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风之疾走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7293 2004.01.08 11:35

    一行四十多人浩浩荡荡的走向圣天魔法学院,这算是这些学生第一次进入圣天魔法学院,自然显得有些好奇,一比较之下,圣天的建筑和设备都比多伦要好得太多太多了。

  安琪莉娜故意放慢脚步靠近黛丝笛儿身旁,低声问道:“怎么,这么想跟我交手吗?”

  “不,是坐太久,身体快受不了了。不过,藉这个机会击败你,也未尝不可。”

  黛丝笛儿可不像安琪莉娜一样可以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她觉得自己快要变成学院门口那尊石雕像了。

  “既然你这么说了,等下可不要后悔啊!”

  走没多久,出现在前方的是一个黑色石板筑成的长形平台,才刚靠近,众人就觉得周遭的魔力有减少的情形,不由得起了一阵骚动。

  “不用怕,各位同学,这个地方叫做‘魔武竞技场’。”爱提娜伸出了手制止学生的骚动,高声说道:“这些石板是由‘封魔石’做成的,它会把魔力缩减至一定的程度,所以在这些石板上做魔法对战的练习,可以大大的降低危险性。而且由于魔力被缩减,所以各位同学还可以练习操纵魔力的技巧,对各位有很大的帮助。”

  “那为什么我们学院里没有这样的设备呢?”一名学生举手问道。

  苦笑了一下,爱提娜回答道:“那是因为这种封魔石太过贵重了,而且产量极为稀少,不是说有就有的。所以,大家要感谢圣天魔法学院让我们有机会可以使用到这些设施喔!”

  说到越后面就越大声,因为一个让爱提娜讨厌的人也在现场,那个人就是康提斯,此刻他也带著他的学生在竞技场上进行魔法训练。

  “没想到爱提娜老师居然大驾光临,要不要让我们的学生来彼此切磋切磋啊?”康提斯不怀好意的说。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对于两学院合并还耿耿于怀,想藉由学生的比试来挽回一点颜面,不过爱提娜也不是省油的灯。

  “当然可以,不过要不要我们两个老师先来场示范赛?”

  康提斯脸上突然一阵红一阵白,吞吞吐吐的说道:“今、今天我的身体有点不舒服,我看就算了吧!”

  “呵呵,身体不舒服啊!没关系,这场比赛就先留著吧!亚修,你先上!”

  突然被叫到名字,亚修有点不知所措的看著爱提娜,只看到爱提娜慢条斯理的把一根魔法杖递到他的手上,并把他推到竞技场上。

  “别担心,老师相信你。”

  看著亚修一人孤苦的站在场上,黛丝笛儿向身旁的安琪莉娜问道:“你觉得爱提娜相信什么?”

  “相信亚修会出糗,而且是非常的殷切盼望。”

  “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说?让自己的学生接受磨练,可是老师的责任啊!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亚修好!”走到两人身旁的爱提娜义正词严的反驳,不过脸上那种看好戏的笑容实在是让人怀疑这番话有几分真实性。

  “对了。”黛丝笛儿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我到现在都还不晓得亚修的实力如何,他很强吗?”

  “喔,他啊!”爱提娜看了亚修一眼后说道:“治疗术一流,厨艺天下无双,至于魔法嘛……”

  话才说到一半,圣天魔法学院也派了一个学生上场,由于是首战兼且想来个下马威,所以对手并不简单。在场上的两人略微的行了个礼后,亚修往前举起了魔法杖,开始吟唱火焰矢的咒文。

  咒文念是念了,不过往前举的魔法杖并没有任何魔法出现,心中暗叫糟糕,此时对手魔法毫不留情的攻击过来,击中了亚修手上的魔法杖,由于威力大幅衰减,所以亚修并没有受到实际的伤害,只是亚修一个心慌伴随脚下一个立足不稳,毫不光彩的退出了场外。

  看到战斗这么快就结束,有些出乎圣天魔法学院学生的意料之外,不过仍然爆出震天的喝采,为己方的学生加油。

  “这样你们明白了吧?”爱提娜脸上没有先前那种看好戏的表情,亚修的努力她最清楚,但奈何亚修的努力却得不到相对的回报。

  “老师,魔法杖还你。”亚修递出了魔法杖交给爱提娜,脸上有著掩不住的失望。

  “你想要放弃了吗?”爱提娜站在亚修的身边突然问道,这个问题实在不该出自老师之口。

  “不,绝不。”亚修回答的很快,语气没有半点迟疑。

  露出了笑容,爱提娜毫不避嫌的搂著亚修的肩膀说道:“真是伤脑筋啊!有我这么一个优秀的老师,你怎么都还学不好魔法呢?”

  “是吗?我倒是觉得就是因为有这样一个‘优秀’的老师,我才会学不好啊!”亚修被爱提娜毫不脸红的自吹自擂逗笑了,一扫战败的心情不佳。

  一旁的安琪莉娜有些惊讶的看著这对师生,爱提娜绝对是在大多数时间都没有老师的样子,但是,有时却出乎意料的是个非常之好的老师,这点从她三言两语就改变了亚修的心情可以看出。一时之间,安琪莉娜反而有点羡慕亚修,因为她没有让人教过任何东西,一切都是靠自已领悟。

  不过这时上场的多伦魔法学院的学生却是节节败退,由于封魔石会削弱魔力让魔力产生变化,所以多伦的学生在施展魔法时还没有办法习惯这种感觉,自然比不上已经相当熟悉封魔石特性的圣天魔法学院的学生。

  看著自己的学生几乎全军覆没,还有对面的康提斯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爱提娜出奇的没有动气,对著黛丝笛儿还有安琪莉娜两人说道:“你们两个谁要先出场?”

  两人同时往前跨了一步,表达想要先出场的强烈意愿。

  从两人外表散发出的那种绝不退缩的强烈气势来看,爱提娜觉得如果不好好处理的话,后果也许会满严重的。虽然她的心中期待可以发生些有趣的事情,不过现在可不适合。

  所以,爱提娜掏出了一枚金币,用手指往空中一弹,然后在金币落下时用手接住,开口问道:“猜猜看,这枚金币是正面还是反面?猜中的人先出场。”

  “正面!”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然后彼此互瞪了一眼。

  “黛丝笛儿,我是不想让你出丑,你还是乖乖下吧!”

  “说什么傻话,让一个自不量力的人上场,岂不是丢我们学院的脸吗?”

  眼看著两人有可能先打上一架,爱提娜赶紧打开手掌一看,果然是正面没错。

  可是怎么会呢?难道两个人的眼睛好到可以看清落下的金币的正反面吗?爱提娜不由自主的想著,脸上露出了别具深意的笑容。

  为了求证,爱提娜又试了四五次,果然没错,两个人的答案都一模一样,她终于确定了两人可以看清落下的金币是正是反,只是再这样下去,绝对没完没了。

  于是爱提娜把金币藏在身后,然后放在手里拿了出来。

  “猜猜看,是正面还是反面?还有,一个人只能猜一面。笛儿,你先猜猜看。”

  “反面!”

  “那么,莉娜你呢?”

  “……黛丝笛儿,你给我牢牢的记住了,你能先上场是我大发慈悲,你得要好好感谢我。”

  这时连亚修都觉得好奇了,安琪莉娜此刻的表情就好像她已经知道金币一定会是反面的。看著爱提娜打开手掌,亚修只觉呼吸一窒,因为金币确实是反面朝上。

  “不会吧?”

  亚修和其他的学生都感到不可思议,反倒是爱提娜没有丝毫惊讶的表情,因为她们对自己有著绝对的信心,就算是看不见,也绝对相信事情会朝她们所料的方向进行,这种不可思议的自信,有人称之为“预知”。

  但爱提娜知道事情并非这么简单,她把金币握在手上翻转的时候,手的皮肤和肌肉的脉动会以目力无法察觉的速度改变,这点连握著的本人可能都无法察觉。但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的眼睛却可以看见,甚至是直觉似的察觉出这种极细微的变化--爱提娜知道这些事,是因为她也可以做到。

  她的眼力可以看出赌场中每一副牌的不同,也可以听见骰子因每一面的点数不同而导致落在桌面时声音不同的区别,这些能力让她赌垮了无数的赌场,进而累积了数量可怕的财富。不过这件事,她可没有告诉亚修,因为这实在是不该属于一个魔法老师该会的能力。

  “哈哈哈哈哈……”在刺耳的狂笑声中,黛丝笛儿大步的走上魔法竞技场,而她每笑一声,安琪莉娜的脸色就更加难看几分。

  “来吧!我是多伦魔法学院中‘最强’的人,想要挑战的人给我上来,一起来也无所谓啦,哈哈哈。”

  爱提娜先是看向黛丝笛儿那乐坏了的样子,再转过头来看著安琪莉娜紧握住配在腰间那把木剑的手,已经因为握的太紧而让指节有点发青,而她的双眼也散发出熊熊的怒火--爱提娜真的开心极了,她衷心期待一场好戏的来临。

  此时第一个上场的是一头金发、唇红齿白,看上去像个贵公子模样的学生,只见到他一上场就先露出谄媚的笑容。

  “您就是最美丽、最高贵的黛丝笛儿小姐吗?小的名字叫做……哇啊啊!”

  金发贵公子的话只讲到一半,就被如风而至的黛丝笛儿一脚给踹下台去,他那油嘴滑舌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不是上来比试,而是上台来巴结逢迎的。

  “你居然在魔法的比试场上动手动脚?”看著自己的学生被踢下台来,康提斯心里自然不是滋味。

  “笑话,一个只会在原地呆呆施展魔法,遇到突发状况而无法应变的魔法师,只有上场送死的份!”爱提娜高声反击。

  “算了吧!爱提娜老师,既然他们想要接我的魔法攻击,就让他们试试看吧!我会手下留情的,想挑战的,还不赶快上来?!”黛丝笛儿斗志高昂,对她来讲,所有人一起上也无所谓。

  圣天魔法学院又出来了一个学生。有了前车之鉴,他一站上台就高举著魔法杖开始吟唱魔法咒文,不过黛丝笛儿并没有马上行动,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

  “寒冰矢!”

  对手的魔法发动,一枝带著冻气的魔法箭矢向著黛丝笛儿疾射而来。只看到黛丝笛儿露出了冷笑,狠狠的一拳朝著魔法箭打下去。在一旁观看的亚修差点没昏倒--怎么会有人做出这种事呢?

  冻气转瞬间就将黛丝笛儿的拳头冰冻住,一直蔓延至手肘的部位,这是一发威力不弱的寒冰矢。看到这情景的亚修就想冲上前去,不过却被爱提娜伸出的脚给绊倒。

  “不要那么急,你看她那样子像是有事吗?”

  黛丝笛儿原本被冰冻的部位快速的融化,化成了细小的水滴到地上,片刻之后地上就只剩一滩清水而已。

  “嗯,这么一来,六大系魔法中就见识过五系了,不错不错。”黛丝笛儿满意的点了点头。

  在爱提娜的魔法课程中,有提到魔法分为六大系,分别是地、水、火、风以及光系和闇系。亚修的治疗术属于神圣魔法,而神圣魔法被归属于光系,另外许多威力强大的禁咒或是太过邪恶的魔法都被归类于闇系魔法。

  只不过这只是大约的分类而已,魔法的种类以及应用的方式极其庞杂,六大系魔法的分类,其实是相当笼统。

  而现在,黛丝笛儿已经见识过了眼前学生使出的水系魔法,再加上爱提娜的风系、亚修的光系,还有特里斯的地系以及火系魔法,在六大系魔法中,她已经亲眼目睹了五系魔法。

  “真是的,有必要做这么危险的事吗?”亚修摇摇头说道,以自己的身体去尝试魔法的威力,这实在是太过莽撞了。

  “有必要。”身旁的安琪莉娜肯定的回答:“让我看过两次的魔法,只要威力不强,我只需一点点的时间去理解后就可以施展。而只看过一次的魔法,大概要过个一天才能施展。但是亲身经历过的魔法,我马上就可以施展!”

  亚修刚想问安琪莉娜说的话是真是假,黛丝笛儿的手上已出现了一个让他瞠目结舌的东西,一枝带著寒气的“寒冰矢”货真价实的出现在她的手上!

  “来吧!”黛丝笛儿射出了手上的寒冰矢,不过由于速度不快,所以对手很轻易的就避开了。

  “真是可惜!”

  观看的亚修不由得叹气,不过叹气随即转为惊愕,因为寒冰矢在对手避过后突然转了个弯,而且加快速度直接刺向对手的屁股!

  只听到传来一声哀叫,对手就在这屈辱的情形下掉出场外,还传来冰块撞在地上的钝响!

  这让亚修吃惊不已,施展出单纯的寒冰矢并不困难,但要控制它的方向可就不简单了,那已经超越一名学生该有的能力范围,更何况黛丝笛儿可是首次接触就施展出来。

  不过,也有人抱持著相反的看法。

  “下流!”安琪莉娜愤怒的大叫:“一点美感都没有的招式,这种人居然会是我的对手,真是可悲!”

  “哼,那又怎么样?现在上场的人可是我耶,没实力的人就在下面乖乖看我大展神威吧,哈哈哈。”

  绷到极点的弦终于断裂了,愤怒至极的安琪莉娜脸上反而浮起了绝美的笑颜,一步一步的朝著台上走去,挡在她之前的学生因为她散发出来的凛冽杀气而让开了一条路。

  “真是受不了,干嘛装成那种脸孔?我说的都是实话啊!”黛丝笛儿摊著双手,看著站在另一头的安琪莉娜状似无辜的说著。

  安琪莉娜没有反应,只是缓缓的从腰间解下了冬蝉,但在下一瞬间,人影已消失在空气之中,再出现时冬蝉的剑尖已经来到黛丝笛儿的喉咙前。没料到安琪莉娜的动作变的如此之快,黛丝笛儿虽然在最后一刻躲开,但却显得有些狼狈。

  “等你死了,再到地狱去说你的实话吧!”

  安琪莉娜足不沾地的浮了起来,和地面有些微的距离,衣裳和发丝在空中缓缓飘动,配上她圣洁的容颜,状似凌空而降正在御风而行的女神。

  “是‘风之疾走’吗?这下子笛儿的麻烦大了。”爱提娜完全没有想到安琪莉娜居然在有封魔效果的魔武竞技场上使出这一招。

  这个魔法会让风之魔力遍布双脚,可以让移动的速度提升数倍,但由于是持续的施展,所以魔力的消耗速度也是相当快速,更何况是在可削减魔力的封魔石上施展?

  “笛儿不一定会处于劣势喔!”

  亚修说中了,黛丝笛儿的身体也毫不示弱的漂浮了起来,现在她和安琪莉娜处于相同的条件之下。

  “居然被你的奇袭打得有点措手不及,算是我的失策,不过接下来就要轮到你好看了。”

  “废话少说,纳命来吧!”

  身影一闪,冬蝉再度以高速刺向黛丝笛儿,不过这时的黛丝笛儿也拥有不下于安琪莉娜的高速移动力,但她并没有闪避的意思,一直等到剑尖来到了眼前,她才突然右脚跺地,身体一个后仰避过了这一剑,而紧跟著而来的是脚上藉著这一跺的反震之力,双脚不分先后的踢向安琪莉娜的胸前。

  不过只看到安琪莉娜反应奇快的将冬蝉一顿,同时双手下沈,以手肘抵挡了这两击,更借力使力的向后退去,重整攻势。

  只是这瞬间的交会就让台下的学生们看的如痴如醉,不能自己,因为极少有魔法师会近身肉搏,虽然风系中的大多数魔法都非常适用于近身战,但却很少人会这么做。

  毕竟,魔法师所钻研的应该是威力强大的魔法才对,所以专精风系魔法的魔法师并不多,虽然风系魔法堪称是最多变、最灵活,甚至也是最容易逃命的魔法。

  不过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知道她们的魔法目前还没有到达一举击败对方的能力,所以宁愿近身以求一击必杀的机会。

  凌厉的交击再度展开,黛丝笛儿赤手空拳硬是在安琪莉娜幻化出的重重剑影中展开攻势。但安琪莉娜也不简单,对于几番冲入剑影之中的黛丝笛儿,总是能够将其逼退,只是,她的冬蝉也伤不到黛丝笛儿。

  那是一场让人目眩神迷的战斗,在风之疾走的高速移动下,只看到一黑一白两条身影时而紧缠,时而分开。而且由于两人是微微漂浮在地面上,所以没有沈重的脚步声传来,有的只是衣衫飘飘的声音。

  亚修看到这里不由得有些羡慕,她们两个曾经对他说过自己力量全失,这点亚修是相信的,因为他感觉不出她们两个有说谎,而且她们也没有必要对自己说谎。

  那也就是说,她们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是她们在这短短的数天中重新累积的,如果是这样,那她们的才能也就太可怕了。

  只是亚修尚且不知,她们现在所进步的一切,只不过是努力恢复昔日的水准而已,而且距离完全恢复还有极漫长的一段路要走。

  “老师,如果你在魔武竞技场内施展风之疾走,可以维持多久?”亚修突然开口问道。

  “你可别小看我了,我可没有兴趣输给自己的学生。”

  爱提娜自信满满的说著,不过她也明白,现在或许还不会输,但往后呢?被超越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已,不过对爱提娜而言,魔法只能当作辅助能力来使用而已。

  场上的两人的速度开始变慢了,既要维持脚上风之疾走的魔力,还要兼顾手上的攻击与防御,而且再加上封魔石对于魔力的削减,两人的体力和魔力的消耗极为惊人,此刻身上已是大汗淋漓,完全只靠不服输的意志力强撑下去。

  终于,两人再也无法持续风之疾走的魔力,交手一招后随即双双落到石板上,各据一方。不过,此时爱提娜的眼神却微微一变。

  “真是想不到,在我冬蝉的猛烈攻势下,你还能活下来,你的运气还真不是普通的好。”安琪莉娜大口的喘著气,握著冬蝉的左手不住颤抖。

  “是吗?我觉得你的冬蝉拿来替我抓痒刚刚好呢!”如同安琪莉娜一样,黛丝笛儿的左手也抖动著,似乎是因为力竭而产生抽搐现象。

  “帮你抓痒?哼,你那双软弱无力的拳头要来帮我按摩,我都还嫌力道不够!”

  “告诉你一句老实话,你的冬蝉连只蚂蚁都杀不死!”

  看著两人吵吵闹闹,亚修总算放下了心中的一颗大石,因为过度使用魔力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再说,吵架总比打架好。不过原本坐在旁边的爱提娜却在此刻站了起来。

  “怎么了,老师?”

  亚修刚刚问完,只看到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又在一瞬间前冲,安琪莉娜的冬蝉一剑挥出迎上了黛丝笛儿的拳头,没有发出预期中的骨裂剑折声,因为拳和剑根本没有相交会,相交会的是两人不断压缩的风之魔力,因为她们最熟悉的还是风系魔法。

  两人在刚刚吵嘴的时候,也同时把身上仅余的魔力聚积在拳头和剑上,为的就是等待此刻来一分高下,而这个动作并没有瞒过爱提娜。

  交会点产生了撕裂的声音,就像是撕开布帛的刺耳声音,只不过这个声音却大上千万倍,一时之间亚修觉得耳朵几乎快被震聋,然后一股难以抵挡的暴风自两人的中心点狂卷而来,还夹带著无数的碎石,亚修只感到自己有如暴风雨之中不断晃动的一叶小舟,茫然不知天地在何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