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两败俱伤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5803 2003.12.24 10:41

    眼看火狼的火焰獠牙就要将安琪莉娜一口吞噬之时,一道锐利的白光闪过,火狼随即身首分家,身躯发出了淡淡的红色光芒后,伴随着一个魔法阵消失。

  而安琪莉娜的手上此刻多了一把如雪花般的白色长剑,一把由自身的魔力制造出来的魔法剑:“你的招式也很老套啊!只会召唤‘火焰魔狼’这些下等魔物,难道你就不能认真一点吗?这样的话,纵使我赢了,也不觉得高兴啊!”

  “少说废话,你很快就会知道我的厉害了。”黛丝笛儿双手一招,这次同时出现了两匹火焰魔狼对着安琪莉娜进行攻击。

  “你烦不烦啊?”安琪莉娜的魔法剑随意挥洒,轻而易举的又结果了这两匹火焰魔狼。

  不过火焰魔狼的身体似乎不正常的扭动了几下,安琪莉娜感到有异,反应奇快的伸出左手,把两匹火焰魔狼的身体给封锁在一个魔法屏障之中。

  只听到传来阵阵的嗡嗡声,屏障里头居然出现了一整群带着火焰的毒蜂,而此时安琪莉娜则是冷哼一声,左手轻轻一握,在屏障紧缩所产生的压力下,毒蜂居然一只接着一只的产生强烈的爆炸。

  “在火焰魔狼的身体里面又另外藏了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火焰蜂’,没想到你也会动脑筋,只是……你的热身结束了吗?!”

  魔法剑在安琪莉娜的怒声中电射而出,剑后带起了一道长虹。在接近黛丝笛儿时,魔法剑突然碎裂,变成了无数的光环从四面八方朝黛丝笛儿集中。

  不过此时黛丝笛儿的脸上突然出现了意味不明的笑容,黑色双翼有如活物般的伸展、变大,并且包围住了她的全身,完全抵挡了安琪莉娜的攻击。

  “不会动脑筋的人是你!”

  在黛丝笛儿的双翼变回原状的同时,安琪莉娜的脚下随即出现一个六芒星的魔法阵,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时,就有如火山爆发一般,滚热的岩浆居然从阵中爆发开来,将她整个人吞噬。

  而与脚下的魔法阵呼应,安琪莉娜的头顶同时出现了另一个召唤的魔法阵,只听到雷声隐隐,随即落下了无数道的闪电猛然击中被岩浆困住的安琪莉娜。

  “没有注意到火焰蜂的尸体内还有‘召唤石’,是你的失策啊!安琪莉娜,还不乖乖认输吗?”

  “就算是没有注意到,又怎样?”

  安琪莉娜冷然的声音从岩浆与闪电中传出,只看到魔法阵中出现了安琪莉娜的人影,而且还有一道白色的光圈出现在周围,不断的上下移动着,而岩浆和闪电完全被阻挡在这白色的光圈之外。

  “你以为这样就奈何得了我吗?哼!不过……你倒是比较会动脑筋了,三段的攻击还真是难为你的脑袋了。”

  安琪莉娜的手中又出现了一把魔法剑,上下随意一点,硬生生的把闪电和岩浆推回魔法阵中,将整个魔法阵完全破坏。

  “我也很惊讶,你的‘光之守护’比上次更进步了,这样正好,打败这样的你才有这个价值,那么,热身就到此结束了。”

  话声刚落,黛丝笛儿也突然消失,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安琪莉娜的身后,同时挥出裹着黑色气团的一拳。不过安琪莉娜的魔法剑也随后一点,对上了黛丝笛儿的拳头,只听得一声闷响,两人同时被震退。

  不过两人并没有收手的打算,随即又相互发起猛烈的攻击,不仅仅是拳剑相交而已,在一有空隙的同时,也不断的施展出魔法攻击。

  完全没有被两人发现到的亚修只看的目瞪口呆,欲罢不能。魔法间的战斗或是剑与剑之间的战斗,他并非没有看过,但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精彩而又凌厉的战斗场面。双方的攻击都是足以致对方于死的猛烈攻击,但偏偏看起来就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或许是两个人都太美了吧?亚修不由得这样想着,而且心里希望这场战斗能一直持续下去。

  但这时,在半空中激战中的两人突然退至一旁,背上的双翼突然变小,身上光华大放,虽然不知道她们想做什么,但亚修直觉的感到,她们要用绝招决一胜负,让亚修不由自主的屏息以待。

  而就在两人凝聚所有力量,双双出手的同时,亚修突然感到双腿传来一股剧痛,不由自主的“唉呀”叫了出来。原来亚修的上半身虽然处在这奇异的空间中,但下半shen却还在湖里,而且被湖中的鱼儿以为是美味的大餐而狠咬了一口。

  这声叫声让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心中一震,因为她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空间中居然会有其他的人存在!

  她们两个本能的转头往亚修的方向看来,产生了刹那的疏忽,虽然极短,但当她们意识到对方已经是全力出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反应了,身躯在几乎毫无防备的情形下,彼此都承受了对方的致命一击。

  连半点声响都没有发出,两人同时自空中垂直落下,而这个奇异的空间也随即消失。一切的变化发生的太突然,让亚修觉得这一切都是在梦中。但是,不分先后连续两下的落水声却让亚修知道,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救人要紧!这是亚修第一个想法,于是他连忙朝最靠近自己身旁的一位游去,只看到一身黑衣的黛丝笛儿气若游丝,脸色苍白如纸的在水中载浮载沈。

  “喂,醒醒啊!你还好吗?”

  拍了拍黛丝笛儿的脸颊大声叫唤,但黛丝笛儿却没有半点反应,亚修只感到心中一凉,抓住了黛丝笛儿就游向安琪莉娜落水的方向,同样的,安琪莉娜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亚修只好一手一个紧抓着两人,靠着双脚打水慢慢的游向岸边,饶是泳技高超,但上了岸的亚修也只觉得气喘吁吁。

  然而,不容亚修稍做休息,他连忙冲到岸旁自己所居住的小木屋里,拿出了两条毛毯盖在两人的身上。不过亚修只觉得两人的体温越来越低,低到就像是冰块一样,而且没有了呼吸。

  “神啊!请保佑她们不要出事啊!”

  大急之下的亚修,放慢了呼吸并且开始集中精神,同时伸出了双手平放在两人的额头上,开始吟唱治疗术的咒文。他感到眼前的人处于生死交加的关头,所以不顾一切的对两人同时施展治疗术。

  “治愈万物的女神啊!请赐给我力量……”

  亚修的双手随着咒文的吟唱而发出了淡淡的金色光芒,光芒慢慢的扩大,触及到了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的额头。但这时,亚修却是猛然一震,有如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击中一样,整个人向后飞去,直到撞到了一棵大树后才停止去势,并且像是没有了生命迹像一样的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而这时的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却奇迹似的缓缓张开了双眼。两个人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已恢复了呼吸,张着眼有些茫然的看着天上。

  她们刚刚并没有失去意识,周遭所发生的事物她们都很清楚,包括亚修在湖中救了她们,并且为她们施展治疗术的过程,她们都知道一清二楚,只是无法行动而已。

  “我有很多的问题想知道答案。”黛丝笛儿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

  叹了一口气,安琪莉娜接着说道:“我也是一样,反正我们现在也不能动,不如我们一样一样慢慢来吧!”

  这大概是两人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的靠近,而且是用这么和平的口吻说话。

  “你那一招叫什么名字?”黛丝笛儿完全不理会她们的救命恩人,自顾自的说着话。

  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安琪莉娜有些无力的说道:“叫什么名字,重要吗?它毕竟不能让你认输,没有作用的招式根本没有取名的必要。”

  干笑了几声,黛丝笛儿讽刺的说道:“那种烂招当然不能赢我,不过算了,我的招式也是一样,没有取名的必要。”

  这时体内的痛楚让黛丝笛儿冒出了冷汗住口不语,过了一会儿才说道:“那又为什么有人类能够进入我们两人合力布下的‘封灵空间’呢?照理来说,人类应该没有这个能力进入其中才对。不,连看都不应该看见才是。”

  “我也不敢确定,不过我想也许是我们两股力量的融合之处,有互相抵销的小缺口而产生了破绽吧!毕竟我们的力量是有如水火般的不相容。”

  这几句话的时间让黛丝笛儿恢复了些许体力,勉强支撑的坐了起来,不过身体的疼痛仍让她皱了皱眉头,不过她随即告诉自己,绝不能在安琪莉娜的面前呻吟喊痛。

  转头往亚修的方向看了一眼,黛丝笛儿开口说道:“是吗?那只能说这个人类的运气太差了,如果不是他进入了我们的封灵空间里,也不会枉死了。”

  不愿意在黛丝笛儿的面前示弱,安琪莉娜深吸了一口气后也挣扎着坐了起来,点点头表示同意。

  在刚刚的战斗中,两人因为亚修的突然出现而分心,结果无法躲过对方的攻击,同时中招,导致对手强大的力量全部聚集在自己的体内。

  而且神魔的光闇之力本不相容,就在身体将要被对方的力量给毁掉的同时,亚修的治疗术恰好施展在她们的身上。

  治疗术的力量对她们来说是小巫见大巫,但巧就巧在治疗术形成了一个亚修与她们两人的联系,使得在她们体内乱窜的力量有了一个宣泄的通道,导致亚修被这两股瞬间排出的光闇之力给震飞,而人类是不可能承受她们全力一击的,所以她们认定眼前的人类已经死亡。

  “咦?那个人类刚刚好像动了一下。”回头看了亚修一眼的安琪莉娜发出了不敢相信的叫声。

  “可能吗?他等于是正面承受了我们两人的全力一击啊!”

  黛丝笛儿不肯相信,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勉强提步走到了亚修的身前,察看了一下。

  “这怎么可能,我们两个人的力量难道弱到连一个人类都杀不死了吗?”看着亚修微微起伏的胸膛,黛丝笛儿实在是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事。

  把手放在亚修的胸口,美目半闭的安琪莉娜收敛了心神,全神贯注的去感受亚修体内的状况。片刻之后,脸上有着惊讶的表情。

  “我可以感觉到这个人类的身体内有两股极大的力量保持着平衡,我想,也许是他同时接受了我们的两股力量,让力量产生中和,所以才让他还得以活着吧!”

  “就跟他误打误撞进入我们两人的封灵空间是一样的吗?这个人类的运气该说好,还是该说差呢?不过……那就是说,我们两人的力量都还在这个人类身体内了?那正好。”

  黛丝笛儿的手一伸,指向亚修的额头,不过没有预期中的魔法出现。无奈之下收回了手,往两旁看了一下,走向旁边的草丛中,搬了一颗石头过来。

  “你想干什么?”安琪莉娜满脸疑惑的看着黛丝笛儿,虽不晓得她想做什么,但直觉得她的意图不善。

  “很简单,我要杀了这个人类,取回我的力量。你应该也是一样吧!我们彼此的一击虽然都没致对方于死地,但现在我的身体内还有你们神族讨厌的‘光之力’在,一天不排除,就没有办法恢复我原本所拥有的‘闇之力’。”

  深吸了一口气,安琪莉娜一步向前站在亚修身前,看着黛丝笛儿的双眼说道:“所以,你打算用石头砸死他吗?”

  “没错,就算只能取回一点点的力量也好,只要让我背上的双翼现形,我就可以回魔界慢慢养伤了。给我让开,安琪莉娜!”

  黛丝笛儿的口气冷酷而又坚定,不过安琪莉娜仍然没有让路的打算。她知道自己同样失去了背上的双翼,那是光之力到达一定程度以上才会现形的双翼,可当作攻击的武器,也可当作防守的盾牌。

  但最重要的是透过这羽翼,可自由的往返人、神两界,也就是这样,她才可以随时和黛丝笛儿在人间决战。

  只不过,目前她的体内仍有残余黛丝笛儿的闇之力,让她无法恢复原本的力量,自然也就不能回返神界。

  黛丝笛儿说的没错,眼前的这个人类正如一个容器一样,储存了她们两人全力一击的力量,如果能够取回一部分的话,很有可能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而如果能回到神界,则要驱除体内的闇之力并非难事。

  如果说她没有对黛丝笛儿的作法感到心动的话,那是骗人的,因为再怎么说,她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也可以说是这个人类造成的。

  只不过,安琪莉娜还是不想杀了这个人。她不愿意欠别人任何东西,那会变成她心里的一个负担,并且她的父王也曾告诫她不可轻视人类。

  而安琪莉娜这时也觉得,如果好好利用眼前情势的话,也许可让战斗数千年却一直无法胜过的对手--黛丝笛儿,尝到失败的滋味。

  “但是,你并不能确定,杀了这个人类所取回的力量,可以让你回到魔界去,不是吗?甚至,在杀了他之后,我们在他体内的力量会完全消失掉也说不定,那不是更加毫无机会吗?”

  黛丝笛儿脸上出现了动摇的表情,毕竟安琪莉娜说的有道理,而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猜测而已,但她仍然嘴硬的说道:“但是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不是吗?我再说一次,给我让开!”

  安琪莉娜知道自己的计策有些效果了,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想要违背自己的承诺吗?还是说,魔界的人都是不讲信用的?”

  “你在说什么?你居然敢说我是个不守信用的人?证据呢?证据在哪里?!你们神界的人都喜欢诬赖人吗?”

  像是被踩到尾巴而跳起来张牙舞爪的猫咪一样,黛丝笛儿愤怒的指着安琪莉娜大骂。安琪莉娜不由得心里暗笑,对方已经一脚踩入陷阱之中了。

  “战斗前,我们不是有过约定吗?谁赢,谁就是主人,输了的人,就要当对方一辈子的仆人,不是吗?”

  “没错,但我们的胜负不是还没分出来吗?”黛丝笛儿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对着安琪莉娜怒目而视。

  “谁说没有?在我们失去意识的时候,还能动而且还救了我们的人就是这个人类,难道这还不算是赢吗?”

  黛丝笛儿感到哑口无言,冷冷的看着安琪莉娜,她知道她们的约定是建立在彼此的输赢,而不是在第三者之上,她大可以不理会安琪莉娜这番话。

  但是,长久的战斗下来,她们对双方的个性、能力都非常的熟悉,自己若在此刻杀了这个人,那往后安琪莉娜的嘲讽绝对不会中断。

  而更糟糕的是,这个人确实救了自己一命,如果不计后果的杀了他,那会让自己往后在与安琪莉娜的战斗中心灵有破绽可寻,甚至有可能会因此而输给安琪莉娜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黛丝笛儿突然感到心里一惊,在之前无数次的战斗中她从没有想过“输”这个字眼,但今天却首次浮现这个念头。她知道,她已经棋差一着了。

  而此刻如果不杀,那就等于是承认安琪莉娜的话是对的,那也会让自己落在下风。杀与不杀,黛丝笛儿都不能全身而退。

  我可以死,但绝不能输给安琪莉娜!黛丝笛儿默默的告诉自己,既然连命都可以不要了,那回不回得了魔界,甚至其他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随手把手上的石头往一旁扔掉,心中下了一个要扳回一城的决定,一个要把“不杀”的理由合理化,将眼前的安琪莉娜也拖下水的非常手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