的老木可欣赏。

  王宫的建筑、菜肴和楼房样样都美、处处俱精,唯独自然的美景上差了一截,对久居月湖旁的亚修来说,这一小片花园实在有点看不上眼,但不管如何,这宁静的气氛亦让他感到舒畅,只是他同时觉得不解,怎么这些花朵比之前见到时要枯黄、憔悴许多?

  思索原因时,有人无声无息的接近并拍着他的肩膀,亚修吓了一跳猛然回头,却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因为雪灵就站在眼前!

  只见雪灵一脸赞许的笑容,满意说道:“你有一套喔,看来无双教的未来是一片大好啊!”

  昨天,伊琴丝扑在亚修的怀里放声大哭,哭了许久许久,当哭声好不容易止息时,却因疲累而睡着。

  亚修能把她丢在那里吗?当然不行。带回双月宫?更不行!最后只得硬着头皮把她抱回寝宫交给宫女安置,此情此景好巧不巧的让雪灵看见,然而亚修根本不在意,因为一路上侍卫、宫女瞧见的不知凡几,从他们瞪大的双眼来看,不难想像今天宫中会有哪些传言。

  不过,亚修倒是出乎意料的没在这件事上多想,因为他根本不晓得该怎么办,所以乾脆不想。

  看到亚修死瞪着自己,除此之外没有反应,雪灵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问道:“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吗?”

  “你……”亚修看了晴朗的天空一眼,确定太阳没有在正中央后说道:“你为什么这么早起来?”

  “呃……”雪灵的眼睛眨了眨,她有一股生气的冲动,但又不晓得为什么,当下诚实开口:“因为这里的早餐太好吃了,尤其是那煎到五分熟的鸡蛋,真是人间美味啊,如果睡到中午不就少吃一顿?”

  原来是食物的美味让你突破鸡啼、正午或是泼水才肯起床的魔咒啊!而为什么听你这么说,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呢?亚修心里如此想着。

  “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不论多么惊人的事如果发生几次,人也会变得视若无睹。”亚修脱口说出了原因。

  “你说什么?”

  “没什么,休息了一晚还觉得累吗?”

  雪灵伸展手脚,满足说道:“不会,有好吃的东西和软绵绵的床,我怎么会累呢?另外,王宫里的温泉也泡得好舒服啊,但不晓得为什么,泉水的温度比以前还要热上许多,不过还是很棒,要是能永远待在这里该有多好!”

  亚修突然间好像把握到什么不寻常的事物,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此时,被宫女引领至双月宫休息的空青身影出现在前方,亚修快步趋前,想开口却又觉得不妥,国王病危之事似乎不方便在宫女面前谈论吧?

  空青见到亚修,立刻挥手遣走宫女,他的模样虽疲累不堪,但眼中神采奕奕。

  亚修心头一宽,问道:“陛下他还好吧?”

  点点头,空青如释重负的长吐一口气说道:“没有大碍,只是身子太过虚弱,因此开了几帖药让他服下,不过拖越久越不妙,是了,你的朋友到底有何方法治疗呢?”

  亚修苦笑,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更不晓得她为何要对我隐瞒。”

  “是吗?那就只好等待了。如果公主所言不虚,舍妹一行人这几天就能够回来。”

  “也是……啊,这么说,伊琴丝她也晓得你和芍药没办法治好陛下了?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不要紧,毕竟这是事实,我和舍妹甚至家父毕竟不是神,力有未逮之事实在太多,只能说我们的医术还有精进的空间。”

  “那王室已决定依照黛丝笛儿的话做了?”

  空青的无奈全写在脸上,说道:“他们有别的选择吗?”

  “也对,那医圣他老人家会来吗?”

  “不清楚,王室这边虽有派出使者,但至今仍没有回音,看来希望不大,他老人家兴致一来,到哪去没有人会晓得。”

  “这样啊,看来我所能做的也只有等待。”亚修喃喃自语,突然发觉空青在看他,问道:“我脸上有什么吗?”

  “不,没有,只是觉得你是个比我想像中还要来得特别的人,巴洛雅的乱之公主可是……嗯,相当有名,但我进宫时却发现她和传闻中不符,后来才晓得她因某人而有了剧烈的改变,那人听说是你?”

  亚修一脸尴尬,含糊说道:“有很多事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她不过是朋友的关系。”

  “是吗?也许吧,不过另外告诉你一件事,昨天的她整个人看来毫无生气可言,但今天一早她虽仍为国王陛下的病况担心,但整个人却振作起来,以我的角度而言,陪侍在病人身旁的亲人如果悲伤过度,在无形之中便会产生不好的气氛,但如果满怀信心,有时也会影响在病榻上的人,使病况意外转好。”

  亚修心中叫苦,他终于明白自己与伊琴丝之间的关系在旁人眼中是如何了,突然心中一动,问道:“我是不是成为你医治陛下中的一道药方呢?”

  空青无法隐藏的露出惊容,在旁的雪灵却是满脸疑问,问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副教主这么大的一个人要怎么当药?怎么吃啊?”

  “并非如此。”空青恢复平静,解释道:“这一帖该说是无形之药。”

  “什么?药还有无形的?太好了,赶快告诉我吧,这样以后我生病就不用喝那些苦到要人命的鬼东西了。”

  空青哑然失笑,说道:“这帖药,我想以你的无忧个性应该是用不上。”

  “为什么?”

  亚修拍拍雪灵的头说道:“不为什么,总之这药你绝对用不上就是了。”

  空青好奇问道:“你似乎知道我的用意?”

  “大概吧,国王陛下昏迷至今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的意志再坚定,恐怕也被消磨得差不多,这时,最亲密的女儿如能在旁陪伴,是有可能将这心意化成一股力量传达给陛下,但若伊琴丝根本无法振作,甚至要人担心,又怎能帮助陛下呢?而我,正是可以帮助伊琴丝,进而影响到陛下的无形药方之一,对不对?”

  “说得好。”空青鼓掌,唇边露出赞赏的笑容,说道:“很久没有遇到像你这样的人,不少同道仍认为医病一途只有药石,完全否定心念与意志的力量,看来你不是普通人。”

  “没有啦,因为我自身就有过这样的体验,甚至不需要言语,光是握着双手就能将心意传给病床上的人,我绝对相信这股力量。好,我就成为你的一帖药。”

  “那就多谢了,我先回去休息。”

  亚修觉得心情舒服许多,因为在医治国王一事上,他算是有出一份力,而且也让昨晚的事有了一个较好的解释,虽则他明白这和自欺欺人差不了多少。

  收拾好心情,亚修想回小楼准备吃早点时,却发现雪灵以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打量自己。

  “你是怎么了,这样看我?”

  “这话应该是我问才对,你是怎么了,怎么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

  “有吗?”

  “有啦,之前你感觉起来比较好玩,现在好正经喔,而且似乎聪明许多。”

  亚修忍住一拳往雪灵头上敲下去的yu望,骂道:“我没有变,人啊,在笑的时候、哭的时候、害怕的时候或是生气的时候,都会有不同的反应和面貌,而这些,都是他的一部份,你之前接触到的我和现在的我,看到的虽不同,但都是相同的。”

  “我不是很懂耶!”

  “很简单,就像煎五分熟的鸡蛋和烧焦的鸡蛋虽然味道不同,但同样是鸡蛋啊!在连恩山脉可以放松心情,尽情胡闹的我,和现在不得不严肃、认真起来的我,在你的眼中虽然不同,但都是真正的我。”

  “呃……总之你现在变聪明就是了,对吧?”

  亚修的手无法控制地往雪灵头上敲了一记,骂道:“我本来就很聪明。”

  被打的雪灵反常的没有生气,而是喜形于色,叫道:“对啦对啦,就是这样,刚刚你又变回去了,这样感觉比较好玩……不对,这样我岂不是又要被你打假的?呜……伤脑筋,哪个副教主比较好呢?”

  看着雪灵郑重其事在伤脑筋的样子,亚修笑了两声便离开,表面虽不介意,但却不免深思,自己喜欢哪一种的我呢?只是此时、此地,他能选择吗?

  “也许,在那么多的我之中,最让人无奈的,是身不由己的我,也就是现在的我。”

  亚修喃喃自语,他渴望有人能将他拉离伊琴丝的感情泥沼中,他害怕继续陷下去的后果。

  持续而又漫长的等待最让人心烦意乱,自回到里谢尔后已经过了两天,两天的时间虽不长,但无事可做却是异常无聊,因此亚修专心在魔法的修习上,把从魔界至今的战斗在脑海中一再演练,吸收这些宝贵的经验,光是这样,就让他有种不断进步的感觉。

  然后,他在脑海中把假想的战斗对象改成雪灵,不过才一开始,那令人痛快的进步便戛然停止,因为从头到尾亚修全都是惨败收场,不过这反倒激起了他不服输的个性,完全集中精神在与雪灵的模拟战斗上,绞尽脑汁誓要在这一人世界中打赢。

  当然,亚修如果真想要,是可以在脑海中轻易击败雪灵,但那不过是虚假的自我安慰而已,亚修要的是当在脑海中胜过,现实中就必定能赢的假想训练。

  亚修的心神完全集中时,其专注的程度到了令人赞叹的境界,手、脚和身躯都同时出现相对的颤动,但幸而他的意识仍晓得自己在房内,因此做出压抑,否则恐怕起身舞拳弄脚。

  事实上,亚修亦有这个念头,想要好好活动一番,但问题是身在王宫内,并不适合,而要出宫,亦是不容易。

  两天内亚修只见过一次伊琴丝,那是她来找空青的时候碰巧遇上,当四目相交时,这个小公主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微微点头就离开。

  但这反倒让亚修感到不妙,因为那是一种极端笃定方能产生的从容神态,显然伊琴丝在心中已经认定什么,亚修明白这绝对是误会,只是到了这地步,这份情如要断,那双方所承受的痛将会异常激烈,这不免让他有些犹豫。

  盘膝坐在床上的亚修,原本双手的曲张突然停止,猛然张开双眼,深邃、凌厉的目光一现即没,回复原本的温和。之所以有这异象,是亚修刚在脑海中所模拟出的假想战斗已经结束。

  想像中,亚修以地系魔法中可攻亦可守的“土甲术”行险一搏,挡住了雪灵刺出的“流光”,同时“寒星”斩出。可惜的是,土甲术光是施展在拳头就沈重得有如铅块,更何况是施展在全身呢?结果,寒星斩击的速度受到影响,让雪灵轻易避开,而紧接着她改以“轰雷”出招,硬是把亚修打飞,还没倒地就吐血昏厥。

  “天啊,为什么不管怎么试,就是赢不了你呢?”

  嘴上抱怨,亚修却迅速一跃而起,跨出小楼,赶往双月宫外,因为在刚刚,一个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很明白这来自于谁。

  没多久,两辆马车快速驶过护城河,出现在眼前,亚修大喜之下立刻往前,车廉一掀开,一张恼怒万分,但反而更添风情的绝美容貌出现在眼前。

  “笛儿,你们终于回来了!”

  两辆马车所载的,正是千呼万唤的芍药一行人。

  看到亚修在场,黛丝笛儿一跃而下,没有笑容,而是跺足大骂:“可恶,都是那些该死的混蛋从中作梗,才让你比我快一步回来,早知道就杀出一条血路。对了,安琪莉娜那家伙呢?”

  “她……因为我们是分头寻找空青,所以我也不晓得她现在身在何处。”

  “这样啊?那算了,反正她也不会迷路。”黛丝笛儿上下打量着亚修,眼神一亮说道:“嗯,几天没见,主人你看起来又有点不一样,容光焕发,是不是遇上了什么好事?”

  “是吗?大概是吃得好、睡得饱吧,毕竟王宫里相当舒服。”

  芍药随后下车,神色疲惫,而教人吃惊的是眼中有着亚修从未见过的冷然怒意。

  发现亚修的神色不对,芍药勉强挤出笑容,说道:“现在我很可怕吗?”

  亚修点头,没有回话。

  芍药摇头叹道:“被硬是耽搁了这么多天,我当然会不高兴,而潘多拉留难的病症居然只是小小的风寒,实在是太过份。对了,听说是你找到家兄?”

  “是的。”

  “那太好了,真是谢谢你。”

  瑞尔特从另一辆马车下车,看到亚修后连忙道谢,亚修连忙推说不敢。

  “王兄,你终于回来了,太好了。”

  伊琴丝的叫声远远传来,她和空青也收到通知连忙赶至,然后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黛丝笛儿身上,围着她连声追问,因为她是国王的唯一希望!不过她却还是一副天塌下来我都不怕的模样,拒绝透露治病的手段。

  亚修悄悄后退,眼前没有他可以介入或是插手的余地,看着除了黛丝笛儿仍是满脸不在乎的表情外,空青和芍药的认真与专注让他有股难以言喻的感动。

  不过,亚修绝不认为黛丝笛儿是真的不在意,她所答应的事必定全力以赴,只是显之在外的模样容易让人误解,且也不怕让人误解而已。

  看来,今晚将决定王宫内是哭声遍野或是笑声响彻云霄了!亚修如此想着。

  亚修错了,开膛之术不单要合空青与芍药两人之力方有较高的把握,过程更是极为耗神、耗力,但芍药一路急赶之下,不免精神困顿疲乏,而空青在评估国王的病况尚未十分危急下,决定先让她休息一夜,等到明日一早再行治疗。

  当夜,瑞尔特开了一个小型的晚宴,邀请所有人出席,除空青和芍药托词为明日养精蓄锐而没有入席外,雪灵、亚修和黛丝笛儿甚至赶路的士兵都受邀入列,不知是否晓得亚修等人不习惯繁复的礼仪,席间并没有宫女在旁服侍,加上伊琴丝和瑞尔特完全不摆架子,晚宴算是相当成功,但可惜的是两位主人眉间仍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忧虑,实在难以说是宾主尽欢。

  由于小酌了几杯酒,亚修带着醉意返回小楼,点燃油灯时赫然发现早他一步离席的黛丝笛儿溜了进来,正心满意足的躺在自己的床上,紧抱着棉被,像是一只倦懒的小猫。

  油灯的光芒下,美人玉体横陈在前,加上酒气上涌,如说不心动,几可肯定这人有问题。但此刻的亚修却真的没有想入非非,并非他有问题,而是所处的时机问题,因为明天,奥罗伦的生死将要被决定,而唯一的希望就在眼前。

  “笛儿,你这是在干嘛?早点回去休息,别闹了。”

  黛丝笛儿抬起头,以说不尽的娇媚语气开口:“不要赶人家嘛,人家想睡在有你的味道的地方。”

  如果在以前,亚修早就面红耳赤,拔腿就跑,但此刻却是无奈说道:“算了,今天这里就让给你睡,我到二楼去休息。”

  没看到预料中的反应,黛丝笛儿有些失望,说道:“不会吧?你什么时候这么正经了?一点都不好玩。对了,我的‘夏蝶’碎片还在你身上吧?”

  “夏蝶……噢,那个啊,当然在了。”

  “那么,”黛丝笛儿伸出玉手,说道:“还我吧!”

  亚修恍然大悟,原来这是黛丝笛儿来此的原因,连忙找出递交给她,但是,当她接过时,却眼神一变,满脸惊容。

  由于油灯灯光略微昏暗,加上黛丝笛儿的脸隐在暗处,亚修无法看见那明显的变化,但却感到有些不对劲,关心问道:“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刚好想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那就是你和伊琴丝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今天的晚宴上你们之间的互动这么怪?”

  亚修大吃一惊,有些心虚的说着:“有吗?她好像从头到尾只看过我两、三眼,没什么奇怪的举动啊!”

  “拜托,一个之前喜欢你喜欢到硬是要强吻你的女孩子,有你在座时的反应怎么可能这么平常?除非她彻底死心,但就算死心,也不可能短短几天就恢复平时的情绪,连一点难过的表情都看不到。再说,要她死心,那等太阳从西边出来也许会比较快,她的表情让我有种她已经确认某事的感受。我说主人啊,你该不会……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那种事当然没有!”

  “那么是哪种事呢?”

  亚修默然无语,果然,两天前抱着伊琴丝让她尽情痛哭的举动起了明显的变化,就连刚回来的黛丝笛儿也一眼看穿。

  亚修没有回答,黛丝笛儿也不进逼,打了个呵欠,把棉被盖在身上,说道:“算了,不说就不说,不过我要在这里睡,你到楼上去吧!我得养好精神,准备面对明天的生死成败。”

  亚修皱起眉头,刚想要黛丝笛儿不要说死这种不吉利的字眼时,她居然就那样直入梦乡,当下又好笑又好气,轻声说道:“算了,总之你尽力就好了,不管最坏的结局是什么,我都会帮你承担,晚安。”

  亚修熄掉桌上的灯火转身上楼后,黛丝笛儿原已紧闭的双眼悄悄张开,幽幽叹道:“主人啊,最坏的情况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啊,而且也只能由我一个人承担,你是帮不上忙的。”

  黛丝笛儿将握在手心的夏蝶碎片摊开,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碎片居然微微震动,出现了波纹状的异变,且是一圈一圈的往内集中。

  黛丝笛儿凝视片刻后紧紧握住,低声自语:“看来我真的是很幸运,不但能还清欠你的恩情,或许还能……嗯,就赌一把吧!”

  黛丝笛儿露出笑意,慢慢阖眼进入梦乡。她尚不知,明天一天所发生的事,完全超乎常理,更不是此刻任何一个人所能料想得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