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得见线索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425 2005.06.06 21:29

    亚修全力施展风之疾走,赶了一段时间后,地面开始出现血迹和双头魔狼的屍体,不到片刻,就见到十多具,同时,他也听到雪灵的叱喝声以及魔狼的哀嚎。

  “找到了!”

  穿出森林时,旷地成了战场。

  芍药和雪灵被近百只双头魔狼逼到山壁,无路可退,但如果仔细留心,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两人是背靠山壁对付敌人。

  如此除了避免陷入四面受敌的处境外,这种空旷的地方也让双头魔狼无法遁入阴影中展开偷袭,而更可怕的是让雪灵的蚕筋索有了发挥的空间!

  只见雪灵站在芍药身前,将曾让亚修吃尽苦头的封魔改成流光,原地不动展开攻击。她的技巧实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五十步内成了死亡之圈,百多只双头魔狼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就死了三分之二,冲得最近的一只离她还有十来步的距离,而她连魔法都没有用到。

  当亚修现身时,魔狼晓得大势已去,成群往西窜逃。

  “你们没事吧?”亚修紧张询问,但发现这操心是多余了,芍药神情自若,没有半点仓皇,雪灵同样脸不红、气不喘,甚至满脸笑容。

  “放心啦,这东西没什么威胁,再来十倍也不要紧,只是躲在阴影里有些讨厌就是了。我怕牠们会伤到芍药,所以特地选了这个地方好免掉后顾之忧,怎样,我很聪明吧?”

  “呃……”这作法的确是值得讚许,但不知怎么搞的,亚修就是不想开口承认,于是拿出星星之石,转移话题问道:“这是谁的?”

  “哇,好漂亮。”雪灵一把抢过,兴致盎然的把玩,忘记了继续追问她聪明与否,这证实了两件事,首先星星之石并非她所有,再来就是她的脑袋果然只能专注在一件事上。

  “是我的,出门在外总是会有危险,尤其是这种人迹罕至的山林,魔物和野兽的威胁更是不能不防,所以我身上都带有数十颗星星之石,以防万一。”

  “哇,这叫星星之石啊?果然很漂亮。”

  “咦,你不晓得星星之石吗?”亚修大感讶异。

  “当然不晓得,不过刚刚有看到芍药用,一丢中那些魔物就整个炸开来,实在很好玩。副教主,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吧!”

  “其实真要讲,星星之石的学问可大了,运用巧妙还可以当成魔法陷阱,不过那是高段的用法,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将它握在手中施展魔法,将魔法封入石中,要用的时候掷出就行了。”

  “真的吗?那我可不可以试试看?”雪灵一脸兴奋。

  亚修本想说不可以,芍药却先开口:“可以啊,你就试着把魔法封入石中吧,省掉我日后找魔法师做这件事。”

  “太棒了!”雪灵的表情只能以狂喜来形容。

  “不太好吧?”

  亚修有点不安,想劝芍药多考虑时,却发现她说完话便悄悄后退了十多步,心中大叫不妙的同时,雪灵已将魔力灌入星星之石中。

  突然,星星之石放出强烈的光芒,照得人眼睛刺痛,雪灵似乎吓傻了,就那样待在原地动弹不得,亚修见状瞇着眼,伸手要将星星之石拍掉,不过触及的同时,星星之石响起了清脆的龟裂声,光芒急速爆开,而中央有一点更耀眼的亮芒却直冲上天,在空中停留许久许久才消失,可以想见如果是在晚上发生,那停留的亮芒将和夜空的星辰无异。

  这光芒美则美矣,却是拥有星星之石的人最不愿意见到的景象。

  亚修和雪灵看呆了,芍药这时踱步到两人身后,好整以暇的说道:“你们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吗?”

  “知道。”亚修答道:“星星之石封存魔力的多寡会随着使用次数而降低,当无法再使用时它便会自动碎裂,并释放出”星芒“。而刚刚是第二个原因,加诸在星星之石上的魔力超越它所能承受的范围时,同样会消失。”

  芍药讚道:“说得好,你果然很有概念,由于每颗星星之石的精纯度不一,所能承载的魔力也有所差别,只有经验老到的魔法师才能一眼判断,进而使其发挥最大威力,不过就算是一般魔法师,只要稍加练习也可以发挥其六、七成的威力,所以你们应该也没问题。 ”

  亚修和雪灵听得满脸糊涂,而后芍药从腰带中掏出六颗红色的星星之石交到亚修手上,说道:“你们的魔法虽然高明,但我认为这种不会耗费魔力的道具对你们应该有帮助才对,请收下吧,这是我的心意,你们可以拿其中一颗练习,就算失败也只会像刚刚那样,不至发生危险。 ”

  雪灵一把抢过三颗,端详后问道:“怪了,怎么是红色的?”

  “这代表它里头封存的是火系魔法,星星之石的颜色会因封存的魔法而改变。”

  “这样啊,不过还是原本的样子比较好看。”

  亚修这时对芍药的个性感到怀疑,刚才的事她明明可以先告知,虽星星之石破裂并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如此一来岂不让人多受惊吓?

  亚修彷彿在她身上见到了爱提娜的影子,她们对于捉弄人这件事一样不吝成本,且出招必中,少有失误,只是手段过程和事后的反应有所差别。

  两人间互有高下,但能确定的是,有人在她们身边,日子一定不会无聊,当然,这里所指的不会无聊是她们,而不是被整的人。

  想归想,亚修毕竟被爱提娜“调教”过,对这样的小手段也不以为意,点头道谢:“谢谢你这么昂贵的礼物。”

  但他突然想到,精于察言观色的芍药会不会发现他的忍耐力高人一等,所以出招就更加狠毒呢?摇摇头,亚修把这想法抛诸脑后,毕竟这是建立在芍药是故意整他的事实上,如果看错,岂不伤人?

  芍药好似没有发现亚修的异样,淡淡问道:“不用客气。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我想先听听你的计画。”

  “一样,依照原路线前进。”

  “这样啊!”亚修真的很佩服芍药,一般人如果被双头魔狼追逐过,至少也需要一段时间平息内心的惊恐,但她却是夷然不惧。

  “你似乎有其他想法?”

  “嗯……该怎么说呢?”亚修指着位在西边,让他感到有些不对劲的山峰说道:“那个地方我觉得怪怪的,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我打算去查探看看。”

  芍药举起手贴在眉上,凝视亚修所指的山峰,思索良久后说道: “我实在看不出它哪里有问题,毕竟和四周相比起来,这山反而更加翠绿。 ”

  “我知道,不过我还是打算去看一看,至于你……”亚修提高音量叫道:“教主,芍药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雪灵头也不抬,兴致勃勃的研究着星星之石,随口答道:“放心交给我,你就安心的去吧!”

  亚修为之气结,不过也明白多费唇舌无用,雪灵恐怕不晓得什么叫做触霉头。

  “那我先走了。”

  “自己要小心。”

  施展翔天之翼,亚修高速疾飞,而芍药也没有马上赶路,反而蹙起秀眉,陷入深思。这是她的习惯,如遇上难题而迟迟没有进展之时,则将所持有的一切重头思考过,以检视有无遗漏或错误。

  不过,芍药已再三检讨多次,对三色奇花还是无法理出确切的头绪,因为她的资料实在太少。

  “芍药,你在想什么?”

  “我?我在想三色奇花的下落,毕竟这样乱找,成功的机率实在太小太小。”

  “这样啊?那我也来帮你想想好了。”雪灵收起星星之石,表情认真。

  “那就……谢谢了。”芍药并不期待从雪灵口中听到什么意见,毕竟连亚修都没有头绪,又怎能奢望这孩子呢?

  芍药刚想开口时,雪灵突然说道:“对了,有件事我想先问你,虽然很好笑,但你不可以笑喔!”

  “放心吧,我不会笑你的,是什么事?”

  “就是鸟儿啊……”

  听着听着,芍药脸色骤变,因为雪灵的问题在无意中透露了三色奇花的可能所在!

  亚修身在空中,转眼即到目的地。仔细端详底下这座山,远看还不觉得,近看才赫然发现此山实在极为丰富,结实纍纍的苹果树一字排开,环绕在山脚下,间中更有各色花草,风景多采多姿,只是有些奇怪的是山脚外围却是一大片黄土围绕,且看来松软,隔了一段距离后才见绿地。

  “太好了!”

  亚修一声欢呼,只觉得肚子饿得发慌,什么怀疑都一扫而空,毕竟有三色奇花的地方怎可能如此生机蓬勃呢?于是他缓缓降至果树顶,开怀的摘了好几粒苹果塞入怀中,心想今天的午餐有着落了。

  “呜呜”的狼嚎吸引了亚修的注意,往下一看,发现先前逃窜的双头魔狼竟来到此处,数十只都背脊拱起,充满敌意,却对身在半空中的他无计可施。

  亚修冷哼一声,眼中精光乍现,手中出现火光,正想免除后患时心中一震,暗忖自己的想法已经开始偏向极端,虽这是避免威胁最好的作法,但又何苦在心中多添一道杀意呢?

  亚修决定放手,但也设定底线,如果魔狼还是不死心的打算攻击,他将不再手下留情。

  突然,亚修发现地面的空气出现了朦胧异状,而双头魔狼的嚎叫也瞬间停止,几乎同时倒下。警觉有所不对的他使出全力,整个人高速往外飞,不过却已来不及,他的鼻中嗅到一股香甜好闻的气味,虽明知有问题,但还是忍不住多吸一口,同时觉得眼前一黑,自空中栽下。

  心中大叫我命休矣时,他及时被抱住,同时口中被人塞入一粒药丸。

  药丸入口的同时,一股从未有过的苦味从舌尖蔓延全身,让亚修的五官刹那间纠结在一起,五脏都为之翻腾滚动,连眼泪都不自觉流下。

  才刚被放下地面,亚修就“哇”的一声张口大吐特吐,当胃里的食物吐光时,还是忍不住阵阵乾呕,好不容易停止,双眼还是被泪水浸得模糊无比。

  “你还好吧?”

  耳边响起关心的询问,亚修听得出是雪灵的声音,当下说道: “好……喔!”

  才刚说一个字,亚修只觉得五脏六腑又一阵搅动,无法自抑的又是一阵乾呕,不过口中的苦味也慢慢散出。

  “奇怪,你到底是怎么了?”雪灵惑然问道。

  “他中毒了。”

  听到芍药的声音时,亚修觉得放心许多。

  “什么!”雪灵一声尖叫,继而大力摇着亚修的身体,泪眼汪汪说道:“副教主,你不能死,你绝对不能死啊,拜託你要活下去啊!”

  亚修觉得心中暖洋洋的,不管平时雪灵多胡闹,但终究患难见真情,只是事实或许不是那么一回事。

  “你要是死了,我的债务该怎么办?”

  当下,亚修的感动不晓得是要继续还是要收起。

  “放心吧,他不会有问题的,就让他先休息一下,你就照我刚刚说的话去做吧!”

  “好,副教主,你要好好的休息喔!你一定要好起来,知道吗?

  我先去办事了。”

  情深切切的关怀再也无法让亚修感动,因为他明白雪灵纯粹是为了债务作考量。

  芍药又拿出一粒解毒丹说道:“为了安全起见,你再多服一粒吧!”

  亚修的身躯抖动了一下,事关性命大事,但他还会犹豫,可见那解毒丹之苦实已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不过他终究还是含在口中,但随即发现这苦味淡了许多,他猛然发现这解毒丹或许本无味道,之所以有苦味该是和体内的毒素起了反应,这样看来,他算是安全了。

  “我不清楚你现在的感觉如何,总之你先好好休息。”发现亚修神色焦虑,芍药笑道:“放心吧,我们不会莽撞行事,事实上也是透过雪灵的疑问,我才发现这座山有问题,进而及时赶到,救你一命。”

  “雪灵?”亚修勉强开口,虽还有呕吐感,但已经舒服许多,可见解毒丹效果非凡。

  “她问这山脉里的鸟儿是不是有的耳聋。”

  “什么?”

  “她说她发现到我以星星之石攻击魔物时,鸟儿都受惊飞起,而且一波接着一波往外扩散,但有一座山峰的周遭却毫无动静。 ”

  亚修浑身剧震,明白了一切,他当时在空中也觉得哪里有问题,现在一被提醒才恍然大悟,那就是万鸟群飞时,这山峰及其附近毫无反应,一片死寂。

  这是说得通的,如果三色奇花的剧毒会毒死猎物,那邻近周围该无飞鸟敢栖息才算合理。

  “你似乎想到了,不过目前仍无法推断此地有三色奇花,只能确定这毒并不会对植物造成影响,否则四周该是一片荒凉,而这山之所以如此翠绿丰富,该是没有鸟兽觅食的缘故。”

  亚修点头表示同意,然后挣扎站起,虽身体还有强烈的不适感,但活动已经没有问题,当下表达强烈的谢意,并讚叹道:“医圣之名果然不简单,竟能轻易化掉我体内的毒素。”

  芍药淡淡一笑,说道:“世上毒药种类千万种,影响人体的方式也不相同,但有两点是一致的,首先剂量要足,所谓的剧毒,就在于致人于死只要一丁点就够,就算是天下奇毒,只要份量不足,它仍旧无法杀人,当然,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在所难免。”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我刚刚并没有吸进足以让我立刻致命的份量?”

  “没错,你的反应相当快,且不管是什么毒,一旦进入体内,还是需要时间发挥作用,只是有快慢之分,假使能在作用之前警觉,则可较轻易排除。如果是被咬,那就挤出毒血;如果是从口吃入,那就迅速呕出。至于吸入就比较麻烦,而家父的解毒丹则可保护五脏六腑不被伤害,进而迫出毒素。不过你吸入的毒气实在可怕,竟然能让你连服药的时间都没有。你可以告诉我大概吸入多少,或是有什么异常吗?”

  亚修略一思考后说道:“原本只是一小口而已,不过我随即发现不对,但纵使这样,我还是无法控制的再吸一口,因为那味道实在是太好闻了。”

  芍药脸色微变,肃容说道:“最可怕的毒不是让人感到异常,而是一无所觉,至于会使人觉得好闻的更是少之又少,也许这里真有三色奇花。”

  亚修大受激励,问道:“那么,我们该从何处着手?”

  “简单,先判断毒气的范围。”

  “能办到吗?这毒根本看不见……啊,难道说你要冒险去确认?”

  “当然不是,你看。”

  顺着芍药的手看去,只见眼前烟雾滚滚,翻腾片刻后,烟雾竟悬浮在半空中。

  雪灵站在上风处,手拿发烟筒,张大嘴,一副惊讶的模样,显然她也不晓得会发生这种情形。

  烟雾自她手上的发烟筒中不断冒出,翻腾前涌一段距离后,便碰上一堵无形之墙,无处可去后开始往上攀爬,当到达树梢高度时彷彿到了无形之墙的顶点,烟雾接着继续往前移动。

  在烟雾的帮助下,山峰底下分成两个世界,一个烟雾瀰漫,但另一个却是如平常不变,更有双头魔狼的屍体在其中,如此一比较,让人倍感诡异。

  亚修惊讶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很简单,烟雾无法融入凝聚的毒气内,因此往四周扩散,刚好让我们清楚得知其范围大小,如此一来,就不必以身试险。 ”

  “难怪你之前说会有很特别的情况产生,这的确是很特别,没想到无色的毒气可以这样辨识,实在是太惊人了。”

  “这没什么好惊讶,家父也是从别处得到灵感进而制造出发烟筒。

  世上到处都充斥着宝贵的经验与智慧,如果遗漏实在可惜,家父之所以专心着书,也是希望能将毕生所见之种种知识留下,使其对后人有所助益。”

  亚修听得肃然起敬,说道:“请容我向您父亲致敬。”

  芍药浅浅一笑,说道:“客套话就别提了,还是先想想眼前要如何处理吧!咦,你有没有发现四周虽有风在吹拂,但毒气仍旧凝聚不动。”

  亚修定睛一看,果然如此,纳闷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话才刚说完,只看到双头魔狼的屍体好像被什么东西拉住,无预警的往下沈,转眼消失。同时,凝聚不散的毒气就那样被吸入地面,烟雾也随之降下漂浮在地面上。泥土一阵翻滚后,一切都恢复正常,看不出曾有双头魔狼在这里遭遇毒气死亡,而被拖往地下的踪迹。

  “地下有问题。”

  三人同声开口,只是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