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神前之战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8818 2004.05.07 11:31

    “我回来了!”一回到旅店,亚修大力推开自己的房门,大声说道。

  不过他随即发现除了自己的房间空空如也,其他人的房里也是一样,不由得大感疑惑,人都跑到哪里去了?

  正在清理长廊的侍者发现到亚修的出现,快步走了过来并递出一张纸条说道:“亚修先生,有位小姐要我把这纸条交给您。”

  “纸条?”

  亚修打开了纸条,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大字──主人,你把小风弄哭了啦,主人是大笨蛋!

  除此之外,纸条的角落还画了一个扮着鬼脸,表情活灵活现的人头图案,虽寥寥数笔,但其中的神态、表情让亚修一眼就看出这代表着黛丝笛儿。事实上,光纸条上的口吻就知道是谁写的。

  不过,这纸条的内容并没有解答亚修的疑惑。

  “请问一下,她们几个有没有说她们到哪里去了?”

  像是料到亚修会说出这些话,侍者把早就准备在手上的第二张纸条递给亚修,笑着说道:“这是另外一位小姐吩咐我说,当您问到这样的问题时,把这张纸条交给您,您一看就明白了。”

  亚修连忙打开纸条,上面写着几行字迹工整且娟秀的字。

  “主人安启:小风情绪稍有激动,仆带她至城中闲逛以转换心情,待情绪稳定后即返回,另外,不要介意黛丝笛儿那笨蛋说的话,莉娜笔。”

  亚修不禁莞尔一笑,从这两张纸条就可以看出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个性上的极端不同处。但心中又突然涌出一股失落感,有两人作伴,他觉得日子过的一点都不寂寞。只是,这样的关系也总有结束的一天啊!

  想到这里,亚修就觉得心中有种说不出口的难受,如果只是想像朋友离开而已就这样的难受,那像多琳那样投入全部的感情,但却再也不能见到心爱的人时,心中会有多痛?

  亚修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当他心里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表情也随之变化,而这也让站在他身前的侍者不知如何是好。

  亚修发现侍者还没走,不由得问道:“请问还有事情吗?”

  “呃……是这样的,另一位小姐说,当您露出放心的表情时,要我把另一张纸条交给您。但是,您刚刚脸上的表情却不是这样,我不晓得该不该将纸条给您。”

  “另一张纸条?”亚修侧头想了想,笑道:“交给我吧!我大概知道里头会写些什么。”

  亚修伸出手接过最后一张纸条打开仔细察看,果然是爱提娜所写,内容不外乎先消遣自己一顿,还“蓄意提醒”要自己负担她们这次外出闲逛的所有费用。

  看完之后,亚修痛快的放声大笑,如果不是想到多琳的事情而让自己的心情为之一变的话,这张纸条铁定可以收到捉弄自己的效果。

  “分离一定会到来,但多想无益,分离是为了让人更珍惜现在的每一刻──多琳的意思不就是这样吗?我……真是太幸福了。”

  闭上眼睛,想起身旁这些最好的朋友和老师所给予自己的帮助,亚修有感而发的说道。同时在心中暗下决定,有机会的话,也要尽一己之力做出让她们快乐的事。

  “你能做的事情就是乖乖点头答应!”爱提娜高声说道,就像是个高高在上的女王一样俯视着亚修。

  她的心情显得相当好,就连小风变成大人一事,也轻易的找出理由对旅店的人搪塞过去。

  “可、可是,那太危险了啊!”亚修试图反击,但在咄咄逼人的爱提娜面前,他的声音低到连自己都快听不到。

  不到傍晚,爱提娜等人就带着小风回来了,亚修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也被她们手上的大包小包给吓到,尤其是一想到这笔帐要算在自己头上时更是如此。

  只是看到小风喜笑颜开的表情时,亚修就觉得有这个价值,他并没有看到小风liu泪的样子,但心中却暗自责备自己,小风的外表虽然改变,但内心和以前一样,还是从前那个爱黏人且心思单纯的小风,当然会对自己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感到难过。

  只是她难过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经过半天的玩耍后,回来的小风已经完全忘记了心中所有的不愉快,高高兴兴的用亚修的大腿当枕头,睡起了香甜的觉。

  对着亚修的疑问,黛丝笛儿也不晓得为什么会这样,只好随口胡诌说这是由于小风刚蜕变成熟,身体内的力量还需要一段时间取得平衡,所以短时间内还需要大量的睡眠时间,一段时间后就会逐渐恢复正常。

  她并不晓得自己的话全部说对了,小风自亚修身上吸取到的力量让她一口气突破三阶段的变化,体内的力量变化得太过剧烈,确实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平稳,而睡眠是最好的方法。

  而亚修反对的是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她们两个已经决定要参加在萨朗奇穆城中举办的神前之战,藉此分个高下。

  亚修当然不同意,因为让两人打起来,可不是说笑的。

  “没什么危不危险的,她们两人的实力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为何不让她们放手一搏呢?”

  爱提娜此刻一副好戏不看白不看的表情,因为她在断定没有任何潜在的危险后,回复唯恐天下不乱的本性。

  而且,在这一路上几乎是时时刻刻面对面的相处之下,她对因两人不可知的身分而起的戒心完全消失,确信两人接近亚修并没有任何意图,所以也不着痕迹的开始拉近和她们之间的距离。

  “我说的危险不是指这个,我也知道她们的实力很强,我担心的是她们两人对上的时候──她们的不知轻重,老师你应该也很明白的啊!”亚修压低了声音在爱提娜耳边说道,因为安琪莉娜两人就站在一旁低头聆听。

  只是这样的声音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两人?两人彼此互望了一眼,眼中无声的诉说着三个字──都是你!

  但同时心中也觉得有股暖流自深处缓缓涌上,那是一种说不出口的舒服感受。

  她们至今一点都不明白为什么亚修会给自己这种感觉,而且连另一个讨厌的对方也有同样的感受,但她们也没有多想,只是尽情的沈醉在这之中。

  “那样不正是刚刚好?就算她们俩同归于尽也是冠亚军一起到手,仆人的钱是主人的钱,你的钱就是我的钱,如此一来今天的大包小包和住宿费不就都有着落了?”

  “老师,你是真的这样想吗?”听到这些话,亚修脸上表情为之一冷。

  “不,我是开玩笑的。”爱提娜的口气也变得严肃,亚修在有些时候是不可以轻易对他说笑的。

  “主人。”一直静静听着的安琪莉娜终于开口说道:“你的顾虑,莉娜相当明白,也相当感谢。所以说,只要你坚持不让我们俩出赛,我们是绝对遵守你的命令。对吧,黛丝笛儿?”

  “是的。”一旁的黛丝笛儿回答得斩钉截铁,没有半点迟疑。

  “莉娜,你该不会又再用话拐我吧?”

  “用话拐……啊!原来如此。”安琪莉娜想起了自己曾经不少次用“这是你的命令吗?”来让亚修伤透脑筋,不由得轻笑出声,说道:“当然不是,如果你有这层疑虑的话,那现在就暂时先恢复成朋友的关系,如何?”

  亚修露出苦笑,摇头无奈说道:“什么叫暂时恢复朋友的关系?本来就是朋友的关系才对吧?是你们自己硬要把我当做主人的。”

  “哎呀,别太拘泥于这种小事了嘛!老是爱计较这些小事的男人,是没有办法成大器的。”安琪莉娜俏皮的说着,展现出少见的一面。

  亚修突然有一种感觉,安琪莉娜虽然平时看来性格恬静、温柔,总是展现出成熟的气质,但也许她有比黛丝笛儿还要让人伤透脑筋的另一面也说不定。他可还没忘记自己就是在安琪莉娜的言辞下莫名其妙当上她们两个的主人。

  “好吧!就如你所说的,我们就暂时恢复朋友的关系,只是你刚刚说的话是真的吗?我说不,你们就真的不参加?”

  “是的。”

  “那……如果我现在就说不准的话呢?你们会恨我吗?”

  “当然不会。”黛丝笛儿站起身来走到亚修的身后,双手圈着亚修的脖子,靠着他的背满足的说道:“因为我和安琪莉娜都知道,你是真心的为我们着想,我们怎么会恨你呢?”

  “她说的没错,我是不可能会恨你的,但是正如同主人你对于某些事物有强烈好奇心……试问主人,你会为了危险而放弃一探究竟的机会吗?”

  “当然不会,你为什么要问这些?”他知道安琪莉娜的意思,自己对于未知的、神秘的事物有着极大的兴趣。他知道自己目前没有足够的力量去见识这些事物,但有一天,他一定会去探索这世上无限的秘密。

  “因为我和主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和黛丝笛儿分出胜负是我最想做的一件事,但如果你真的反对,那也无所谓,因为只是把分出胜负的时间往后延罢了。”

  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的眼神在空中彼此相交会,她们知道只要静静的等待,决胜的一天终将会到来,此刻先忍一忍也无所谓。

  但她们两人却忽略了亚修的心情,处在激战中的两人时时有受伤、送命的可能,这对于在战圈之外,要让总是担心别人胜过担心自己的亚修亲眼看着两人伤痕累累的样子,他的心中又岂会好受?

  亚修看到她们的表情就知道她们在想些什么,此时一个前所未有的念头浮上心头。

  以前是两人之间只要有一些小火花自己就连忙扑灭,但长久下来,她们一直压抑的情绪,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变成无法扑灭的焚天烈火呢?

  亚修这么想着的同时,也发觉到藉着这个神前之战让两人有宣泄的管道,也许会是好事也说不定。

  “当你们比赛的时候,只要我一喊停,你们就立刻停止比赛,可以吗?”亚修决定改变作法,弃围堵为疏通。

  听见亚修的口气有些松动,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先是一愣,弄不懂亚修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但却同时喜上眉梢,同声答道:“没问题!”

  “那么,”亚修突然握住了两人的手说道:“要小心喔!”

  “谢谢主人。”两人同时发出了欢呼声,雀跃不已──在她们的心中,都觉得这是击败对手的一个好机会。

  “不过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我也要出场参加比赛。”亚修的话,就像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让两人的热情当场消失得无影无踪。

  “亚修,你是在跟老师开玩笑吧?你的魔法自从上次在学院里施展过一遍之后,这一路上不是没有再次成功的施展过吗?”爱提娜抓着头,不晓得亚修为什么会在此刻提出这个要求。

  “是啊!我也不晓得为什么,从那次之后就完全没有办法施展出魔法。”亚修摊开手无奈的说道。

  “那、那主人你不是等于没有半点武器吗?这样上台的话,不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笛儿觉得主人你还是在一旁看就好了。”

  “笛儿,我上台并没有想过要得胜。”

  “既然如此,那主人你为什么想要出场呢?你并不是那种对战斗有着极大兴趣的人啊!”安琪莉娜也开口,同时希望亚修能够打消主意。

  “我也不晓得为什么,或许感觉这样做会跟你们的距离拉近一点吧!相信我,我不会死撑硬撑,更不会不自量力,该投降的时候我一定开口认输。我都答应你们了,难道你们不能答应我吗?”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一时语塞,同时把头转向爱提娜,现在能阻止亚修的就只有她了。

  不过爱提娜并没有这么做,凝神注视亚修片刻,眼中有着复杂的情绪,开口问道:“你真的决定要出场?”

  “嗯,是的。”亚修点头回答,话中没有半点迟疑。

  “受伤也不怕?”

  “不怕。”

  爱提娜紧咬着下唇,片刻后说道:“那好,你留在这里照顾小风,老师去帮你报名。”

  “谢谢老师。”亚修脸上露出了高兴的表情,连忙道谢。

  爱提娜前脚刚走出亚修的房门往楼下走去,就被后脚匆匆跟出且表情不善的黛丝笛儿大声喊住:“爱提娜,你这是什么意思?亚修的实力你应该很明白才对,为什么不劝他打消念头?!”

  “我赞成黛丝笛儿的想法,我并非对主人有所不敬,只是主人目前的实力甚至比平常人还要来得差劲,要他出赛简直是拿他的命开玩笑!”安琪莉娜也开口附和,脸上表情如罩寒霜。

  “我没办法拒绝,虽然他这种行为确实是自不量力,但他的样子就像刚刚长大且正要展翅飞翔的鸟儿一样,他第一次的飞行虽然注定失败,但成功总是累积在不断的失败之上,所以我不能阻止他。当然,我会在一旁保护着他的。”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在刀剑相交的竞技场上你居然说出保护这两字?只要一个错失,亚修他可是会受伤的!”黛丝笛儿越说越气,惹得一些房客转头注意。

  “这句话我有同感,当主人在场上处于生死关头时,我们这些在一旁的人有办法及时保护他吗?我承认你的实力,但上次水精灵一事不过是你早先发现罢了!”

  “不要用你们的标准来看我,你们的实力和进步速度确实让我感到吃惊,但我如果要的话,现在只要一根手指头就能让你们俩命丧于此!所以,我可以保证亚修顶多只会受到轻伤,但绝不会受到严重的伤害。”

  面对两人一波波的责难,爱提娜的心中油然生起不悦,口气也渐渐的强硬起来,一时间气氛凝重无比。

  如同亚修所付出的,她们也对亚修献出她们的真心,但她们却没有发现到自己的付出都是相当强势,等于是已经帮亚修规划好一条路,一条自己理想中的路,而且在某些时刻都带点强硬的作风要让亚修遵循。

  这对亚修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他无法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那么,要不要现在就来试试看啊,爱提娜老师?”黛丝笛儿语带挑衅的说着,眉宇之间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杀意。

  爱提娜眼中冷电乍现即没,但说话的口气却突然改变,不若先前充满火yao味,像是谈笑般的说道:“嘻嘻,我才不要,你已经拆掉不少地方,我可不想陪你把这间旅店给拆掉,我要帮亚修去报名了,再见。”

  看似平常的几句话,却让黛丝笛儿的身体晃了几下。

  “发生了什么事?”一旁的安琪莉娜也感到爱提娜刚刚那些话有种说不出口的奇怪感受,由于不是爱提娜的目标,所以并不像黛丝笛儿般清楚。

  “她刚刚说出口的话有古怪,让我觉得精神无法集中,唔……是用声音来攻击吗?有意思。”

  黛丝笛儿的心思完全被吸引到这之上,甚至暂时放弃了对爱提娜的报复,同时更不理会身旁的安琪莉娜。

  爱提娜这一手虽然没有太大的效用,但却让她感到有趣,声音是无孔不入的,如能善用,岂不是一项强大的武器?而且她也打算要以同样的方法回敬给爱提娜,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是她不二的信念。

  “来,这个给你。”第二天,爱提娜递出了一个木刻名牌给亚修,并且说明这是后天参加神前之战的证明用道具。

  “谢谢老师。”

  “不用谢我,报名费我会跟你收的。”

  “呃……啊!小风你的脸上沾到东西了,来,我帮你弄掉。”亚修顾左右而言他,帮小风擦掉脸颊上的食物。

  昨晚亚修花了整夜的时间教导睡到一半就醒过来的小风如何自己用餐,因为她的外貌毕竟是成熟女人的模样,如果还要让人喂实在是说不过去。

  不过亚修随即发现到小风对自己外表的改变根本没有什么自觉,所以常常会做出一些让自己难堪的举动。

  只是也有让人高兴的一面,亚修发现小风居然听得懂自己所说的话,而且会依照自己的话去做事,这让他欣喜若狂。

  同时他也有些期待,小风现在虽然只能发出一些没有意义的声音,但却相当的悦耳,一但她能开口说话,一定是有如天籁仙乐般的好听。

  “亚修,你在干嘛啊?”

  爱提娜不怀好意的声音突然传来,让亚修发现到自己想得太出神还把手放在小风的脸上,不由得尴尬万分的收了回来。心想幸好是在自己的房里用餐,不然被人看到就很失礼了。

  “没有啦,我在想说应该可以教小风一些事情了。”

  “教她?”爱提娜的眼睛亮了起来,兴奋的说道:“这种事就交给我来做吧!毕竟我可是个老师啊!”

  “不可以!谁都可以教,就是你不可以!”亚修坚决的说着,心里也想有一个爱提娜已经够让人头痛了,怎么可以让小风变成第二个爱提娜呢?

  “你居然这么不相信我,老师好伤心啊!”爱提娜捂着脸装做悲痛的样子,不过这一招对亚修已经没有效果。

  蓦地,门被一把推开,出现了满脸不高兴的黛丝笛儿,一进门就开始埋怨道:“真是够了,昨晚不是说好今天一早要到天启神殿把你的事情办好,然后专心准备神前之战吗?”

  “你也同样给我差不多一点,告诉过你多少次了,进主人的房里要敲门,你是笨脑袋听不懂人话吗?”安琪莉娜一进门,就是毫不客气的训斥一番。

  “真是够了,少对我大呼小叫的!主人都没说话了,你有资格说什么?敢骂我是笨脑袋,你又聪明到哪里去了?脑袋空空,四肢发达的暴力女!”

  安琪莉娜不怒反笑,语带讽刺的说道:“是啊!我是脑袋空空,不过我这个空空的脑袋总比你这个连一招半式的名字都想不出来的笨脑袋强上许多吧?”

  “名字好听有个屁用?威力最重要,这点你不懂吗?”

  “对,你说的都对,毕竟威力和名字你顶多也只能拥有一项而已,不像我,兼具两者于一身。算了,也不能指望你什么,毕竟你的脑袋只能想些什么春风、夏炎啦什么的。”

  黛丝笛儿一愣,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已经想好的第二个绝招的名字?”

  “不会吧!”安琪莉娜一脸惊讶,夸张的说道:“我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真的被我说中了,真是笑死人了,你居然按照四个季节的特性为招式取名字,天啊!我真是受不了了。顺便告诉你好了,我冬蝉四式第二式的名字为‘御火焚苍穹’。主人,你觉得这名字和夏炎哪个比较好听呢?”

  “这个……”认为两人吵架不干自己的事,而打算等两人要打起来的时候再去阻止的亚修没料到问题会被丢到自己的身上,一时之间作声不得。

  虽然他一直不愿意两人分高下,因为那会是一场灾难。

  但这次他也不得不承认安琪莉娜所取的名字比较好听,因为冬蝉四式听起来就像是以风、火、水、地这四种元素魔法为主而使出的剑招。

  而且,剑招的层次似乎越来越高且有连贯性,先是舞风乱晴空,再来是御火焚苍穹,那接下来的名字会包含什么样的意境在里头呢?亚修真的有些期待。

  “主人,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黛丝笛儿的脸垮了下来,嘟着小嘴忿忿不平的看着亚修。

  而安琪莉娜则是用胜利者的口吻说道:“哼,黛丝笛儿,你这下总算明白自己取的名字有多难听了吧?不懂礼貌的笨蛋!”

  “等一下,我什么话都还没有说出来啊!你们怎么可以自己下定论呢?”看着两人胜负已分的模样,亚修只觉得奇怪。

  “因为你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个眼神所代表的意义早就被她们给摸熟了,所以就算你不说,她们也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明白吗?”

  “是啊!爱提娜说的没错,总而言之……黛丝笛儿,认输吧!”

  “可恶!”感到自己被逼到绝境的黛丝笛儿破天荒的开始思考,灵动的双眼滴溜溜一转之后,用自信的口吻说道:“哼!想要我认输?再等个一百万年吧!主人,人家刚刚也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喔,要不要听听看啊?”

  “有趣的东西?好啊!”

  黛丝笛儿清了清喉咙,高声朗诵:“乱七八糟一阵风,晴空立刻乌云涌。莉娜脑袋装什么,空空如也……空!空!空!”

  房里突然陷入沈默,不一会儿的时间就传来爱提娜捧腹大笑的声音:“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的脑袋不是不灵光,只是不肯用而已嘛!哈哈哈!”

  “哪里,谢谢老……哼。”躬身答谢的黛丝笛儿话说到一半就没有说下去,毕竟昨晚的帐还没算清楚。不过她转头看着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安琪莉娜,露出了胜利的高傲笑容。

  “黛丝笛儿,你居然胆敢骂我脑袋空空!”

  “我没有骂你脑袋空空。”丝毫不畏惧安琪莉娜的怒目瞪视,黛丝笛儿以高上一倍的音量反击回去:“你不会自己组合一下吗?我只是说你用来命名这什么舞风乱晴空的脑袋空空如也,我可没有骂你。因为……你的脑袋本来就空空如也!既然是事实,又何骂之有呢?哼!”

  “你这个笨脑袋也只能在这些地方想东想西的,好,我倒要看看你的春风威力如何!我们竞技场上见真章!”

  “早说用实力定胜负,干嘛还说这些有的没的?春风的威力,后天一定会找个倒上十辈子的倒楣鬼开刀让你看!告诉你,看到后不要吓得逃之夭夭!”

  “你才是!”

  两个人同时以一个“哼”字为这场口舌之争划下了句点,并且各自别过头去再也不看对方一眼。因为她们知道,这场文比上仍然是平分秋色,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接下来,就等待神前之战的武试来分个高下。

  “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笛儿说完后两个人都不吵了?刚刚她说的东西,我听不太懂说。”这两个人同时住口让亚修大吃一惊,这可是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哎呀,刚刚笛儿可是用吟诗作对的方法狠狠的消遣了莉娜的冬蝉四式呢!就是……这种事情说破就没意思了,到天启神殿的路上你再慢慢的想一想吧!对了,吃饱了吗?”

  “吃饱了。”

  “好,那就往天启神殿出发吧!早点办完院长交代的事情,早点走人!”

  亚修知道爱提娜此次来到天启神殿的理由有二,一是完成特里斯院长所交代的事,而另外一个就是考验她是否有当神器主人的资格。

  可是亚修却发现她这一路上都是一副没有丝毫兴趣的样子,这实在让人觉得奇怪。

  拥有神器除了可获得神器所带来的莫大力量之外,还会受到人们的尊敬,他实在不懂爱提娜为何兴趣缺缺。

  而既然兴趣缺缺,又为什么要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呢?亚修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因为送信一事是可以委讬信差来做的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