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迷离梦界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9070 2004.06.25 13:26

    从黛丝笛儿所处的空中往下看,只觉得妮雅的头顶出现了绿色的月亮盾牌,挡住了迎向她的所有攻击。

  而其余落在地面的风之刃,发出轻响后就消失掉,不能对方石造成半点破坏,其威力之低由此可见。

  “莉娜,这就是你所说的绝招吗?”亚修一股冲动想站起来,却被安琪莉娜一手压住。

  “当然不是。”安琪莉娜知道黛丝笛儿所做的保留,是在比赛开始就留下的伏兵,只会在她认为有十成十把握的时候才会使用。

  黛丝笛儿明白自己最不利之处在于对穿云的完全陌生。没想到它不但可用半月斩做远攻,还有圆月盾当作近身防守,远攻近守都完美无瑕,这场仗如何能打?

  翔天之翼的气圈受到撼动,原来是被妮雅的半月斩击中,黛丝笛儿想也不想的往前直飞,但几许青丝在躲避不及的情形下被削断。同时她失去平衡往下直坠,因为翔天之翼的结构已被半月斩破坏掉。

  在将要落到地面时,翔天之翼总算完全恢复,抬头往上准备应付紧追不舍的半月斩。

  黛丝笛儿这时心中一动,把原本包覆住自己的翔天之翼下端取消。半月斩毫不留情的往下直切,在碰触到翔天之翼的气圈时虽受到阻碍,但也只能稍挡分毫。

  只是黛丝笛儿却透过气圈传来的讯息,清楚的明白到这半月斩的威力还有攻击的角度。轻松的往前踏了一步,半月斩在背后处直接切入石中丧失威力。

  这方法和她先前保护亚修的情形一样,翔天之翼的气圈等若环绕在四周的蜘蛛丝,半月斩就变成误触蛛网的猎物。蛛网因为猎物的闯入而产生震动时,居于其中的黛丝笛儿可以从震动的大小判断猎物的所在和强弱。

  但和蜘蛛结网不同的地方在于,黛丝笛儿只要一个判断错误,就是血溅当场的结局,再无第二个可能。

  而且这只对于来自上方的攻击有效,因为半月斩一击不中后会落到地面丧失威力,但对于前方及后方的攻击却没有作用,因为它可以随意变换方向。

  要反攻!在妮雅又挥出另一道半月斩时,黛丝笛儿了解再这样下去魔力将会被消耗掉,必须及早反击。

  翔天之翼再度带着身躯冲天而起,如她所料想,妮雅发出的半月斩紧追在后。但突然间黛丝笛儿失去了浮在空中的力量,整个人朝着半月斩的锋芒急坠。

  “暴风之刃!”

  落下的黛丝笛儿双手齐扬,但只有右手发出暴风之刃,十枚左右的小型风之刃撕裂空气斜斜朝着妮雅而去。妮雅却淡然一笑,穿云在身前划了一个圆,圆月盾立刻现身防守。

  同一时间黛丝笛儿却陷入危险之中,因为她将要被半月斩断成两半,但这时她的左手却在空中做出拉扯的动作,身躯不可思议的避过半月斩,打斜落下。

  风之锁炼!黛丝笛儿在发出暴风之刃时,另一手射出制服人用的风之锁炼,深深的穿入先前被妮雅半月斩在场上造成的切痕内,藉着这突然的一拉之力避过半月斩。

  避过后在落下的同时双手微拢,出现了绿色的光球并在将要碰触到地面的那一刻推出,春风紧贴着地面无声无息的朝着妮雅席卷而去。

  场外的安琪莉娜看得热血上涌,这才是黛丝笛儿的真正杀着。她在一开始凝聚春风的魔力时,故意拖延时间及发出声音,让妮雅误认春风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成形攻击,但事实却是黛丝笛儿的春风已经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而且还可以消掉引人注意的声音。

  黛丝笛儿解除翔天之翼的目的就是在于用风之锁炼避开半月斩的攻击,同时以暴风之刃吸引妮雅的注意,最后再从死角以春风取胜。

  背部在没有任何防护下重重落在地面,黛丝笛儿痛得龇牙咧嘴,脸上也因魔力的消耗而显得苍白,但却面露喜色。

  此刻的妮雅刚以圆月盾尽挡暴风之刃的攻击,精神集中在直往空中飞去的半月斩的操控,完全没发现到春风已来到了身前两步处。

  扰敌、避敌、破敌三者一气呵成,我还真是厉害啊!黛丝笛儿脑海中毫不脸红的称赞着自己,但她立时从天堂掉至地狱。

  春风确实没有被妮雅发现,但到了离她脚下一步远的时候,就像碰上了一堵无形的气墙,光芒大放发出尖啸声。妮雅显然这时才有所发现,慌张的低头后退。

  一声爆响,妮雅的周围淡绿色光芒一闪,和黛丝笛儿的春风一同消失。

  黛丝笛儿终于明白,对于穿云的陌生让自己犯下致命的错误,事先完全没料想到穿云不但可以远攻、近守,甚至在出鞘的当时就会在持剑人的身旁布下一层防护圈。

  绿芒当头迎下,躺在地上的黛丝笛儿已失去闪避的机会,双手齐上,掌心凝聚绿色的光芒迎上半月斩,赫然是把春风当作防守的盾牌,以抵挡半月斩的威力。

  她必须成功,失败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光华大放,黛丝笛儿费尽千辛万苦,总算击偏半月斩的轨道让它落在身边。一跃而起的同时,双手齐扬,同时发出两次的暴风之刃,这场比赛的最后一丝希望尽系于此。

  出奇的,妮雅并没有用圆月盾抵挡,但这些风之刃在离她一步之远的时候,又被一堵无形的气墙挡住,没有丝毫作用。

  “没有用的,穿云出鞘后,会自动在我的周围形成一道防护圈,即使这防护圈被你攻破,也会在眨眼间回复。投降吧,一直到现在我都还留有余地,但再这样下去,你真的会血溅当场。”

  穿云一挥,半月斩又凝立在妮雅身前,并不发起攻击,但这次的半月斩总共有三发,让人知道她并没有吹牛,先前的确是有所保留。

  黛丝笛儿心中一动,突然想到这可能是亚修拜讬妮雅的结果,刹时之间退出比赛的想法浮出心湖,因为她实在不愿让亚修担心。她并没有感到被轻视的不满,反而觉得心中有股暖意。

  但突然,安琪莉娜的脸孔出现在脑海,完全打散了这个想法。

  妮雅的半月斩比起黛丝笛儿的春风威力要略胜一筹,而且还可以毫无限制的使用,近身除了圆月盾之外,还有能抵挡春风的防护圈。

  除非她是站在那里不动乖乖挨打,黛丝笛儿才有机会用春风攻破妮雅防护圈的那一刻击倒她,否则一切都是枉然。

  黛丝笛儿从不感到懊悔、沮丧,更没有放弃的习惯,此刻的她依旧如此,不为开战之时放掉随手可得的胜利果实感到后悔。

  “要我认输,下辈子再说吧!”黛丝笛儿脚下藉着风之疾走高速贴近妮雅,冀望用近身战取得胜利。

  但半月斩的速度比先前更快,瞬间就到了黛丝笛儿的面前,让她不得不侧移闪避。但另外两发半月斩却早已截住她的去路,让她身形一变再变,费尽千辛万苦才能避过第一波攻击,但已失去了主动。

  这样下去莫说接近妮雅,光这些半月斩就足以要掉她的小命。

  场外的安琪莉娜看着黛丝笛儿使尽浑身解数才能勉强闪躲半月斩的攻击,脸上表情古井无波。

  穿云的威力确实出乎意料之外,居然让黛丝笛儿自忖必中的一击落空更身陷险境。

  这对平常人的心理是一个重大打击,但所幸的是黛丝笛儿根本不会为其所苦,她的双眼永远直视前方,从不对绊倒自己的石头投以一瞥,甚至会把试图绊倒自己的石头一脚踢飞。

  只是安琪莉娜也知道,再这样下去,黛丝笛儿将会以败亡做收尾。

  看了亚修焦急的侧脸一眼,安琪莉娜心中有些犹豫,判断黛丝笛儿和穿云的各项能力后,知道黛丝笛儿此刻还有一个反败为胜的方法,虽然机率不高,但也算得上是一线生机。但她也晓得,黛丝笛儿是宁愿死也不会用这个方法,除非亚修下令。

  我该请亚修这么做吗?安琪莉娜心里挣扎着,她也知道这个方法随着黛丝笛儿魔力的逐渐消耗,成功的机率会降得更低。

  “莉娜,笛儿她为什么还不用绝招呢?难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吗?”

  亚修颤抖的声音先是让安琪莉娜有些不解,继而恍然大悟。亚修他根本不晓得黛丝笛儿所保留的,就是可以在瞬间以春风作奇袭,但这招已经因为穿云的防护圈而失去效用。

  “主人,黛丝笛儿她其实已经用过了,不过没有作用。”

  亚修一怔,看着安琪莉娜脸上表情瞬息万变,突然大吼:“那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我立刻叫她弃权!”

  算了,你要是死在别人手上就麻烦了,至少也得先输给我再死。安琪莉娜做出决定,玉手按住亚修说道:“别急,她还有机会,不过需要主人的帮忙……”

  亚修冷静下来听着安琪莉娜在自己耳边的指示,狐疑的问道:“你确定这么做就可以了吗?”

  “确定。主人您应该知道,要她认输是一件比死还难过的事,但这个方法却让她还有机会获胜。如果不行的话,您再叫她认输吧!”

  亚修思考片刻,点点头说道:“好吧,我知道了。”然后深吸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大吼:“黛丝笛儿!我以主人的身分命令你,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立刻给我取得胜利,不然你以后不准再叫我主人!”

  他的吼声很大,但旁边却没有人听到,因为安琪莉娜用音之魔法把他的声音收摄成束,直接传入黛丝笛儿的耳中。

  已经满头大汗的黛丝笛儿被这番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大跳,差点躲不过由右迎面而来的半月斩。

  “不公平、这不公平,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黛丝笛儿把亚修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身处其中的她直接面对穿云,对于它的威力自然比安琪莉娜更加了解,所以确实有法可想,但这个方法她在一想到时就直接踢到一旁不予考虑。

  但现在亚修直接下令,怎么办呢?

  “可恶!”黛丝笛儿陡然站定,决定在此刻乖乖的听亚修的话,谁叫他是自己的主人呢?

  但妮雅的半月斩可不会就此停手,从上、后、右三方朝着黛丝笛儿直袭而来。

  黛丝笛儿眼中爆起精芒,朱唇低喝:“音之魔法──撼神!”

  妮雅突然感到一阵晕眩感袭来,穿云生成的防护圈不能抵挡声音,暂时对半月斩失去控制能力,让黛丝笛儿得以轻易的从半月斩的空隙中逃出,风之疾走提升到最极限高速接近妮雅,同时两手分立左右。

  妮雅清楚的看见黛丝笛儿的动作,更明白她的春风有抵销自己防护圈的能力。深吸了一口气,在最短的时间减低晕眩感,并重新对半月斩完成控制,同时穿云一划在身前造出圆月盾,并且开始向后疾退,不给黛丝笛儿半点近身的机会。

  黛丝笛儿冷哼一声,因魔力过度消耗而略显沈重的脚步绕过圆月盾,来到了妮雅的左侧前方,理都不理衔尾急追的半月斩,伸出左手。

  “舞风乱晴空!”

  亚修听得张大眼睛,黛丝笛儿居然不是以春风出手,而是以安琪莉娜冬蝉四式中的舞风乱晴空展开攻击。

  只是黛丝笛儿将力量集中于一点的春风只能刚好击破妮雅的防护圈,换做威力分散的舞风乱晴空岂不是更不能取胜?

  但他的疑惑随即解开,舞风乱晴空的威力是先聚再放,但现在黛丝笛儿却只用到凝聚威力的“聚”。

  强大的吸力在一瞬间困住了妮雅,不但让她无法后退、移动,更将她吸往黛丝笛儿的方向。

  但这也引来新的危机。黛丝笛儿身后的半月斩也同样受到吸力,以空前的高速疾斩而至,在将要被三发半月斩断成四截之际,妮雅先前留下的圆月盾在黛丝笛儿巧妙的控制下被移到身后,连挡了三记半月斩后,发出璀璨的光芒而消失。

  狂风终告止歇,原本该在这时攻击敌人的绿色风球被托在脸色极为难看的黛丝笛儿手上,同时往左跨出一步,对着还无法应变的妮雅推出,同时紧跟在后欺身而上。

  “春风!”

  先以舞风乱晴空封锁妮雅的行动,再以无法改变轨迹的春风破去妮雅的防护圈行雷霆一击,黛丝笛儿要以两种截然不同的招式创造奇迹!

  春风终于击破妮雅的防护圈,她的身体周围出现了绿色光斑碎裂的情形,瞬间黛丝笛儿已经到了妮雅身前,双手同时击出。

  从黛丝笛儿施展舞风乱晴空到双拳攻出,不过一眨眼的时间,亚修并没能完全看清个中情况,但却晓得黛丝笛儿将要取得胜利。

  压抑不住心头的激荡情绪要大声欢呼时,黛丝笛儿突然脚下一软,双手无力的垂下,正好倒在妮雅慌忙之中伸出抵挡的穿云剑上!

  剑由右肩下方刺入,从后背贯体而出,剑尖处淌着鲜红色的血滴。黛丝笛儿的前胸和后背都流出大量鲜血,穿云也同时发出淡淡的绿色光晕然后随即黯淡。

  “不!”亚修发出嘶吼,甩掉安琪莉娜的手,朝着竞技台狂奔而去。

  安琪莉娜则是面无表情,冷冷看着黛丝笛儿。她先前已经消耗掉太多的魔力,两式合一能成功已经算是奇迹,但现在终于忍耐不住而昏迷。

  “黛丝笛儿,你已经弱到没有能力走到我的面前了吗?!”

  透过音之魔法的话声如轰雷般的响彻全场,也间接送入黛丝笛儿的耳中。

  被长剑贯穿躯体的疼痛也唤不醒半分力量的黛丝笛儿双眼猛然一张,唇边逸出冷笑,以微弱到自己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是谁变弱了啊!”

  黛丝笛儿丝毫不理会贯穿身上的穿云,一个步伐往前,穿云刺入身体越深。但她毫不在意这种痛楚,奋起最后一点力量,一掌重重打在被自己骇人意志定住而作声不得的妮雅脸上,将她击至场外。

  在妮雅被击退的同时,黛丝笛儿的手依旧紧握着穿云的剑把,将几乎完全刺进身体的长剑往回抽出,伤口顿时血花四溅。

  黛丝笛儿想要举起手来证明自己的胜利,但举到一半就浑身发软向后倒下。接住她的不是冰冷的地面,而是亚修温暖的怀抱。

  “不用担心,一切有我,你会没事的。小风,快来帮我!”

  亚修确实成长了许多,在抱住黛丝笛儿的同时就紧紧压住伤口,在小风的帮助下将她移到场边,立刻止血并施予治疗术,毫不慌乱的态度和面对艾蜜丽时判若两人。

  全场静默无声,事前没有人想到比赛结果会是这么惨烈、悲壮和令人意外。

  在亚修竭尽全力治疗时,安琪莉娜表情如罩寒霜,双唇紧闭,但总是冷静的眼眸深处却燃烧着再也压抑不住的熊熊烈焰,缓缓步过两人走到台上。黛丝笛儿的表现,已经让她无法等到明天了。

  缓缓站在台上,安琪莉娜深吸了一口气,抽出冬蝉,遥指着陷入昏迷状态的黛丝笛儿大喝:“黛丝笛儿,你立刻给我滚上来!”

  亚修一怔,呆然的望着安琪莉娜问道:“莉娜,你刚刚说什么?”

  安琪莉娜完全忽略亚修的存在,冷冷说道:“黛丝笛儿,你再不滚上来,胜利就属于我了!”

  这番话让黛丝笛儿的小指动了动,不过正因听清楚安琪莉娜话中之意而心生怒意的亚修并没有发觉。

  “安琪莉娜,你给我住口!我真是看错你了,你居然挑这种时候对笛儿挑战,你还要不要脸?”亚修紧搂着怀中奄奄一息的黛丝笛儿,大声怒斥!

  “说的也对,毕竟我要的是心服口服的胜利。”安琪莉娜举起冬蝉,朝自己的胸口刺入,剑尖透背而出,鲜血沿着剑锋流下。

  “你……”亚修呆住了,完全没料到安琪莉娜会有这种疯狂的举动。

  “这样可以了吧,主人?黛丝笛儿,你还要让我等多久!”

  亚修还未能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只觉得手上一轻,原本该是昏迷的黛丝笛儿正站直身子,奋力的朝着台上一步一步走去。

  观众们似乎也发现到了这里的异常,窃窃私语声弥漫全场。

  亚修一时呆若木鸡,忘记出声阻止。

  “真是的,居然刺伤自己,你一定要让我的完美胜利留下瑕疵吗?”黛丝笛儿站在安琪莉娜的面前,声音虽然孱弱,但眼睛却逐渐变得有神。

  “这话才是我要说的。你的伤才会让我的胜利有所残缺,为了完整一点,只好委屈我用个方式补足了。”安琪莉娜根本不理会自己流出鲜血的伤口,冬蝉前指,心神集中在黛丝笛儿身上。

  两人的唇边同时露出在此刻绝不该出现的绝美笑意,目光彼此紧锁,毫不理会身上的伤势,同时快速接近对方。

  突然,怒气已经到达极点的亚修,挡在她们之间。

  他一手有若神助的接住黛丝笛儿的拳头,另一手大力的拨开安琪莉娜的冬蝉,紧抓住她的手腕,怒道:“你们两个不要给我太过份了!”

  正想要说出接下来的话时,亚修突然感觉两股暖流沿着手臂分别而上,在脑中交会,发出有如轰雷齐鸣的巨响,一点白光在眼前爆开,瞬间笼罩一切。

  回过神时,眼前并不是竞技台的景象,用尽目力望去,俱是白茫茫一片,有如寒冰雪国。

  亚修的脑袋完全无法对眼前的情况做出反应,作声不得。双手握了握,明显感受到肌肤的柔嫩触感,转头望了两下,发现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也同时面露讶色。

  “这是……什么地方?”

  安琪莉娜脸上有着同样的疑惑,突然柳眉微舒,挣开亚修的手退后数步,星眸半闭,背后光芒逐渐流转,然后光芒伸展开来,幻化成一对圣洁的白色羽翼,双足离地而起。

  “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了。”安琪莉娜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整个人飞舞在半空中。

  “明白什么啊?”

  “就是这个啊,主人。”

  亚修转头一看,黛丝笛儿的背部也出现了和安琪莉娜呈现对比的黑色双翼,带着浓浓的神秘气息。

  亚修张大了口,这副景像他并不陌生,他第一次见到两人时,她们就是这副模样。心思回忆起初次在月湖的景象时,周遭的环境一阵扭曲后有了改变。

  明月当空,披着一层薄雾面纱的美丽月湖出现在眼前,湖畔旁还有那再熟悉不过的小木屋。

  亚修知道这是自己居住的地方,但不明白此刻怎么会回到这里来,刚才不是在竞技台上,要阻止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两人吗?

  想到受伤,亚修仔细的看着这两人的胸口,却没有半点鲜血的痕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主人,这是你的精神世界,也等于是你的梦中,可以说,我们现在就在主人你的脑袋中。真好,我是曾经听过这种异象,但还是第一次经历呢!”

  “呃……”亚修对黛丝笛儿的解释仍有些模糊。

  在半空中任意飞翔的安琪莉娜缓缓落在亚修面前加以解释:“简单的说,我和黛丝笛儿要一决胜负的意志透过血脉的联系进到了主人您的意识,所以现在我们两个是没有实体的状态,身体的伤口当然也不存在。好了,黛丝笛儿,快来决一胜负吧!”

  安琪莉娜有些领悟,之所以会有这种奇妙的情形产生,可能和亚修体内同时喝下自己和黛丝笛儿的鲜血而产生共鸣有关。

  “正合我意!难得可以痛快的施展全力,来吧!”

  在亚修的脑海中,她们只是纯粹的精神体,没有肉体这有限的负担,能发挥的力量完全由自身的精神力量决定。一时之间魔法绝招尽出,打得精彩万分。

  亚修抱着满肚子的疑问逐渐冷静下来,事实上不冷静也不行,如果这两人说的话是真的,那她们等若在自己脑袋里打上一架。天,这太夸张了吧?

  但亚修随即发觉她们两人的攻击魔法虽然具有毁天灭地的声势,但对周遭的景物却是完全没有影响,心念电转间总算有些领悟,脑海中开始描绘蓝贝塔出现在月湖湖中的情形。

  一念及此,眼前的景象立变,月湖湖中插着完好如初的蓝贝塔,状极怪异。

  但亚修却是心中狂喜,黛丝笛儿说得没错,这确实是梦,不过和以往熟睡时无法随着自己意志控制的梦不同,此刻自己就是梦中唯一的神,可以主宰一切最细微的变化。

  “真是太棒了……”

  亚修突然升起舍不得离开,要永远待在此地的念头,因为这种随心所欲的感觉实在太诱人。随即却又想到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虽然此刻在眼前活蹦乱跳,但是现实中她们两人的身体还处于重伤状态啊!

  “你们两个立刻给我住手!”

  心中一急,亚修突然出现在半空中,刚好挡在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之间,让全力出手的两人连忙变招,将攻击导向它方。

  不过危机却在亚修本身,他根本不会翔天之翼,更没有飞行的经验,此刻一发现自己脚下虚荡荡的一片,突然觉得头晕目眩,像颗石头般的垂直往下掉。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一声惊呼,同时伸手抓住亚修,只是不但拉不住亚修,反而跟着直直往下坠。

  这是不可能的,她们当中任何一人都可以轻易带着亚修遨游天际,此时怎么会拉不住?

  她们立刻明白亚修会下坠的原因在于“他这么认为”,而这个精神世界的法则是依照他的想法而定,也就是说除了亚修之外,再没有人能改变这种情形。

  “主人,快想着自己飞在天空的模样啊!”黛丝笛儿死命大叫,她完全不晓得,当亚修认为撞上地面一定会死或者是受伤时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形。

  “主人,这不是真的啊!”安琪莉娜显然也猜到后果的严重性,死命阻止,但却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亚修不住落下……

  一点金色光芒在白色世界的四周不住飘移,良久,光芒逐渐增强、扩散,幻化成了一个人的形象,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

  那是一个无法用任何言词形容的美丽女子,眉目如画、完美无瑕,但表情却冷硬死板,有如石雕一般。

  和表情不同,灵动、漆黑深邃的双眸有如夜空一样,将天地、日月、星辰都蕴藏在内,没有人能看透其中蕴含的秘密。

  耀眼得有如阳光般的璀璨金发并没有束起,任其如瀑布般的直泻而下。一双似雪花般白晰,如丝绸般柔嫩的****玉足在长裙下若隐若现。

  只是这脚并不接触满布尘埃的地面,而是缓缓漂浮着。

  纤细修长的双手交捧在胸前,一粒金色的光球在其中缓缓转动,散发出淡淡的光晕。

  女子转头张望着这白色世界,丝毫不感讶异。突然间,女子手上的金色光球转动速度加快了些,白色的空间像是水流一样往上直窜,女子的身体不断向下陷落,四周慢慢出现了不同的颜色和时而模糊、时而清楚的景象。

  如果仔细察看,这些景象的内容正是亚修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也就是说,这名女子此刻在看的,正是亚修潜藏的记忆!

  一堵无形的力量出现,阻止了女子下落的速度。女子的表情没有丝毫改变,金球的旋转速度再加快,轻易的突破障碍,来到了亚修心底最私密的地方。

  “每次进来总是这么费功夫啊……”

  女子的目标显然是这里,在这边驻足仔细察看四周,这里有着亚修任何能够说出口和不能说出口的赤裸裸yu望、记忆和心愿。

  女子面无表情的看了一会,古井无波的玉容出现了些微失望的表情。

  “你果然继承了那女人的一切,对那两个小鬼居然没有任何的yu望,看来只能把她们两个当作提供‘纯粹光闇之力’的工具了。嗯……看来这件事要多费番功夫,千万年来的心愿好不容易出现一道曙光,此刻绝不允许任何失败。”

  女子仰首,露出曲线完美无瑕的美丽颈子,自言自语的说道:“要灭绝一切的神魔之战虽然让你给阻止,但这次将没有你插手的余地……醒来吧,亚修!然后,该是让爱提娜和小风退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