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奇妙感觉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7609 2004.05.07 11:19

    安琪莉娜知道这不是爱情,因为心中并没有那种热切与激情的存在。

  由于她有些害怕自己被这样的感觉所吸引,所以在心中架起了一道防线,让亚修在自己的心中只是纯粹的主人而已,所以她才会在下意识中强迫自己对亚修皆以主人相称。

  快速的检视了自己的想法以及潜藏的意识之后,安琪莉娜完全明白自己的改变为何。

  不过,她把这些全藏在心中,冷冷的说道:“怎么了,难道你不是把亚修当作主人看待吗?”

  “不,我当然是把亚修当主人看待,可是最近不晓得怎么搞得,总觉得他给我的感觉又有些不同。”

  “不同?”

  “是啊!有一种很模糊但是却备觉亲切的感觉,我说不太上来,但就是一种让我很想尽情的在他怀中撒娇或者是想让他拍拍我的头称赞我的那种感觉。”

  安琪莉娜浑身一震,不敢置信的盯着黛丝笛儿的眼睛说道:“你也有这种感觉?”

  “也有?……你该不会也一样吧?”黛丝笛儿惊讶的说道。

  迟疑了一下,安琪莉娜并不愿意在黛丝笛儿面前显露出自己内心的情感,不过她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没错,我确实也有这种感觉,不过这也太奇怪了吧!一个人类怎么可能让分属神魔两界的我们都有同样的感受?”

  “这件事确实是很奇怪……”黛丝笛儿侧着头思索了一下后才再度开口说道:“那么,要不要调查看看呢?”

  这个提议让安琪莉娜心中感到犹豫,亚修这个人身上似乎有着奇怪的谜团,光看他能让自己和黛丝笛儿的心中都升起这种前所未有的感受就可得知,这确实让她想要知道为什么。

  但另一方面,她的心中也有些许的抗拒与不安,因为现在亚修给她的感觉非常好,她不晓得在得知事实时是否还能保持原状。再说,她也直觉到事情的真相会慢慢的随着时间而显现。

  “没有这个必要。”安琪莉娜简洁的回答,并没有做太多的解释。

  “哼,早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这次我就不跟你唱反调了,毕竟我也很满意现在的样子,嘻嘻,回去再闹闹亚修吧!”

  看着黛丝笛儿一脸笑意盎然的热切模样,安琪莉娜提醒似的开口说道:“不要忘记了你的誓言,更不要忘记我们名义上仍然是亚修的仆人。”

  “谁理你说的话?我要早点找到药草,早点回去!”

  目送黛丝笛儿快速远去的背影,安琪莉娜不由得叹了口气,黛丝笛儿如她第一次所见般的一点都没变,当初在魔界宫殿见到她肆无忌惮口出狂言的模样时,安琪莉娜就知道这是一个不把规矩与约束放在眼里的人。

  而偏偏她又有着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模样,这种不可思议的巧合让绝大多数行为都遵守礼教以及谨守着规范的安琪莉娜觉得相当的碍眼,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不过黛丝笛儿的实力也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数都数不清的无数次激战在她竭尽全力下也都落得平手收场,但这些并没让她灰心,反而使她更加期待下一次的战斗来临。

  “真是的,看来现在只有我能尽到做仆人的责任了。”安琪莉娜搓揉着自己垂在胸前的发丝,眼神遥望着几乎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的黛丝笛儿,然后唇边溢出了自己也未察觉的笑意说道:“不过,不管什么事,我都是不会输给你的!”

  凝聚了魔力,安琪莉娜的翔天之翼施展至颠峰,以最快的速度迅速的追赶着黛丝笛儿,而这时,原本散发出柔和光芒的月亮却悄悄的被一片乌云所笼罩……

  轰隆的巨大声响在空中剧烈的传开,声音大到让伏在桌上熟睡着的亚修在瞬间惊醒过来。

  紧接着,绵延不断的沈重雷鸣不断的传入耳中,而且还听到上头传来豆大雨点拍打着屋顶发出的吵杂声音。

  亚修这时的头脑总算清醒了许多,也明白到屋外正在下着倾盆大雨。这时手肘和脸颊传来酸麻疼痛的感觉,让他难以自由活动,那是伏在硬梆梆的桌子上睡了一整夜的后果。

  甩了甩手也揉揉自己的脸颊想要和缓这种感觉,亚修想起了昨夜自己就是在等待黛丝笛儿还有安琪莉娜两人回来时,因为太过疲累而在迷迷糊糊中睡着了。

  想到了这里,亚修的动作突然整个停止,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黛丝笛儿还有安琪莉娜这两人怎么还没有回来?

  “她们两人不会出事了吧?”

  亚修有些担心的说着,拉起了固定的门栓,随即打开门就想出去察看一下,不过一推开后狂风夹杂着暴雨立刻席卷而来。

  当他慌慌张张的想要关起来时,屋门被撞了开来,一个人进来后再迅速的把门关上。

  “啊!原来是老师啊!你还好吧?”

  闯进来的人是爱提娜,虽然外头下着大雨,但她身上的衣服几乎都没有被沾湿,因为她在身体外围施展了风之壁,将雨水完全隔离在外。

  “废话,当然很不好!我在门外叫你叫了这么久,为什么一直到现在才给我开门?”

  爱提娜一副心情欠佳的模样,因为半夜里突然下起的大雨所带来的噪音让她在马车中睡的并不安稳,但由于昨夜说了重话,她并没脸回到屋子里来。

  好不容易捱到了早上想要进屋里休息,却发现门被锁上了,在门外叫了老半天,亚修也没过来开门,虽然天空下着大雨,但却浇不熄她心中的火气。

  “那个,屋外的雨声实在太大了,再加上我睡得很熟,所以完全没听到你的话啊!”亚修一脸无辜的说着。

  “真是气死我了,我在马车里被吵得睡不着,而你给我睡的像猪一样,真是太可恶、太让人生气了!”

  “有话好说,不要那么生气嘛!”

  “我怎么可能不生气!”亚修不说还好,一说之下爱提娜开始张牙舞爪的大声咆哮。

  看着爱提娜无理取闹的模样,亚修不由得笑了出来,这简直就像是小孩子一样,遇到不高兴的事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发一顿脾气。

  可是这笑容却在转瞬间冻结,因为亚修发现昨天的自己不也是这个模样吗?当艾蜜丽在生死关头徘徊的时候,自己不也把责任通通推到爱提娜身上?

  而爱提娜从头到尾都不以为意,甚至还放下了女性的衿持帮他平复了狂乱的心情,让他得以静下心来医治艾蜜丽。事后,她更是绝口不提此事,还开导自己不要为那一个吻心存芥蒂。

  亚修直到这时才发现到,他亏欠爱提娜太多太多了。想到这里,眼眶不禁有点泛红,自己何德何能,能遇到爱提娜这样的一个好老师?

  “老师。”

  “什么事?”

  “我……”

  亚修想开口道歉的同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想说的话,当下亚修决定这个道歉就留到以后吧!

  当他打开了门之后,两个人影随着强风雨水拚命的挤了进来。

  “你们两个还好吧?”

  “很不好!”

  进来的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她们就是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现在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全身都被雨水给淋湿了,脚上更沾满了泥泞不堪的泥巴。

  黛丝笛儿还好,她原本穿的衣服就相当的贴身,所以雨水对她并不构成影响,但安琪莉娜就灾情惨重了,原本该是迎风飘荡的宽大衣裳此刻全紧贴在身上,在违反她意愿下展露出了不输黛丝笛儿的完美曲线。

  而一头长发此刻湿答答且有些凌乱的散布在肩头和胸前,附着在发梢末的雨珠在油灯灯火的反射下泛起了美丽的光泽,更是有如宝石般一粒粒的滚动着并滴落到地面,这惑人的魅力与她原本散发出不可侵犯的圣洁气质毫不搭调,但这种不协调的对比反而带来了强大的吸引力。

  看到安琪莉娜这动人的模样,亚修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目光毫不礼貌的直直望着安琪莉娜,他知道这不对,也很想转头他顾,但头却是怎样也动不了。

  “小心着凉啊!”爱提娜二话不说拿起了一旁盖着小风的毛毯,披在安琪莉娜身上。

  这个举动让黛丝笛儿还有安琪莉娜两人大感惊讶,因为爱提娜实在是不像会做这种事的人。不过这苦也只有爱提娜本人知道,上次已经被黛丝笛儿在不知不觉中给气了一次,这次怎堪再被安琪莉娜气一次?

  “啊!你们两个找到药草了?”

  亚修眼角的余光发现了她们两人紧紧抱着的药草,大喜过望的从她俩的手中接过药草,并且仔细的察看着。

  “主人,应该没有错才对,我完全都照你的话对照过了。坦白说,为了这些东西,我可是吃了不少苦头。”

  “这话怎么说?”

  “唉!一言难尽啊……”

  安琪莉娜叹了一口气后缓缓道出事情的始末,原来昨夜她们刚进入山区搜索药草时,天空突然乌云密布,让原本依着月光找寻药草的她们顿时伸手不见五指,只好丢出一颗又一颗的“光明球”当成照明用。只是这样一来,搜寻的效率自然降低了不少。

  好巧不巧的,当她们费尽千辛万苦总算找齐所有的药草而要赶回来时,天空下起了滂沱大雨,而且还伴随着狂风雷电而来,两人一个不小心就迷失在没有任何指引的山野中,最后花了整夜的时间在找这个村庄的位置,不过还是徒劳无功。

  后来白日来临,原本黑漆漆一片的天与地总算变得有些明亮,她们也找到了村庄的位置,可是这时她们几乎耗尽了魔力,再也无法继续施展可快速飞行还能将雨水阻挡在外的翔天之翼,只好使用较不耗费魔力的风之疾走顶着大雨赶回,结果就是两个人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一口气说完后,安琪莉娜显得有些呼吸急促,深吸了几口气后若有所思的说道:“果然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管是不是人,实在是不能做坏事啊!”

  亚修和爱提娜同时互看了一眼,眼中有着满满的疑问,他们不了解安琪莉娜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黛丝笛儿先是一愣,然后捧着肚子开始大笑起来。

  开怀而又嘹亮的笑声响彻在这小小的屋子中,和屋外的雨声相比毫不逊色,甚至还压过了它们。

  亚修完全被这两人搞糊涂了,不过黛丝笛儿的笑声似乎有着感染力,他也觉得自己原本有些沈闷的心情也变得开朗了不少。

  “真是太感谢你了,莉娜,你做的真是好。对了,你一夜没睡应该很累吧?快点去休息吧!”

  “还好,只是魔力消耗过度需要一点时间复原,请主人不用担心。”安琪莉娜微微行了一个礼,在铺着稻草的一角并膝而坐,开始闭目养神。

  “咳咳!”突然传来黛丝笛儿咳嗽的声音,而且眼神直盯着亚修不放。

  “笛儿你……你感冒了吗?”

  “不是啦!”眼看亚修不了解她的意思,黛丝笛儿整张脸在瞬间垮了下来。

  “那不然你怎么在咳嗽?”

  “讨厌,这种事还需要人家明说吗?”

  原本已经集中精神的安琪莉娜此刻黛眉微挑,不耐烦的开口说道:“黛丝笛儿,你闹够了没?像个要不到糖吃的小孩,真是丢脸!”

  “说这什么话!”黛丝笛儿的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后大声的抗议:“明明一起找药一起淋雨一起回来,为什么主人就只夸你而不夸我?”

  冷哼了一声,安琪莉娜用不屑的口气说道:“那是因为主人已经知道,你根本就只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拖油瓶而已啊!”

  听着这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一来一往,亚修终于知道黛丝笛儿不高兴的原因了,当下觉得有些无力,但又倍感怀念,因为自从蓝贝塔城出发以来,她们两人一路上几乎都在闭目沈思,彼此间很少有交谈甚至是吵架的机会,一开始亚修还觉得耳根清净,但过了几天后反而感到有些寂寞。

  “笛儿,我刚刚忘记说了,谢谢你,你也做得很好喔!”

  这句话让黛丝笛儿安静了下来,满脸期盼的说道:“真的吗,我真的做得很好吗?”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亚修笑着说道。

  突然,亚修的心中闪过了一丝警兆,暗叫一声不妙后,抱起了两人带回来的药草就开门拔腿往外跑去,在屋外迎头而下的大雨中慌慌张张的回头喊道:“我先去处理一下药草,其他的事情就麻烦你们了!”

  亚修料得没错,先前的模式再度上演,他一跑到外面就听到黛丝笛儿传来的“那我和安琪莉娜谁做的比较好、谁的功劳比较多”之类的问话,不由得庆幸自己的反应并没有迟缓,躲过了一场可能的风暴。

  “真是的,为什么不把人家的话听完呢?”

  黛丝笛儿懊恼的说着,可是被亚修夸过的心中却觉得暖洋洋的,而且似乎在遥远的记忆中有着同样的感受,让她觉得似曾相识。

  而在一旁的安琪莉娜其实心中也有着同样的感觉,两个人的唇边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她们两人一为神界的公主,一为魔界的公主,奉承或是阿谀的话不晓得听过几千、几万遍,她们早已不在乎。

  但亚修的称赞却让她们愿意用尽全力去争取,理由不为其他,为的就是那种被称赞后心中暖暖的感觉。

  “你们两个是怎么了,为什么一脸幸福的样子?”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爱提娜疑惑的开口了。

  “幸福?”

  安琪莉娜淡然一笑,往前伸出洁白细致的玉手,突然间,一股火焰凭空而生,转瞬变成了如拳头般大小的火球,闪烁着点点红光,而且散发出了迫人的热度,快速的烘干自己身上被雨水沾湿的衣物以及头发。

  “现在最幸福的人,不正是你吗?”

  “我?”爱提娜愕然的看着安琪莉娜,然后放声大笑。

  “为什么要笑?不管那个吻是出于什么样的情形,只要你好好把握的话,与亚修有更进一步的关系应该是指日可待的一件事吧?”

  “哈哈,这实在是……慢着,笛儿,你也是这么想的吗?”爱提娜拭去了因大笑而溢出眼角的泪水,转头望着黛丝笛儿问道。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难道错了吗?”

  黛丝笛儿的手上也出现了一颗火球,她可不想藉安琪莉娜的力量来烘干衣服,不过也像是故意要比较似的,她的火球硬是要比安琪莉娜的大上一号。

  像是要平息情绪般的拍拍胸前,爱提娜摇了摇头说道:“错了,你们全都错了,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们,我的表现确实是很容易引起误会。”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猜错再加上被黛丝笛儿比下去,安琪莉娜脸上神色虽然不变,但语气却稍微转冷,手上的火球也加大了不少,释放出更高的温度和更明亮的光芒。

  “我啊!对于亚修只有永无止尽的感谢与再感谢的情感而已,绝不像你们所想的是男女之情。”

  “这怎么可能,你是在骗我们吧?”黛丝笛儿第一个不相信,因为爱提娜对于亚修的态度实在是太过亲密了。

  “很抱歉,你的话我也一样不相信,你之所以千方百计的要把亚修留在身边,难道不是被他温柔的个性所吸引吗?”安琪莉娜也表示了意见,她曾经向亚修透露过爱提娜要把他留在身边的事,不过并没有明说,因为她怕吓着了亚修,而这,就是她认定的原因。

  “信也好、不信也好,我没有骗你们的必要,不是吗?我只能说,‘有东西’再次赋予我生命,但亚修却是让我人生开始转动的钥匙,啊!”

  一股剧烈的疼痛从脑中的最深处传来,爱提娜只觉得脑袋如被重锤所击,不由得跪倒在地,浑身剧烈的打颤、发抖。

  这东西果然在啊!当爱提娜这样想着时,又是一股剧痛来袭,由于痛楚直接来自脑中的最深处,所以对于各种疼痛都有着超人忍耐力的爱提娜根本无法阻挡,但她仍紧咬着牙关,不肯发出等于是屈服的呻吟声。

  既然在,就和我谈谈话吧,如何?爱提娜勉强集中精神在脑海中描绘出这些字句,但回应她的又是一个从最深处传来的疼痛,爱提娜知道,对方已经不会给予她任何的回应了。

  “你是怎么了?”

  好不容易从痛楚中慢慢的回复,爱提娜首先听到的是黛丝笛儿的声音,由于脑中受到的影响太大,所以明明是在身旁的声音在此刻听起来总觉得有些遥远。

  “没事,我很好。”

  勉强支起了身子,爱提娜虽然站着,但仍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

  这次用故意侮辱的方法引出寄宿在自己脑中的那个声音的主人算是成功了一半,但没能和祂说到话却是失败。

  爱提娜知道衪连续三次的惩罚,已经明白的告诉自己不要轻易做出惹火以及违背祂意志的事情。爱提娜决定从善如流,要是在还没问清与对方所订下的生死契约的详细问题前就被取回生命,那就太划不来了,她决定慢慢等待日后问清楚的机会。

  深吸了几口气,爱提娜觉得脑中的痛楚消失了大半,原本有些模糊的视力和站不稳的双脚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这时,一旁的安琪莉娜根本不晓得爱提娜体内发生的事情,只是觉得她的模样非常奇怪,不免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我不晓得你到底在做什么,不过我想知道你刚刚说的那几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赋予你生命,什么叫让你的人生再转动?麻烦你说清楚一点。”

  挤出了勉强的笑容,爱提娜心想就算是全盘托出恐怕也让人难以置信,本想敷衍过去时却突然觉得奇怪,为什么附近的温度这么高?

  眯着眼睛看了安琪莉娜一眼后,爱提娜愕然的问道:“你那是什么东西啊?”

  这时,安琪莉娜手上原本如拳头般大小的火球已变得有一个人那么大,而且发出了让人忍受不住的热浪,她身上的衣服老早就干了,只是不愿意输给黛丝笛儿的个性让她把火球变得越来越大。

  爱提娜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向身后的黛丝笛儿一望,果不其然,她的手上也有一个像人那么大的火球,而且火球的顶点就快要碰到屋顶了。

  “天啊!拜讬你们两个不要连这种事也拿出来比,好吗?你们快把这屋子给烧掉了!”爱提娜快气坏了,大声的喊道。

  不过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已经到达了忘我的境界,连一句话都听不进去,只是拚命的加注魔力在手上的火球。

  虽然爱提娜自己很喜欢对别人恶作剧,而且也很喜欢看亚修被这两人搞得焦头烂额的样子,可是她自己可不期望被卷入这种事情当中,她在此刻真的非常佩服亚修能在两人百般的折磨下还活得好好的。

  不过她随即想到,亚修拥有这样的韧性,应该也得归功于自己平日的训练吧?

  “我回来了。”

  就在这时,亚修整理好药草回来了,一把推开了虚掩着的门扉之时,门外的狂风吹进了屋子里,甚至把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手上的火球给吹走了。

  照理来说,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一个魔法师聚集的力量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被风吹走?但事实上却是安琪莉娜两人在经过昨天一夜的奔波后,体内的魔力早已所剩无几。而此刻在不想输给对方的情形下所聚集的火球更是几乎透支了她们体内的魔力,变成了只能单纯聚集魔力让火球越来越大却无法加以控制的现象,结果就是火球被风给吹走了。

  所以,当亚修一推开门,所看到的就是两团巨大的火球落在这个原本做为谷仓之用,而且还铺有许多干枯稻草以吸收湿气的稻草堆上。

  火势一发不可收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