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攻守之道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276 2004.05.07 11:12

    亚修和安琪莉娜也有同样的感觉。亚修是因为老人那么一眨眼就出现在眼前而感到不可思议,但安琪莉娜则是感到震惊,她或许没有完全集中精神在四周环境的戒备上,但是也绝不可能有人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眼前而未能察觉。

  尤其是刚刚老人避过黛丝笛儿那一脚的时候,动作是那样的自然而流畅,看起来没有一丝的突兀,就好像是早就预料到黛丝笛儿会作何反应一样,安琪莉娜在这时已经判断出老人的实力非常可怕。

  想到这里,脸上不由得出现喜色,同时也不免心中暗叹,为什么便宜总是被黛丝笛儿给占去呢?

  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打量着他,老人锐利的眼光投向安琪莉娜,对着安琪莉娜凝神打量了许久。安琪莉娜也毫不退缩的迎向老人那突然变的万分凌厉的眼神,与老人展开了一场无形的交锋。

  许久之后,老人眼中神光敛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赞赏。

  “哈哈哈哈哈!”老人突然放声大笑,声音虽不大,但却让听到的人感到整个身心都被这笑声给撼动着。

  “喂,死老头,你这是在干嘛?!你的两个徒弟输了想赖帐,所以就换你出马了吗?”黛丝笛儿在看到老人第一眼的时候就明白老人的可怕,不过她的口气不但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反而故意出言挑衅。

  “笛儿,对长者说话要有礼貌。”亚修忍不住出言制止黛丝笛儿的无礼。

  “好嘛!”

  老人看到黛丝笛儿听话的表情,不由得看向说话的亚修。

  亚修被老人一看,就有种全身在一瞬间被看的通透的感觉,头也不由自主的低了下来以避开老人的眼神。

  老人的眼神不像一般步入迟暮之年的老人一样的无神与浑浊,而是有如宝剑上的寒光一样的凛冽不凡。

  而且老人虽然有点弯腰驼背,脸上也布满着皱纹,但亚修总觉得他给人一种蕴含着无限精力的感觉。

  看着亚修在自己的注视下退缩,老人脸上有着掩不住的失望神情与怀疑,转头对着黛丝笛儿说道:“呵呵,小妹妹,你误会了,我是在笑我居然在一天之内见到两块在习武之道上千古难求的良质美玉,没有其他的意思。再说,不叫醒我这两个徒儿,他们怎么给你钱呢?”

  老人提脚就往倒在地上的两人分别踢了一脚,只听到两人同时传来一声呻吟,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当他们两个一看清眼前的老人和黛丝笛儿之时,几乎同时指着黛丝笛儿开口。

  “师父,她用魔法!”

  “什么魔法?!技不如人,还不赶快把钱赔给人家?对敌之际不能平心静气,难怪一招被败,回去有你们俩好受了!”

  两个人慑于老人的威严,乖乖的掏出了两枚金币递给黛丝笛儿。只看到黛丝笛儿眉飞色舞,不过并没有举步离开的打算,她正思索着要如何钓上这一条大鱼,不过没想到饵还没放,鱼就主动上钩并且开口。

  “小妹妹,你想不想向我挑战看看啊?只要你能击中我的胸口,我就给你十枚金币,如何?”

  围观的人群起了一阵哗然,这个条件实在是太优厚了,而且对手还是一个看起来半死不活的老头子,可是黛丝笛儿却压下心中雀跃不已的欣喜,脸一沈,并随手把两名金币抛给亚修,全神贯注的摆出了架势,这代表她接受了挑战。

  “莉娜,笛儿她应该不要紧吧?”亚修手上握着两枚金币,感到有些许的不安,他不晓得老人的实力强弱,但黛丝笛儿全力以赴的神情却让他知道眼前的老人绝对不简单。

  “看她自己。”

  安琪莉娜的眼中有藏不住的羡慕,能与高手对招的机会并不多,而且那也是进步最快的方法,但这次的机会却偏偏落在黛丝笛儿手上,安琪莉娜不想乖乖接受,心中已经有了别的打算。

  而当亚修对这句话还有疑问时,场上已生变化。

  只看到黛丝笛儿人影一闪已经贴近了老人怀中,而且右手一肘横出,但却被老人拨开,而且不只如此,攻击失效的黛丝笛儿整个人失去了平衡几乎就要跌倒,在亚修以及旁人的眼中看来会觉得老人的力量奇大。

  但安琪莉娜却明白老人是顺着黛丝笛儿那一肘的方向而把力量加在其上,不是挡而是推,所以黛丝笛儿才会失去平衡,虽然看似简单,但要在瞬间瞧破黛丝笛儿的破绽却不容易,这个老人确实非同小可。

  可是黛丝笛儿并不惊慌,也没有浪费时间试图让身体恢复平衡,而是顺势一倒,同时左脚翻身上扬,凌厉的攻出一脚。

  “好!这脚还的好!”这神来一脚在老人的意料之外,让他避的有些勉强,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是显得越来越高兴。

  一般人身体一失去平衡,不是想要马上恢复平衡,就是会先远离现场重整攻势,但不管是现在还是老人在黛丝笛儿身后出声时,黛丝笛儿都是毫不留情的反攻,那代表着在攻守之道中,黛丝笛儿是偏向攻击。

  “小妹妹,我可以请问你的名字吗?”老人一边躲避黛丝笛儿凌厉的攻势,一边开口问道,虽然脸上的表情状极轻松,但却感到黛丝笛儿给他的压力逐步增加,就好像是实力在战斗中慢慢变强一样,老人心中对此也略感诧异。

  “臭老头,你难道不晓得问别人的名字之前,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吗?”黛丝笛儿虽然开口说话,但手上以及脚下的攻击并没有停,还抽空向亚修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亚修知道她的意思,她的意思是从“死老头”这个称呼变成“臭老头”已经够有礼貌啦!

  “呵呵,你还真是有精神啊!”老人丝毫不以为忤,仍然满脸嘉许,突然一掌推出,迎上了黛丝笛儿的拳头,并且震退了她。

  “不是我有精神,是你老的快走不动啦!”被震退的黛丝笛儿并没有马上进攻,她只觉得自己的拳头酸麻无比,这老人的一掌让她有些承受不了,刚好趁此休息一下。

  “你说的没错,问别人名字前确实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做‘罗安’,带着我这两个不成材的徒儿四处旅行,并且藉此磨练他们的武艺。那么,可以请教你的名字了吗?”

  “哼,这还差不多,我的名字叫做黛丝笛儿,你给我记清楚了,臭老头。”

  “呵呵,黛丝笛儿,真是好名字啊!那么,可以请教你师承何方吗?”

  黛丝笛儿本来想说没有,在魔界中她根本不需要人教。但想想现在是在人类的世界中,那自然要说是爱提娜了,但再想想又觉得爱提娜到现在好像没教过自己什么东西,可是不管怎么说,自己名义上的老师是爱提娜没错。

  经过了一番曲折而又离奇的思考之后,黛丝笛儿终于下了决定,开口说道:“勉勉强强算是爱提娜吧!”

  “爱提娜?”罗安似乎没听过这个名字,沈吟了一会儿才说道:“有空倒要会一会这位高人。”

  看着罗安自言自语的样子,黛丝笛儿知道他很显然的完全搞错了,不过也觉得没有明说的必要。

  “喂,我们继续吧!我还等着你的十枚金币帮小风买衣服啊!”

  “呵呵,真是让人激赏的个性,不过再这样下去,可能会没完没了。这样吧!我们换个方式,你只要能接下我一招,就算你赢了,如何?”

  “……死老头,办得到的话,就试试看啊!”

  黛丝笛儿又把臭老头改回死老头,而且毫不犹豫的再度发起猛攻,如果单指接招的话,自然全力防守比较有利,可惜的是黛丝笛儿并没有这种习惯,仍然不断发起猛烈的攻击,而刚刚才说要一招决胜负的罗安依旧气定神闲的左闪右躲,似乎还没有反击的打算。

  “真是不敢相信,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笛儿这种徒劳无功的样子。”一旁观看的亚修有点难以置信。

  “主人,那是因为那个罗安可以早先一步看出黛丝笛儿攻击的动向啊!”

  “那种事,可能吗?”

  “当然可以。不过,罗安也许就要躲不过下一击。”

  黛丝笛儿早就知道自己的攻击已经被看穿,所以在接下来的每一拳挥出时速度都降低了一点,慢慢的把力量蓄积起来,当力量蓄积至极点,也趁着罗安刚闪过另一击身形微有不稳时一口气爆发出来,猛烈的一拳瞬间贯穿了罗安的身体!

  “天啊!”

  亚修发出了惊叫,但随即他却发现到罗安的身躯像雾一样的消失,也就是说黛丝笛儿的拳所击中的只是罗安留下的残影。

  但亚修只觉得难以置信,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就这样凭空消失?亚修在脑海中瞬间闪过了一个名为“虚水之镜”的高级魔法,可以创造出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分身出来迷惑敌人,只是他从来没见过这种魔法,而且眼前罗安的样子也不像是使用了这个魔法。

  但是感受最深的还是黛丝笛儿了。早在她蓄满全力的一击发至中途时,她就感到不对劲,察觉到有一道黑影以目力难及的速度跃上了空中,而眼前的罗安形象虽在,但却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感觉。

  只是这一拳的去势,黛丝笛儿已经无法止住,只能勉强收回不到一半的力道。而在虚影被一拳贯穿的同时,黛丝笛儿就感到自己头顶传来细微的风压,她明白那是罗安的袭击,想也不想就左手反身一拳挥出。

  拳才刚发至中途,就迎上了罗安的一掌。触手先是觉得有如棉絮般的软绵绵毫不受力,并且将黛丝笛儿的攻击力道完全吸收,而当力道消失时,罗安化掌为爪,紧紧的扣住黛丝笛儿的左手。

  黛丝笛儿只感心中剧震,因为她发觉自己的左手无法挣脱罗安的箝制,正想施展魔法退敌时,心中突然一动,在刹那间放弃了使用魔法的念头,仍然以拳脚应敌。

  这一犹豫,使得罗安的另一手也按上了黛丝笛儿的右肩。感觉肩膀传来压力,黛丝笛儿这次反而不挣脱,整个人像是失去了重心般的往后躺,用身体压向罗安,同时双脚连环倒踢,要展开反击。

  罗安没有料到黛丝笛儿会以这样的方式反击,她整个人凌空后躺的姿势让罗安措手不及,更何况还有近距离攻来的两脚,让他不得不放开制住黛丝笛儿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光以先前的条件来说,罗安一招不能制服黛丝笛儿就算输了,可是他现在完全没想到这点,因为眼前这位调皮少女总是能用想都未曾想过的奇招在他的压力下不顾一切的攻击,罗安的心中除了一丝被打败的恐惧外,更多的是兴奋。

  而黛丝笛儿更是不要说,对她来讲,罗安是不请自来的大鱼,是她磨练实力的最好对像,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两个人彼此相互对峙,脸上都有掩不住的激动神色,这只让亚修看的眉头深锁,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他们两人会有这种表情。

  “小心了,这次我要稍微认真一点了!”

  罗安往前踏出一步,直接来到了黛丝笛儿的攻击距离,黛丝笛儿也老实不客气的一拳疾挥,不过如同先前一样,所击中的仍然只是虚影而已。

  可是黛丝笛儿也料到罗儿会故计重施,所以这一拳根本没有灌注力道,所以轻易的一个踏步、旋身,果然捕抓到了绕到自己背后正往下攻击的罗安。

  “死老头,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全力一拳挥出,但黛丝笛儿更惊讶的发现,眼前的景象仍然只是一个虚影!

  一时之间,她只觉得不可能会有这种事,在平地之上或许可以藉由高速移动以及一些障眼法而留下残影,但在空中绝对不可能啊!

  一步踏错,全盘皆输!黛丝笛儿只觉得肩头一紧,她原先击破的虚影在此刻居然又变成实体,而且一手扣住她的肩膀,一手扣住她的右手反锁在背后,正当黛丝笛儿想反抗之时,两处同时传来刺骨剧痛,让她全身酸麻无力而且无法动弹,甚至在罗安的压制下不由自主的屈膝跪下。

  “黛丝笛儿,你真的很不错,居然逼的我不得不同时使出‘残影’和‘迷踪’两招制服你,是你赢了!”罗安愉悦的说着,虽然这场比试让他心惊胆跳,但却也唤醒了他战斗的本能,心中不由得大呼痛快。

  “还没有结束啊!”半跪在地上的黛丝笛儿突然悲愤的大叫,但此时,一声大喝把她的声音完全压下去。

  “笛儿,你立刻给我住手!”声音来自寒着一张脸的亚修,而且浑身散发出一股迫人的威严,让黛丝笛儿不得不停止她接下来想做的事。

  “老先生,请你马上放开笛儿,比试不是结束了吗?”

  罗安在亚修的要求下放开了黛丝笛儿,脸上有些疑惑的看着亚修。因为刚刚亚修大喝一声制止黛丝笛儿的时候,他同时感到了那股慑人的迫力,让他不由自主的心中发慌,也开始怀疑自己先前对这人的判断是否错误。

  “笛儿,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啊!”亚修上前百般怜惜的扶起了黛丝笛儿。

  黛丝笛儿的脸上一脸不甘心的样子,原本想甩开亚修扶她的手,但终究没有这样做:“主人,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

  “嗯,一点点,因为我总觉得你好像为了挣脱罗安的压制而要折断自己的手臂,然后狠狠的给他一拳。我吓到了,所以才出声制止。”

  亚修这段话让安琪莉娜、黛丝笛儿,还有罗安三个人为之一愣。

  安琪莉娜深知黛丝笛儿和罗安的实力差距太大,想要成功的击中罗安,黛丝笛儿就要有受伤的准备,所以当亚修问她说这场战斗黛丝笛儿有没有问题时,她回答说看她自己,因为黛丝笛儿想要让罗安受到多少伤害,自己就得在自己身上留下至少两倍以上的伤势。

  只是安琪莉娜也不能确定黛丝笛儿会在何时采取行动,刚刚黛丝笛儿被制服之时,安琪莉娜隐约有感觉到黛丝笛儿会不顾一切的反击,但却不能如同亚修般清楚的说出黛丝笛儿接下来要做的事。

  想到这里,安琪莉娜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该不会亚修的身体因为神魔之血还有光闇之力而产生了什么变化了吧?

  一定是这样的!既然天空魔兽都会因为黛丝笛儿的血和自己的血而产生这么大的变化,那身体之中原本就有庞大的光闇之力和神魔之血的亚修会产生变化,也是正常的。

  安琪莉娜的一双美目不由得注视着亚修,仿佛是要内外瞧个仔细的上下打量着。

  而罗安更是感到心惊肉跳,他的绝招已经多年未用,此刻一连用上了两招才制服黛丝笛儿,没想到她居然还妄想反抗,虽然此举显得有些不智,但也显露出她不屈不饶的一面。

  浸淫武道一辈子,黛丝笛儿是他平生所见的良才美质,此刻的罗安真有点羡慕那个叫*****提娜的人,居然拥有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学生。

  而此时,亚修突然感到黛丝笛儿看着自己的眼光怪怪的,不禁感到有点不解。

  “怎么了,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没什么。”黛丝笛儿的头低了下来,因为亚修的话全说中了,如果亚修不出声阻止的话,她会不计任何代价反击,她不能忍受自己屈居他人之下。

  这个时候,罗安从怀里掏出了十枚金币,递到了黛丝笛儿的面前说道:“这场比试是我输了,来,这是约定好的十枚金币。”

  黛丝笛儿突然脸色大变,狠狠的瞪了安琪莉娜一眼,同时大力的把罗安的手拍开,金币落在地上响起了清脆的声音,亚修本来想开口制止,但却又突然想到,现在最难受的应该就是黛丝笛儿自己了,所以闭口不语。

  “死老头,技不如人我认了,不要再用这些东西侮辱我!”

  说着说着,黛丝笛儿不由分说的从亚修手上抢过了原先的两枚金币,恨恨的丢到罗安身上,头也不回的就自己跑掉,留下了满脸不解的亚修,他实在是不懂黛丝笛儿为什么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主人,小风交给我照顾,你赶快去把黛丝笛儿给找回来吧!”安琪莉娜对着亚修说道。

  只看到亚修急急忙忙的排开人群,紧紧跟在黛丝笛儿身后。

  看着亚修的人影消失在远处,安琪莉娜脸上泛起了笑容,对着罗安说道:“罗安先生,我有几件事想要跟你说一下,那就是……你知道黛丝笛儿她并没有使出全力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