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不计代价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301 2005.01.24 14:03

    云,到处都是洁白如雪的云,见不到大海与陆地,高山与平原失去了踪迹,天与地的界线不再存在,触目所见,只是一片绵延无尽的白色云海。

  亚修感到自己化身成它们的一分子,在这云的国度里随意遨翔,不受限制,时间失去了意义。

  在这自由时刻,一声清笑破开厚厚云层传到了他耳中,笑声是那样的纯净天真,毫无保留的反映出心中的喜悦,吸引了游荡中的亚修不知不觉朝着声音而去。

  云的国度由云主宰,但它们现在却愿意为一人让出一角。

  一名赤足绿衣的清秀少女正踩着虚空翩翩起舞,她大大的眼睛灵动有神,微翘的唇角挂着发自内心的甜美笑容,她,为白色的寂寞国度带来温暖丰富的色彩。

  “各位云朋友。”少女动听的声音宛若天籁般,拍着掌,雀跃说道:“今天是我和你们第一次见面,我的名字就叫露比,大家听到了吗?”

  少女一声欢呼,扑向了云堆,然后抱起一团云打滚,接着咯咯大笑的在云上跑着、跳着,开心无比。

  “哎呀!”露比居然自己绊倒自己,往前一扑,刚好倒在亚修怀里。

  没来由的一股渴望涌上心头,亚修伸出化做云朵的双手将她娇小的身躯抱住。

  “啊,云哥哥,你全身都软绵绵的,好舒服啊!”露比脸颊贴着亚修,满足说道:“那么,我今天就睡这里啰,晚安。”

  露比身上的阵阵体温传到了亚修的胸口,并汇集成一团,有生命的跃动着。

  在这一刻,他有了属于自己的灵魂。

  时间流逝中,露比的足迹遍及了云之国,时而奔跑,时而飞翔,但她最常做的,还是乘在亚修的身上前进,因为她老是会在空无一物的云层上绊倒自己。

  这是亚修最快乐的时光,因为露比的笑声从不间断,不管到哪,都开心的笑着,可是不论她走多远,云之国始终没有任何变化。

  唯一的变化,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日夜交替。

  亚修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永远待在露比的身旁,并给她一切。

  白天的时候亚修伸展身躯,为她挡去炙热的阳光,将她守护在凉爽的阴影之下;而当黑夜带着冷风来袭之时,他把她轻轻搂在吸足阳光,散发着暖意的怀中。

  然而,在经历无数次日昇月落之后,露比的笑容逐渐减少,天籁般的话声也越来越少,有时甚至连续蜷缩在亚修怀中好几天,动都没动,眼中光彩逐渐黯淡。

  亚修慌了,在露比四周急速盘旋、飞舞,他想开口安慰,但却不知如何说话。

  看不见她的笑容,听不见她笑声的想法闪过脑海,亚修终于知道什么叫恐惧。

  “云哥哥,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我们在一起多久了?嗯……

  好久了,真的都数不出来,你……有听到那个在远处呼唤我的声音了吗?”

  露比一双秀眸凝视远方,侧耳倾听,但亚修却什么都听不到。

  “听,祂正告诉我该做什么事,但为什么我要听祂的话呢?祂怎能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这么久之后才呼唤我?不,我不会照着祂的话去做。再见了,云哥哥,有你陪我真好,希望有一天,我能和你再次相见,那个时候,要再次抱着我喔!”

  露比的身上突然发出璀璨的金色光芒,留下一个甜美的笑容后缓缓消失。

  不要离开我!亚修痛苦得喘不过气来,发了疯的四处寻找露比。

  云的国度正在崩毁,强烈光芒中,无数白云化做流星坠落,形成世界的基础。

  亚修觉得一股力量将他往下拉,要让他成为世界的一部分,他竭尽全力抗拒,因为一旦接受,他将永远无法再将露比拥入怀里。

  “露比!”亚修猛然张开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的视线一片模糊,过了许久才看见柔和的象牙色帐顶。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伊琴丝突然出现在眼前,她的脸庞消瘦许多,眼中却有着毫无保留的喜悦。

  亚修看了看左右,才晓得自己置身双月宫的小楼,与雪灵之战也慢慢想起来。

  “原来我……昏过去了啊!”

  “嗯,是啊,你这一睡,睡了十天,我好怕你再也醒不过来。”

  伊琴丝说着说着,脸上涌起古怪的神情。

  “十天!”亚修惊叫出声,挣扎起身的时候,整个左手,由手指至肩膀都传来锥心剧痛,让他痛得脸色发白。

  “不要乱动,你的手伤得相当严重,最少要休养三个月才能完全复原。先躺下吧,等医圣的子女回来之后,我再请他们为你做最好的治疗。”

  “医圣?”刚躺回床上的亚修听到这话猛的坐起身,就连左手的疼痛都忘了。

  “是啊,落羽八圣中的医圣,他的子女在前些日子被请到这里为父王治病。”

  “不会吧,你找到医圣的孩子?”

  “其实是透过天启神殿的帮忙,可惜的是他们现在为了寻找一样药材而离宫,所以没办法帮你治疗。”

  亚修暗骂自己是笨蛋,因为他居然忘记天启神殿的情报网可说是天下第一。

  不过有没有可能他在下意识中仍把小风之死归咎在天启神殿头上,所以把求助的念头在不知不觉中压下呢?

  “那他们什么时候会回来?”

  “不清楚,他们已经离开二十天,不过连恩山脉光是快马来回就要这么多时间,再加上他们要寻觅的东西听说极其珍贵,所以到底会何时回来,我也不敢确定。你似乎是很急着找他们,有什么原因吗?”

  “居然到那么远的地方啊……”

  亚修一阵沈吟,连恩山脉是数百座遗世独立高耸入天的险峻丛山总称,位在西北。传说在人迹无法到达,皑皑白雪笼罩的峰顶处,即是翼人族的居住所在。

  亚修不清楚他们为何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但想必有其用意,而伊琴丝既然发问,他也就随口把寻找医圣的原委毫无隐瞒的说出。

  伊琴丝听得眉舒唇扬,面有喜色,连忙说道:“没有问题,他们回来后,我一定会亲自请求他们为你母亲治疗。他们的医术简直是不可思议,没有亲眼见到绝对不敢相信,一定能治好你母亲的病。”顿了顿,又有些羞涩的说道:“那么,我可以一起去见你的母亲吗?我想让她多认识我一点。 ”

  “不可能,因为她人在欧玛。”

  “欧玛?”伊琴丝吃了一惊,问道:“你知道那个地方一片战乱吗?”

  “我知道,但是……”亚修坦白说出菈蒂妮之所以到欧玛的原因,还补上一句:“不过天水神殿也要介入此事,所以欧玛的乱局应该很快就能平息才是,毕竟时间已经过了一年多,这些国家总该讨回欧玛对他们的伤害了吧?更何况,欧玛等于有一半毁在紫月之手,不是吗?”

  伊琴丝注视亚修良久,然后神情肃穆的说道:“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极为机密的事,你听完后绝对不能泄漏出去,同时要尽快把你母亲带回来,明白吗?”

  难得看到伊琴丝这种样子,亚修也紧张起来,他当然可以不听,但既然牵涉到菈蒂妮,就由不得他。

  “那好,首先落羽大陆每一个人都明白欧玛之所以被邻近各国入侵,就在于它培养了一批可怕的杀手进行刺杀任务,当中最负盛名的自然就是紫月,不过……紫月之名虽人尽皆知,但紫月对欧玛造成的伤害,甚至让它无力抵抗各国联军入侵的事该没有几个人晓得,你是怎么知道的?”

  亚修心中暗懔,伊琴丝果然有其精明的一面,不过此事也没什么好隐瞒,便将妮雅为何告知全盘托出,当然,爱提娜是紫月的事并没有说。

  “红衣勇者啊……”伊琴丝紧咬贝齿,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随即消失,严肃说道:“既然你瞭解个中缘由就很简单。的确,当初入侵欧玛的联军是为了要报仇,但光是紫月一人造成的伤害就足够讨回这笔血债,所以他们在杀死和王室有血缘关系的人并搜刮大量金银珠宝后就要离去,但偏偏他们在这时发现欧玛有一个刚被开採出”星星之石“的矿脉。 ”

  “星星之石?”

  每一个魔法师都知道星星之石是什么东西,它是个能吸收魔法再将其释放的石头,可做成各种魔法道具,但因产量稀少,所以价格极高,不是人人都能拥有。

  不过亚修对此的认识较其他魔法师要多一些,因为爱提娜经常用这种东西做成魔法陷阱,让他吃了不少苦头。

  “没错,其产量据估计最少有整座山,且质地更是最精纯的特级品,你我都知道,那代表什么样的意思。”

  “知道,星星之石依质地精纯决定价格,越精纯越可吸收大量魔力且重复使用的次数也较高,价若黄金。因此,那等于是座金山,所代表的财富难以估计。”

  “现在,联军为何在欧玛停留一年之久的原因,你总该晓得了吧?”

  “知道,当然是为了庞大利益。天啊,这样天水神殿的介入岂非毫无作用?”

  “当然,其实欧玛并无地理上的优势,物产也不丰饶,zhan有它实在没有半点好处,但为何联军迟迟不撤,甚至互相残杀?这自然引起不少国家的好奇,包含我们在内都派出密探追查真相,而巴洛雅既然能知道真正的原因,其他国家当然也行。据情报,已有好几个军力更强大的国家决定藉其他名义出兵欧玛,夺取矿脉的主权,所以欧玛未来只会更加混乱,你还是尽早把你母亲带走比较妥当。”

  亚修苦笑说道:“那是不可能的,我母亲一旦决定的事,没有人可以改变,天啊,我该怎么办?”

  他恨不得立刻赶到菈蒂妮身旁,但又不能放下医圣的线索。

  亚修又突然想到,医圣肯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救治一个寻常女子吗?

  一直以来他急于找寻医圣,却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他凭什么请得动医圣?

  的确,医圣救人并不看对象的身分,但想求他治病的人难道还会少吗?再者,如果求救的人当中有性命垂危的人呢?有像是伊琴丝父王这样的一国之君呢?

  菈蒂妮只是平民,双眼无法视物虽严重,但并非生死交关的重疾。

  亚修只觉得一桶冷水当头浇下,惊觉先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他偷看了伊琴丝一眼,她刚好也在思考着什么,垂首不语。

  亚修首次意识到伊琴丝身为公主的身分,她手握至高无上的权力,且对自己大有情意,如果利用此点……

  高高举起还能动的右手,亚修毫不留情的重重掴往自己的脸颊,一下又一下。

  清脆的巴掌声惊醒了伊琴丝,她连忙压住亚修的手,慌乱问道: “你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打自己呢?”

  左手伤势被牵动的亚修,痛得大汗涔涔而下,惭愧说道:“没什么,只不过我刚刚昇起了一个很卑鄙的念头,这是我该得的惩罚。 ”

  伊琴丝没有深究,沈默片刻后更靠近他一些,脸颊发红,低声说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助你母亲不受任何伤害。”

  “真的?”

  “当然,我巴洛雅在落羽大陆上仍有一定的份量,虽不能直接介入欧玛的纷争,但要保护一个人还算绰绰有余。 ”

  “太好了,谢谢……唔。”亚修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因为伊琴丝靠在他耳边吐气如兰的小声说话,呼出的热气搔弄着脸颊,让他有种异样的感受。

  “然而这么眷顾一个人总是会引起别国的好奇,甚至我方大臣也会有所非议,因为今日请求他国帮助,来日便要还这人情债,为了要名正言顺的帮助你母亲,我们必须要做一些事。”

  “什么事?”亚修觉得不妙,撑着手把身躯往后挪,但在床上能退到哪去?

  “你知道巴洛雅王室和其他王室最大的不同之处在哪里吗?”伊琴丝话锋一转,一只膝盖已经移上chuang沿,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辉。

  “这……不知道。”

  “就是婚姻制度,别国王室千方百计要维持”尊贵王族血统“,然而先王当初从一介小兵到一国之王,可曾靠过什么血统?他熟读历史,体悟最深的就是当王室追求血统的纯正而不管其他时,就是王国崩毁的前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静止的水会发臭……天啊,你在做什么?”

  “答对了。”伊琴丝已经爬上了床,更跨坐在亚修身上,呼吸急促,说道:“所以巴洛雅王室没有政治婚姻这种东西,更没有各种拘束与规定,我们可以自由选择想要共度一生的人,你的母亲如果只是你的母亲,那我很难帮得上忙,但如果她是我的母亲,那谁也不敢伤害她。我爱你,亚修。”

  伊琴丝抛开矜持与羞怯,更以大胆的行动表示爱意,火热的唇吻向亚修,要不顾一切将他融化。

  “不可以。”亚修举起右手挡住她的唇,头偏往一侧,但也只能做到这样。

  伊琴丝的举动和柔软躯体散发的诱惑力如浪潮一波波袭向亚修,挑起他男性本能的反应,如果在没梦到露比之前,他真会因此失去自制力,但现在不一样,他已经发现心中的影子是谁。 他终于明白自己对伊琴丝确实有情,但只是友情。

  “为什么不可以?十六岁已成年,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包括选一个陪我一生的伴侣,而那个人就是你,在你身边,我会永远幸福 ……还是说你讨厌我?”

  “我不讨厌你,真的,但我只把你当成朋友。”

  “朋友又怎样?那只是现在!”伊琴丝也不晓得哪来的力气,硬是把亚修的手压下,凑近他的脸急促说道:“以后你再爱上我,不就行了?我会努力变成一个值得你爱的女人,所以不要拒绝我。”

  “天啊,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变得这么奇怪?”

  亚修被伊琴丝反常的举止吓到,顾不得怜香惜玉,鼓起全力粗鲁的把她翻到一旁,挣扎下床,同时看到“月牙笛”就在自己枕边,一把拿起就塞入怀中。

  然后,一件他最不愿意看见的事发生了──伊琴丝掩面哭泣。

  亚修低叹一声,他知道自己没有错,更不用感到愧疚,也毋须负责,因为从头到尾,他都没有逾越男女之情的那一条线。

  可是,他无法这样转身离开。

  “伊琴丝……”亚修一阵迟疑,终究没有加上“公主殿下”这样的称呼:“我……很感谢你的错爱,但我真的配不上你,我相信未来你可以找到另一个全心全意爱你,而你也全心全意爱着他,比我好上千万倍的男人。”

  伊琴丝抬起噙着泪水的脸庞,泣道:“什么叫做配不上我?你有与生俱来的温柔和善良,面对我的侮辱仍能发自内心为我着想,也不因我身分的高低而屈意奉承,如果你这样叫不配,那世上还有谁配?

  世上不可能有比你好的人,就算有,那也不是你,我只要一个名叫亚修的人,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在所不惜。”

  “我……”

  亚修语塞,无言以对,他知道如何让伊琴丝破涕为笑,但他办不到,他无法违背自己的心意。

  可是他又想到,伊琴丝禁得起被拒绝的打击吗?她现在好不容易慢慢摆脱乱之公主的恶名,会不会因此再度堕落?

  当爱情牵扯上其他的因素,就再也没有原本的单纯。

  亚修真的不晓得该如何做,心中一片茫然,缓缓闭上眼。

  不知是否错觉,亚修彷彿听到当日和菈蒂妮分别时,她在耳畔轻轻低语的几个字──迷惘的时候,就遵从你心中的声音前进。

  亚修张开眼,伸手搭在不晓得何时已来到身前的伊琴丝的肩膀上,以坚定的口吻说道:“我的心,已经被另外一个人填得满满的,容不下其他人,很抱歉。”

  直接的语调表达了亚修的立场,这件事无法两全其美,因为他不能背叛自己的心意,更不会为了伊琴丝而舍弃自己的真爱。

  他不欠伊琴丝任何东西。

  伊琴丝如果要因此堕落,就让她堕落吧,亚修会竭尽自己所能的去帮助她,但不会把她当成自己的责任。

  只是亚修也明白,纵使理智明白自己没有错,但情感上他仍然会感到愧疚。

  爱情路上,一方不肯放手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