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治国妙道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409 2004.11.22 14:25

    “这真是……壮观啊!”

  亚修忍不住发出赞叹,纵使来此之前他已经见过不少各具特色的建筑。

  座落在山峦之间的天启神殿是以无上意志,用血汗和劳力一铲一锹建造而成,因此有一种充满人定胜天、征服自然的毅力之美,再加上它独有的宗教气息,更赋予它一种超脱尘世的神圣感。

  而与天启神殿这纯粹表达人力之伟大相对的,正是人迹罕至的妖精森林,它亦是远离人类社会的自然居所。

  对信仰自然的妖精们来说,天地生成的一切就是最美丽的事物,因此他们居住在人类从未想过的树屋之中,享用的食物乃至于日常用品无一不是从自然中得来。

  他们的村庄依山而建、傍水而居,见不到人力多余的干涉与操控,或许没有那种令人为之屏息的磅礴气势,但自开天辟地以来,已流传无数时光而至今仍旧不变,那是一切根本的真实之美。

  但眼前的王宫所表现出来的美丽却不是两者中的任何一种,而且也无法以建筑这么呆板的字眼来形容,只能说那是个集华丽、庄严、威武、高贵、绚烂等名词于一身的伟大所在。

  站在最后一道护城桥凝视整座王宫时,就好像做着一场梦。

  视线尽处是华丽雄伟的建筑,前方并有巨大的石像雕塑做摆饰,且石像外表以大量金银宝石做点缀。设计的人绝对不凡,因为金银上身后的雕塑不但没有俗气之感,反而更添雄伟。

  而足下长宽约莫五百步之遥的大片广场也不简单,它铺上的石板表面平滑如镜、光可鉴人,特别的是它的色泽虽洁白如雪,但雪白的纹理之中又有其他不同颜色的小点夹杂其中,似乎隐含奥妙。

  广场的正中央,有一座以鲤鱼跃出水面,再从鱼儿口中喷出强烈水柱为景的喷水池。水池喷嘴的设计极为巧妙,喷出的水柱高耸入天,然后再往四面八方均匀散开落下,形成一片片的水雾,不管日出、日落,阳光都能照射得到,在一天之中,不管哪个角度都能欣赏到这副美景。

  外围就建造得如此精妙,那内层的宫殿楼房更不用说,必是处处雕梁画栋、富丽堂皇,极尽奢华之能事。

  这是必要的,因为此地所代表的是统治全巴洛雅五国的权力中心,非得要向各国彰显其无与伦比的财富与地位才行,并让邻国不敢升起侵犯之心。

  和平并非等待就会到来,而是要用尽方法守护,这点巴洛雅做得非常成功,长期未遭战乱,人人安居乐业。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注视着亚修,发现他没有露出突然被带至此地的惊讶神情,心想自己的猜测果然不假,他早就发觉伊琴丝在玩的把戏。可是,这种不忍伤害伊琴丝的善良,怕只会被解释成多情,虽则他毫无这个意思。

  伊琴丝随后下车,模样有点紧张,紧紧交握着手,在这世上,能让她有这种表情的,可能只有亚修一人而已。

  “这里是免费的吗?”

  “啊?”

  “我是说,住在这里要不要算饭钱和房钱呢?”

  伊琴丝楞了一下,然后掩嘴噗嗤一笑,说道:“当然是完全免费,你愿意的话……甚至可以让你住上一辈子都不用钱。”

  她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说到后面两句时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整个脸变得一片火红,羞态可掬。

  可惜亚修虽是为了让她放松才故意发问,但在听到“完全免费”四个字时就全身飘飘然,有如迷失在另一个世界里,听不到她接下去的话。

  他在此刻才明白,免费这字眼对他的影响力有多大。

  失神过后,亚修的注意力集中在脚下的地面,还颇有兴致的蹲下观看,并用手触摸。

  伊琴丝解释道:“这是由一种叫做‘彩岩’的特殊巨岩中提炼出来的,其价值之高甚至超过黄金,至于它的特别之处,可以等黄昏时我们再一起来看吗?”

  亚修感到不可思议,脚下的石板居然如此高贵,想必有何种秘密,连忙点头说道:“当然可以。”

  “啊!太好了。”伊琴丝像个小女孩般雀跃欢呼,然后跑到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面前,搂着两人说道:“那么,两位姊姊,黄昏的时候我们也一起来看吧!走,我带你们到‘双月宫’去歇息。”

  “双月宫?”

  黛丝笛儿实在不喜欢这些文诌诌的东西,但似乎王室都很喜欢搞这一套,非得要取个意境深远的名字才行,不过她不能抗议,因为她也有一个名为“红云”的行宫,但现在恐怕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

  难得的,这次居然是安琪莉娜代为解释:“我想,这应该是将‘朋’字拆成两半之意,所以这双月宫理当是用来招待各国使节或是重要人物之用,就等于是客房一般的存在。”

  “哇,莉娜姊姊好厉害喔!居然从名字就知道这么多。”

  黛丝笛儿傻住了,安琪莉娜开口没说出讽刺的话还真让她觉得非常不习惯,一时之间甚至还忘记对伊琴丝只称赞一人而感到不高兴。

  不过,伊琴丝可不晓得自己逃过一劫,话锋一转,又明吹暗捧了黛丝笛儿一番,接着使尽浑身解数,逗得两人是娇笑连连,熄灭了被拐至此的无名火……至少表面是如此。

  三个人的美态让负责守卫,本该站立不动以表威严的卫兵不由自主的把视线投向她们。

  对卫兵来说,除却安琪莉娜和黛斯笛儿的吸引力难以抗拒外,就是未曾见到伊琴丝如此开怀过。

  亚修跟在身后,感到安慰,伊琴丝真的改变了不少,心中不再充满怨恨和怒气。不过他也有点担心,因为怨和怒虽然不再占据她的心,但依稀可感到她深切的寂寞和庞大压力有增无减。

  这是她必须付出的代价,乱之公主的恶名只要一天就可生成,但要洗刷可能需花上一辈子的时间,但只要坚持下去,终有一天会让人对她刮目相看。

  亚修之所以肯暂缓寻找医圣之事,为的也是希望能藉此帮她一把,好善尽朋友之责,但是,这并非伊琴丝想要的东西。

  脚步声在左右响起,亚修身旁多了两个侍卫并肩而行,而且神情紧张,视线有意无意的望向他腰间。

  亚修一呆之后恍然大悟,连忙解下寒星交给两人,笑道:“真是抱歉,这剑就劳驾两位保管了。”

  在谒见王室成员时,身上是不准配戴武器的,而亚修先前之所以还能带着寒星和伊琴丝同车,是因为那名队长晓得他俩的关系,所以才特别通融。

  但问题在于进宫之后,可能会接触到其他王室成员,一旦有人怪罪则非同小可,所以他们才想要收走寒星,但亚修和伊琴丝的关系却又让他们怕得罪这小公主,因此紧跟在亚修身旁不知如何开口。

  伊琴丝松开挽着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臂弯的手,转头说道:“把剑交给我。”

  接过剑,伊琴丝的目光停留在剑鞘上独特的画,脱口赞道:“好美,我从不晓得兵器也能让人有种柔和的感受,而且还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寒意,必是绝世名剑无疑,这把剑叫什么名字呢?”

  “寒星。”

  “寒星?”伊琴丝皱紧秀眉,努力在记忆中思索这名字,良久后涩然说道:“伤脑筋,我完全没听过这名字,这剑对你很重要吗?”

  “当然,因为是非常好的朋友所送的礼物。”

  “那好,这把剑我就先帮你保管,等你要走的时候再还给你。”

  伊琴丝喜孜孜的抱着剑继续领路,在某种意义来说,寒星等于变成了一个被挟持的人质,她不放手,亚修走得了吗?

  亚修岂会晓得伊琴丝心里在打这种鬼主意,当然没有任何表示,看得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是大摇其头。

  双月宫并不是单一宫殿之名,而是王宫西边一块区域的总称,遍布了数百间招迎外宾的小楼。

  由于伊琴丝的生日就在三天后,因此已有不少被邀请来庆贺的贵宾安住于此,宫女更是三五成群来来往往,忙碌非常。一见到伊琴丝芳驾光临,宫女们先是大吃一惊,然后才晓得行礼致敬,可见她亲临此地是多么出人意料的事。伊琴丝不愿引起无谓的骚动,避往一旁。

  亚修看着眼前的双月宫却有些不解,就是这些专供贵客使节居住的小楼,从外表看来居然有的华丽高贵、有的简单朴素,明显有高低之分,数量大抵是一半对一半。

  这实在是极为离谱之事,因为如被分配到简单的住所,岂不代表身分地位矮人一截?就算真要有所差别,也该以高墙隔开两者才是,否则绝对不利巴洛雅在外交上的地位。

  看着宫女来来往往,亚修突然眼睛一亮,终于解开其中的含意,忍不住拍掌赞道:“高招,真是高招,设计此地的绝对不是普通人。”

  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两人同时一愣,搞不清楚亚修在说些什么。

  相反的,伊琴丝却是不敢置信的说道:“你识破双月宫的玄机了吗?”

  亚修脸上浮起自信的笑容,说道:“不敢说识破,但猜测是有的。我想来此拜会的各国使节背后所代表的国力并不相同,有的强大、有的弱小,但自尊却是每一个人都有的东西。试问,当他们被带至此地时,看见眼前的小楼有贵贱之分,心中会有什么感觉呢?”

  觉得一路上自己没说到什么话的黛丝笛儿抢先答道:“当然是觉得你要是敢把我分配到较烂的地方,我就跟你过不去啦!”

  “没错,但如果根本不会有人被分配到较差的房子去呢?”

  “咦?”安琪莉娜定睛一看,果然负责服侍的宫女只穿梭在外表华丽的房舍之间。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对于大国而言,他们会认为这是应得的待遇,而且还会升起比较后的优越感;对于较弱小的国家使节来说,则是感觉受到尊重,当然会有好感,对巴洛雅有利无弊。”

  安琪莉娜也感到佩服,但却是对两个人。一为巧妙运用比较心理,来让所有人觉得受到尊重的设计者;二为亚修居然能在瞬间就看穿其中巧妙,不可谓眼光不精准,但她同时也希望,亚修在其他地方也能有同样的表现。

  “没错,这个地方的用意就是这样,事实上,为了避免有人如你们般看破,我们还会安排假的宾客住进较差的楼中。其实规划此地的人正是巴洛雅的开国先王,他的才智之高,被誉为百年难见,而他所留下的种种治国教诲,也是让巴洛雅国势至今依旧强大的主要原因,可惜就是个性有那么一点奇怪。”伊琴丝面露苦笑,对她这位祖先似乎有些无奈。

  亚修被挑起好奇心,问道:“你说的奇怪是怎么一回事呢?”

  伊琴丝为难之色一闪即逝,可以想见如果发问的人不是亚修,她必定不会回答。

  事实上在这之前已有不少国家派来的特遣使节,曾经想要旁敲侧击巴洛雅之所以强盛的治国之道,奈何此事一直被王室视为最高机密,点滴不露,因此全都无功而返。但他们并不明白,巴洛雅王室之所以对此讳莫如深,并非它需要保密,而是另有原因。

  “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不过你听完后绝对绝对不能笑喔!”伊琴丝此话,正是其他国家无功而返的唯一关键──怕说出来折损巴洛雅的威严并贻笑大方。

  “笑?我为什么要笑?”亚修只觉得不可思议,他怎么可能取笑自己国家的开国君王呢?

  “那好,要说他是一个怎样的人,说也说不清楚,我就从他留下的治国之道中取两条出来说,听完后你们就可以对他有些了解。第一条……”伊琴丝脸上出现不愿意的表情,最后银牙一咬,鼓起勇气说道:“美妙的叮当叮当声远胜于鏮鏮咚咚。”

  时间恍若停止,亚修微张着嘴,表情呆然,安琪莉娜也差不了多少,眨了眨眼,两人心中有着同样的想法──伊琴丝在说什么啊?

  不过“咯咯”的笑声却在旁响起,转头一看,黛丝笛儿正抱着肚子笑个不停。

  “你知道伊琴丝在说些什么?”安琪莉娜意似不信,她无法接受这世界上有自己不晓得,但黛丝笛儿却明白的事,她想问,却又不愿意。

  “废话,这么简单的东西怎么可能听不懂?”

  “不会吧?”这次不相信的人换成伊琴丝。

  “那个,笛儿,能麻烦你解释一下吗?”

  “我真是不明白,这有什么难懂的。叮当叮当就是金币发出的声响,鏮鏮和咚咚就是刀剑战鼓声嘛!整句话的意思就是金钱重于武力,用句很有学问的话来说,就是一国的经济发展远重于军事武力。拜讬,这很简单吧?”

  简单才有鬼!安琪莉娜在心中暗骂,有话直说就好,干嘛兜这么一大圈呢?

  伊琴丝以一种从未见过黛丝笛儿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说道:“笛儿姊姊真是厉害,以前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听到的时候就明白话里头的意思……亚修,你在想什么呢?”

  低头沈思的亚修抬起头,说道:“这句话虽然听起来很……呃,是有点不正经,不过仔细想想确实很有道理,一个国家如果经济富裕,国力自然而然的会强盛起来,也能持久。不过话说回来,这是不是会引起他国的觊觎呢?会不会拼着损兵折将也要把巴洛雅拿下?”

  “这当然有可能,所以在发展经济之时还要有其他的政策配合,例如在有意无意之间展示自己的实力,或是邻国有难时拔刀相助,也就是软硬交互使用才能永保安康。例如前不久不是有场暴雨来袭吗?邻近国家有不少地方传出灾情,我们当时就立刻派人携带物资前往救援,如此一来,就算是他们的君王想要侵略我们,那他们的百姓、士兵会怎么想?当然,要做到这点,还是需要强大的经济实力作基础。”

  亚修听完后大感惊讶,此时的伊琴丝说得头头是道、条理分明,尽显身为王族的广博学识,想必曾在这方面下过苦工,从而也可推敲出巴洛雅能屹立不摇至今并非侥幸而来。

  “那么,本来想只说一点就好,但现在……就多谈一点吧!”伊琴丝目光飘向黛丝笛儿,说道:“让人啊……呃……而不要咕噜咕噜,就能哗啦哗啦……”

  伊琴丝只觉得不好意思,王室其实已经有将这些流传下来的治国之道给“正常化”,但先王却曾下令无论如何要阅读最原始的版本,研读的时候脸红不说,事后想刻意忘掉也没办法,因为实在是太令人印象深刻了,害得她有时想到就难为情。

  亚修和安琪莉娜由于已有叮当叮当的经验,因此自认能掌握其中的脉络,但问题在于这一句更是夸张,让两人根本毫无头绪,因此如同伊琴丝般,注视着黛丝笛儿。

  果不其然,黛丝笛儿又是抱着肚子猛笑,而且这次是笑到整个人都蹲了下来,可见她的情绪有多激动。

  “哈哈哈!我真是快不行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玩的人啊?哈哈哈!”

  亚修虽然认为人能开怀大笑是一件好事,不过在伊琴丝的脸更红,加上自己也很想知道答案的情形下,连忙问道:“笛儿,你真的知道这什么啊啊呃呃的意思吗?”

  黛丝笛儿止住笑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说道:“当然,啊跟呃是吃饱后发出的打嗝声,咕噜咕噜是肚子饿的叫声,哗啦哗啦是水流的声音。同样用很有学问的话来说,就是说只要能让老百姓吃饱不要饿肚子,国家的生命就能像流水般不断延续下去。真奇怪,明明很简单的东西,为什么你们就是听不懂呢?”

  亚修嘴角抽动了几下,实在不晓得该称赞黛丝笛儿还是怎样,这还原过后的话他完全能理解,在历史上,除非被武力强大的邻国并吞,否则还没有哪个王朝是在百姓能安居乐业、吃饱穿暖的情形下自己垮掉的。说一国的王权是否永续传承的基石就是建筑在能不能让广大民众吃得饱一事之上,实在不过分。

  伊琴丝的祖先和黛丝笛儿铁定是同一类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互相理解这莫名其妙的话。但同时,亚修也对这位先王的才智感到佩服,这些治国之道虽然看似胡闹,但却会深深刻印在听过的人脑中。

  还有什么比让王室成员明白经济重于武力,填饱百姓肚子是第一要务的事还要重要呢?

  巴洛雅能维持现今的繁荣和平,实是当政者下了一番莫大的苦心,亚修心中以身为这国家的一分子为荣。

  伊琴丝红晕渐消,从此刻起,黛丝笛儿在她心中的份量提高不少,她向前挽着两人的手笑道:“两位姊姊果然不是普通人,先去歇息吧!因为黄昏时的‘光舞之池’可是足以让人目不转睛,神游其中呢!”

  说完,带着三人走入双月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