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天壤之别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9537 2006.02.20 17:43

    预感成真。

  亚修注视着灰蒙蒙的天空,太阳躲在厚重云层之后,大地一片灰暗。

  亚修嗅着空气中浓厚的水气,自语:“可能会下大雨。”

  亚修状况绝佳,黛丝笛儿只是嘴上说说,并没真要了他的小命。

  安琪莉娜、黛丝笛儿离开封灵空间,有如凭空幻现的天使,一冷一艳,双双站在亚修身后。

  亚修涌起愧疚,这些时日有露比陪伴,他忽略两人,但一需要帮助,她们总在自己身旁。

  “我不知说些什么,没有你们,我需要不少时间才能抓到新招的诀窍。”

  两女相视而笑,这一刻她们略胜露比一筹。

  “那我去办我的事了。”

  “请慢走。”

  “别死在外头啊!”

  亚修离开大门,赫然发现露比靠在墙柱旁,温柔说道:“路上小心。”

  “你怎么会在这里?”

  “昨晚找不到你,以为你出去了,所以在这里等你。”

  露比的秀发、衣裳皆被露水沾湿,亚修激动说道:“你不是说过要照顾好自己,为什么又……”

  “哎呀,人家不能偶尔任性一下吗?”说完,露比又踮起脚尖在亚修唇上轻轻投下一吻,羞道:“好了,你得快点把事情办完,把昨天借的、今天借的东西还人家,好吗?”

  亚修乐得飘上天,“没问题!”

  露比走回屋内时,眼角瞄向安琪莉娜两人,得意的神情好像在说──你们两个想赢我,下辈子吧!

  安琪莉娜颓然坐倒,“怎么会有这种事?”

  黛丝笛儿淡淡说道:“这就是现实,人的情感复杂而又难以捉摸,如果不想放弃,还不如想想往后该怎么做。”

  安琪莉娜以一种新奇的眼光看着黛丝笛儿,讶道:“你突然说出这么明理的话,我很不习惯。”

  “这是称赞吗?起来啦,神界公主坐在地上,像话吗?”

  黛丝笛儿伸出手要扶一把,安琪莉娜看了好一会儿,把手交出。

  待黛丝笛儿拉起时,安琪莉娜顺势往黛丝笛儿的脚一勾,让她摔得四脚朝天,大笑,“哈,心情果然变好了。”

  黛丝笛儿坐在地上无法相信的眨眨眼,不甘示弱的伸脚钳住安琪莉娜的双腿,用力一翻,也让她跌得灰头土脸,拍地大笑,“你说的没错,心情果然变好了。”

  安琪莉娜抬起头,擦去脸上的泥土,“主人禁止我们相斗,可没说不能切磋,让我看看你变弱多少,喝!”

  安琪莉娜不顾形象,便往黛丝笛儿身上扑。

  “该说是变强多少。”黛丝笛儿也不甘示弱的迎上。

  两个貌胜天仙的少女,忘情的扭打在一起,在旁人眼中,如一对姊妹在闹着玩。

  两人历经三千年的相斗,对彼此的瞭解早胜于自己,加上这段日子相处,所谓的敌意早荡然无存,只是谁也不肯承认。而露比的出现让两人尝到惨败的滋味,有了共同的敌人后,连仅有的隔阂也抛掉,亲密而友好。

  露比在窗旁默默注视,看着两女的笑脸,听着愉快的吵闹声,感受她们彼此间的友情,不由出现一丝羡慕。

  亚修再次来到王宫废墟,在外围一个偏僻的角落摸索,找到一块浮石用力扭转,刹时传来机关启动的嘎嘎声,前方地面下陷,出现一条狭小的阴暗密道,还可见到明显足迹。

  “找到了。”

  亚修谨慎进入,从爱提娜的话中他晓得这条密道直入宫中深处,但他走至一半便停下在壁边摸索,又找到三块浮砖,依照爱提娜的指示,按顺序压下,只见石壁一阵抖动,灰尘落下,亚修用力一推,石壁像门般旋转,亚修进去后石壁再度阖上。

  亚修为此巧妙机关叹为观止,如不是爱提娜告知,绝想不到密道中还有密道!

  亚修倾听四周无人声时,发出“光明球”,打量四周。

  这是一间石室,还连接一条蜿蜒深入的幽暗地道,四周满是粮食、饮水、武器,石桌上一张图纸吸引了亚修的注意,细审之后,怒火大炽。

  那是一纸刺杀计画,不但有亚修居住地方的建筑平面图,更拟定手段,打算屠杀菈蒂妮所收养的小孩,当亚修为此分心时,再从远处以毒箭射杀,可谓冷血至极。

  亚修不得不佩服伊琴蕾的确掌握他的个性,但也从这计画得知杀手的确实人数。

  “伊琴蕾,你失去机会了。”

  亚修顺着石室的地道前进,过了许久,脚下开始起伏,两旁石壁也凹凸不平,长满苔癣,还可嗅到浓厚的水气,突然,一座巨大湖泊出现在前。

  即使身在险境,亚修仍然看得痴迷。湖泊之宽广,让他无法一窥全貌,头顶经千万年侵蚀而成的石笋倒垂而下,密密麻麻,水滴的落下声有如下雨,清脆悦耳。

  亚修在岸边找到两艘插着火把的小舟,一跃而上,解开绳索,依照指示,顺着风来之势摇浆前滑。

  过了许久,小舟“咚”一声撞上岸边,亚修明白自己到了“千刃峡谷”正下方。

  千刃峡谷位在艾格文东面,谷内怪石嶙峋、荒岩齐布,遍布着大大小小,天然生成的山洞、石窟、地穴,就算躲上几千人也不会被发觉,当中一处地穴连接着这座地下湖,被当成密窟使用,爱提娜亦曾多次由此进出王宫。

  亚修跳下小舟,才走没几步,一点火光就在眼前亮起,一名手持油灯,脸色苍白的女子突然出现,和亚修眼对眼。

  亚修暗叫糟糕,女子反应神速,油灯朝他一丢,飞身后退,出声示警:“有人入侵!”

  女子的音调平板,没有丝毫紧急之感,亚修已从女子的红发得知她便是嫣红,毫无喜怒哀乐的脸孔,令人倍感阴森。

  亚修听见有人慌乱下令,可惜悦耳的声音说出的却是格杀入侵者的恐怖命令。

  亚修毫不畏惧前冲,左右风声齐啸,漫天暗器攻至,却被亚修施展“神足”避过,双眼扫视一圈,围攻的人有五个,四男一女,正和计画中所登载的人数相同,前方一丝阳光透入,有人打开密门正要逃走。

  “‘风雷弹’!”

  亚修双手电芒闪烁,再以“风弹”包围,呼啸掷出,命中敌人胸口,五人浑身剧震,瘫软倒地,失去意识。

  “成功了。”

  历经一夜努力,亚修找出“雷电球”将人麻痹而不伤其性命的力道,由于离手之后不稳定,外圈再以风弹固定,成了瘫痪行动能力的风雷弹。

  转向逃走的人,亚修风雷弹出手击中双脚,一声惨叫,人影倒地挣扎,无法相信五个顶级杀手就这么轻易被摆平。

  她是个年约二十的女子,眉清目秀、容貌姣好,即使狼狈不堪,仍有股遮掩不住的高贵风华,但一切的优点全被她眼中的阴狠之气给抵销。

  女子高举一枚镶有红、绿宝石的戒指,对着倒地的五人怒道:“快起来,快杀了他,你们这些饭桶!”

  亚修一脚踢掉戒指,拾起后冷冷说道:“初次见面,伊琴蕾公主。”

  伊琴蕾没有否认身分,恨声说道:“你能找到这里,是那个叛徒泄的密吧?”

  亚修心中一跳,伊琴蕾晓得爱提娜的身分?

  “叛徒?你居然说得出这种话,你难道不晓得你父亲对这些人做了什么事?你不放他们自由,还任意使唤,你到底把人当成什么了!”

  “为我而生,为我而死!是他们的天命!”

  “无耻!”亚修狠狠地给了伊琴蕾一巴掌,他讨厌打女人,但实在是忍无可忍。

  伊琴蕾嘴角溢血,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咬牙道:“你和那个叛徒都得死。”

  “有我在,绝不可能。”亚修寒星往旁一挥,一张石椅被削成两截,轻易得像在切豆腐,剑锋指向伊琴蕾的喉咙,冷冷问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杀我?”

  “因为我等太久了,等了一年战争还没爆发,可是只要巴洛雅最受尊崇的英雄死在这里,巴洛雅必定会不顾一切找出凶手,只要情势失控,这里的军队就会互相残杀,我就可以用这些人的血来祭拜我父王了!哈哈哈!”

  亚修听得心中发冷,难以置信说道:“老天,你难道没有想过战争一爆发,会有多少人死于非命吗?”

  “我不管!侵占我领土、杀了我家人、抢夺我权位的人都该死!你也该死!”伊琴蕾突然丢出一把匕首,同时往外急爬,休息了这一会,她的腿已恢复行动能力。

  面对如此狠毒的女人,亚修哪敢大意?一扭头即避过匕首,威力再加强的四颗风雷弹投出,击中伊琴蕾的手脚四肢。

  “啊!”一声惨叫,伊琴蕾二度倒地,浑身因剧痛而扭动。

  亚修这次的风雷弹加重威力,电流在伊琴蕾体内乱窜,有如酷刑。亚修不喜欢折磨人,但在他的眼中,伊琴蕾根本是一条阴恶的毒蛇。

  “我不想对你那些荒诞不经的谬论表达意见,只是你该自问,王室的尸骸被吊在路边示众一年多,欧玛竟无一人挺身安葬,你难道不感到羞愧?”

  “都是些忘掉我父亲恩惠的无耻之辈!总有一天,他们也要付出代价!”

  亚修叹道:“老天对我不薄,让我见到了两个极端,一字之差,天壤之别,一个是无私付出,受到百姓爱戴的公主,另一个却自私狭隘,眼中只有自己。你真令我厌恶!让你痛快上路,是我最后的仁慈。”

  亚修举起寒星,久久不动,他……迟疑了。

  亚修在魔界开过杀戒,但一来朋友惨死,对方更要他的命,激战中毋须细想,但现在呢?除了马匹枉死外,爱提娜的右手也有复原的机会,伊琴蕾虽残忍,所造成的伤害有限啊!

  伊琴蕾哪晓得亚修内心在天人交战,目光落在寒星的剑锋,死亡的恐惧随着时间而增加。

  蓦的,伊琴蕾泪水流下,终于承受不住恐惧,整个崩溃,低头求饶,“我知道你在说伊琴丝,她是个天之骄女,可是我失去了一切!我一无所有!我如果处在她的位置,也会是个人人尊敬的好公主!她如果换做是我的话,难道就不会报仇?”

  亚修想起伊琴丝,初见她时,她的任性与恶劣也到了极点,现在却变得那么可人,他能给伊琴蕾一次机会吗?

  亚修手缓缓放下,身后,五人悠悠转醒时,亚修立刻拿着戒指下令:“撤销杀我的命令!”

  五人停止动作,低头不语。

  一个戒指竟能控制一个人,亚修感慨良多,五人的性别、脸型、身材各有差异,亚修却有他们是同一副模子印出来的感觉,看着五人冷冰冰的眼,亚修希望还他们一个正常的人生。

  亚修回头面对伊琴蕾,眼神冷酷,虽留她一条性命,但不做些预防措施总觉得难以心安,灵机一动,露出令人发毛的笑容,从怀中掏出瓷瓶,倒出一粒红蓝相间的药丸,浓浓的腥味让伊琴蕾脸色发白。

  “我不打算杀你,你的血只会玷污我的剑,但也得防你日后来阴的,给我吃下去!”

  “不,不要……”

  伊琴蕾摇头挣扎,却被亚修扳开牙关,把药丸丢入喉咙,伊琴蕾剧烈猛咳,却咳不出。

  “感觉到了吧?小腹暖烘烘的,几股热流涌向四肢,连脑袋也有微醺的酒醉感,是不是很舒服呢?”

  伊琴蕾无比恐惧,颤声问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腐骨蚀筋丹,不用担心,它虽是毒药,但绝不会杀死你,只是一个月后,药性发挥,你全身上下的骨骼筋络都会被腐蚀,到时你的身体会像堆烂肉瘫在那里,更精彩的是你会活着目睹整个过程。”

  伊琴蕾尖叫:“你好残忍!居然这样对我。”

  亚修当然是随口乱掰,药丸是医圣提炼的续命丸,其外型和味道让亚修当作毒药来用。

  “一报还一报,公平得很,想要解药,一个月后到我的住所来,我会给你一粒毒药和解毒丸,你必须同时服下,如果乱来,就享受这世上最凄惨的死法。”

  伊琴蕾垂下头,强烈的恐惧让她不停颤抖。

  “现在你可以滚了。”

  亚修准备带五人离开,伊琴蕾突然开口:“等一下,你不能走。”

  “你凭什么命令我?”

  “不是的,是……是……”

  “有话快说。”

  伊琴蕾惶然道:“在你来之前,我已把紫月的事泄漏给阿玛都。”

  “什么!”

  亚修色变,如世上真有腐骨蚀筋丹,他会很乐意看着伊琴蕾服下然后毒发。

  “把事情全给我招出来!”

  “我、我昨晚才从嫣红口中得知紫月的身分,今天一早将这消息透露给阿玛都派在城中的密探,现在阿玛都恐怕已派兵前去围剿紫月。”

  伊琴蕾不是好心,而是担心亚修有个万一她也完蛋,却也害怕一说完,亚修立刻赏她一剑,内心无比矛盾。

  亚修冷静思考,阿玛都曾有一名勇将备受阿帕达赏识,还赐予他“铁狮”之名,但这人却被紫月暗杀,阿帕达如晓得紫月的真实身分,必定不顾一切报仇,可是伊琴蕾绝不可能以公主的身分提供情报,否则先死的就是她,这种街谈巷传的谣言,不可能传到阿帕达耳里。

  亚修心中大定,举起戒指命令五人先离开,冷冷道:“难怪你说我和爱提娜一定会死,原来早有安排,我虽后悔饶你一命,但说话一定算话。”

  “你不会想回去吧?”

  “你没有资格命令我,反正我如果死了,你的死法会比我凄惨一万倍!给我滚!”

  伊琴蕾恨恨瞪了亚修一眼,拖着身子从地穴离开。

  “咚”“咚”巨大冲击声响起,地面开始跳动,亚修纳闷间,地穴的出口整个炸开,只听到伊琴蕾一声惨叫,整个人飞撞上墙壁再落地,无声无息。

  亚修一看,伊琴蕾已毫无呼吸,满身全是鲜血,胸口内凹,肋骨该已全断,像是被万斤铁锤狠狠敲中。

  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亚修既感轻松又觉沈重,伊琴蕾就这样死了,往后不必再担心她的威胁,却也失去了看着她改变的可能。

  巨大的形影出现在出口,亚修大为震惊,他只能以两字来形容眼前所见──铁人,足有常人三倍高大的巨大铁人,粗大的四肢与身躯是暗灰的金属色,如头颅大的铁拳上沾满石屑和鲜血,双眼处好像镶着红宝石,如同火焰摇曳闪烁,奇怪的是铁人虽大,却反而给人一种轻巧感。

  希望之城的记忆涌现,亚修立刻联想到石巨人。

  “真是难以想像的缘分,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你。”

  熟悉的声音传来,亚修讶道:“圣王利普索?”

  利普索偕同两人现身,同样打扮,黑色长袍遮住身子与脸,亚修提高戒心,堂堂圣王隐藏身分,事不寻常,他突然想起爱提娜曾说过有一队阿玛都的精骑被杀,死状凄惨,刹时间,散落的拼图变得完整,呈现出危险的真相。

  利普索轻抚着铁人,眼神变得冷酷,移向伊琴蕾身上,讶道:“我看过这个人的画像,她是欧玛的公主……原来如此,城中关于她还活着的传言是真的,但你又为何在这里?”

  “小人与这位公主有点私人恩怨,说起来,还得感谢陛下为小人解决这一难题,只是陛下为何在此现身?”

  “据报,千刃峡谷有可疑的人影出没,我特别来此视察,你不问问这铁人是怎么一回事?我会尽量满足你的好奇心。”

  利普索似笑非笑,话中有浓浓的不祥味。

  亚修叹道:“三千年前人类因神魔之战而被迫避往不见天日的地底,想要报复理所当然,可是陛下,容小人斗胆说一句,本该对抗神魔的兵器何苦用来残害自己的同类呢?”

  利普索三人全吓了一跳,怔怔瞧着亚修。

  利普索难掩震惊,“你真的知道‘屠神兵’的前身?”

  屠神兵入耳,亚修心中更紧,阿玛都最引以为傲的精兵叫战狮神兵,这绝不是巧合。

  “里谢尔在经历天火之劫前,小人有幸进入三千年前的希望之城,所以知道铁人的前身是石巨人。”

  “希望之城?你竟然找得到这个地方。”利普索急切问道:“那可提供无限动力的凤凰火羽在何处?”

  “陛下,那些东西已全被熔岩毁去,再不可能重现世间,希望陛下能思考为何希望之城城主奇克拉要将自己连同兵器给埋封在地底下啊!”

  利普索完全听不进耳,眼神不住变化,最后语调放软,“你真令我大开眼界,圣国正缺你如此人才,你可愿为我效力?财富、权力、地位,都任你予取予求。”

  “小人志不在此,还请陛下见谅。”

  “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

  话音未落,利普索三人迅速离开,屠神兵开始前进。

  幸而亚修早有准备,第一时间双雷怒便已出手,目标不是铁人,而是它头顶的岩壁,电鞭挥舞间,出口整个坍塌,石****一片黑暗,彷彿象徵亚修的未来,因为他惹上一个比伊琴蕾还要可怕千万倍的敌人。

  亚修转身离开时,虚弱的呻吟传入耳中。

  “救、救我……救我……”

  亚修放出光明球,难以置信的瞧着伊琴蕾,她的脸颊浮现淡淡的血色,开始断续呼吸。

  “不可能,受到这样的伤还……噢,我的天,续命丸,是续命丸的药力发挥作用……”

  天意弄人,亚修为了让伊琴蕾不敢妄动而要她服下的续命丸,到头来反而救了她一命。

  亚修颓然后退,“老天啊,你是在玩我吗?我饶了她一命还不够,难道你还要我救她一命?”

  亚修陷入挣扎,灵药再有效,放着伊琴蕾不管,她必死无疑,但要救她,谈何容易?

  最后,亚修善良的一面占了上风,背起伊琴蕾,“这分恩情,我会要你报答,一定要。”

  亚修不再停留,迅速离开,到地下湖时,又回头施展两次双雷怒,将地道彻底封住。

  回到王宫之下的密室,亚修嘱咐五人原地等候,准备夜晚再来带走他们,交代完毕后脱下外衣遮住伊琴蕾头脸,赶回家中。

  接近家门,亚修知道大事不妙,阿玛都的战狮神兵在门口结阵警戒,人数多了足足十倍,气氛肃杀。

  亚修的判断错误,阿帕达重视紫月的程度超乎他想像,更曾在军中下令,任何关乎紫月的情报,不论大小、真伪都要送交到他面前。

  这次亚修没有受到阻扰,背着伊琴蕾穿越层层警戒。

  中庭,阿帕达昂然而立,彷彿一座击不倒的高山,与他相对的是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神态轻松,其他人全在屋里。

  亚修恭敬行礼,“陛下再度光临,有何指教?”

  阿帕达视线落在亚修的背上,不答反问:“那是谁?”

  “一个病人。”

  亚修将伊琴蕾交给黛丝笛儿,嘱她交给芍药治疗,同时以“音之魔法”说话。

  ‘来找紫月吗?’ 黛丝笛儿讶异亚修为何会知道,不动声色点头。

  ‘你们说了些什么?’ ‘什么都还没说,你就回来啦!’ 亚修松了一口气,这避掉了前言不对后语,露出马脚的可能。

  阿帕达冷冷道:“我不想多说废话,我来找一个叫做紫月的人,有人密告她真实的身分是爱提娜。”

  “我的老师是紫月?哈哈哈,她像是导致欧玛亡国的人吗?”

  阿帕达皱起浓眉,“你知道这件事?”

  “因为我与天启神殿的妮雅小姐有点交情,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也因此,我不认为那些被欧玛以冷血手段培养出来的杀手,该负上责任。”

  阿帕达放声狂笑,“你似乎弄错了,铁狮死在紫月手下,该怪他实力不足,我找紫月,是想会会这位以一人之力歼灭八千白银骑士团精锐的魔女,如能胜我,别说报仇,要我封她当个女将军都没问题,不管是什么出身,只要有实力,都能获得我的尊重!”

  亚修听得瞠目结舌,暗道自己又犯了错。

  阿帕达不同于一般的君主,战场上,他永远身先士卒,骑着骇人的异种黑狮“血牙”,挥舞“狮牙刀”,领兵冲锋;平时的娱乐是踏入竞技场,与死刑犯、野兽、魔物拼死搏斗,更立下规定,谁能胜他,不但罪状全赦,还有丰厚赏赐,只是至今未有一人办到。

  “敢问陛下,到底有何确实证据指称小人的老师便是紫月?”

  “不需要,我的直觉就是一切,给我交出她。”

  亚修总算明白不可能和阿帕达说理,寒星出鞘,冷冷说道:“陛下,你不是我的国王,我不需要听你的命令,欧玛也未纳入阿玛都的版图,此处仍是三不管地带,你的王权对我无效,想带走我的老师,你得先踏过我的尸体!”

  阿帕达喝退左右,双手握住狮牙刀刀柄,眼中涌起袭击猎物前的异芒,“亚修,我欣赏你,非常非常欣赏,天下高手难寻,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如能胜我,紫月一事就此做罢。”

  短短一句话,便把亚修推入不得不出手的地步。

  “莉娜,麻烦你退下,这件事交给我。”

  安琪莉娜无奈退往一边,她如出手,别说一个,一万个狮王都得变成死狮,亚修并不希望走到那一步。

  阿帕达与亚修间的紧绷气氛急遽升高,阿帕达缓缓抽刀。

  亚修准备率先抢攻之际,一把苍老的声音伴着马蹄声传来,“给我住手!”

  庞大白影越过围墙,落在阿帕达和亚修之间,白影是匹雄骏白马,骑士是和亚修有一面之缘的御水贤者──泽尔恩克。

  泽尔恩克的炯炯目光扫过两人,怒道:“荒唐!真是荒唐!一个是我刀剑之国的伟大狮王,一个是落羽大陆有史以来的最年轻贤者,居然在这里动手,像话吗?!”

  对这位阿玛都的英雄,阿帕达也不敢失礼,手离刀把,说道:“我和他之间有所争执,因此选择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解决,没有不妥。”

  泽尔恩克的视线移向亚修。

  亚修寒星入鞘,行礼后开口:“狮王的名号何等响亮,肯委屈自己与小人交手,小人没有推辞的道理。”

  两人表明立场,泽尔恩克无奈说道:“你们既然决定,总得挑选个适合你们身分的场合,我有一个提议,将胜负之争订在十日后,让各自以最佳的状况出手,有没有异议?”

  “我没问题。”

  “好,我会派人赶搭一个落羽大陆最坚固、最雄伟的竞技台供我们较劲之用,亚修,你安心准备吧,十日之中谁敢打扰你,就是阿玛都的敌人!”

  阿帕达一阵狂笑,领着战狮神兵离开。

  泽尔恩克叹道:“你的个性不是如此,怎么会弄到和我国陛下刀剑相向?有任何误会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解释。”

  “大人的好意心领了,还请让小人自行处理,只是大人不是该在里谢尔?”

  泽尔恩克眼中闪过一丝冷芒,随即恢复,“有点要紧的事,对了,贵国公主请我帮忙转交一封信给你。”

  “信?”亚修伸手接过,拆开后一看,大笑出声。

  信有两张,一张报平安,另一张简单写着两个字──混蛋!

  伊琴丝显然认为骂人如果不能骂到对方晓得毫不过瘾,因此才请泽尔恩克帮忙。

  安琪莉娜凑过来看,也会心一笑。

  亚修将信收好,说道:“大人要不要进屋休息呢?”

  “不必,有件事得提醒你,千万别把陛下当成空有蛮力的莽夫,他的双刀之强、之猛、之狂,连我的绝招都可破解,你不能大意。”

  亚修倒抽一口凉气,这番话太惊人了,贯天冰旋弹可是能与双雷怒比拟。

  “小人谨记在心。”

  “如果你需要任何帮助,到阿玛都的军营找我。”

  “小人明白。”

  泽尔恩克一勒缰绳,白马四蹄轻动,毫不费力便翻过围墙离开。

  “莉娜。”

  “有事吗,主人?”

  亚修装出好色的表情,问道:“今晚有空吗?”

  安琪莉娜妩媚一笑,“当然有。”

  “陪我个一晚如何?”

  “主人的命令,人家怎能说不?”

  “嘿嘿,我很怕你受不了啊!”

  “够了!”黛丝笛儿突然出现,把亚修踢得四脚朝天,叉腰骂道:“练功就练功,干嘛说得这么暧mei啊?”

  亚修和安琪莉娜对看一眼,哈哈大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