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前因后缘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10301 2004.10.22 13:52

    “哈哈哈……”出乎两人意料之外,法里恩先是一阵长笑,继而挽起安琪莉娜,心情愉悦的说道:“不要说一年半载,也不要说一生一世,如果你们想要而又没有其他因素干扰,要永远待在这里也没有问题。”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样满头雾水,法里恩的转变会不会太大了些?

  “你们会觉得奇怪也不难理解,只是其中缘由真要说清楚明白得要花不少时间,而且得从这世界创始之初一直讲到三千年前神魔之战的结束和开始,你们想听吗?其实这些事也是到了该告诉你们的时候了。”

  两人先是一楞,都没料到这件事牵连如此之广,但也连连点头,为即将能听到的秘密而心跳加快。

  “那么,先这样做……”

  法里恩双手一挥,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顿时觉得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包覆住,同时身旁的花草枝叶不再摇摆,而是整个静止,仿佛时间停止流动一般。

  不过她们高超的眼力随即发现不对,花草并不是完全静止,而是以肉眼极难辨识的速度在缓缓摇动,不是外在的时间被更改,是她们所处之地的时间流逝速度变慢了数百倍甚至数千倍。

  两人终于见识到法里恩力量的可怕之处,如能像他这样掌控时间,那还有谁是他击败不了的?可是雨却说法里恩仍及不上她,雨到底是什么人?

  “无须惊讶,我、曼雷达还有雨,都能改变时间的流速,甚至还能将它倒转,只是有其限制。在告诉你们一切的因缘之前要先问一句话,你们晓得‘创世之歌’吗?”

  “创世之歌啊……”安琪莉娜略一思索,开口回答:“记得并不是那么清楚,不过大意好像是宇宙本为一片混沌之海,是星星的诞生与毁灭之地,然后从海中飘起一朵太初之云,云的一面接受光明之力而诞生了神界,再来……”

  “给我等一下!”黛丝笛儿截断她插嘴说道:“你前半段是没错啦!不过应该是继承了黑暗与破灭之力的魔界先出现才对。”

  “你在说什么?创世之歌中明明是说我们神界……等等,你们也有这一首歌谣吗?”

  “咦?”被提醒的黛丝笛儿一愣,自语说道:“对喔,我们怎么会有跟你们一样的东西?”

  然后,两人将视线移往法里恩,他淡淡一笑,说道:“其实在人界也有这样一首歌谣,不过却是说先有人界。严格来讲,这或许会比较接近真实,因为当初我一睁开眼的时候,雨早已出现在世上,因此我断定她是这世上最早的‘初始之神’。”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没有插嘴,只是静静的聆听着,但越听脸色却越变越古怪。

  “由混沌之海中出现的太初之云,其太初之力分化成三股力量由三人拥有,我的力量是光之力,而曼雷达所拥有的即为闇之力,而雨继承的却是超越我二人中任何一人,千变万化,令人难以捉摸的‘天之力’。我们三人即是创世者,分别依照自我的个性、喜好,创造出运行法则并不相同的神、魔、人三界,这就是生命和世界的起源,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安琪莉娜确实是听明白了,但呆然表情下的心湖却是掀起滔天巨浪,完全静不下来,身旁的黛丝笛儿也好不到哪里去,张口结舌,连个声音都发不出来。因为她们没有想到,听到的竟是神魔人三界的诞生过程。

  眼看两人还没有恢复,法里恩一笑,说道:“如果这些话就让你们变成这样,那之后的故事要怎么说呢?我们不妨到此结束。”

  “不,请继续!”两人吓了一跳,这种亲耳听闻世界起源的秘辛可能就这么一次,怎样都不能放过。

  “讲完起源之后便要说过程,但开始之时要先让你们知道,我们三位创世者是永恒且绝对的存在,虽然彼此力量有强弱之分,但却永远不会死亡亦不会消失,可惜的是,我和曼雷达单独一人都无法胜过雨,原本这并没什么,但之后却变得相当重要。”

  两人心中再次一震,虽然已经知道这个事实,但此刻听到法里恩亲口说出来,还是很难接受。

  “不过相对的,雨也奈何不了我们。接下来,就该说说神魔之战之所以发生和结束的原因了。”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尽全力压下心中激荡的情绪,专注精神聆听这神魔两界最大的未解之密。

  “战争发生的原因虽然该是雨在背后搞鬼,但严格说来,我和曼雷达也该负上大半的责任。只是如果没有这件事,我们也不会遇上朵丽芬,更不会有日后的结盟,神魔两界将不可能因此而改变,当然你们今日也无法悠悠哉哉的在这里当人家的仆人,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恨雨还是该谢她。”

  语毕,法里恩又陷入沈思之中,并没有接下去解释。

  安琪莉娜自认不是心急的人,但此刻仍无法自制的开口催促:“父王,可以请您讲快一点吗?”

  而黛丝笛儿脸上急躁的模样,表示出如果眼前的人不是法里恩的话,她早就掐着他的脖子要他快点把一切都说出来。

  法里恩笑道:“好,我就快点。战争发生的原因,你们都该知道。当时的三界虽然不互相干涉彼此的生活,但其实偶尔还是有所来往,但突然之间,神魔两界的人却纷纷在人界遇害,而当时的情况都是把矛头指向对方,因此敌意开始升高,逐渐发生一些零星的小冲突,最后冲突的层次快速扩大,终于演变成全面战争。”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杀害神魔两界之人的就是雨,对吧?”安琪莉娜略一思索,即想到雨在背后搞鬼这句话的意思。

  “不愧是我的女儿,事情应该是如此。战后我曾和曼雷达同时追查战争开始的源头,甚至不惜让时间倒流,但还是无法断定事情的真正起因,而能同时逃过光之力和闇之力搜索的,就只有雨所拥有的天之力了。”

  顿了顿,他又续道:“而我和曼雷达之所以要负上责任,是因为争端开始之初,我们并没有阻止的意愿,反而是想要试试自己所创造的世界和种族哪一个能占得上风。唉,这是因为创造神界的过程虽然万分艰辛,但一旦完成后日常生活就变得太过平静而想要追求刺激所致。我们的一念之差,结果造成了庞大的伤亡。”

  “父王,请不要再为过去的事自责了。”

  对于安琪莉娜的安慰,法里恩点了点头,露出笑容。

  “我在想,”黛丝笛儿插嘴说道:“雨会不会如同你们一般感到平淡,为了想要来点变化,而故意挑起神魔两界的战争呢?唔,如果是的话,那她可就太无情了,居然把自己一手创造的人界给推入战火之中。”

  法里恩赞赏的点头说道:“不愧是笛儿,思绪果然不凡,不过据我和曼雷达判断,她的野心应该不只是这样而已,而是想成为‘唯一的存在’。”

  “唯一的存在……”安琪莉娜美目一转,惊呼:“她是想杀了你们吗?”

  “确实是如此,因为在我和曼雷达激战之时,都有隐约感应到她的存在,至于她想干什么,那就不可言喻了。但她所料未及的是,我们二人在一次最激烈的战斗之时,才真正明白到创世者是永恒不灭的存在,即使是雨也无法击杀我们而成为唯一,她能做的,顶多是将我们其中一人困住,但这样她也等于失去自由。而她最大的失算就在于那次战斗后,我们被一个人类女子所救,也同时达成协议要谋求和平并决定联手对付雨,不让她有各个击破的机会。”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同时明白那个女子是谁──朵丽芬!同时也觉得不可思议,这情景和自己遇上亚修,简直如出一辙。

  “的确如你们所想,救了我们的人是朵丽芬,当时的人类因为受到神魔之战的波及而快要完全灭绝,剩余不多的人不是躲到地底下就是高山之上的山洞里自成一族,冀望能避过战火,而当时的朵丽芬就刚好居住在我们战斗附近的一个山洞中,并在最激烈的那一刻出现,让我和曼雷达彼此中招,受到重伤而被她所救。”

  两人再次发出惊呼,事情的发展到现在,根本是一模一样。

  法里恩有些兴奋的接着说道:“不过其实我们的伤不到半天就好了,但不晓得怎么搞的,就是不愿意离开,硬是在她身边多待了十三天。这十三天是我这一生中最能感受到生命喜悦的时光,如果有可能,我愿意放弃所有再重温当时的一切。”

  安琪莉娜感到心中作痛,听着自己的父亲以如此高兴的语调形容其他的女人,做女儿当要如何自处?

  相反的,黛丝笛儿就没有这个问题,兴致勃勃的问道:“那个朵丽芬就是菈蒂妮吧?啊!菈蒂妮就是刚刚出现在窗口的那个人。”

  “菈蒂妮、菈蒂妮、菈蒂妮……好名字。”法里恩一连复诵了好几次,神情满足的点了点头。

  “果然没错。说真的,她实在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尤其是喜欢说教喜欢得让人受不了,而且啊……”

  黛丝笛儿把在市集购买食物结果被她训得落花流水的丢人事一股脑的说了出来,让法里恩放声大笑,心情大快。而在听到菈蒂妮六岁捡到被抛弃的亚修居然下定决心要当他的妈妈时,法里恩更是流露出难以自制的喜色──这也就是说,这一世的菈蒂妮还未嫁给任何人。

  法里恩心头又浮起疑问,既然如此,那亚修又为何会拥有他和曼雷达的祝福呢?略一思索他就想通了,那想必是亚修和菈蒂妮虽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但母子间心灵契合时,那份祝福便由她的身上自然而然的传给亚修,由于没有任何外力的介入,所以他和曼雷达都感觉不到异样。

  法里恩有些怀念的说道:“即使历经转世,但那样独特的灵魂依旧不变,她从不因任何事而惊讶,在知晓我和曼雷达的身分之后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我明白了’,而没有其他表示。至于说教,我和你父亲可是心有余悸,她一旦发起怒来,可以对人唸上一天一夜,我和曼雷达并没有害怕的人,但她却是唯一的一个。她如果肯稍微安静一些就更完美了,不过,这样的她就不是她了,而且我们也学了不少从未想过的观念。”

  黛丝笛儿颇有同感的点着头,同时心想自己还满幸运的,只被唸了一小段,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毕竟亚修这个儿子的说教就让人受不了了,他的母亲铁定更可怕百倍以上。

  法里恩似乎还想再说更多朵丽芬的事,一旁的安琪莉娜口气有些苦涩的开口说道:“父王,可以请您将这一段略过吗?否则母后该如何自处呢?”

  法里恩一震,歉然说道:“对不起,为父忽略了你的感受,你母亲是个完美的女子,亦是我深爱的人。但我必须坦言,在人界的十三天,是我最刻骨铭心的记忆,而我对你母亲的爱并没有丝毫减少,希望你能谅解。”

  “女儿知道,那请继续说下去吧!”

  “好,总而言之,神魔之战之所以结束,就是朵丽芬这个奇特的人类女子一手促成。其实一开始我们都觉得很难罢手,因为伤亡太过惨重,仇恨亦深似海、高如山,只有一方死绝才有可能化解,结果却被她一句‘有战死的勇气,却没有谈和的胆量’给说得哑口无言。顺带一提,在说出这句话之前,我们已经正襟危坐听了她两天一夜的长篇大论,坦白说,为父这辈子从来没有那么痛苦过。”

  安琪莉娜不由得笑了出来,同时心中感到温暖,法里恩确实把她当成宝贝一样仔细呵护,否则也不会抖露自我的丑事来博取她的欢心。

  “那么,现在你们已经明白神魔之战发生的原因在于雨想成为唯一的存在而行使的奸计,而结束的原因是我们二人受到朵丽芬这个人类女子的影响所致了吗?”

  “完全明白。”两人同声应合,默契之佳让法里恩大感有趣,不过当事人显然没有发觉。

  “不过事情并未到此结束,首先我和曼雷达因为怕雨对朵丽芬展开报复,因此联手对她施予一个‘祝福之术’,可给予她逢凶化吉的能力,而最重要的是,一旦雨对朵丽芬出手而让这祝福之力有所扰动,那我们二人将可感受到,而那也是把雨永远困在封灵空间之时。”

  安琪莉娜二人终于明白为何会在亚修和菈蒂妮的身上同时感到莫名的亲切和惧意的原因,因为他们身上都有法里恩和曼雷达以自身力量施加的祝福之力,刚好让她们感到自己父亲的存在。

  不过解了一个疑问后又多了一个,封灵空间不是她们在人界战斗时为了避免波及到周遭环境而同时施展出的一个大范围魔法屏障吗?

  法里恩笑道:“我明白你们心中的疑问,但这要从雨对人界的掌控谈起。其实当雨将人界的运转法则和散落其上的生命创造完成后,便袖手不理,只在极少数的情形下才出手干预,因此她可说是任凭人界自由发展,而这和我以及曼雷达对神魔两界的态度不同,我们是完全的将其牢牢掌握在手中,让它依我们的意愿而成长。”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大感讶异,事情真是这样子吗?

  看破两人心中所想的法里恩解释道:“事情的确是这个样子,雨的作法虽然让人心丑陋的一面不断充斥在世上,但同时也孕育出了令人难以想像的美丽灵魂,朵丽芬就是一例。我和曼雷达同时受到感动,所以自那时起就完全放开对神魔两界的掌控,任凭其自由发展而不再插手干预,由于你们两人出生的时间是在神魔之战前不久,所以并不晓得其中的转变,而你们之所以能在这三千年中不时来到人界比试,其实也是我们特意放任的结果,想看看不受约束的你们能创造出什么样的新事物,而你们也不负所望,创造出了封灵空间,成为了我们对付雨的方法。”

  “等、等一下,父王,封灵空间要如何用来对付雨呢?那只是个毫无杀伤力可言的魔法屏障啊!”

  “我何时说过要杀死雨?这件事合我和曼雷达二人之力也办不到,之前我们其实为了要如何制住她而伤透脑筋,但封灵空间给我们一个极大的启示,当和雨决裂的那一刻到来,我和曼雷达会将光闇之力交织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雨困住,让她无法脱身。”

  “真的假的?光闇之力可以相互融合?您不是在骗我吧……唔,好痛。”

  “不准说我父王骗人。”

  安琪莉娜毫不留情的狠狠一肘打得黛丝笛儿龇牙咧嘴,想发作又不敢。

  “不是融合,而是交织,这是不同的东西,事实上我和曼雷达曾经想过,如果能够融合光、闇、天三种力量的话,或许可以返生成太初之力,也许就能置雨于死地,但那根本是不可能实现的一件事,太初之力永远不可能重现在这世上。”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同时脸色剧变,她们终于明白雨为何如此执着于亚修了,因为亚修他身上那股莫名的力量正是太初之力!

  而且它既可用来消灭雨,亦能用来除掉法里恩和曼雷达,让雨成为永恒且唯一的存在!

  发觉两人神色有异,法里恩惑然问道:“你们是怎么了?脸色为何如此难看?”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对望了一眼,彼此都可看见对方眼中的挣扎与惶恐,这件事要不要让法里恩知道?

  让他知道,法里恩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杀了亚修并且召来曼雷达和雨开始决战,因为这表示她仍未放弃置两人于死地的念头,但后果呢?最严重的情况是世界回归虚无。

  另一个选择就是法里恩不会对亚修出手,而是调转枪头,用他来让雨自食恶果,但问题在于亚修的太初之力显然还未强大到能让创世者消失,否则雨必定早就出手。但如果在这段等待的时间内被雨发现法里恩的意图呢?两人认为她绝对能办到,如此一来结果还是一样,这个世界大有可能完全毁灭。

  两个人的思绪不约而同的找出各种理由来当作为亚修辩护的说词,然而这并不表示她们把亚修看得比自己父亲的安危还重要,而是认清现在轻举妄动所带来的可怕后果。

  三界的未来是毁灭或是继续向前走,完全系于两人的判断是否正确。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虽然没有开口,但眼神的交流实则胜过千言万语,最后一致同意要保守秘密,只是现在的问题在于要如何瞒过法里恩呢?他可不是一个三言两语就可随随便便含混而过的人。

  黛丝笛儿抬起头,一脸惊讶,还带些忿忿不平的神情说道:“您的话让我想起一个可能,就是……我身体内的光之力日后是不是也有可能被我所用呢?”

  人急智转,黛丝笛儿提出了一个符合她刚刚的表情和个性的问题。

  法里恩显然真被瞒过了,点头说道:“这件事原本不想告诉你们,而要让你们自行发觉,因为那样子的收获会比较大,但既然你问我就回答,的确是如此没错,时间一久,你和安琪莉娜都可自由操纵‘光闇双力’,不过这过程可是痛苦异常,但也只有我和曼雷达的血亲才能拥有。”

  “那么,女儿日后是否也可以在对付雨一事上略尽棉薄之力呢?”安琪莉娜终于成功的把亚修身怀太初之力的事给藏在心底最深处,并且完全不去碰触到它。

  法里恩凝视两人片刻后说道:“不要将心思花费在这种事之上,我们和雨之间的战斗不是任何人所能介入,不过你们刚刚的表现正是你们被挑选为神魔两界领导人的最重要原因。”

  “父王,这就是女儿想不透的地方,既然有制服雨的方法,而您也是永远不灭的存在,那为何要将神界交由我呢?女儿……能力不足啊!”

  “唉呦,见鬼啦!第一次看你这么老实,太阳不会要从西边出来吧?”

  这次轮到安琪莉娜想发作又不敢,狠狠的瞪了黛丝笛儿一眼。

  法里恩笑道:“在你们的身旁实在一点都不寂寞,不过有些事需要详细解说。首先,对神界或魔界的其他人而言,光闇之力对对方都是有如毒药般的存在,碰都不能碰,但对你们而言,所拥有的是最纯粹的光闇之力,也就是由太初之力转化而成的力量,系出同源,因此可以相互接受。而它有相斥以及相吸的特性,我们的封灵空间即是要让它因相吸的特性而紧密结合不留空隙,然后以相斥之力压制住雨,不过在这之前,要先大幅削弱雨的力量后才有时间造出此阵。”

  见两人连连点头,法里恩继续说道:“只是削弱力量一事谈何容易?如果能一击就中那是最好不过,但纵使如此,人界仍然会受到难以想像的破坏,除非她全无反抗。而更要命的是,万一让她逃至神界或是魔界,她亦可轻易的将其毁灭掉,到那时我们能不能将她擒住已不是重点,因为这个世界将会回到混沌初现,一无所有的原始状态。而假如幸运的能在她未造成重大伤害前就将其困住,那亦需要不断供给极强大的力量才可,因此我和曼雷达两人等于是和她一同失去自由,试问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我要如何治理神界呢?”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面面相觑,她们作梦也没想到,困住雨的代价居然这么高,这不等于是同归于尽吗?

  “父王,您……您……”

  “莉娜,我并不是只为了朵丽芬一人才如此做,而是一旦让雨成为唯一的存在之后,没有人能想得到她会对神界做出什么事。神界由我创造,亦该由我保护,同样的道理,笛儿你也应该要明白。”

  “我明白了。”黛丝笛儿木然回话,知道自己的父亲要牺牲自我来保全魔界,她实在是不能接受,尤其是这样的牺牲可能因亚修一人而有不同的结果,心中实在百感交集。

  “不用那么担心,我毕竟也是正常人,也不会想要和雨同归于尽,但我们仍然必须展现决心,朵丽芬身上的祝福即是指标之一,一旦受到雨的伤害或是干预,就是我们联手对付她的时候,而同样的,你们如果受到伤害,也将成为我们出手的导火线。因此,是否要挑起这场战争的决定权完全在雨,而不在我们。其实可能的话,我也希望她能放弃成为唯一存在的这种愚蠢念头,而从神魔之战结束至今,她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动作,所以那一天也许永远不会到来,你们大可放心。”

  两人完全无法放心,因为亚修的事显示雨并没有放弃的打算,但会不会判断错误──亚修的力量并非太初之力?只是这只有法里恩才能判断真伪,但难就难在不能讬他帮忙啊!

  “不过为了日后之事,仍然要先做好万全准备,你们晓得我和曼雷达要挑选你二人成为后继者的理由吗?”

  “这……女儿不晓得。”

  “我也不知道。”

  “理由有三,一为你们都有足够的能力领导神魔两界。先别急着否认,能力是遇到挑战才会显露出来,我们都相信自己的眼光。二为神魔之战虽然结束,但仇恨并未完全消失,因此我们需要两个不会对双方抱持恨意的人来执掌两界,你们个人间虽然打打闹闹,但会挥军要将对方全族置于死地吗?”

  “当然不会。”两个人再次很有默契的同声回答。

  “很好,而最后的一个原因是……希望你们能够找出彻底消灭雨或是能让她永远不能妄动的方法,好还我们两人的自由之身。毕竟为父和曼雷达如果真有选择,也不会想要陪她到永远。”

  “什么?!”安琪莉娜一时之间不知所措,法里恩居然要她做这件连他自己也做不到的事。

  相反的,黛丝笛儿则是兴致勃勃的说道:“喔,好像很有趣嘛!没关系,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吧!”

  安琪莉娜狠瞪黛丝笛儿一眼,怒道:“交给你?交给你就完蛋了!”

  法里恩微笑的看着两人斗嘴的模样,他要的正是两人这种如水火般不相容,但有时却又合作无间,发出让人从未料想得到的力量的个性。

  他和曼雷达竭尽思虑都无法找到有效对付雨的方法,因此才把希望寄讬在这堪称神魔两界最杰出的二人身上。

  “我虽告诉你们这件事,但也不用太挂在心上,因为和雨决战一事,可能明天就会发生,亦可能永远不会出现,而发生后世界会变成何种模样,谁也不敢断言,但我有必要先将此事告诉你们,让你们心里有所准备。”

  “可是我有一点不懂,既然朵丽芬如此重要,那为什么不把她带回魔界保护呢?处在人界,雨岂不是时时刻刻都有对她动手脚的机会吗?”

  法里恩眼神转冷,看得黛丝笛儿心中发毛后回答道:“这是一个好问题,因为我绝不容许曼雷达这样做,相对的,曼雷达也不会容许我将她带回神界。唉,如果我二人能像你们这样就好了。”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心中剧震,她们明白自己的父亲对朵丽芬的感情已经到了愿意为她止息干戈,但也会为她不顾一切的地步,而两人的合作基础很明显建筑在这之上,这到底是坚如磐石,抑或脆弱不堪呢?

  而法里恩之所以准许她们待在人间,甚至屈居于亚修之下为仆,最简单的一个原因就在于他是朵丽芬的儿子,由此可见朵丽芬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事情谈到这里,你们应该大致了解了。那么笛儿,抱歉,我有些话要跟莉娜独自谈谈。”

  “咦?”

  安琪莉娜才一抬头,就发现黛丝笛儿的嘴唇张到一半似乎要说些什么,动作完全停止,状极可笑。而她第一个想到的念头是要是身上有笔,那就可以在黛丝笛儿的脸上画些有趣的东西,想必会很好玩。

  而且,如果能身处在这样的缓慢时间中练功,是不是可以稳操胜券呢?同时心中一震,明白亚修身上那高强的魔法是从何而来,果然是雨在背后搞鬼,但同时也知道,这又是一件不能对法里恩说出口的话。

  只是她并不知道,除了雨之外,还有一个连曼雷达和法里恩都不知道的露比存在。

  “知道我为何要这样跟你说话吗?”

  “女儿不知道。”

  “那我就很直接的开口了,你喜欢亚修吗?”

  安琪莉娜的脑袋在一瞬间完全空白,呆了一会儿后霞生双颊,细如蚊蚋的说道:“女、女儿不晓得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但……应该没有吧!”

  “嗯,看来你果然对他大有好感,或许这世上真有名叫缘份的东西,我们和朵丽芬的情境竟然在你这一代重演,实在让人啧啧称奇。”

  “请等一下!我不是说没有了吗?”

  “你啊!”法里恩慈爱的揉着安琪莉娜的头发笑着说道:“没有的事会很干脆的说没有,但加上应该两字的时候通常就是有了,你当真以为我不了解你吗?世上没有一个小孩的心事逃得过双亲的眼睛的。”

  “我……我……”

  安琪莉娜的脸更红了,一个女儿家脸皮再厚也禁不起人家谈这种事,更何况还是自己的父亲呢?

  “不要害羞,为父并没有取笑你的意思,只是要你明白一件事,当真爱的羽毛落到你身前时,一定要紧紧的抓牢它,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这是过来人的经验谈。你和我不同,身上没有太多应尽的责任与义务,大可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不过,神人之间的不同身分之别确实会造成不小的麻烦,所以,收下这个。”

  法里恩摊开的掌心上出现了一枚白玉戒指,安琪莉娜一脸疑惑的接过,在手指碰触戒指时脸色一变,因为她感应到戒指中蕴藏着庞大无匹的光之力。

  “这戒指中所含的是最纯粹的光之力,如果有一天你在这里遇上喜欢的人,那就将这枚戒指送给他,里头的力量将会导入他的身体之中,最终让他变成我神界之人,拥有无尽的寿命与力量。”

  “咦?可是……可是亚修他……啊!不,我是说人类!人类禁受得住这样强大的力量吗?”

  对安琪莉娜的失言,法里恩露出促狭的笑容,看得她是螓首低垂,不敢接触他的眼神。

  “这正是天之力的奇特之处,神魔两界中能彼此吸纳或是接受对方力量的人,只有我和曼雷达的血亲,但人类是由雨的天力所创造出,他们可以完全接受光闇之力而不会有丝毫异样,只是仍必须循序渐进,否则会抵受不住而亡,因此戴上这枚戒指,仍必须经过百日的时间才能完全成为我神界中人。”

  “原来如此,女儿明白了。”

  安琪莉娜在回答的同时心想,如果这样能让亚修心向自己一方,那等到他的太初之力成形时,就是雨的大限之日。只要能除掉她,那所有的事都将结束。但问题在于真有这么容易吗?

  安琪莉娜的心跳猛的加快许多,一股得到亚修的念头盘据心头,她再也弄不清这样的感觉是因公还是因私而起。

  “明白就好,但是……”

  法里恩目露异芒,安琪莉娜突然一阵晕眩,同时心中剧震,思量该不会是被他看破自己的心事。

  法里恩突然寒声说道:“在你追寻幸福的道路上会有一个最大的障碍,就让为父先将她铲除吧!”

  安琪莉娜还来不及作声,法里恩的手已化做一道电芒,凌厉的刺往黛丝笛儿的胸口并贯穿而过,鲜红的鲜血在刹那间往外四溅,怵目惊心。

  完全无法反应过来的安琪莉娜在一瞬间张大了口,双眼瞪得老大,发出凄厉的尖叫声:“不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