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巨龙夏蝶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8456 2005.02.28 15:23

    “嗷……呜……”

  刺耳的狼嚎响起,闻之令人寒毛倒竖,先是一声、两声、三声…

  …最后竟然有上百声此起彼落,初时极远,但却越来越接近。

  猫族人全都脸色大变,阿七更是吓得缩在亚修怀里。

  红叶表情茫然,喃喃自语:“怎么会……怎么会……”

  白珍猛的站起,展露身为一族之长的风范,沈声说道:“全部的人听着,这里是我们精心选择的据点,地形对我们有利,只要按照以往的训练应敌就没有问题,快去!”

  在所有的人全都冲出去的时候,白珍对着红叶、阿七、珊和亚修四人说道:“你们待在我身边,我有话跟你们说。 ”

  四人不明就里,只好跟着白珍慢慢步出门外。

  亚修发现外头已是晚上,明月当空,星辰点点,凉风扑面而来,各种虫鸣不绝于耳,这样宁静的夜色该是静心欣赏的最好时刻,无奈血腥的战斗正在上演。

  纵使天际挂的是几近圆满的月亮,但不透光的森林仍显得幽暗,亚修勉强看清屋外是一片极为茂密的森林,树身约一个人合抱,但最特别的地方在于树与树之间靠得极为紧密,缝隙之间只能容纳一人通过,且还不是一棵、两棵如此,而是目力所及一整片都是同样的情形。

  目前所处的屋子还有周遭另外几栋,都是把树木砍倒,地面整平后在上头搭建而成,刚好将外围这些密林当作天然的防线。

  亚修看到猫族以三人为一组隐伏在暗处,手上持有弓箭等武器,而狼嚎声中也不时夹杂几声惨叫,这是中了陷阱所致。

  不过没有人为此放松,因为四周都有狼嚎声传来,显然此地已被包围,而猫族的人数根本无法守护这么广大的一片范围,被突破防线只是早晚的问题。

  亚修并不晓得两族的恩怨,但心却偏向猫族。

  蓦地,一声咆哮在近处响起,震得亚修耳膜生痛,然后一只怪物被卡在两树之间,亚修一眼便从外型看出这是被叫做狼族的人形怪物。

  狼人足足有一个半人高,全身肌肉结实,并长满浓密的褐色毛发,牠的嘴不但大且向前凸出,还长满两排森森利牙,唾液不住滴落,一双碗大的血红双眼闪耀着残暴的光芒,手上巨大的爪子无疑是杀戮的最佳武器。

  被卡在树中的牠愤怒的挣扎扭动,两棵树开始剧烈摇晃,猛的牠举起巨爪抓向树身,不过两、三抓而已,一棵树便整个断裂。

  但猫族岂会没有反击?飕、飕十余连响,牠的身上中了十余枝箭,而且全都集中在头部,让牠的脸几乎成了一团烂肉,不过牠并没有就此倒地,反而狂性大发,毫无目的的四处破坏,可见其生命力之强韧。

  亚修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名猫族的年轻女孩,她双手贴地面,背脊高高弓起,身躯不断扭动,同时喉间发出低沈的嘶吼。渐渐的,她的眼睛变成诡异的青绿色,耳朵也开始变尖,且和身上的肌肤一样,长出一层柔软的细毛,手上的指甲也伸长、弯曲,变成了一只爪子,但比起狼族的巨爪,她的只能算渺小。

  她一声低叫,就像是猫的叫声一般,四肢发力,在这独特的环境里灵活的左窜右奔,轻易的跃到受创狼人的背后,爪子一伸,刺入牠的脑袋,连续四、五下后狼人才晓得转身回击,但已经太迟,牠再也支持不住,砰然倒地。

  猫族女孩没有时间高兴,她的背后出现另一只狼人,一爪就贯入她的身躯,然后就那样高高把她举起,咆哮一阵后把她抛回白珍的脚下,示威举动十足。

  女孩还没落地,鲜血就喷洒了亚修一头一脸,同时她的爪子和耳朵都慢慢恢复原状,眼中流露面对死亡的恐惧。

  危机迫在眉梢,此时狼人已经突破防线,和猫族发生混战。幸运的是猫族特意选择的这种环境极适合娇小的她们行动,块头粗壮的狼人一冲进来几乎都被卡在树间,需要破坏后才能继续前进,让猫族有了可乘之机,灵活的四处伏杀。

  但人数终究相差太多,加上猫族剩下的几乎是没什么战斗经验的小女孩,被全灭只是早晚的问题。

  示威的狼人找到了被打通的小径,一声狼嚎就直扑白珍。白珍不屑的冷哼一声,右手快速的变化成爪状就要反击,这时,两道银芒电射而出,贯入狼人毫无防备的身躯,破体而出后一个反转,再次贯入、穿出,回到主人的手上。

  蝶舞来了!

  然而,在这大势已去的战局中,她的到来毫无作用。

  “你说!”红叶冲上前去,揪住蝶舞的胸口,悲愤说道:“你不是说狼族离我们还有七天的距离吗?怎么现在牠们就到了?可恶,族里其他人因为你的话全部派出去了,你知道吗?”

  红叶的悲愤有其理由,猫族只剩不到两百人,但除去阿七、珊这样的小孩子不算,其余全都是经过好几年追杀而存活的精锐,虽只有一百二、三十人,但只要处在这种独特的地形环境中,哪怕是面对狼族的万人大军也可以守得稳如铁桶。

  无奈收到狼族越过大河界的消息,白珍已将这些人全派去执行伏击的任务,务求造成狼族的伤亡和迟缓牠们的行进,好让这里有多一点的时间安排撤退行动。

  但现在一切都完了,这里无法抵抗狼族的进逼,而派出的猫族可能也已经陷入包围。

  “红叶,住手。”白珍出言制止,情绪不见任何波动,说道: “蝶族不会说谎,一定是狼族用了些我们不晓得的方法才这么快就到这里。 ”

  她顿了顿,抚mo着阿七和珊的脸颊,然后对着红叶说道:“我们已经没救了,所以我要你带着孩子往外逃,能逃多远就逃多远,看能不能让猫族的血脉继续流传下去,这些人,就让我来抵挡。”

  “我不要!”珊二话不说,紧紧抱着白珍,哭成了个泪人儿。

  “我也是。”阿七也是同样的举动。

  “族长,”红叶平静下来,微微一笑说道:“就我们几个分散逃到其他地方又有什么用?当大河界被越过时,岭南之地已经是焰魔的天下,难道要我们苟延残喘,在屈辱下过一辈子吗?”

  “可是阿七和珊都还小……”

  “小又怎样?小就不是猫族的一分子吗?要死就死在一起,让狼族看看我们猫族的气魄!”珊擦乾眼泪,坚定的说着。

  “我赞成。”阿七也跟着附和。

  “你们真的是……”白珍说不出话来,紧紧抱着两人,说道: “好,要死就一起死吧!但蝶舞是客人,我们就为她杀出一条血路!

  再说,不让她被焰魔抓到,就是最好的反抗。”

  “放心吧,我会多杀几个狼族的人帮你们陪葬。”蝶舞对这感人的一幕毫无反应,眼神冷若冰霜,她只在乎死的时间是不是由自己决定。

  这时的亚修抛开恐惧,跪在地上为眼前的女孩全力施展治疗术,心中祈祷能救活她。

  蓦地,空中传来粗暴的大喝:“老婆娘,你们已经没这个机会了,今夜,除了蝶舞之外,所有的人全都要死!”

  白珍抬头一看,怒火充斥眼中,她认出说话的正是狼族的首领,亦是猫族最大的仇人!

  狼族首领的头顶有一只兽人七族里的妖鸟族,巨大的双爪牢牢扣住牠的双肩,一同飞在天空,且不只一只,是成千上百只,密密麻麻的,占满了整个天空。

  狼族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展开出人意料的突击,显然在于妖鸟族的帮助。

  白珍暗叹,这是她最惧怕的一件事,之前狼族、妖鸟族、猿蝠族因为亚人和兽人间的差异,彼此勾心斗角,所以猫族才能苟延残喘至今,一旦牠们合作,岭南之地顿时没有躲藏的地方。

  白珍望了蝶舞一眼,平静说道:“真是抱歉,看来今晚我们要葬身此地了。”

  “无所谓,在那之前就多杀点人吧!”

  亚修突然站起,脸色平静,对着天空朗声问道:“我是一个来自外地的旅人,并非蝶族的人,也跟猫族毫无瓜葛,只是偶然和她们相遇,你可以放我离开吗?如果能,我会感激不尽。 ”

  他尽力救治的猫族女孩已经气绝身亡,倒地时她的内脏已经是一团乱,根本是救无可救。

  尚可安慰的是女孩离去的脸容十分平静、祥和,没有丝毫恐惧,有如熟睡一般。亚修的治疗术虽然无效,但那发自内心的真诚关怀,却伴着女孩走过这最后一段路。

  “喔,人族男人?”狼族首领颇有兴致的打量亚修,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说道:“不行,她们要死,你也要陪她们一块死。”

  “为什么?你们的恩怨我完全不清楚,更没有介入过,只不过是一个无辜的过路倒楣鬼,你只要高抬贵手就可以放我一马,不是吗?”

  白珍和红叶等人虽瞧着亚修,眼中毫无责备之意,同情之中又有无奈,因为他确实是无辜被卷入,没有多赔一条命的必要,但她们也知道狼族首领的答案是什么。

  “你无不无辜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当我将你们的心脏挖出来时,惨叫声越多越好。你就认命吧,毕竟还有不少人陪你上路,哈哈哈。”

  “是吗?”亚修眼中杀气开始涌现,寒声说道:“那么从现在起,你狼族也是我的敌人,我将不再手下留情!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杀掉你们,因为那是我自保的唯一手段!”

  亚修隐忍的杀气猛然爆发,被当作目标的狼族首领立刻感受到,以牠的残暴,也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然而更远处的妖鸟族和狼族却是放声大笑,只把亚修当成一个疯子,因为他居然在必死的绝境下还说出这些废话。

  但对亚修来讲,如果没有经过这样的确认,他无法狠下心肠来对付狼族,纵使牠们的残暴行径就在眼前,而现在,他总算抛开一切。

  当杀意不住增加时,亚修发现原本难以操纵,甚至还会抵抗的元素之力居然变得驯服许多,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可以施展出大约五成左右的魔力,而且还在增加中。

  事实上,安琪莉娜在很久以前就提醒过亚修太善良,所以施展一些攻击性的魔法时会力不从心,当时她是以此来解释亚修魔法毫无长进的原因,她的推断虽错了,但这番话仍有正确的地方。

  举例来说,充满杀意的一剑和畏畏缩缩的一剑,纵使速度、手法、角度一致,但予人的威胁还是大不相同,魔法也是如此,内心的意念是否坚定,会影响精神的专注,当然让魔法的威力有强有弱。

  人界尚且有所分别,更何况是在强者为王,败者为寇,极端尊崇力量的魔界呢?这差异就更明显。

  亚修看着狼族首领,相当确定牠不是自己的对手,但问题在于他的魔法只剩一半威力,加上手伤的影响,没有一击就制服对方的把握。

  亚修正竭尽思虑,要在死亡的绝壁中打通一条生路,而擒贼先擒王就是一条最好的策略,但现在根本办不到。

  亚修突然轻叹一声,因为怀中的月牙笛再次让他失望,冰凉的表面是无法施展“月牙十三曲”的证明。

  他找不出逃生的路。

  狼族首领已从被亚修气势震慑的慌乱中恢复,露出嗜血的笑容,在要发号施令展开大屠杀时,一把好听的声音在空中传开来。

  “是谁阻挡我的路……”

  这声音很轻、很柔,相当悦耳,让人联想到说这话的男子有着斯文的外表以及和气的脸庞,而他正用着诚恳的语气向你开口。

  但不可思议的是这声音却直直钻入每一个人的心坎,然后像涟漪一样慢慢散开,直至四肢百骸,让人说不出的舒服。

  然而很快的,原本感到舒服的地方开始不停的涌出恐惧,而且是极为深沈、黑暗,令人为之战栗的恐惧,它迅速就将人整个淹没。

  密林中,狼族和猫族的血战不知在何时已经停止,每一个人都缩伏在地上,紧抱着头浑身发抖,甚至白珍和蝶舞也是一样。

  只有亚修还能站立,勉强抵抗这惊心动魄的精神攻击。

  天空早已乱成一团,妖鸟族到处乱飞乱撞,并把脚下的狼人放掉,一时之间狼人的嚎叫和妖鸟的狂鸣交织出死亡的前奏曲。

  “扰我游兴之人──死!”

  亚修看到一片巨大的黑影横扫过天空,像是浪涛起伏一样,就这么一刹那的时间,天空恢复原本的清澈,扰乱星辰和明月的小黑点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亚修无法相信,每一个黑点代表的都是一个可怕的敌人,但现在就那样轻松的被清个精光,出手的究竟是谁?

  月光之下,那人的身影慢慢清晰,那并不是人,而是一条龙,还是一条超乎常理的巨大黑龙,但那样硕大的身躯,却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

  牠的双翼横展开来,几乎遮住了整片天空,外表漆黑如墨,但又流动着乌溜的光泽,这近似夜空的颜色没让牠在第一时间就被发觉,双瞳也是同样的颜色,却更加更加的深沈,像是无底深渊。

  亚修看着那双眼,竟昇起了整个灵魂都要被吸入、绞碎、吞噬、毁灭的错觉,不由自主的把头转开。

  这时,他才发现巨龙的背上站了一位衣着极端鲜艳的女子,黑色的龙皮更衬托出她的耀眼,奇怪的事再次发生,纵使相隔极远,亚修却能清楚看见她的容貌。

  在巨龙的气势威压之下,纵使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隔,亚修仍不由得被那如花似玉的绝美容貌给吸引住,她的气质和蝶舞极为相似,脸庞更成熟一些,但却少了许多要命的吸引力。

  她浅浅一笑,身侧突然出现两道闪着银色光芒的圆环,模样和蝶舞的天环如出一辙,不过差别在于她的天环大上近百倍,足足有一个人那么大。

  天环瞬间消失踪影,好像女子又将它收回,但亚修却晓得不是─ ─天环动了!而且速度快至没有留下残影,不过他还勉强能凭着直觉晓得它已经飞入密林中。

  只消失一眨眼的时间,天环已经回到女子身旁,然后再次隐没,速度实在太快,亚修根本不晓得她做了什么。

  亚修的牙齿突然开始打颤,他有如置身在冰天雪地中,因为巨龙的一双眼再次瞪向他,且这次不一样,无形的恐惧开始化做实质的压力挤压着他,让他不得不竭尽全力抗衡这彷彿连大地也为之颤抖的攻势。

  亚修突然醒悟脚下地面的摇晃并非错觉,而是真实发生的事,巨龙光是视线,就有翻天覆地之威。

  他对一龙一女的举动感到疑惑,分不清是敌是友,如果是敌,那为何帮助自己?如果是友,又为何对自己出手?

  耳畔听到蝶舞的小声呻吟,且气息相当微弱,亚修知道巨龙的攻击居然连昏迷的人都受影响,牙关一咬,抛开内心的犹豫,改守为攻。

  亚修右手聚集大量的火元素,然后毫无保留的放出,一粒硕大无匹的火球离手而出,焰尾吞吐不定,张牙舞爪的要将敌人毁灭,其威势,竟比他在人界时全力以赴的同一招还要强劲!

  然而此刻的他,所能施展的魔力只剩四成!

  以四成的魔力居然施展出较人界十成威力还要强大的火球,可见魔界中还是有些他不晓得的秘密。

  可惜火球威力虽强大,却毫无作用,在离巨龙还有百步之遥时就碰到一堵气墙而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半点威胁都没有。

  亚修身躯一震,在火球消失的刹那,他和巨龙之间有了极短的心灵联系,藉由此,他感应到敌人身上那无法想像的可怕力量,在这之前,他明白自己毫无招架之力。

  两人实力差距之大足以让人丧胆,但经过无数淬砺的亚修,精神早已被磨得百折不挠,硬是不让希望之焰在绝望的滂沱大雨中熄灭。

  但他也清楚,一般的招式对巨龙起不了作用。

  “呀啊啊……”

  一声长啸,亚修魔力聚集双脚,本该是在地面移动的神足,竟改变方向朝着天空弹去,有如离弦劲箭,急速射往巨龙的头部,在距离百步之远时,同样被气墙挡住,难再寸进。

  不过亚修早有准备,魔力成锥状聚集在前方,待一接触气墙而引起反应时,并不强硬突破,而是改攻为引,将它导至身旁后高速旋转,迫使身形以更快的速度前进。

  将阻力化助力,绝境让亚修发挥潜能再次做出突破,化阻力为助力,以应付今日难关。

  巨龙和背上的女子完全没料到亚修有此一招,无形的风壁不但没有阻他一阻,反而让他加快速度,结果在毫无防备之下让他来到眼前。

  “”双雷怒“!”

  亚修举起能动的右手,将全部的希望都聚集在这一击,青白色的电光闪耀中,一粒雷电球出现在掌前,猛然一推,雷电球向前飞出,轻易的贯入巨龙的左眼!

  这并非完整的双雷怒,单一的雷电球少掉吸斥拉扯之间的破坏力,但这已经是他所能施展的最强攻击魔法。

  电光闪烁,雷声怒吼,雷电球强大的破坏力遇上巨龙后迸射出狂猛剧烈的暴风。

  亚修身在半空,虽全身脱力但却露出笑容,面对实力超乎想像的强敌,他终究打了漂亮的一战。

  已失去意识的身躯不由自主的受到暴风操弄,最后被猛然下抛,撞破屋顶后摔入屋内不省人事。

  巨龙没有再做追击,牠原本的左眼成了一片空洞,但却没有流血,背上的女子和牠不晓得是什么关系,不仅毫不担心,还颇有兴致的打量亚修倒下的地方。

  “我们回中央之城,有事要向主上报告。”巨龙慢慢开口,这时牠眼睛的伤口上慢慢涌出黑雾,不到片刻,被弄伤的眼睛已经完好如初,这种力量委实可怕。

  “哎呀,这么快就要走了?难得遇上一个能伤你的可爱男孩,不多待会吗?”女子的声音娇嫩甜美,听起来像是个青春少女,但当说到可爱时,却又魅力无穷,有如闺中少妇的细语情话,让人遐想连连。

  巨龙发出低吟,显是有点不悦,却不晓得是为了“伤你”还是 “可爱”这两字而发。

  “哼,想要我吃醋,可没这么容易。不过,你不是说要到红云赏月吗?我看你根本是放不下你的族人,对吧?夏蝶。”

  女子竟然是和黛丝笛儿的武器同名,而且有恩于猫族,更是蝶舞极为尊敬的前人──夏蝶!

  夏蝶亲暱的伏在巨龙的背上,纤手轻轻抚mo着牠,情意绵绵说道:“我的好人,我真的不晓得这里有事发生,想来这里纯粹是心血来潮,或许是这蝶族最后一人的生死存亡牵引了我的心绪吧!”

  “无所谓,既然来了,要不要把焰魔和狼族全都消灭再走?小事一件,费不了多少功夫。”

  “不行,帮这一次已经是破例中的破例,接下来的难关让她自行面对,如果蝶族如此不争气,就此消失又何妨?回去吧,还得向主上报告这男孩身上带了沾有小姐气息的夏蝶碎片呢!”

  “你也发现到了?”

  “当然,不然你怎么会放过挡在你面前的人?”夏蝶噘起了小嘴,撒娇说道:“不要把人家看得那么没有用,你的妻子可是和笛小姐朝夕相对五年,且蒙她提携,弥补了身为亚人的缺陷并赐予佩剑夏蝶之名才有今天的成就,对小姐的种种,我只会比你清楚。”

  “是是是,为夫的不该看不起你就是了。”巨龙双翅一振,开始移动。

  “知道就好,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一个普通人类,身上又带有小姐的物品,想必非常受到信任,而且在手伤未癒、实力未能完全发挥,以及因为我而导致内心有所动摇等诸多不利的情况下都还能击伤你,可见是个极为优秀的男孩,而且又长得那么可爱……嗯,我是不是该考虑换个对象呢?”夏蝶甜甜的说着,她的眼光之锐利委实可怕,但这摆明就是要让人吃醋,如此刻意的举动会成功吗?

  真的成功了,巨龙的身躯突然消失,变化成一个全身黑衣,容貌俊伟,文质彬彬的男子,一把抱住夏蝶,皱着眉头说道:“不要忘了,他和小姐应该大有关系,你要是乱来的话,小心小姐不放过你。”

  “是吗?可是小姐也晓得,魔界之中她只有一样东西没有办法抢到手,只能毁掉,知道是什么吗?就是蝶族想要的男人。再说,主上会很喜欢小姐和她一手调教起来的弟子抢男人,因为这是件有趣的事,对主上来讲,没什么事比有趣要来得重要。”

  男子为之气结,沈默片刻后说道:“好吧,改天我就带你去北极雪原看看九头冰龙长什么样子,这总可以了吧?”

  “当然。”夏蝶反手搂住男子的脖子,献上香吻,把头埋在他的怀中说道:“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那我就听你的话,不跟小姐抢人了。”

  “真是的,你总是这么任性,我是不要紧,但九头冰龙不是你所能应付的,万一受伤怎么办?”

  “不会的,我相信你会保护我。”

  男子露出莫可奈何的表情,接着说道:“不过我还有一件事要你做到。”

  “什么事?”

  “就是以后除了我之外,不准说其他男人可爱。”男子的表情相当认真。

  夏蝶有点啼笑皆非,魔界中绝对不会有人用可爱来形容这个抱住自己的人,用恐怖都还不够贴切呢!

  美目一转,夏蝶露出捉弄的笑容说道:“好啊,我会考虑考虑的。”

  “什么,你刚刚不是已经答应过要听我的话了吗?”

  “答应是答应,但就只有那么一件事啊!”

  “你真可恶……”

  夏蝶和巨龙化身成的男子打情骂俏声不断,先前两人制造的血腥好像是假的一样,他们看似轻松,实则是以流星难及的高速往中央之城前进。

  两人要晋见的主上,就是魔界至高的掌权者,万物生死的裁决之神,因为魔界的一草一木皆出自他手。

  他,就是和法里恩、雨,并列创世者的魔界之王──曼雷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