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严格之爱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813 2004.11.08 17:04

    “嗯,风吹起来,感觉好舒服啊!”

  月湖旁,菈蒂妮张开双臂迎着风,衣衫发梢随之飘扬,有如仙子欲凌空而去。她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大口带有浓浓湿意的空气,品尝着风的味道,表情满足。

  平静湖面倒映着蓝天白云,也把她此刻的美丽姿态刻藏在其中,有如另外一个世界。

  亚修察看被暴雨打垮的小屋遗址,心中不免有些感慨,亲手搭建而成的心血之作被毁,终究不是那么愉快的事,不过他现在更担心爱提娜。

  “小修,快来啊!人家好意送的东西要赶快吃呢!”菈蒂妮席地而坐,打开一盒糕点,深嗅了一口气后赞道:“好香,一定很好吃。”

  亚修紧挨在她身旁坐下,颇有兴致的看着她吃东西的模样,那是他从小就养成的习惯。

  菈蒂妮总是专心一志品尝食物的味道,而且喜欢尝鲜,遇到好吃的东西会像个小女孩一样欢欣雀跃,不合胃口的则是苦着一张脸硬把它塞下去。当然,此时亚修是绝对要帮忙分担的,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稍稍卸下身为母亲的威严。

  张开贝齿咬了一小口蛋糕,菈蒂妮手扶着香腮,一边咀嚼,脸上满是幸福与感动,不由得再次赞道:“好吃、真是太好吃了,你要是不快点吃的话,我就要不客气了。”

  亚修一脸苦笑,说道:“早餐才刚吃完没多久,现在哪吃得下啊?你喜欢就全给你好了,我知道你对这种甜点最没抵抗力,不过小心吃多了变成大胖子喔!”

  “可恶,居然跟你老妈这样说话?我才不会变胖!”

  菈蒂妮以行动印证,只见她吃完一块后,又拿了一块放入口中,嘴和手都闲不下来。看她吃得那么津津有味的样子,也让亚修吞了口口水,感觉肚子又开始饿了起来。

  只是亚修有些不解,刚刚吃过早点顺道经过热闹的市集时,许多他认识的摊贩老板都亲切的和菈蒂妮打招呼问好,有些还热情的送她东西,但最后她只收下这一盒小糕点。

  可是奇怪了,菈蒂妮不是才来一天而已,怎么这么快就和这些人认识呢?而且还有不少人露出遇到救命恩人般的感激神色。

  亚修可不晓得,对这些饱受黑小姐和白小姐凌虐的小贩来说,菈蒂妮这位说教小姐把黑小姐说得毫无招架之力一事,可是大大的出了他们心中一口怨气,自然要好好感谢一番。

  可是他们心中也有些矛盾与失落,漫漫的人生旅途中能被黑白小姐这样美丽的佳人欺负,也是别有一番味道。

  “终于吃饱了,真是好吃。”菈蒂妮满足的拍着肚子,往后一躺,状极舒服的伸展四肢说道:“原来你以前住在这么好的地方啊!有风有草有水,真是懂得享受。”

  “享受吗?我倒是不觉得。一个人住,真的很辛苦。”

  “你怎么会是一个人?你身旁那些朋友对你的关心与爱护,可是让我既羡慕又嫉妒呢!”

  想起现在的爱提娜不晓得受到何种煎熬,亚修长叹一口气,说道:“你的作法很危险。”

  菈蒂妮一个侧转对着亚修,蜷缩起双腿,双手枕在颊下,以快要入睡的懒洋洋语气说道:“不会,一点都不会,虽然有些难受,但爱提娜一定会撑过去,她并没有你所想得那么脆弱不堪。”

  亚修看了她一眼,然后赶紧将她因屈腿而被扯起的长裙往下拉,转头四顾,看看有没有人在旁。

  “放心啦!身旁没有人,不过话说回来,这里的风真舒服,好想让人睡一觉。”

  “别开玩笑了,哪有人吃饱就睡的?再说老师的事你还没有给我一个交代,你确定不会出问题吗?”

  “当然是确定啰!”菈蒂妮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含糊不清的说道:“爱提娜的事不用担心,她会来找我们的。总之,先让我睡一下就是了,还不都是你昨天害我那么晚睡……”

  菈蒂妮话还没说完就径自沈沈睡去,亚修无言以对。

  亚修昨晚见到安琪莉娜的父亲时随即被他莫名的举动吓了一大跳,且端出茶水后他人已不见踪影,只留下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便询问两人他为何而来。

  安琪莉娜当然不可能告诉亚修实话,只说他来此仅是游历一番,没有其他目的,而亚修很像他以前一位旧友,所以他才有失态之举。

  亚修的疑问虽获得解答,但这么一番折腾,却也耽搁了要送夜明珠给菈蒂妮的事,让她枯等许久。

  因此菈蒂妮现在要讨回他欠的“睡债”,亚修也莫可奈何,只好在旁静静坐着。

  菈蒂妮安详、恬静的睡容,自然有一股独特的魅力,那是打从心底散发出来的温柔与善良交织而成,亚修很庆幸自己有这么一位好母亲。

  看着看着,菈蒂妮的感染力又发挥作用,亚修觉得倦意来袭,抵挡不住睡魔的诱惑,握住菈蒂妮的手,倒头就睡。这也难怪,因为他昨夜也是很晚才休息。

  如果有人从远处看,会发现在湖面被吹起涟漪的月湖湖畔的青翠草地上,有两人正手握着手,像是一同进入梦乡的情侣在梦中倾诉爱意,撩起旁人无数遐思。

  但如果靠近一点,就会发现这种想法大错特错,纵使年纪接近,但他们之间所表现出来的,却是最真挚、最纯朴,容不下半点邪念的亲子之情。

  不知睡了多久,亚修被一股细微的说话声惊醒,张开眼随即被刺眼的正午阳光照得眼睛生痛,然后才看见爱提娜站在眼前,而菈蒂妮则是早已醒来。

  亚修心叫惭愧,自己居然睡到不省人事,但从另一方面来讲,这也是他安心的一种表现。

  爱提娜看着菈蒂妮,脸上有着奔跑过的汗影,她伸出双手摊在前说道:“我的手是最可怕的凶器,而如今,这样的我可以说我……我没有……我没有……”

  爱提娜说不出接下来的话,求救的眼光不由自主移往亚修,他想开口鼓励时,菈蒂妮却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让他乖乖闭嘴。

  眼前有让她相信的两人,但爱提娜却感到自己和他们处在不同的时空,心中弥漫着只有孤独一人的恐惧,她想逃开,但又有一股力量让她留在原地。

  渐渐的,爱提娜的内心又坚强起来,开始驱散恐惧,正如同菈蒂妮曾对亚修说过的话,当有能全心全意相信的事物时,它会给人源源不断的勇气。

  “我真的……”爱提娜缓缓开口:“可以说我没有罪吗?”

  亚修松了一口气,原本还担心爱提娜想不到这一点,但她终于找到答案,同时对菈蒂妮的料事如神感到佩服,仔细一想,她所说过的话到现在还没有错过。

  菈蒂妮表情平静如昔,淡淡说道:“我只是个平凡人,并没有裁断他人是非的权力,但在我的心目中,你并没有罪,更没有错,你不需苛责自己,当然也不用赎罪。”

  然后她脸上涌出怜惜的笑意继续说道:“如果你是抱持着赎罪这种亏欠的心态跟我到欧玛,绝对无法承受你所见到的悲惨景象,因为你会认为那是你造成的,试问,那时的你能做些什么?”

  “可是、可是我……”

  “不要把不属于你的责任往身上揽,你的事我已经听亚修说过了。这样好了,我们何不请主宰天地的神来问问呢?”

  这番话弄得爱提娜和亚修满头雾水,菈蒂妮则是轻声呼唤:“雨小姐,我知道您听得到我的话,可以请您现身吗?”

  亚修和爱提娜两人整个傻掉了,就连为了寻找他们,而刚刚才来到这里并躲在树后用“风之絮语”偷听的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也是。

  菈蒂妮是疯了吗?她居然要雨现身!

  “唉……”

  不可思议的,空气中传来幽幽轻叹,声音直传入众人的耳中,升起了一种叹气的人正处于百般无奈状态之下的感受。在除了菈蒂妮之外的所有人都料想不到的情形下,双手托着一颗金球的雨凭空现身。

  “果然是您啊!”菈蒂妮露出有如遇到老朋友般的笑容。

  亚修瞪大了眼,难以置信的叫道:“你认识她?”

  “当然不认识,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晓得,一直到你跟我说时,我才明白那人就是她。”菈蒂妮说得从容,浑然不知亚修和爱提娜的脸色越变越古怪。

  “你果然感觉到我的存在。”雨也同样不感意外。

  “是有一点,从小我就发觉到不时有人在我身边,且偶尔助我一把,我对那人的印象一直很模糊,但当小修提到雨的名字时,我便知道那就是您,也是主宰这个世界的神……噢,刚刚称呼您小姐很抱歉,因为我不知该做何称呼。”

  雨无瑕的脸上罕见的出现一丝笑意,说道:“没关系,称呼对我来说并不重要,而对你的帮助也是应当,因为你是最相信我的人。说出你找我的原因。”

  “很简单,你认为爱提娜有罪吗?”

  雨的眼神投向爱提娜,看得她的心剧烈的跳动着。

  “无罪,否则我不会赐予她新生。”

  爱提娜娇躯剧震,一时间不晓得该作何反应。

  “太好了,雨说你没罪呢!”

  菈蒂妮拍着双手,表情雀跃,事实上,除了她之外,每个人都紧张的透不过气来。

  爱提娜则是试探问道:“我真的没罪吗?我杀了那么多人。”

  雨的表情回复冷漠,说道:“我的话即是最终的判决,你不必质疑。至于原因,何不问问呼唤我至此的人呢?她早已知道我会说什么话。”

  爱提娜愕然转头,菈蒂妮露出一个“没想到被识破”的尴尬表情,开口解释:“持剑杀人是罪,那么是剑有罪,还是持拿之人有罪?想通此点,就没什么好惊讶的。”

  爱提娜心情舒缓许多,开始试着接受自己并没有任何罪过的事实,虽然有了雨和菈蒂妮的保证,但过去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忘掉,不过至少是个开始。

  “你呼唤我的名,就只为了这件小事吗?为何不向我祈求失明的双目能够再度重见光明?”

  “关系到人的事都不是小事,再说我也没有那种为自身祈祷的习惯,而且,你会帮我吗?”

  “不会,但至少会考虑考虑。”雨回答的很直接。

  亚修脸色一变,大声质问:“为什么不帮助她?你自己刚刚不也说她是最相信你的人,难道你忍心看她受到这种折磨吗?”

  雨冷冷望了亚修一眼,没有回答。

  亚修忍住怒气,退而求其次问道:“那么我请问你,我母亲的眼睛有恢复的可能吗?”

  “有。”

  雨回答的同时,唇边出现一抹神秘的笑意,显然这个“有”字蕴藏着极大的玄机,虽然她没有说出到底要用何种方法。

  不过这已经够让亚修燃起希望,同时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都要让菈蒂妮再次见到这世界的真实色彩。

  菈蒂妮不在意自己的双眼,接着说道:“那么最后请求您一件事,可以去除爱提娜身上‘紫色双瞳’的能力吗?”

  “什么?”

  爱提娜出现了吃惊的神色,真被夺去这能力,岂不是少了一项武器?不过亚修可是相当赞成,紫色双瞳是一把极端危险的双面刃,这种以自我的寿命催发潜能的力量不要也罢。

  “小事,其实当她将充满绝望、悔恨、痛苦、自责、恐惧的闭锁心房给打开时,她这自我折磨的能力将会慢慢消逝,不过提前帮她一把也无不可。”

  雨手上的光球一点金芒逸出,穿过爱提娜的身体,似乎带出了一团紫色的烟雾,再度回到球内。

  爱提娜突然感到身体一轻,就再也没有任何异样,想试着使用紫色双瞳的力量之时,却怎么也无法施展。

  她在瞬间明白,这充满无数血腥,有如枷锁将她困住的力量,已经完全消失。

  “从现在开始,这个世界上将没有紫月这个人,只有爱提娜!”爱提娜双眼闪着新生的光芒,过去的记忆在此刻忽然间变得模糊起来。

  “太好了,老师。”

  雨看了两人一眼,无喜无悲,问道:“还有事吗?”

  “等一下!”眼看雨有离去之意,爱提娜出人意料的挡在她身前,毫无所惧的迎向她的眼神,沈声问道:“我很感谢你赐给我的一切,但当初为什么要我到多伦魔法学院任教一年?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亚修心脏剧烈的跳动,不晓得受到如此质问的雨会有何种反应,同时悄悄走到爱提娜身旁,提防万一。

  菈蒂妮听得黛眉一扬,走向前拉住爱提娜的手,对着雨深深一揖,恭敬说道:“感谢您的慈悲,我们两人在此对您献上最真诚的谢意。”

  雨冷哼一声,身躯慢慢变得透明,然后逐渐消失,同时留下一句话:“丧失双眼虽让你更能看透表里两面,只是你能看透我吗?”

  菈蒂妮一愣,一来是她的秘密居然被揭穿,二来是她感到雨的话中隐约带着挑衅意味,让她无法反应。

  “妈,雨说的表里两面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你要向她道谢呢?你不觉得她别有用心吗?”

  爱提娜和亚修同时发问,彼此相视一眼后笑出声来。他们有种更加亲近的感觉,就有如姊弟,而这都是菈蒂妮的缘故。

  菈蒂妮回过神来,苦笑说道:“我一定要回答吗?”

  “当然。”两人很有默契的点着头。

  “好吧!其实我……可以大约知道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是什么意思?”亚修还是不懂。

  “以很简单的话来说,就是我可以稍微读出别人在想些什么,虽然很模糊,但至少可以判断对方是个能够相信亦或不可信的人,明白吗?而失明后,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应该可以称做‘读心术’。”

  亚修听得瞠目结舌,他作梦也没料到菈蒂妮会有这种能力。爱提娜在惊讶的同时却也想起亚修常常会毫无理由的相信一个人,他是否也有同样的能力呢?

  “那么回答第二个问题,爱提娜,我问你,当你被雨赐予新生的那一刻,如果她没有对你下达命令,你会怎么做?”

  “这……”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离开那里,忘掉紫月的身分,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爱提娜脸色苍白,久久说不出话来。

  亚修越看越奇怪,不禁问道:“我说的话有错吗?”

  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爱提娜说道:“纵使雨让我复活过来,我也不会离开那里,我会一直待在那里,直到有新的命令下达为止。”

  “不可能吧?我曾听妮雅讲过,那个地方因为死去的人太多,结果引起魔物横行,她结合众人之力也无法应付,最后只好放火烧掉一切,从这就可以得知那是个多么恐怖的地方,你怎么可能还会想待在那里?”

  “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哪怕是烈焰将我吞噬,我也不会离开,因为没有人对我下令,我会在那里待到死亡为止。”

  亚修脸色全变了,是什么样的残忍训练可以让一个人变成一尊木偶,连与生俱来的求生本能都抹煞掉?

  深吸了几口气让情绪平静下来,亚修看着菈蒂妮说道:“我明白了,雨要她到多伦魔法学院任教一年,虽看似命令,但真正的目的是希望让她藉着接触平常的人、事、物,给她再次融入这个社会的机会,对吧?”

  “没错,所以说雨的确是个慈悲的神。那么,我们回去吧!我想要先准备一下到欧玛的必需物品。”

  亚修心中感到不舍,才见面没多久又要分开,实在是太快了,不过也好,因为这样他也能早一点出发寻找医圣。

  远处的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听得心头百感交集,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何情钟菈蒂妮无法忘怀,她确实是个相当相当奇特的女子。

  别的不谈,光从她对待亚修和爱提娜的方式就可看出。

  对于亚修,她是狠下心赶离家门,并立下三年不准回家的规定,迫使亚修不得不独立过活。虽则亚修最近数月所遇到的人事物让他加速成长,但如果没有这些,三年后的他想必也会有同样的表现。

  而对爱提娜也是如此,菈蒂妮明明可以告诉她实话,但却硬逼着脆弱的她去面对不堪的过去,让她难过、伤心、痛苦,但当她经历这些并跨出之时,她已经长出了名为勇气的双翅,让她足以面对过去。

  就在这时,她进一步请出了雨,告知爱提娜不需承担任何罪,更取去她身为紫月的力量,让她获得完全的自由与解脱。

  一路走来,菈蒂妮都是把爱提娜逼至绝境,进而启发她面对过去的勇气,纵使最后雨并没有现身,她的自由只是会晚到一会儿。

  菈蒂妮有如大海浩瀚的温柔中藏有严厉,能包容一切的心胸却时时刻刻鞭策着你,她所付出的爱不会让人沈溺,而是不断向前。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扪心自问,纵使拥有像菈蒂妮那样可以预见人心的能力,也无法做出和她相同的决定。

  她们同时想起以前对亚修的种种爱护,在下意识中其实是希望他能照着自己的想法而成长,那样的话,就如同早早被控制住生长方向的树苗一样,只会变成人们的期望,却永远没有属于自我的灵魂,虽存在天地之间,但终归是个让人观赏的玩物罢了。

  两人完全明白法里恩和曼雷达为何在见到菈蒂妮后会结束对神魔两界的绝对控制,纵使其中有千百个理由,但最重要的,还是他们不希望这两个世界沦为自己手上的玩物。

  若说菈蒂妮重新赋予神魔两界新生并引导这一切,并不为过。而现在,她的孩子又将带来些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