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心归于闇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7380 2004.07.23 11:07

    扶着亚修,爱提娜的表情如石雕般毫无变化。

  此时,有不少实力较强的战士逐渐恢复体力并挣扎着站了起来,而恢复最快的数名长老和铃铛姊妹已经聚在一起商讨,眼神还不时望向他们两个,表情复杂。

  爱提娜透过风之絮语清楚的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只是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安然离开这里。

  不说紫月,就是爱提娜这身分的实力,要带着亚修离开此处,甚至出城都没有问题。

  但是,当天空魔兽和亚修在一起的消息被天启神殿传播开来,后果会如何?落羽大陆将再无亚修容身之处!那是爱提娜绝不愿意见到的结果。

  那么,依靠亚修两次对天启神殿众人的救命之恩当作条件,要求他们不要说出此事呢?

  如果只有两、三个人或许还行得通,但现在目击者却有百多人,只要有一人泄漏口风就难以挽回。更何况,天启神殿也有自己的打量。

  爱提娜心中明白自己只有一个选择,也就是完成小风和多琳都尚未做到的事︱︱将天启神殿自落羽大陆除名,只有死人才不会泄漏任何秘密!

  亚修为没有情感,有如人偶傀儡的爱提娜带来了光明,照耀出她本来就有的感情。但此刻,爱提娜为了亚修的未来,毫不犹豫的要将自己再度葬身黑暗中。

  既然血洗神殿已经是唯一的选择,那重点就在于方法。对着这群虽有数百人,但力量已经锐减的众战士,她有信心不让任何一个人走脱,完全歼杀。但亚修不是笨蛋,一定会有所怀疑。

  另一个方法就是期待多琳的再度出现,那爱提娜将会从旁协助,但她什么时候会来?今天、明天、十天后?还是因为召唤兽损失惨重而不再出现?爱提娜不做这种无法掌控的事,那还有什么办法?

  钢爪!爱提娜的记忆中浮现出在搜索千影藏身处时曾经见到的武器,这种固定在手腕的奇特爪形武器,撕裂皮肉后的模样就像是兽爪造成的伤痕。如果天启神殿所有人都死于这种武器,那岂不是很容易嫁祸给多琳的魔兽?

  千影的藏身处共有两个,爱提娜只泄漏其中之一,另一个因为其中藏有许多精巧有用的玩意,她并没有说出去,没想到现在派得上用场。

  爱提娜决定在晚上下手,那是人的反应力最弱的时间。

  “你是爱提娜小姐吧?容我先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

  右铃等人已经结束和长老们的商议,能在这些位高德重的人之前出面说话,她的身分显然不简单,但也透露出这些长老有所顾虑︱︱爱提娜毕竟是特里斯推荐的神器试练人选,万一有所冲突,至少还有转圜的余地。

  “不必客气。你是谁?”

  “区区无名小辈,不过家祖被人冠以武圣之名,和天启神殿有相当的交情。”

  “原来如此。”爱提娜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虽不明了细节,但也猜到大概。

  小风的身分被揭露有因可循,因为武圣罗安曾经在蓝贝塔城中见过小风年幼的样子,而且对安琪莉娜及黛丝笛儿这两人赞赏有加,曾将这些事告诉他的三名孙女。

  这三人对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备受亲祖赞赏而大感不平,恰好又在神前之战中得知两人现身此地,大喜之余开始谋策挑战两人的时机。但没想到阴错阳差发现小风的模样和亲祖形容不同,在一番追查后极度怀疑她就是不见踪影的天空魔兽。

  而刚巧,在得知天音神殿被魔兽所袭击而加强戒备的同时,小风又展露出非人的力量,终让天启神殿下定决心要不顾一切的加以铲除。

  右铃脸上出现为难的神色,片刻后牙一咬,下定决心说道:“亚修先生对我们有救命之恩,他现在看来似乎受伤颇重,请交给我们来照顾吧!”

  透过风之絮语,对方的打算爱提娜了若指掌。天启神殿因为立场的缘故并不打算放过小风,而是要齐聚足以对抗的力量,但这仍嫌不够,最好的方法是布下陷阱将小风诱入,因为她的力量实在太强。

  在这种情形下,亚修就成了关键。刚刚的事情让所有人明白,亚修和小风的关系匪浅,只要好好利用,会是有效的诱饵。

  天启神殿如有选择绝不屑采用这种方法,但小风的力量却是前所未见的可怕,非得用些手段不可。

  当然,天启神殿终非邪魔歪道,已经决定在铲除天空魔兽后会把功劳归给亚修,只是这教他情何以堪?

  况且,爱提娜已经决定血洗天启,怎可能留下他目睹?

  只是右铃的表情还是让爱提娜起了几分好感,对灭口一事稍有迟疑,但最后还是将其抹去。在她的心中,亚修的未来重于一切。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的学生我自己会照顾。”

  “由得你说不吗?”在一旁满脸怒气的铃铛说着,就要冲出。

  “铃铛,退下!”右铃伸手挡住铃铛。

  铃铛的这个反应,爱提娜并不感到讶异。

  先是多琳,再来则是小风,天启神殿众人先后两次被逼到死境而毫无反击之力,心中的窝囊及耻辱都已累积到极点,极需要一个发泄的管道,而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爱提娜和亚修就变成了目标。

  不只是铃铛,有许多受轻伤的战士已经重新握紧了武器,怒目而视。不过,也有不少人垂下武器。

  “我想,一个老师应该要为学生的未来多加着想。如果传出亚修先生和天空魔兽混在一起的消息,似乎不太好吧?”右铃心中有着浓浓的罪恶感,因为亚修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她却不得不这么做。

  爱提娜早就料到对方软硬兼施的伎俩,丝毫不以为意,因为她自己就是这方面的大行家,于是淡淡的回道:“当然不好。不过我这学生和天空魔兽的关系好像不错,如果他心情不好,影响到天空魔兽,让牠血洗天启神殿,火焚萨朗奇穆城,然后拿整个落羽大陆出气,你们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还是,你们有把握在这之前击败天空魔兽?”

  每个人都对爱提娜这番充满威胁性的话脸色大变,尤其话中的真实性不容置疑,因为他们全都是亚修的缘故才能捡回一命。

  以血对血、以狠对狠,爱提娜除了要带走亚修,还得用尽心机让天启神殿不敢轻举妄动,乖乖待在此处。

  见到右铃的神色动摇,爱提娜口气变得和缓说道:“或许你们不相信,但其实我对小风也是深怀戒心。有谁希望自己的身旁跟着一只可怕的魔兽呢?”

  “你早知道这件事?”右铃的口气变得尖锐。

  “当然。”

  右铃脸色一沈,不再说话。

  爱提娜则是自顾自的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为什么我不曾有过揭露她真面目的举动,对吧?”

  “没错,一路上,甚至在这里,你应该有很多揭穿她身分的机会吧?”

  “你们刚刚也见到了吧?天空魔兽的实力有多可怕,大家心知肚明。我如果轻举妄动,那么最先遭殃的是我和身旁的所有人,甚至会殃及无辜。因此,在没能百分之百断定有消灭她的能力前,我绝不会泄漏半点秘密。”

  然后,爱提娜把小风受伤自天空坠落而碰巧遇到亚修的事情说了出来,接着有感而发的说道:“你们根本不晓得,我曾经苦劝过亚修及早离开小风,但他却一直没有这么做,我怀疑那是天空魔兽本身特有迷魅人心的能力,才会让他陷得如此之深。你们应该也有见到她化成人形的外表吧?那实在是非常的吸引人。”

  右铃不自觉的点点头。小风的外表确实是天真无邪,其中却又夹杂着一丝妖艳,极为迷人,就算是同性也忍不住多看两眼,更何况是一个年轻男子?

  爱提娜紧接着说道:“我是不晓得天空魔兽为何会一直待在亚修身边,但你们自己想想,和天空魔兽化身的小风在一起,对亚修有任何好处吗?他看起来像是那种会藉着魔兽的力量来实现自己yu望的人吗?亚修他一定是中了媚术!只有杀了天空魔兽,才能让他恢复正常!”

  话中真真假假让人无法分辨,但对铃铛姊妹却相当有效,因为她们曾经和亚修共事好几天,知道他的为人的确如爱提娜所说。

  右铃回头望了长老们一眼点点头,相信爱提娜的话不假。

  “既然你也有心要消灭天空魔兽,那就应该把亚修先生留下好帮助我们。”

  “你们错了,就是为了要消灭天空魔兽,才不能让亚修留下,因为你们怎能知道天空魔兽在亚修身上动了什么手脚?难保牠不会透过亚修知道你们的计画。更何况,亚修仍处于被天空魔兽的魔法控制当中,一旦被你们强加留置,说不定反而会弄巧成拙,在你们完成准备前就引得天空魔兽来袭,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他必须像平常一样待在我身边,才能消除天空魔兽的戒心。”

  “这……”

  “你们有什么好怕的?凭天启神殿的声威,要通缉我们几人不过是件小事。而且你们要让我们几人无法在落羽大陆上立足也是再容易不过,对吧?”

  右铃沈默片刻,开口说道:“那么,我们可以请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位小姐到这里来养伤吧?”

  她们在竞技场上目睹了交战的经过,也把受伤的妮雅带回休养,只是受到强烈一击的她目前仍昏迷不醒,因此多琳袭击主殿时穿云才没有现身。只是她们并不晓得,就算妮雅恢复意识,也没有太大的帮助。

  爱提娜明白,她们对自己一行人仍有诸多疑虑,所以才想要用两人当作人质,自己必须有所决定。

  “当然可以,毕竟你们这里的照顾也比较完善,那她们两个就麻烦你了。”爱提娜相信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一定会赞同自己的决定,而且确认她们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确认协定已经达成后,爱提娜立刻抱起亚修,施展风之疾走快速离开。

  顾不得别人的诧异眼光,爱提娜在怀中抱着一个人的情形下以最快的速度入城,城里的气氛有些怪异,因为他们也看到、听到天启神殿的种种异象。

  把亚修带回旅店,伸手探了他的鼻息及心跳,确认他是因为体力不支才昏迷后,爱提娜终于放下心来。

  她不能把亚修带到其他地方,因为那很可能使得天启神殿生疑。

  看着亚修昏迷的脸庞,整理一下他的乱发,爱提娜把一颗从千影手中得到,能使人昏睡的药丸捏碎,将一半放入他口中,柔声说道:“好好的休息吧!明天一觉醒来,我保证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掉。”

  爱提娜只感到眼前一阵模糊,无尽的酸楚霎时间涌上心头,想要放声大哭一场,但她并没有。用力咬破嘴唇,舌头传来一丝血的腥味,终于让她敛去所有情感。

  夺门而出的那一刹那,她的心已经完全变成了冷血无情的紫月。同时也知道,未来不管如何,自己都将无法再回到从前那段美好的时光。

  日暮时分,潜伏在山道入口处的爱提娜,对天启神殿的应变能力给予高度评价。

  她和亚修离开后不久,天启神殿即派出二十名衣着正式的神*士浩浩荡荡入城,以亢奋的语调沿街宣布,在整修内部的过程中有神兽现身,显然是战神奥汀相当满意此次神前之战,所以降此吉兆,并且把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奉为贵宾带回养伤。

  这番说词巧妙的利用了人做坏事会掩饰的心理,反其道而行把一切公开,不但转移了妮雅战败的尴尬,而且还把多琳及小风的作乱解释成为吉兆以安抚人心。

  不过爱提娜之所以监视另有原因。她要知道天启神殿除了接回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外,有无遣人向外求援。如果有,那在血洗天启神殿后这个人就成了漏网之鱼,会把真相泄漏出去,因此她才会在这里埋伏,有必要就先灭口。

  所幸神殿不少战士有伤在身,而且惧怕多琳甚至是小风会回头攻击,因此不敢将力量分散,免掉爱提娜一个后患。

  天启神殿地形特殊,四周被山峦围绕,只有一条山道连接外界,任何人都需由此进出,只要派人驻守,就是易守难攻之势,但相反的,也成了以山林为闸的一个天然牢笼。

  轻微的振翅声响起,几只受过训练的信鸽往天空飞去,这是天启神殿讯息能传递得如此之快的原因所在。爱提娜先前已射下一只信鸽,察看所夹带的讯息,信中的内容寥寥几字,就是神殿遭逢魔物攻击,要在外地的战士迅速赶回应援。而这些人,才是天启的真正精锐。

  爱提娜露出冷笑,最后的担忧终告消失。信鸽传递的消息虽迅速,但天启却无法把事情详细说明。当这些在外地的战士收到信火速赶回,却只看到被利爪杀死的所有人时,心中想到的凶手一定是魔兽。

  到时只要自己这个特里斯所选定的神器试练人选再出面作证,绝对可以把所有事情推到多琳身上。

  “只要我能掩饰得好,也许……一切还可以跟以前一样也说不定……”爱提娜冷如寒霜的眼眸深处燃起了一点希望之焰,虽不容易,但值得一试。

  夜深之时,爱提娜用风之刃削起阵阵土粉洒在出入必经的山道上,如果有人从中经过,一定会留下足印。

  她这么做是因为安置好亚修后就来此监视,以避免漏网之鱼,因此没有时间先至千影藏身处拿取武器。

  现在她虽认为神殿不会再派人外出,但还是布下了小巧的装置以防万一,此事实在出不得半点差错。

  爱提娜以最快的速度取来钢爪,同时也换上一袭从千影住处搜来,将头脸皆罩住的黑色连身衣,并且故意在腹部塞入棉花,让人乍看之下如似一个臃肿的胖子,她也做了在万一失败时掩人耳目的准备。

  准备上山时的她却藉着朦胧月色看清,石粉上居然有留着往上行走的足印。略一沉吟,爱提娜自知只能怪这糊里糊涂闯进的人倒楣,要葬身此地。

  但她却不知,留下足印的人正是亚修!

  亚修虽承受小风的攻击而体力耗尽并且被喂入药丸,但这一路上他的体质受到神魔之血的影响而逐渐强健,加上爱提娜不敢下份量太重的药,让效果大大降低,连带也让他比爱提娜估计得要早醒来。

  清醒后虽然有着沈重的倦怠感,但亚修却明白自己在旅店里。只是安琪莉娜、黛丝笛儿、爱提娜这三人皆不在身边,从旅店的人口中得知安琪莉娜两人被天启神殿带回疗伤,这让他感到不安,急急忙忙的要上山一探究竟,却刚好和离去的爱提娜错身而过。

  阴错阳差的结果,是他将目睹爱提娜化身的紫月。

  而代价将是……

  “呜……”

  安琪莉娜发出呻吟缓缓张开双目,右胸处传来火焚般的疼痛,更感到头昏眼花,视线一片模糊,那是精神受到伤害尚未完全恢复的缘故。

  意识逐渐变得清晰,安琪莉娜躺在床上睁开眼睛。双重的伤害让她心中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空虚,身体更是懒洋洋的,提不起半点劲。

  “天啊!痛死我了……”

  耳中听到黛丝笛儿叫疼的声音时,安琪莉娜的双眼霎时恢复神采,立刻回了一句话:“真是可笑,像个小鬼似的哇哇叫,你丢不丢脸啊!”

  一阵静默,响起了黛丝笛儿勉强反击的声音:“手下败将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

  “谁是手下败将啊?!”

  两人不知哪来的力气猛然坐起,忍住疼痛面面相对毫不退让,眼中只有彼此。

  对峙持续了一会,她们的眼角余光看清了所处的环境,不由得满脸疑惑同声开口:“这里是哪里啊?”

  她们因为精神受到伤害的缘故,对外界事物的变化一无所知,因而在什么都不晓得的情形下被移到这里。但也因为她们受伤极重,所以天启神殿并没有派人看守。

  “真是奇怪,我记得最后的感觉就是脑袋好像被石头狠狠砸中,怎么变成我现在人在这里?”黛丝笛儿捂着痛苦难当的头,喃喃自言自语。

  比安琪莉娜还伤重的她,现在连半点力气都没有,浑身虚弱无比。但突然,她感到一股既淡且熟悉不过的闇之力。

  “夏蝶?”黛丝笛儿娇躯微颤,脱口说出了这两个字眼。

  “你在说什么傻话?你的夏蝶早就……咦,冬蝉?”安琪莉娜也有所觉,闭上美目,左手往上高举探询那极其细微且又让人怀念的光之力。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的夏蝶应该早在三千年前和你的第一次决斗时就双双毁掉了啊!”黛丝笛儿柳眉微蹙,大感不解。

  “话是没错,但这感觉并不假,只是我们为何直到此刻才有所感应?”

  “我猜,应该是我们此刻受到重伤,身体处于完全放松的状态,才能发现到这么细微的气息。”

  “两个气息的话……我们的冬蝉和夏蝶该不会变成了……天启神殿从未现身的两把神器吧?”

  “有可能,但是早就毁了的东西为何还会在这里出现?真是奇怪?”

  安琪莉娜冷哼了一声后说道:“凭你那个笨脑袋是绝对想不出个结果来的,最好的方法就是一探究竟。也许,又能看到你拿剑的蠢样子了。”

  “喔,我是蠢样子?那你是笨样子啰?”

  “你敢骂我笨?好大的胆子!”

  两个人几乎要把剩余的力气用来大吵一架,但随即被伤口和脑中的剧烈疼痛给阻止。

  再说,如果冬蝉和夏蝶这两把属于自己的武器真的在人间,那会是最强而有力的帮手,甚至还能驱逐对方留在自己体内的光、闇之力,恢复本来实力!

  走出屋外,带着凉意的冷风迎面吹来,还可听到杂草堆中虫儿此起彼落,远近交叠有如奏乐般的吱喳声。朦胧的月亮因为几朵乌云的遮掩而只露出半边,但已足够让本该一片黑暗的大地清明几分。

  两个人的目力锐利异常,转眼已看清四周。她们立刻发现身处的地方是天启神殿,更认定自己的冬蝉和夏蝶就是那两把从未现世过的神器。

  不过奇怪的是,附近的房舍灯火全消,无人走动,但她们灵敏的感觉却轻易发现在暗处有不少充满敌意的眼神监视着自己。

  抬头往主殿看,冬蝉和夏蝶的些微气息就是从那里传来,而且还是灯火通明的唯一地方,简直就像是招引飞蛾自投罗网的陷阱一般。

  先前的昏迷让她们完全不晓得发生什么事,但却知道眼前的情形不对。

  两人快速的检视自己的状况,黛丝笛儿因为与妮雅对战而透支魔力的关系,现在只恢复一些,还不到平时的两成,而安琪莉娜并没有太大损耗。

  但最严重的是她们的伤口只是止血而已,连抬手都相当困难,势必无法近身拚搏,只能采用魔法攻击,而且被亚修重创的精神尚未完全恢复,头痛欲裂,大大的降低战力。她们感到自己身陷险境,也隐约觉得只要退回屋内就能平安无事。

  但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岂会逃避危险?她们喜欢接近危险、制造危险,甚至,在危险的程度无法让人满意时还会想尽办法让它更加危险!

  更何况,也没有人能阻挡两位公主的去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