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真相大白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9138 2006.03.13 19:46

    亚修等人被露比带走,出现在另一个世界。

  四周碧草如茵,前方一条小溪蜿蜒流过,亚修凝视源头河谷,似能听到瀑布激流声,身后一栋小木屋,屋前有一棵结满彩色果实怪树,更旁边,还有一个挖山而成的窑屋,这一切让他倍觉熟悉。

  亚修的视线最后落在一块靠溪的岩石,石面平坦而光滑,恰可让两人并肩而躺,一股甜蜜的感觉涌上心头,亚修不自觉蹲下身去轻抚。

  安琪莉娜打量四周,问道:‘这里是哪里?’

  露比没有回答,走到亚修身后,双手一推。

  扑通一声,亚修掉入溪中,狼狈起身,抹去头发上的水珠时表情发僵,被封住的记忆全涌了上来,放声大喊:‘露比!’

  同样的呼唤,这次却充满更浓的深情,亚修自溪中一跃而上,紧拥露比,‘我想起来了、我全都想起来了,我竟然把你给忘了,对不起。’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对亚修的举动百味杂陈,又酸、又苦、又痛又不甘,安琪莉娜平静再问:‘这里到底是哪里?’

  亚修放开手,涌起一丝愧意,答道:‘时缝之地,我当初骑着独角兽从龙骸之谷掉入的时之缝隙,也是我找到这一生最珍贵事物的地方。’

  ‘但这一切……’露比接着说道:‘全是刻意安排,引领你来此是我所为,时缝之地是我所创,你对我的爱是我所设计,一切,全在我的掌握。’

  亚修脸色惨白,这番话对他的打击太重了。

  露比对着亚修凄然一笑,‘只有一件事出乎意料,就是我动了真情,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但你一定要相信这句话。’

  亚修一时仍无法接受,痛苦问道:‘为什么要欺骗我?’

  ‘我们也很想知道答案。’黛丝笛儿冷冷追问。

  ‘因为你身上的太初之力。’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神色大变,她们最恐惧的事成真了,亚修的确拥有杀死创世者的力量。

  ‘太初之力……我想起来了,时空龙曾对我提起,它的话是真的吗?’

  ‘是真的,这一点并不需要骗你。’

  ‘我还是不懂,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更让我……爱上你。’

  ‘因为你体内太初之力的形成速度实在太慢,而你又不时使用,我因此创造出一只独角兽将你带来时缝之地,同时促使你进入天人相应的境界,加速太初之力的成形,至于让你爱上我,是为了方便控制你。’

  亚修心在淌血,他乐于用生命守护的一切,竟全是场骗局!

  安琪莉娜质问:‘你控制亚修要做什么?’

  ‘明知故问,创世者是不灭的永恒存在,我要太初之力,当然是要除掉法里恩和曼雷达。’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同时动手,光闇双力所形成的长剑抵在露比的玉颈。

  亚修怒喝:‘给我住手!不准你们这样对露比!’

  ‘谢谢你,亚修,不过她们无法杀我,因为我……正是人界的创世者。’

  三人已经历数次震撼,但这句话,无疑是最强烈的一击。

  露比喃喃道:‘很久很久以前,不知是混沌之母的恶作剧或错误,我在世界仍是一片浑沌的情形下降临,眼前是一片白色世界,偌大的空间只有我孤独一人,寂寞地度过每一刻,如说有什么朋友,该是一朵陪在我身旁的浮云。’

  说到这里,露比并未发现身旁三人眼中乍现一丝迷惘,随即消失。

  ‘那样的日子持续了不知几十、几百或是几千万年,我无法忍受那种孤独,却不知如何求死,痛苦化成恨意,我诅咒一切,发誓要报仇!之后,混沌之母意识到错误,将星辰的光芒降下,并请求我的原谅,但已经太迟了,我封闭了和祂的联系,以我灵魂的一部分创造出雨,将创世者的责任交给她,并要她找寻消灭创世者的办法,作为我对混沌之母的报复!’

  亚修平静问道:‘你该知道我的个性,即使我爱你,也绝不可能听你的话去任意杀人,你……打算怎么做?’

  露比踏入溪中,不敢回头,‘很简单,当你体内的太初之力完全成形时,我会要雨将曼雷达和法里恩诱到人界并加以牵制,然后我幻化成两人的外表,在你眼前杀掉安琪莉娜、黛丝笛儿、爱提娜、菈蒂妮和一切你所认识的人,再隐藏行踪,让你面对两个创世者,简单又有效。’

  亚修连退三步,脚下一软跌坐在地,这个计画实在太狠、太毒也太绝。

  ‘还有,’露比仿佛嫌亚修还不够痛似的,又挥出一拳,‘你的力量可能对我造成威胁,在报复成功后我会杀掉你,因为你对我不会有防备。’

  露比的泪水从眼眶中满溢出来,一声不响跪下,‘可是我现在真的爱你,求你原谅我。’

  ‘不要这样!’亚修飞奔到溪中,紧抱住露比,‘我原谅你,我什么都原谅你!’

  露比脸上满是晶莹泪珠,亚修嗅着露比身上的幽香,一阵激动,吻上红唇,无比的爱意达到最高峰。

  安琪莉娜两女看得心中酸楚万分,却毫无办法,但换个角度,亚修既然得知真相,绝不会再被利用。

  亚修突然感到眼前有人,头一抬,雨无声无息出现。

  雨的细眉间流露出一股不祥之气,怒道:‘你背叛我!’

  露比离开亚修的怀抱,起身说道:‘我没有背叛,只是不想再继续下去。’

  雨的双肩因愤怒而微颤,‘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全白费了?’

  ‘对不起,因为我的缘故,让你辛苦了这么久,我很抱歉……呃。’

  没让露比说完,雨的右手贯入露比的胸口,鲜红的血滴在溪面,如朵朵红色飘萍散开。

  亚修、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全为这变化所惊。

  ‘说抱歉,太迟了!’

  露比皱起眉头,隐含怒意说道:‘放肆!身为我的一部分,你难道杀得死我?’

  ‘我为何要杀你?’

  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金色的光芒自露比体内流出,转而移到雨的身上。

  ‘不可能,我的力量怎么会输给你?’

  ‘别以为我永远是你的一部分!’雨疯狂呐喊:‘无数年来你安稳沉睡,我做牛做马,为你担起创世者的责任,为你的委屈竭尽思虑以报一箭之仇,但现在你一句话就将我的努力全部推翻,我受够了!我杀不了你,却可以取代你!你的力量、你的身分全由我接收,我将代替你杀死另外两个创世者,成为三界的唯一真主!消失吧,露比,这是你背弃我的代价!’

  露比头向后仰,哀伤欲绝的瞧着亚修,嘴唇动了动,说出‘对不起’三字,却已无法发出声音。

  ‘给我住手!’

  为救挚爱,亚修天之力出手,两女也知事态严重,联袂出招,然金色光芒猛的爆发,三人皆被震开。亚修最快站起,但光芒的力量太强,他不但无法接近,更看不清发生何事。

  光芒转眼消散,亚修看见了他这一生中最恐惧的情景。

  露比倒在溪中,雪白玉肤变成青灰色,眼中失去生命的光芒,胸口出现骇人的空洞,相反,雨却变得无比强大,身旁的空间因而扭曲。

  雨注视着露比,满是不屑,举脚一踢,尸骨碎裂成块,化在溪水之中,彻底消失于世上!

  ‘最强的力量该配上最强的人,露比,你不配!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名正言顺的创世者!’

  没有难过的哭声,也没有愤怒的咆哮,亚修好似灵魂出窍,只剩一个空壳跪倒在地,双眼无神盯着溪面。

  虽是敌手,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心中也涌起无限悲哀,然而她们却有更需要担心的事,雨已注意到她们。

  雨不过眼神一动,两女便如断线风筝撞上山壁,口吐鲜血,实力相差太多,毫无抵抗的机会。

  雨不经意地瞥了亚修一眼,飘然至两女身前,冷笑道:‘为了庆祝我的新生,我给你们一个选择,是先自己的父亲而死,还是要晚一点死?’

  ‘混蛋!’

  黛丝笛儿往雨的脸吐出一口鲜血,只是连近身都没有办法,就被环伺身旁的强大力量弹开。

  ‘放弃吧,雨,你的计谋已被揭穿,主人绝不会任你摆布!’

  雨阴阴一笑,‘真的?当我在他眼前将菈蒂妮的肉一块块撕下来时,我要他当一条狗都没问题。’

  亚修的身体抖动了一下,空洞无神的眼眸深处,亮起一点红芒。

  黛丝笛儿咬牙切齿,‘你这混蛋,你控制得了亚修一时,控制不了他一世,最后死的一定会是你!’

  ‘的确,太初之力能够毁去创世者的身躯,自是我唯一威胁,不过,我想亚修很乐意在杀死曼雷达和法里恩之后,以他的一条命来换菈蒂妮的命,你们说是不是呢?’

  雨脸上挂着冷酷的笑容,不知是否吸收了露比的一切,她的神情和之前有些不同,但在那有如恶魔吐息的话语前,根本没人注意。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同感绝望,雨完全抓住亚修的弱点,只要菈蒂妮在手,亚修只能任凭控制!

  ‘我的心情非常好,就大发慈悲,送你们先上路。’

  ‘主人!’两女同声大喊。

  ‘别指望那个废人了。’

  雨伸出双手,要按上两女额头时,一只手从旁探出,牢牢扣住她的右腕。

  ‘我的确是废人,连我的最爱都保护不了。’

  雨骇然转身,扣住她手的竟然是亚修!

  亚修双眼赤红,带着全天下最浓、最深的恨意回来了,浑身红芒吞吐不定,有如火焰焚身。

  ‘太初之力,怎么可能?’

  雨猛然后退,然而她人是退了,手腕却还留在亚修的手上!

  雨失去一腕,金色光芒立刻从伤口处涌出,就在瞬间,手腕便再生完成,果然是不灭的身躯。

  亚修身上的红芒好似有自我生命,将手腕整个吞噬、消化。

  光之力、闇之力和天之力由太初之力所化,那是一切的源头、所有的开始,如今太初之力以最终的面貌出现,收回一切,让万物重归虚无。

  ‘不可能的,你的太初之力不应该在此刻成形。’

  亚修的灵魂只剩报仇,空洞的声音呆板说道:‘我是废人没错,连我的最爱都保护不了,但至少我可以杀了你!’

  ‘估计错误,但我手中还有王牌!’

  雨化成金芒消失,要回到人界以菈蒂妮当作要胁,只是她并没有发现,时缝之地在不知不觉中弥漫着一层红色薄雾。

  金芒碰到红雾,竟无法穿越,最后被弹回地面,雨被迫现形,变了脸色。

  雨立刻恢复冷静,在三人的目光下,变成露比的外形,灿烂一笑,‘讨厌,刚刚人家是在跟你闹着玩的,你不会认不出我吧?’

  ‘卑鄙!’两女同声大骂。

  雨弄巧成拙,如此做,让心灵已麻木的亚修再次感到失去最爱的椎心剧痛,两眼流下血泪。

  ‘你杀了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人,夺去我的幸福,还这样侮辱露比,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亚修身上的太初之力瞬间爆发,他的身体虽因天人合一而脱胎换骨,也承受不住这强大力量而开始崩坏,鲜血飞溅。

  雨神色一变,双手凝聚天之力,主动攻击,似乎不想再利用亚修的力量。

  ‘露比怎么死,你就得怎么死!’

  亚修右手成爪状,太初之力瞬间凝聚在五指之中,异芒吞吐,他却毫不闪躲,抱定同归于尽的念头出招。

  雨的双手眼看可以早一步击中亚修的头颅,却不知出了什么差错,双掌偏往一旁,这时,亚修的五指已到雨的胸口。

  五指就要贯入时,亚修的血泪和一滴不知从何而来的泪水同时落在菈蒂妮送给他的泪滴石项炼上,蓝色晶石化作一缕清烟消失,冰凉的感觉涌遍亚修全身。

  这一刻,亚修鼻中嗅到了熟悉的香味,同时感到自己的脸颊上居然有雨的泪水,她眼中更饱含不舍与深情。

  亚修猛然一震,恐惧传遍全身。

  ‘给我停手!’

  亚修一声虎吼,硬是扭身右转,五指划过雨的胸口扫往一旁,左手更如闪电般的上挥,斩下自己的右臂!

  手臂其肘而断,鲜血狂喷,雨的玉胸除五条血痕外,并无大碍。

  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完全不知发生什么事,趁雨仍未回过神,双双以神魔之剑攻击。

  及体的那一刻,亚修却猛然抱住雨,将她护住,神魔之剑反刺入他的背脊,两女骇然撤手。

  ‘不可以对露比动手!’

  两人一愣,亚修该不会是疯了吧?

  异变再起,时缝之地开始晃动,天空被撕开一洞,曼雷达和法里恩现身,见到雨和亚修,光之力和闇之力立刻出手,目标却是亚修!

  ‘不要!’

  两女齐声尖叫,想阻止却迟了一步。

  光闇之力即将击中之时,雨幽幽一叹,出手护住亚修,击退两个创世者,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也找到机会,挺身挡在亚修身前。

  ‘不准对亚修动手!’

  ‘求求您,父亲大人。’

  眼前的情势只能以诡异来形容,亚修该杀雨,却在最后一刻停手,不但停手,还舍身保护,而雨如无法控制亚修,绝不会希望他活着,但刚刚却救了他。

  安琪莉娜两女希望自己的父亲对付雨,但不包括亚修在内,只是在两位创世者的眼中,亚修才是最该除掉的人,但他们又难以对自己的女儿出手。

  六人全僵住了。

  雨看着抱住自己的亚修,冷冷开口:‘你在做什么,我可是杀了露比的人,你竟然还帮我,你该不会是疯了吧!’

  亚修在雨身上吸了几口气,拾起断臂接上,太初之力流转,连同背部伤口立刻恢复,深情说道:‘不,你就是露比。’

  ‘真愚蠢,连真假都分不出来,露比还真可怜。’

  ‘你瞒不了我的,你有露比身上特有的幽香,你就是我的露比。’

  雨哈哈一笑,‘你就这么认为吧,等有一天我杀死菈蒂妮时,再来后悔也不迟!’

  四人开始感到奇怪,雨好像故意挑起亚修的怒火。

  ‘我的露比绝不会做这种事。’

  ‘你……’

  ‘够了,露比,你的计画失败了。’熟悉的声音自溪面传来,只见水流缓缓聚集成一个人,她,赫然就是雨。

  雨无奈叹道:‘我早警告过你,要在亚修面前将菈蒂妮处死,你偏不听,看,我们遇上了那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被发现破绽。’

  曼雷达和黛丝笛儿,法里恩以及安琪莉娜两对父女一脸糊涂,弄不清发生何事。

  黛丝笛儿瞧瞧露比再瞧瞧雨,看看雨再看看露比,弄不清楚谁是谁,满脸疑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亚修缓缓说道:‘答案很简单,露比所做的种种,的确是为了消灭创世者,但目标并非法里恩或曼雷达,而是……她自己!’

  ‘什……’

  两对父女同时开口,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时间陡然停止,亚修发现自己被转移到亘古幽远的宇宙中,灿烂的银河就在脚下,亚修倍感熟悉,闭上眼,失落的遥远记忆逐渐复苏。

  当他张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女人,一个与菈蒂妮有着相同容貌的女人,仿佛沐浴在星辰的光芒下,慈祥而温柔,但亚修晓得,星辰的光芒其实是她所赐。

  亚修忍不住跪下,一种在异乡游荡,最终投入家中慈母怀抱的感觉涌上,带着无限期盼呼唤:‘母亲大人。’

  亚修口中的母亲并非菈蒂妮,她只是以亚修熟悉的面貌出现,她真正的身分是孕育星辰的慈母──混沌之母。

  混沌之母挂着微笑,牵起亚修,说道:‘孩子,失落的记忆,都想起来了?’

  ‘还有一点模糊不清。’

  ‘听我说一个故事。’混沌之母温柔开口:‘遥远的过去,一颗颗耀眼的星辰在我的怀中诞生,一朵浮云亦凭空而生。他如同一张白纸,好奇的探索无垠宇宙,见证星辰之光的盛放和黯淡,经历其中,却不停留,他并非孤独一人,而是有两位名为光与闇,一为二,二为一的朋友相伴。一天,他到了一块世界生成之前的虚空云海,那是混沌之母疏忽,在创造出一名世界的管理者时便将她遗忘的地方,云遇上了她。’

  ‘云聆听她的笑声,注视着她的双眸时,体内升起了一股暖流,渴望时时刻刻陪伴在她旁,许久许久之后,他才晓得那叫*****,云的命运,在那一刻开始转动,自由的云,从此被红线所系。云什么都不懂,他无法理解少女孤独一人的痛苦,满足过着每一天,当少女脸上的笑容消失时,他仍不明白原因,终于,命运的那一天到来。’

  ‘混沌之母终于发现了错误,回头弥补,祂想与少女对话,少女却封闭了自己的心灵,离开了云。世界形成时,云抗拒要将他同化的力量,展开旅程寻找少女,漫长时光后,和云同在的两个朋友累了,被相同的力量所吸引,降生在另外两个世界中。再过三千年,云无法支撑下去,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夜里跌落人间,意识消失之前,他许下愿望,希望能有一双抱着少女的手、能说出安慰少女话语的嘴、能倾听少女诉苦的耳、能让少女依靠的胸膛和一颗爱着少女的心。云,以人的身分在这个世界重生。’

  混沌之母的话说完,亚修的眼神熠熠生辉,清澈得有如碧海蓝天,浑身气质起了巨大变化,洋溢着活泼奔放的气息,逍遥自在。

  ‘母亲,’亚修开口,话声清脆悠扬,超然于不幸和怨怼之上,流露出一股潇洒魅力,‘如果不是你的错误,我不会遇上露比,也不会将莫大的幸福握在手中,你对她的亏欠,就由我来弥补吧!’

  混沌之母淡淡一笑,道:‘她的心结可还没解开。’

  ‘小事一件,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那陪伴你的时间更胜于露比的两人呢?’

  ‘不知道,但终究会解决。’

  ‘很好,你已找回了自己,好好享受你所选择的未来,再见了,我钟爱的孩子。’

  ‘等一下,我能和红儿说句话吗?’

  一只螃蟹出现在混沌之母的肩上,举起大钳朝亚修挥了挥,然后爬了下来,变化成一个穿着大红衣服的活泼少女。

  少女摇着手指,‘我不叫红儿,我的真名是“缘”,你可以叫我缘儿。’

  ‘缘。’

  ‘是的,缘,联系着宇宙万物的无形力量,没有人能看到、碰到,却都经历过它的不可思议。让美丽的女皇和普通的平民相遇,留下永远传颂的友情;让不同种族的男女相恋,写下刻骨铭心的恋情;或是让遨游于宇宙的云和光闇相遇,带来无数烦恼,那就是我啦!’

  ‘喔!’亚修挥挥拳头,‘也就是说要泄恨,找你就对了?’

  缘儿挥着手撒娇,‘讨厌,不要欺负人家嘛!’

  ‘开玩笑的,我得谢谢你,在时缝之地受到你的帮忙不说,还将泪滴石转送给我,我才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发现真相,否则我真的不知后果会如何。’

  ‘其实还好啦,如果混沌之母的绝对意志受到破坏,维系宇宙的定理失控,所有的星辰都将回归于虚无之中,等到千万年后才能再放光芒。’

  亚修听得瞠目结舌,这后果的严重程度,比起他所想的,已经无法用倍数衡量。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非帮不可了吧?可惜我只能从旁协助,如果你和露比的爱不是同样的坚定,悲剧将无可挽回,但你们改变了结局,可得好好珍惜啊!’

  缘儿往后退至混沌之母身旁,两人同时消失,亚修重回时缝之地。

  ‘……么?!’

  两对父女同时说出第二个字后,愕然瞧着亚修,他身上的改变太明显了,明显到他们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女同时起了反应,情难自禁往前跨出数步。

  亚修不在乎所有人的诧异目光,继续说道:‘露比的确因太久的孤独而想报复,毁去创世者的永恒身躯是最好的方式,但就算成功,她仍然孤独一人,因此她要杀的人是自己,不但能报复,更能解脱,岂不完美?露比要我爱上她,是为了当她偷天换日,改以雨的身分出现并杀死假露比时,让我不顾一切出手。’

  黛丝笛儿皱眉道:‘想死还不简单?她如果开口,我很乐意尽全力协助。’

  ‘不可能的,你的父亲无法杀死露比,但就算能,也不会这么做,谁也不晓得失去一个创世者,这个世界会变得如何,或许一如往常,但也可能三界在一瞬间毁灭,如果他们得知露比的计画,不但不会协助,还会加以阻扰。’

  黛丝笛儿回头看了一眼,‘真的?’

  法里恩和曼雷达点头,默认此事。

  亚修朗声说道:‘这事我也有责任,丈夫无法给妻子永恒的安全感,继而弄出这么多纷乱,我向各位致上最深的歉意,并保证往后会严加管教,不再让同样的事发生。’

  露比尖叫:‘谁是你的妻子?!’

  ‘也对。’亚修跪下,‘那我现在便正式跟你求婚,你,答应嫁给我吗?’

  露比红云上颊,两位创世者面面相觑,他们的女儿和雨则是一脸震惊,亚修的个性何时这么大胆?

  露比吞吐说道:‘我、我不答应。’

  ‘拒绝无效!’

  ‘怎么会无效?!’

  亚修露出坏坏的笑容,露比心中大感不妙,这笑容她不陌生,时缝之地中她常常见到,每一次,她都吃尽大亏。

  ‘为了让我承受太初之力的威力,你帮我进入天人合一的境界,脱胎换骨;方才也担心我的身体而及早出招,故意打偏的攻击就更不用说了;为了希望在你离开后有人能安慰我,你在言语间提示莉娜和笛儿该如何表达对我的关心;为了不让我无所依靠,你改掉原订计画,不杀死菈蒂妮,更甚者,还假雨之口,让法里恩和曼雷达两人知道菈蒂妮的病况严重,希望事后他们能出手救助,连毁掉他们躯体的计画都改成制住他们。你为了我做这么多事,足见你爱我之深、之重,你还能拒绝吗?’

  露比愕然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天人合一的境界加上太初之力的帮助,难道我还不能知道我最爱的人心中在想什么?拒绝之前,不妨先看看我的聘礼。’

  亚修双手一合,令人畏惧的太初之力波动从掌缝中流泻而出。

  片刻,亚修摊开手掌,出现一枚血色的戒指,亚修拿起它,直视露比的双眼,‘我爱你,因此我送你名唤死的聘礼!戒指内蕴含了足以杀死你的太初之力,只是在一年后才能发动。戴上它,成为我的妻子吧!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对我厌倦,我不会阻止你使用它,你的决定如何?’

  以死当作聘礼,恐怕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怪事,但对收的人,这确是最好的礼物。

  法里恩和曼雷达身负创世之责,自然担心创世者消失后可能引发的影响,想阻止,一对女儿挺身阻挡。

  ‘父亲,请不要干涉这件事,我保证您所担忧的事不会发生。’

  ‘老爸,相信亚修吧,不相信他,至少也得相信我。’

  两女当然不乐意见到露比的名分被定下来,但问题是她们清楚感到亚修的真心,实在不忍阻挡,当然,这并不代表她们会就此罢手。

  露比神情百变,她从亚修清澈的眼中,见到了永恒的承诺,最后颤抖的伸出手,让亚修将戒指套在她的左手无名指上。

  亚修爆出欢呼,一把将露比拦腰抱起,不顾他人眼光,给了她一个重到两人几乎窒息的深吻,视线避开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高兴说道:‘各位,后会有期,有什么事要收尾的,等我们的蜜月旅行后再说。’

  众人错愕之间,亚修带着幸福离开,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却流下泪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