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怒雷逞威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5541 2004.09.27 14:16

    似乎知道真正的形体被看穿,也像是晓得再操控这些已死的魔物尸体无法对亚修等人造成威胁,原本躲入林中的黑点突然飘出,集中成一团小山般大,凝聚不散的黑雾。

  亚修眉毛一扬,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艾蜜丽射出一箭,箭矢飞进黑雾就从另一头射出,毫无半点阻碍。

  “天啊!这是什么鬼东西?”

  “它就是你说的东西啊!”

  “啊?”艾蜜丽看著亚修的背影,一脸茫然。

  “这应该是自久远以来在这片森林中的魔物死后,徘徊不去的灵魂聚合体。”

  “咦?”

  艾蜜丽还没听懂,一道速度有如电闪的人影已自林中掠出,在黑雾旁绕了两圈后奔回亚修身旁停步,脸上出现茫然的表情,狐疑的看著自己的双手,眼中的紫色光芒逐渐消失,那人正是爱提娜。

  凭借著紫色双瞳的能力,她比西莱安和柯丽这两位族长领军的妖精要快上数倍赶回村中,虽然对满地的魔物焦黑尸体感到不解,但也晓得与艾蜜丽等人相对的黑雾是敌人,因而展开攻击。不过让她难以置信的是,她的手在划过黑雾时没有任何感觉,就好像是空气一样。

  黑雾突然向亚修等人移动,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立刻改以魔法攻击,但却毫无作用,魔法透体而过。

  当雾团涌至近处时,所有人立刻向两侧避开,黛丝笛儿离开后随即发现亚修还待在原地不动,刚想回头时黑雾已经将他完全笼罩,惊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不过她随即发现亚修没有半点异样,泰然自若的自雾中走出,而黑雾在涌至距神圣之树约二十步的距离时就被一堵无形的墙壁挡住,雾团的形状在此时翻腾滚动,好像死命挣扎前进,但却难行分毫。

  “唉!”

  亚修突然摇头叹息,惹得身旁的人讶然注视。

  “主人,您为何叹息呢?”安琪莉娜压住肚中百般疑惑,开口询问。

  “我叹息,是因为我如同这些魔物的灵魂般,跳脱不出生死的牵挂。”

  “……我不明白。”

  亚修一转头,两道目光直射入安琪莉娜的双眸中,她的呼吸随之一紧,因为这眼神和以往,甚至刚刚全不相同,有如碧潭般深邃难测,初次看到时还不觉得有什么,但凝视越久却会发现它好似散发著一股独特的魅力要将整个人吸进去般。

  眼前的亚修和她所认识的虽是同一个人,但内在的气度却完全不一样,刹那间,她发现自己再也不明白眼前这位主人的深浅。

  “这些魔物的灵魂丧失了肉体而成为虚无的存在,因此渴望得到新的身躯好能重新活在这世间,我猜它们大概是想进入神圣之树好获得重生。”

  “可能吗?”艾蜜丽一脸不信。

  “当然可能,你们妖精不就是从神圣之树中诞生的?如果它们能够进入神圣之树,或许有可能占据里头正在成形的身体而重新复活。”

  “什么?这怎么可以!”艾蜜丽闻言立刻举弓,但箭却怎么也射不出去,因为她明白这毫无效果。

  “不用那么担心,据我猜测,这些神圣之树本身就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保护著,让这些魔物的灵魂无法侵入,所以它们进入已死的魔物身躯中,想要避过这道障碍,不过能不能进入甚至可不可以占据新的身躯都无法确认,它们只是凭借著想要复活的渴望行事,当然,你们也不容许这种事发生,对吧?”

  “废话!”

  “唉,死亡的魂魄被困在这世上而想得到新生,但是,活著的人不也是如此?当至亲至爱永远离开身边时,会多么的希望她能再活过来见自己一面,哪怕是一个出现在梦中的虚假幻影也好。生与死是造物主留给这世上所有人都会经历,绝对公平的一关,只是又有多少人会认为它是真正的公平呢?我也不能啊!”

  亚修语气有些感伤,爱提娜等人知道他在说的是小风,此时他缓缓举步,轻易就走过黑雾无法越过的障壁,正对著它们。

  “这里是生与死的交界,虽只有一线之隔,但你们永远无法越过,虽不晓得为何被困在这里,但至少让我送你们回到该回去的地方吧!不过可能有点粗暴就是了,全部退开!”

  艾蜜丽和其他妖精早先已见识到亚修的厉害,闻言立即后撤。

  “亚修,你要做……呜。”

  爱提娜话说到一半就感到一股寒意传遍全身,那是身体感受到危险而起的反应。同样的,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也是如此,两人一个箭步就来到她身旁,扯著她往后飞退。

  她们知道亚修之所以如此说,绝对不是开玩笑,因为刚才发生在眼前的事虽然如同梦境,但却是铁一般的事实,由不得两人不信。

  亚修身旁出现了异状,他的双眼散发著前所未有的精芒,其凌厉有如闪电横空让人无法直视,双脚不知何时已沉入地面,直至脚踝处,四周还出现龟裂的缝隙并往外扩大。

  更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他的头发、衣服等都无风自动,而且往上飘起,地面较细小的石块也是如此,受到这股莫名浮力的牵引而飘在他周围,蔚为奇观。

  同时他的双手出现两团闪耀著青白色火焰的光团,并不住变大。

  “天啊!雷系魔法?这怎么可能!”

  爱提娜难以自制的发出惊呼,雷系魔法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威力可怕到令人难以想像的境界,而另外一个则是难驾驭的程度堪称所有魔法之首。

  在这魔法还普遍存在于世时,最常听闻的除了这魔法造成令人难以想像的破坏之外,就是魔法师在施展时惨遭反噬而死,久而久之,让它变成了一个神秘而又可怕的代名词,而会施展的人也越来越少,但这名字却不曾从任何一个魔法师的记忆中遗忘。

  这两个特点让雷系魔法被称为禁咒魔法,然而这里所谓的禁咒并非不能学习,而是为了更凸显它的可怕之处才如此说,不过也没有任何一个魔法学院或是魔导师会公开教导此种魔法。

  所以一名魔法师如果依照正常的管道往上晋级是绝没有机会学到,它只存在一些极高等甚至是遗世独立的魔法师心中,至于要将它带入坟墓或是口耳相传给其他人,就是这些人的选择了。

  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互相对望了一眼,因为她们记起在人界被亚修目睹到的那一场战斗中,前者有使出“雷电球”这个魔法,显然他的雷系魔法是从这儿来。

  “‘双雷怒’!”

  亚修双拳互击,两手的电球不但没有融合一体,反而相互排斥要往外飞去,不过之间却又有另外一股力量将它们强行互吸而不使分开。

  电球的周围因为这种相斥相吸的力量出现了更强烈的青白色电焰,这电焰有如鞭子挥舞、抽动,一扫过地面,土石随即翻腾而起,像是被掘开一条深沟,而电球之内还发出低沉的隆隆声,虽不大,但却震得人的耳鼓生痛。

  双雷怒光凭起手的威势,就有不战而使人降的气势,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正常人目睹这种威力后还会想吃上一记。

  亚修双手一送,刚好将电球推入黑雾内部,原本像是空气存在,令人捉摸不定也无法奈何的雾团居然发出了似乎有千万头野兽因痛苦而嚎叫的嘶吼,同时电芒也扩及到整片黑雾,让它不时的闪烁著青白色的火光。

  最后,黑雾整个笼罩在强烈的电芒中,一阵怪异的扭动后整个爆散开来。在飞扬的尘土中,黑色的雾气变化成点点金色光芒喷上天空再缓缓散落,而同时四周也飘荡著野兽自痛苦的牢笼中得到解脱的喜悦吼叫。

  一阵微风在此时吹过,整片森林不管是草木花朵或是流经其中的蜿蜒小河,甚至是神圣之树似乎都奏起了悦耳的音符在空中回荡,那声音低得会让人以为是错觉,但实际上并不是。

  “天啊!这是‘精灵之歌’,整座森林的精灵都在共鸣、唱歌啊!一定是因为那些魔物的灵魂已经离开此地的缘故。”

  艾蜜丽不由自主的闭上眼专注精神仔细聆听这无所不在、无物不发的美丽歌声,其他的妖精也是如此,有些甚至还流下眼泪。

  亚修从没听过精灵之歌,但这音律听起来却觉得通体舒畅,当心情逐渐放松时,他却脸色一变,失声叫道:“糟糕,大事不妙!”

  众人听到这句话立刻张开眼,眼前的情景也让他们同感震惊。

  因双雷怒的威力而飞扬的尘土在此时落定,但亚修发出的两颗雷电球却还好端端的停留在原地保持相对、互相牵引,很明显的雷球威力实在太强,在将黑雾完全击散后还未消失。

  “天啊!”

  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齐声惊呼,前者春风离手而出,后者往前疾奔数步后更早使出“舞风乱晴空”,务要将这威力吓人的雷球消灭。

  “不可以!”

  亚修的声音晚到一步,安琪莉娜的舞风乱晴空的风暴先击中雷球,使得原本陷入停止状态的雷球因为受到重击开始活络,电焰吞吐不定。

  而要命的是黛丝笛儿此时的春风衔尾而至,雷球被高度集中的风系魔法集中后,猛然加速朝著妖精们的村庄而去,也让亚修随后出手的截击没有命中。

  确实,两人的攻击大大削减了双雷怒的威力,让它的大小变成不到原先的一半,但也让该停在原地自然消失的雷球有了逞威的机会。

  怒雷隆隆声中,柯丽和西莱安这两位族长终于率领外出围剿魔物的妖精赶回,不过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却是一场村庄正被大肆破坏的可怕恶梦。

  双雷怒的电鞭四处挥舞,树屋被直接拦腰抽中者,立刻断成两半崩毁、倒塌,就算只是从旁扫过,粗大的树身也是立刻起火燃烧,有如被天火所击。而被雷球直接贯穿者,更是在刹那化为著火的碎片往外飞射,碎片的速度因为极快而带有杀伤力,其范围刚好遍及一些刚赶回来的妖精。

  这些妖精一见到漫天著火的碎片以威力惊人的速度朝著他们飞去时,立刻往后退入密林寻找掩护,但一些退得较慢的妖精也被击中受伤,现场惨叫声不绝于耳。

  亚修的双雷怒在时缝之地中朝著山腹出招已经能够贯入数十步,留下一个令人咋舌的破坏痕迹才停止,更何况是在他魔力更显深厚,而破坏目标是更脆弱的树屋的现在呢?

  雷球摧枯拉朽,有如恶龙肆虐般在妖精村中的恣意破坏终于停止,从远处看,妖精居住的树屋有三分之一全毁,而另外三分之一则是受到或轻、或重的损害,不过几乎全都著火燃烧,算算只剩三分之一的树屋完好如初。

  不过这还是树屋当初在种植时是依景致、地势乃至于个人喜好而成分散式才有的良好结果,否则要是完全集中于一处的话,后果更不堪设想。

  柯丽这位女族长呆望著一片狼籍、满目疮痍,几近全毁的村庄好一段时间后,视线短暂停留在被流星火雨烧成焦炭的无数魔兽尸体片刻,最后移往艾蜜丽的脸上,厉声问道:“魔物呢?把我们村庄搞成这样的魔物在哪里?我要把它碎尸万段!”

  她的胸口快速起伏,持弓配剑的双手因愤怒而颤抖,一双眼睛好像要喷出火来,没有人会怀疑她是在开玩笑。

  亚修深吸一口气,心里默默盘算这碎尸万段是一个人承受,还是三个人?如果是三个人下去分担的话,那要碎成多少块才算公平呢?

  “这……这个……”

  艾蜜丽哀求的视线转往一位就在身旁的男妖精,只看到他身体抖动了一下后低下头开始整理弓弦,装作没看到这求救的目光。

  艾蜜丽不死心,把头转往爱提娜,她脸上出现大吃一惊的表情,闭上眼摇著头,意思很明白──这件事不要问我。

  艾蜜丽不敢把目光移到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身上,所以无从得知她们现在是何种表情。

  “快说啊!魔物呢?如果逃跑了,就告诉我往那边跑。”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不要问我,求求你。”艾蜜丽哭丧著脸,眼泪都快流出来。

  “怎么会不知道呢?你……”

  柯丽还想再说,亚修打断她的话说道:“族长,这件事等一下再说,还是先帮你们疗伤吧!”

  亚修走上前,因为他发现除了刚刚被双雷怒的余威伤到的人外,有不少妖精身上也有负伤,应该是昨天一整夜的战斗所留下。

  “你……啊!我想起来了,艾蜜丽曾经说过你会治疗术,不过算了,我们人这么多,你一个一个要治疗到什么时候?更何况也不是很严重的伤。”

  “喔,不,没关系,请无论如何一定要让我帮忙,拜托拜托。”

  柯丽大感错愕,哪有人要帮人治疗还要用求的?

  在毁了人家的村庄后要怎么办?亚修能想到的方法只有两个,一个就是趁早溜之大吉,不然就是将功赎罪。

  溜嘛!不一定溜得掉,因为森林可是妖精的地盘,那么就只好硬著头皮将功赎罪,虽然这罪远远大于功。

  “好吧!既然你坚持的话,那我就先说谢谢了。”柯丽转身对著妖精大声说道:“各位,这位少年他会治疗术,身上有伤口的人过来这里,他会帮你们治疗。”

  “不用了,大家待在原地就行了。”

  “可是……天啊!”

  亚修的双手发出治疗术的光芒散发至地面,然后光芒像是有生命般的在地面流动,化成一个魔法阵的图案,而且扩大到所有妖精的脚下。同时,金色的光点逐渐往上飘升,虽大部分消失在空气中,但附著在伤口上的部分金芒却已经开始治疗的工作,一些较小的伤口不到片刻已然痊愈。

  安琪莉娜等人同时看呆了眼,尤其爱提娜更是不敢相信,因为自有治疗术以来,顶多只有两手分别治疗两人的情形发生,且这已经算是了不起的成就,但却从没有听说过有人能一次像亚修这样治疗数十甚至上百人的,太不可思议了。

  大部分妖精的伤口都已痊愈时,亚修深吸了一口气,停手说道:“对了,族长,我能不能跟您收个谢礼呢?”

  “谢礼?”

  柯丽更吃惊了,帮忙治疗要求人,治疗完毕会这么明目张胆收谢礼的人还真是没有见到过。

  “没错,谢礼。”亚修露出苦笑后说道:“就是希望您不要把我们三个给碎尸万段,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