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战乱之都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9340 2005.10.21 12:15

    翌日正午,亚修手持寒星断剑请匠圣接合,同时猜测他会怎么做。

  鲁菲格抱着一个瓦瓮领着亚修至打铁房,只见他解开封条,往清理干净的熔炉倒出一块块白色结晶。亚修和空青大感好奇,纷纷凑近,却看不出个所以然,亚修还伸手拿起,只觉得异常沉重,有如铁块。

  亚修的眼神投向雪灵,她仿佛怕答不出来还会被罚,赶忙说道:‘这就是冰魄石。’

  鲁菲格缓缓开口:‘我们平时所用之火称为赤色之焰,散发的热度可以烧铁熔金,但冷焰之完全相反,其冷度可将寒晶紧密结合。’

  ‘这么神奇?那……’亚修看着冰魄,问道:‘要怎么用呢?’

  ‘如何才能生火?’

  ‘当然是在木材或煤炭上点火……难道是完全相反,以低温燃起冷焰?’

  鲁菲格微微一笑,自熔炉前退开,亚修双手前伸,聚集一团冻气发出,只见冰魄结晶冒出白色的光芒,寒意逼人,亚修楞了好一会才醒悟他已经成功‘点火’。

  冰魄如同煤炭一样,给予足够温度就燃起冷焰,差别在于一个高温、一个低温,冷焰燃烧时,寒意冻骨,让亚修等人直打哆嗦,也期待接下来匠圣会怎么做。

  鲁菲格把两截断剑投入炉内后解释:‘一般断剑经烈火烧融后便可开始接合,冷焰的步骤也一致,只要把它想成一团火,温度截然相反即可。’

  ‘原、原、原来如此……’

  亚修冷得牙齿直打颤,不知不觉中,熔炉外壳、屋中四壁都凝结一层厚冰,快教人无法忍耐,不过众人也知这样的机会恐怕一生就此一次,没有人离开。

  再等一阵子,鲁菲格双目精光一闪,大喝:‘火候够了!’

  鲁菲格迅速以铁钳挑出两截断剑放在铁鉆,一靠,断裂处神乎其神的接在一起,此时鲁菲格以铁锤弥平剑身细微的裂缝。

  亚修完全被剑所吸引,铁受热会发红,寒星却呈现透明状,之后随着冷度消失而恢复金属色。

  ‘大功告成!’鲁菲格举着寒星凝视片刻,剑身光可鉴人,密密麻麻的亮点如漫天繁星闪烁,动人之至。

  亚修伸手接剑,寒星散发的冷意较先前为甚,他赶紧插剑回鞘。

  ‘把火灭掉,冰魄石可不是随便就可弄到。’

  ‘灭火?’

  亚修想了想,普通的火洒水即灭,那冷焰呢?

  亚修伸出双掌,发出一颗火球朝着熔炉射去,果然,白色的冷焰逐渐黯淡,终至熄灭,室中回复温暖。

  寒星重铸,亚修深深一揖,说道:‘非常感谢前辈的帮忙。’

  ‘不必客气,你不但是丫头的朋友,寒星更是先祖之物,这点忙不算什么。’

  ‘还是万分感谢。’

  亚修发现自己已失去待着的理由,望向雪灵。

  雪灵脸庞涌上说不出的伤感,与亚修相处的这一段时间,让她觉得很开心,但分离的时刻已经到了。

  ‘吃完午饭再走吧!’

  雪灵的语气充满不舍,默默离开去张罗饭菜。

  饭后,雪灵协同鲁菲格将亚修一行人送至竹林外。

  在他们上了马车后,雪灵忍不住大喊:‘亚修,你以后一定要来看我喔!别忘了你只是代理教主,我还有很多事要教你!’

  ‘放心,我一定会!’亚修有力的挥手,马车逐渐远离,最后消失在视线中。

  雪灵一脸丧气,眼中无比寂寞,‘爷爷,师父什么时候会回来?我如果用功一些,快点把剑术魔法学好,是不是就能早点出去呢?’

  鲁菲格仿佛换了一个人,面无表情,直盯着亚修离去的方向,好一会儿才冷冷答道:‘你不需要担心这些事,因为你根本没有所谓的师父。’

  ‘什么?’

  雪灵的脸在一瞬间僵住,鲁菲格的躯体逐渐朦胧,最后变化成一个赤足白衣,绝世玉容见不到半点情感的女子。

  女子正是雨!

  ‘爷、爷爷……你……我……’

  雨冷冷说道:‘我不是你爷爷,你也不是雪灵。真正的匠圣在多年前打造出齐天后,因试剑而误杀自己的一对儿媳与孙女,受不了刺激抑郁而终,你不过是我借用其孙女姓名和部分记忆的一颗棋子而已,小风。’

  雪灵浑身一震,‘小风’两字如重锤狠狠敲在她的心上,让她无法喘气,‘别、别跟我闹着玩了,爷爷,你、你是不是学了能改变外形的魔法?别跟我开玩笑了,我怎么会是小风?这名字我从没听过,我是雪灵,你的孙女啊,我或许顽皮了点,但你也不用这样对我啊!’

  说着说着,雪灵流下两行泪水。

  ‘不,你灵魂的真正姓名是来自魔界的冰火风行鸟──小风,我让你改变外貌而重生。’

  ‘假使你说的是事实,那为什么这样对我?’雪灵眼前扭曲而混淆,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她已失去分辨的能力。

  ‘因为有两件事非你去做不可,一是诱使亚修初窥天人合一的境界,二是测试亚修在此境界中,是否能识破到你那隐藏在虚假记忆下的真实身份。测试结果相当完美,心情平静时亚修亦不能察觉,更遑论日后他在疯狂的情绪下会识破我的布局。小风,你的任务已经结束。’

  雪灵手握‘封魔’与‘真流光’,双目杀气毕露,‘你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信!你一定是魔物的化身,我要擒下你,逼问出爷爷的下落,杀!’

  雪灵的速度快如电闪,直扑雨的下身。

  可在真流光将要刺中时,雨的一双手早一步搭在雪灵肩上,只是轻轻一触,雪灵就弹不得,双手脱力,封魔与真流光掉落地上。

  ‘其实我并没有强迫你,你可是曾答应过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我这就让你想起来。’

  雨的纤纤玉指在雪灵额头点了一下,她浑身一震,奇异的景象闪过脑海。

  雪灵见到亚修在阴暗的房里痛苦失声,以种种手段折磨自己,一股心碎的感觉袭来,不自觉得喃喃自语:‘让我见他一面,只要一面就好,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求求你,雨!’

  雪灵蓦地回神,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下,她回复了少部分的记忆,那一幕是小风为亚修舍身而死后的那段时间,小风眼看亚修无法挣脱伤痛,哀求雨让她现身,如今看来,这亦是圈套!

  小风感到痛苦,旧的片段记忆和以雪灵出现在这世上新获得的记忆互相纠缠,让她的脑袋几乎裂成两半,放声尖叫:‘你设计我!’

  ‘何必这么说?纵使明知是圈套,哪怕再来一次,你也会做同样的决定。’

  ‘不对!你曲解我的意思,我愿意粉身碎骨、化成灰烬都不会有怨言,但绝对不是去伤害我哥哥,你这样玩弄我们,苍天不会饶你!’

  ‘任意控制灵魂,确实天理不容,但我即是苍天、苍天即是我,万物法则皆由我订定,我若违反,要叫谁不饶我呢?’

  小风知大势已去,在雨绝对性的力量前她有如蝼蚁脆弱,‘我只求你一件事,不要伤害我哥哥,好吗?我愿意再为你做任何事,求求你。’

  ‘我本来就不会伤害他,我还需要他体内那股能抹去创世者存在的太初之力呢!不过事成之后,他恐怕会比死还痛苦。至于你对我的价值,除了测试亚修外毫无用处,好了,该让你彻底消失,我绝不容许千亿分之一的破绽存在。’

  雨青葱似的美丽指头缓缓点向小风,小风知道自己再也无法见亚修一面,无边的恐惧让她放声大喊:‘哥,救我!’

  正在赶路的亚修茫然不知雪灵即是他深感亏欠的小风,更不晓得她命悬一线,但知道又如何?普天之下,谁能阻止雨?

  奇迹出现了,一双小巧玉手扣住雨的手腕,再也无法前进。

  小风看清自己的救命恩人,一脸愕然,‘露比?’

  行使奇迹的人是露比,她以分身之术在此现身,阻止了雨。

  雨收回手,没有半点惊讶,淡淡说道:‘为何我一点都不意外?先是破坏我将亚修带入天人合一的境界,现在又阻挡我消灭小风,你果然变了。’

  ‘何需如此,在你的掌握下,没有所谓的可能性。’

  ‘既然如此,动手也无所谓吧?还是你怕无法面对亚修?’

  小风悚然心惊,无法置信的尖叫:‘你们是一伙的,天啊,哥哥,快点逃,不要相信……’

  露比轻轻一拍,小风倒地昏厥,失去意识。

  ‘不准杀她,这是命令。’露比的口气转而严厉。

  ‘不需这么严厉,你的话我本来就无法抗拒。只是我已想通你为何坚持让亚修达至天人合一的境界,以普通人类的身躯,在使出强大的太初之力后,其性命必定不保,你希望天之力能让他撑过去,只是你不觉得让他就此死去会比较幸福吗?否则他的余生将永远憎恨你!’

  ‘这件事,你不需要管。’

  雨的眼眸出现一抹温柔,冷漠的朱唇吐出真挚情感,‘假如你真的要变,现在还来得及收手。’

  ‘没有必要,我的确是动了真情,也享受这种感觉,只是男欢女爱能持续多久我没有把握,怎知往后不会是绵绵无绝期的漫长痛苦?我不想再尝一次,总之留住小风的命只是计画的一点更动而已,最终目的没有改变。’露比初次在雨面前坦承自己的感情,却也找不出转圜的空间。

  雨恢复一贯冷漠,说道:‘那么,我只问你一句话,你能够在亚修面前处死菈蒂妮吗?’

  露比眼中含煞,坚决回答:‘能!’

  露比随即离去,雨仰望蓝天许久,摇头低叹:‘今天你能,明天呢?后天呢?不杀菈蒂妮,亚修仍有机会识破布局,只有你亲手杀掉她才是完美无瑕,你真的下得了决心吗?我……怀疑。’

  两日后,地平线的那一端出现一座城市,越靠近,亚修的心情越紧张,那座城市便是欧玛王都艾格文。

  亚修手上的资料让他相当了解此地,欧玛是个小国,山贫地瘠,没有任何可供挖采的天然资源,农民需耗费大量心力才能维持起码的温饱,要是遇到蝗祸、旱灾,将哀鸿遍野,国势因而孱弱不振。但也因为没有价值,周遭邻国不想对欧玛动武,让此国长久处于一个偏安之局。

  安宁的局面直至这一代国王康士汀掌政后宣告打破,野心勃勃的他大肆扩张武力,建立一支名为白银骑士团的勇猛骑兵,可惜的是光这支部队的军费便让国库为之耗尽,加重税赋后又引起农民暴动,终于让康士汀明白自己的国力永远不足以培养征战四方的大军。

  而后康士汀走入偏锋,居然听从宰相的建议,四处补抓孤儿、幼童,以残忍的手段将其培养成杀手,用暗杀手段消弱邻近诸国的实力,而后再行侵略。讽刺的是,也因训练太成功,他与宰相双双死在紫月手里。

  马车逐渐靠近艾格文,城墙与城门全被拆除,国旗被倒插在地,改立十二国联军的国旗,这便是战败国的悲哀,毫无尊严。

  康士汀真正的目标是与其接壤的国家,为了掩人耳目,却将暗杀对像扩大至落羽大陆共十二国,事迹败露,引起的报复空前惨烈。

  城门前的道路两旁各立一排与人齐高的木杆,亚修看见后重重叹了一口气,杆顶挂的是一颗颗头颅!

  头颅的身份全是欧玛王室成员,当联军攻破城门时,不分男女老幼,将其全部斩首高悬于城门外,就连早一步死于爱提娜之手,已经下葬的康士汀遗骨同样被挖出处刑。

  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头颅的皮肉已不见踪影,阴森的白色骨质也蒙上尘土变成深褐色,看来并不恐怖,但依旧可借物遥想头颅初挂,双眼怒张、死不瞑目的恐怖模样。

  亚修心怀感慨,这些人当中定有不知情者,但这就是战败一方的处境,任凭处置!再者,无辜者不单王族,因康士汀一人的野心而丧生于战火中的士兵、平民,更有资格喊冤!

  亚修收拾心情,马车降低速度缓缓驶入城中,城门口,一个头戴斗笠的人影仰头大喊:‘亚修!’

  亚修太熟悉这声音,双眼亮了起来,高兴喊道:‘老师!’

  暌违许久的爱提娜摘下斗笠,脸上挂着晶莹汗珠,肌肤因此地的艳阳而不若先前白皙,却变得更有活力、更有精神,见到亚修,难掩心中的激动,眼眶泛红。

  亚修等不及马车停止就一跃而下,注视着爱提娜,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爱提娜上下打量亚修,悄悄拭去眼角泪水,喜道:‘你变了好多,我差点认不出你。’

  ‘老师不也变得更漂亮?’

  ‘哟,这段时间你进步了不少嘛,尤其是实话实说这方面。’

  亚修忍俊不禁,痛快大笑,爱提娜还是一样有趣。

  爱提娜美目滴溜溜转过下车的众人身上,说道:‘不为我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啊,那两只就不用了。’

  ‘什么叫只啊!’黛丝笛儿大声抗议。

  ‘身为老师,我建议你用正确的形容词。’安琪莉娜笑着指正,喜见故友,心情畅快。

  亚修介绍芍药、空青和露比三人,说到露比时,爱提娜特别仔细打量,以手肘撞着亚修,促狭说道:‘这位美丽的姑娘,就是你变诚实的原因吧?’

  露比落落大方回礼,‘谢谢老师的赞美。’

  ‘你认识我?’

  ‘认识,亚修这一路上可是经常提到您呢!’

  ‘真的,他怎么说?’

  ‘过程难以一言说尽,可以直接切入结果吗?’

  ‘当然。’爱提娜瞄了亚修一眼说道:‘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啰哩啰唆,一开口就废话不停,说教说到浑然忘我的人。’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赞成的猛点头,当事者却一脸茫然。

  ‘那我直说了,遇到老师您,哪怕是在家里,也要小心翼翼的踮起脚尖走路,免得一不小心弄坏什么东西,那就糟糕至极。’

  爱提娜放声大笑,‘还真是一针见血。’

  ‘这当然只是玩笑话,亚修对老师您可是无比敬重呢!我虽直到今天才见到您,但我相信亚修看人的眼光无庸置疑,被他看上的人都值得以一生结交。’

  ‘谢谢,你……咦,等等……哈哈,你居然拐了个大弯称赞自己。’

  ‘我有吗?’露比不承认也不否认,笑意盎然。

  爱提娜不禁赞道:‘真是个兰心蕙质的聪明姑娘,只是你把亚修说得这么好,不怕被人横刀夺爱吗?’

  ‘不怕,因为我相信亚修的眼光。再者,与其担心他被人抢,倒不如烦恼送出去都还没人要哩!’

  爱提娜再次忍不住笑,重重拍着亚修的肩膀,说道:‘你这个有福气的家伙,真让你找到一个好姑娘,得好好珍惜……’

  话还没说完,爱提娜便感到背部有如火焚,转身一看,安琪莉娜加上黛丝笛儿四道喷火的视线朝她凌厉射来。

  爱提娜一脸尴尬,与露比的对谈太痛快,一时忘了两人,轻咳一声,转移话题,‘先到我们落脚的地方去看看菈蒂妮的眼睛吧,相信医圣的子女其本领同样高超。’

  亚修大为诧异,道:‘老师,你知道空青与芍药的身份?’

  ‘知道,托伊琴丝大大出力的福,你们出发来此的消息在几天前我就从天启神殿的使者口中得到,而且联军里不少国家都卖巴洛雅的帐,对我们好得很。’

  亚修听得无比钦佩,伊琴丝的思虑之周远超乎他想像。

  ‘其实你的名声早就传到这边,我第一次听到时还以为有个同名同姓的亚修在大展神威呢!没想到真的是你,我和菈蒂妮都吓了一跳,只是之后……咳,又传来许多奇怪的谣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来话长。’

  ‘是喔,你最好长话短说说清楚,对我来说,你怎么玩都没问题,但菈蒂妮那关……嘿嘿,看来有人的麻烦大啰!’

  ‘糟糕!’亚修表情大变,额头冒汗,他完全忘了菈蒂妮对礼数的要求无比严格。

  一行人说说笑笑进城,白色骏马和车厢华丽的外表吸引不少人围观,只是与里谢尔未毁前的车水马龙、热闹繁华景象相比,天差地远。

  道路两旁的屋房瓦舍有部分遭到破坏,却没有想像中的多,因为联军攻入时,艾格文的抵抗并不强,造成的破坏也没多少。

  爱提娜说道:‘别看了,当初联军兵临城下时,聪明的人早带着家当跑光光,躲到其他地方避风头,满心以为联军会早早撤退,谁知接下来星星之石的矿脉被发现,军队别说撤走,反而越来越多,幸好联军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城里,人才慢慢回来,只是还不到三分之一。’

  ‘为何不干脆在外落地生根呢?’

  ‘一听这话就晓得你的个性,说走就走、说停就停,毫不牵挂留恋,但对大部分人来说,这是他们居住了五代、十代的故乡,就算有危险,那份归属感怎么也割舍不去。’

  亚修不得不承认爱提娜说对了,他对游历四方、寻幽访秘的向往,远胜落地生根的安定感。

  ‘目前争夺星星之石矿脉的三大势力,有什么变化吗?’

  ‘你很清楚嘛!’

  ‘离开之前,伊琴丝曾交给我一份此地的详细资料,对各势力有许多描写。’

  目前在欧玛争夺星星之石矿脉的共有二十一个国家,数量之所以远多过十二,是因矿脉的消息外传,想分一杯羹的国家也插一脚的缘故。

  二十一个国家有大有小、有强有弱,彼此因利益、夙恨合纵连横的关系纠葛难分、错综复杂,以天启神殿善于处理情报的能力,仍无法明确整理。

  但总结来说,可分成三个势力,并各有首运筹帷幄。

  当中最强大的是素有刀剑之国称呼的阿玛都。由于同时信奉战神奥汀及军神荼羯尼,举国上下不分男女老幼皆崇尚武力,认为在战场中沐浴鲜血可让灵魂永恒不朽。

  如此信念造就出一支悍勇如狮、舍身忘死的可怕军队,被公认为落羽大陆第一强国,无人敢撄其锋,在三势力中zhan有最重的份量。

  次之为魔法王国米达司,它与阿玛都崇尚武力的国情恰好相反,以钻研魔法为主,极少主动挑起争端,只是一旦动武,对手的命运往往是全军覆没,交战过程鲜为人知,透露着一股神秘味。

  最有趣的地方在于欧玛暗杀的对象并没有该国人士,它之所以参与星星之石矿脉的争夺,除了它对魔法有极大助益外,另有一说是为了阿玛都而来。

  说来讽刺,轻视魔法的阿玛都出现一位为各国尊敬的御水贤者泽尔恩克,更登上落羽八圣的法圣之位,但重视魔法的米达司数十年来却无一人有此能力获封贤者,因此对阿玛都有淡淡的敌意,米达司的圣王利普索为此一反内敛作风,亲自领军,要和阿玛都的狮王阿帕达一决高下!

  两大强国的声威之强盛,可说已牢牢控制住星星之石的分配权,其他想分一杯羹却被摒弃在外的小国被迫互相依靠,其中负责游说、从中穿针引线,凝聚各国共识为统一战线的是华格纳。

  华格纳的国力比欧玛强盛不多,加上与其接壤,是康士汀当初最想并吞的国家,被暗杀的人数为各国之冠,碰巧当时华格纳国内的三位王子因继位问题早有龃龉,暗杀竟然引爆起其猜忌而相互内战,最后虽由二王子扳倒其余二人登上王位,也国力大减。当初如不是欧玛的奸计被早一步识破,康士汀已率兵攻打华格纳。

  吃到这样的大亏,华格纳新任之王莫札鲁攻入欧玛时,并没有大肆掠夺,反而将带来的粮食分济难民,维护百姓安危,博得不少好评,淡化他弑兄杀弟篡夺王位的恶名。

  莫札鲁并非****,却能将兄弟同时扳倒登上王位,自有一定能力,其长袖善舞的政治手腕亦不可小看,否则绝无法整合十余个各有考量的国家,同声相应,形成一股左右局势的力量。

  ‘既然是你离开时拿到,那已经算旧啰!目前聚集在此的国家总数超过二十五,军队超过四百万大关,而且还在增加,整个落羽大陆的中、南部除少数国家外,几乎完全投入,一旦开战,将会是落羽大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战争。’

  ‘后果如此严重,他们不会轻举妄动吧?’

  ‘没听过意外两个字吗?而且最近的气氛有些不寻常,一些离奇的事不断发生,我猜,这是有人开始沈不住气的迹象。’

  ‘离奇的事?’

  ‘没错,例如阿玛都有高级将领莫名其妙被箭矢射中,但事情发生在大白天,且周围有十几万大军重重围绕,根本不可能有刺客潜入,因此有传言说是米达司搞的鬼,只有他们的魔法才能办到。另外,阿玛都一队百人精骑被歼灭,尸首和马匹死状奇惨,躯体四分五裂,到目前还没有人知道原因。’

  ‘啊!’一直聆听的黛丝笛儿不自觉出声。

  ‘你怎么了?’亚修好奇问道。

  黛丝笛儿想了一下,两天前她收拾妖尸龙见到的该是这件事,但人类相残这种事说出来只会让亚修难受,她摇头说道:‘没事。’

  爱提娜继续说道:‘还有一个传言,听说一年多前联军处死的公主其实是宫女所扮,真正的公主还潜伏在城内,伺机对联军报复。另外一件就是两天前的深夜里,白蝶之森出现奇异景象,不但亮如白昼,还有雷鸣乱响的声音和火红光芒,隔天一看,地面多了好几百个巨大的窟窿。’

  听到这里,黛丝笛儿伸手说道:‘我承认,你最后讲的那一件事的凶手是我。’

  在爱提娜与亚修的好奇眼光下,黛丝笛儿说出事情始末。

  亚修在听到白蝶之森变成诅咒之地的原因时,特别瞧着爱提娜,发现她神情坦然,松了一大口气。

  ‘居然有这种前因后果,真是让人想不到,你做得很好,谢谢你。’爱提娜淡淡一笑,如此一来,连身为紫月的最后回忆也被彻底消除。

  黛丝笛儿得意的大笑,她已有许久没有被人称赞啦!

  一行人到了城东一栋宅院前停下,宅内花香鸟鸣、草木扶疏,环境清幽别致,门口四、五十个孩童睁着大眼,好奇打量亚修等人。

  ‘这就是我们住的地方,这些孩子嘛……不是我生的,也不是菈蒂妮生的。’

  ‘废话!’亚修一顿,问起他最关心的事,‘这宅子怎么来的?’

  ‘买的。’

  ‘买的?’亚修的声音拉高了一些。

  ‘便宜嘛,原先的主人逃难去了,留下这宅子也没用啊!’

  ‘钱哪来的?’亚修的声音又更高了一些。

  ‘夜明珠变卖掉就有啰!’

  亚修握紧拳头,想说那是柯丽的一番心意,但实在没什么立场发言,他身上的夜明珠在离开里谢尔时也送给伊琴丝当作改建的经费。

  ‘我明白了。’

  ‘咦?’爱提娜颇为讶异,问道:‘怎么啦,这次你体内的节俭之血见到我浪费的举动,没有发作吗?’

  亚修狠瞪爱提娜一眼,叫道:‘你一个人,我是不晓得啦,但有我母亲在,这么做一定有用意。’

  ‘什么嘛,你这样就不好玩了。’

  ‘我不是生来让你玩的!’

  爱提娜无趣的对着众人挥挥手说道:‘这些孩子会带你们进去休息,我和亚修负责把马车安顿好。’

  豪华的宅院设备齐全,马有马厩,车有车房,亚修和爱提娜解下缰绳,牵着十二匹马要关入马厩时,一个天真的小女孩抱着一把花束跑来,突然间,马群像是疯了般的扬蹄狂嘶,人立而起朝着女孩踩下!

  亚修看得心胆俱裂,一个飞身前扑抱着女孩滚了几圈,脱出马蹄的范围,抚着脸色苍白的女孩头发,柔声说道:‘不要怕,没事了。’

  话刚说完,马匹们疯狂般的朝着亚修狂奔。

  亚修不知所以,正要施展翔天之翼离地避开时,耳畔同时听到爱提娜声嘶力竭的大喊:‘趴下!’

  话音未落,爱提娜冲上前紧紧抱住亚修,将他扭转在地,同时空中传来尖锐的破空声。

  亚修眼角瞥见一个身着黑衣的人影翻墙而逃,身后爱提娜砰然倒地。一看之下,亚修浑身发冷,爱提娜的背部密密麻麻插着无数根如头发细的黑针,脸庞发黑,唇角吐血。

  亚修瞬间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有人布局杀他,却被爱提娜以肉身做盾挡下!

  ‘啊!’

  亚修放声长啸,双眼赤红,爱提娜受伤让他动了真怒,不管凶手是谁,只有死路一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