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落羽八圣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580 2004.05.07 11:14

    “老师,你还好吧?”

  亚修趋前快速的检视了一下,从外表看来,爱提娜的衣服脏兮兮的,还有一些破损的地方,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我、我……”爱提娜发出了低声的呻吟。

  “怎么了?”

  “我好想喝酒喔……哇,好痛,谁打我的头?”爱提娜揉了揉头四处张望,她刚刚突然感到头上一阵疼痛传来。

  “没有啦,是树上的果实掉下来打到老师的头啦!”亚修心虚的说着。

  原本亚修为了爱提娜发生了什么事而担心,没想到她一开口就是想要喝酒,胡闹的个性一点都没变,于是他出于本能就一拳往爱提娜的头上敲了下去,现在看着爱提娜开始找凶手的样子,不禁有点后悔……

  唉!刚刚应该打大力一点,直接让她晕过去才比较省事!亚修在心里这样想着。

  事实上,早在救了由天空魔兽变化而成的女孩︱︱小风之时,亚修就没有那么担心了,因为爱提娜绝对不可能遇到天空魔兽。

  可是虽然不担心,但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毕竟城外不比城里安全,不时有野兽和魔物出没,一不小心还是会受伤。

  这是亚修最让人感到受不了的地方,因为他总是无时无刻的在担心着别人却忘了自己。

  黛丝笛儿曾经问过亚修这个问题,并且希望他能多花点心思在自己身上,而且,这样担心别人,对自己又有何好处?

  不过亚修当时只是看了天空一眼,耸了耸肩淡淡的说道:“要让所有人担心我一人,似乎有点太难了吧?所以啦,那就由我来担心所有的人,这样不是比较容易做到吗?”

  黛丝笛儿听了这番话后只是呆呆的看着亚修,最后在夜深人静之时,对着月湖的湖面大喊:“主人是笨蛋!”

  当然,这件事亚修并不知道,只有安琪莉娜听到,而且还颇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只是她们两个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亚修不是这样的人,那她们绝对不会心甘情愿的视亚修为主人。

  “果实?”这时爱提娜疑惑的抬头向四处看了看,由于一进来只顾着胡闹并没有看清四周的景象,当她看清楚了之后突然脸色大变,大声的叫道:“为什么我的庭园变成了这个样子?!”

  “呃,这个嘛……实在是说来话长。对了,老师不是想要喝酒吗?我们快点进去吧!”

  “嗯?”爱提娜侧头看着亚修说道,疑惑的问道:“有问题喔,每次我喝酒你只会在旁边唠唠叨叨、鬼叫来鬼叫去的,怎么这次会这么主动呢?”

  “反、反正先进屋里就是了,出去了这么多天,老师你也累了吧?”

  “这倒也是,过来扶我一下吧!连续走了两天两夜的山路,真的是快累死我了。”

  伸出了手搭在亚修的肩上,爱提娜看起来是真的累坏了。走到门口的时候看了斜躺在门口两边的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一眼,她不由得笑了出来。

  “她们两个现在是在当门神吗?一边一个,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老师,不要笑啦,她们两个都……算了,等一下再跟你说,先进去吧!”

  “好吧……等等,为什么笛儿的衣服上面有血迹呢?她受伤了吗?”

  “不是,受伤的人是我啦!笛儿的衣服是沾到我的血才会变成那样子的。”

  亚修说完,突然感到爱提娜扶住自己肩膀的手一紧,并且四周传来一种异样的气息,让自己的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紧接着就发觉被爱提娜扶住的肩膀传来一阵疼痛。

  “老师,你还好吗?”亚修有些茫然的环顾四周,他对刚刚自己的感受有些不解,因为那感觉稍纵即逝,让他有些怀疑是不是错觉。

  爱提娜此刻刚好闭上眼深呼吸了几下后,才开口说道:“原来是你受伤啊!严重吗?现在还会痛吗?还有,是谁让你受伤的?”爱提娜问到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双眼寒芒一闪即逝。

  “这个问题同样说来话长,总之我现在没事就是了,我们进去再慢慢谈吧!”

  亚修脸上的笑容有点苦涩,扶着爱提娜进房,还顺手关上了门。他发觉要跟爱提娜报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真不晓得说完后她脸上的表情会变成什么样子。

  亚修和爱提娜进房后,安琪莉娜原本闭着的双眼睁了开来,而且有着兴奋的神色。事实上,早在亚修来到身前的时候她就醒了过来,只是没有出声而已。

  “黛丝笛儿,你感觉到了吗?”

  像是应和着这句话,黛丝笛儿也开口回答:“感觉到了,真是好可怕的杀气,虽然她后来拚命隐藏着,但先前不小心流泄出来的那一点点杀气就让我感到汗毛直竖,真是可怕极了。”

  “是啊!人界这个地方果然是卧虎藏龙,没想到会有人类的实力强到能够同时瞒过我们两个的眼睛,如果不是听到亚修受伤而让她一时心神失控的话,我们可能永远不晓得,最可怕的人物就隐藏在我们身旁呢!不过,主人也太迟钝了吧?这么强烈的杀气,居然连半分都没有感受到。”

  “这或许是主人的特点之一吧!对于迫近的危险总是毫无所觉。嗯,看来我有新的挑战对象了。安琪莉娜,罗安那个老家伙就让给你好了,你应该很想报被他打败的仇吧?”

  黛丝笛儿已经确定爱提娜比罗安的实力高上许多,因为罗安的实力她一眼就看得出来,但爱提娜却让她无法看清,所以在两人之间她选择了爱提娜当对手。要挑战就挑战最强的!这是她的信念。

  “说这是什么话!罗安是你先招惹来的,他应该由你解决才对。”安琪莉娜一脸忿忿不平,她的想法和黛丝笛儿差不多,只对最强的对手有兴趣。

  “想都别想!实力差的人只能挑战同样差劲的人,罗安跟你不是刚好很配吗?”

  “黛丝笛儿,你别太过分了!”

  “过分的人是你!”

  就在门外莫名其妙的吵成一片时,门内的爱提娜已经连连狂饮了两、三瓶酒,看的亚修是眉头大皱。

  不过据爱提娜说在追踪天空魔兽的这两天来是日夜赶路,片刻不得休息,就连食物饮水都几乎没有食用的时间,看着爱提娜说的可怜兮兮的模样,亚修只好暂且忍耐下来。

  “啊!总算是活过来了,说什么天空魔兽的血迹,那根本是不晓得什么野兽流的血而已嘛!害我们一大群人追踪了这么久,我差点快被累死了。”

  对这点亚修倒是不觉得讶异,除非有第二只天空魔兽,否则爱提娜怎么可能遇得到呢?

  “亚修,看样子这两天好像发生了不少事吧!可以开始告诉我了吗?我很想知道我费尽心力照顾的庭园怎么会变成那种模样喔!”

  因为酒力发作,爱提娜的双颊显得娇艳欲滴,用手托住香腮,眼神有点迷濛的看着亚修。

  可是亚修完全把爱提娜此刻展露出的动人一面视若无睹,苦恼着要怎么把小风的事情告诉爱提娜,终于他决定先从小事开始说起,而当亚修说到罗安这个名字时,爱提娜伸手喊停。

  “亚修,那两个门神不晓的也就算了,你怎么可以不知道罗安这个人呢?”

  “可是我确实不知道啊!罗安这两个字我根本没有丝毫的印象。不过从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都输给他来看,这个叫做罗安的人实力很强。”

  “废话,实力不强还得了?不过也对,罗安这个名字知道的人的确不多,虽然这是他的本名,不过,只要说出他的另外一个身份,你就一定知道了。”爱提娜突然变的神秘兮兮起来。

  “另一个身份?是什么啊!”亚修不由得靠近了爱提娜,想要早点知道答案。

  “啊!口好渴喔!”爱提娜突然顾左右而言他。

  “好啦,我知道了。”连想都不必想就知道爱提娜在暗示什么,亚修心不甘情不愿的又到柜子里拿了两瓶酒出来,重重的放在桌上。

  “这下老师你的口不渴了吧?可以告诉我了吗?”

  亚修也知道自己的缺点,一旦被人引起好奇心,不听到答案,心里就不痛快。而爱提娜也乐得就此敲诈一番,顺便逗逗亚修,享受一下两天来没得享受的乐趣。

  喝了一口酒,爱提娜露出了满足的表情开口说道:“给你两个字,就是‘武圣’!”

  亚修的呼吸在听到这个名字后几乎停止,口中喃喃的说出几个字:“是‘落羽八圣’吗?”

  在这块落羽大陆上,有好几位在魔法、武术、剑术乃至于医术等等各方面有着惊人造诣的人,由于他们的成就非凡,所以不分性别以及年纪而被尊称为“圣”。

  这样的人目前有八个,所以被称为落羽八圣,而武圣罗安就是其中一位。

  爱提娜看着亚修知道罗安真实身份后的讶异表情,说道:“这样子笛儿会被打得毫无招架的理由,你明白了吧?”

  “明白,只是那么伟大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是因为那个老头喜欢四海为家,而且流浪成性啊!和我们的特里斯院长酷爱探索遗迹是同一类的人。传闻中他和八圣之中的‘剑圣’是至交好友,除了每年固定会和剑圣聚聚外,其他的时间根本没有人能找得到他,没想到这次居然出现在蓝贝塔城,真是让人意外。”

  “该不会是为了天空魔兽而来的吧?”亚修在知道罗安居然是赫赫有名的武圣之后,不由得有了这个想法。

  “我想想。”爱提娜难得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也不晓得,不过管他为何而来,那都不关我们的事吧?”

  有关,而且有重大的关系!亚修在心里默默想着。

  “哎呀,说到这里我才想起来,既然笛儿被罗安打败,那么我的庭园会变成这种模样,就是安琪莉娜和罗安这两人搞的鬼啰!”

  “咦,为什么老师你会知道呢?我都还没开始说啊!”

  用可怜的眼神看了亚修一眼,爱提娜两手一摊说道:“亚修啊!你可是笛儿还有莉娜的主人耶,对她们两人怎么这么不了解呢?以她们两人那种凡事必争的个性,只要另一位遭遇到失败的事情,另一个铁定也会挑战看看的。明白吗?”

  亚修这时觉得有些佩服爱提娜,她对两人个性的掌握还真是透彻,此刻还真有几分当老师的模样。

  “唉!要是老师平时上课也能这么像老师就好了。”想得太入神,结果亚修把心里的话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

  “亚修,你刚刚说什么啊!我好像听到了有烦人的小虫子在旁边嗡嗡叫的声音喔!”爱提娜的眼睛散发出奇妙的光芒,不怀好意的看着亚修。

  “呃,老师说的是啊!的确是有烦人而且还是笨笨的小虫子在一边嗡嗡叫着,老师您大人大量,是不是该原谅不懂事的牠呢?”

  亚修被爱提娜看的背脊发凉,额头上不由得冒出了冷汗,不仅承认自己是只烦人的小虫子,而且还加上了笨笨两字,为的无非就是希望爱提娜手下留情,不要再恶整自己了。

  “好吧!本老师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一下笨笨又烦人的小虫吧!你可以继续说下去了。”

  亚修松了一口气,继续往下说。

  当亚修说到在学院里所发生的所有事情经过时,爱提娜的脸上也是瞬息万变︱︱随着亚修遭遇到危险而变的紧张,而在亚修最后成功的施展出火焰矢,和黛丝笛儿解决掉魔物时变的松了一口气。

  “亚修,你终于可以施展出魔法了,虽然只是最基本的火焰矢,不过还是要恭喜你,老师我也很替你高兴。”

  “哪里哪里。”亚修抓了抓头,脸上有着心满意足的表情,不过他发现爱提娜还是看着自己。

  “呃,有事吗?”

  故意咳嗽了几声,爱提娜又开口把前面那一段话覆诵了一遍后,还特别在“老师我”上面加重了语气。

  亚修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光听爱提娜连续强调了“老师我”这三个字,就知道爱提娜在想什么。

  “老师,真的非常感谢你。”

  原本只是想敷衍了事,可是在“谢谢你”这三个字要说出口之前,亚修想起了这半年来所发生的事。

  或许爱提娜在绝大多数时候没有一位老师应有的样子,而且自己也被公认是学院里成绩最差劲的学生,但是爱提娜对于自己的表现从来没有不悦的脸色。

  想到这里,亚修不禁心潮起伏,感到眼眶有点湿润,站了起来再度向爱提娜郑重的行了个礼,恭恭敬敬的说道:“老师,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感谢您。”

  爱提娜没说什么,脸上的表情难得正经八百的接受了亚修的谢意。

  “对了,你刚刚不是说你和黛丝笛儿打败了那只魔物后有出现一个魔法阵,你还记得那是什么样子吗?”

  亚修点了点头表示记得,随即在桌上凭印象大概画出了魔法阵的形状。

  爱提娜仔细看了后,脸上表情瞬息万变,大感讶异的说道:“这个是召唤魔法阵啊!没想到有人能够使出这个魔法,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召唤魔法阵……那不是召唤术吗?可是怎么可能呢!”

  亚修感到不可思议,可是仔细想想那只魔物死亡时的景象,确实跟书中所描写的,依召唤魔法而来的召唤兽死亡时的情形相同。

  召唤魔法是以自身的魔力形成一个召唤异界魔物的通道,并以魔力为饵,让受召唤而来的召唤兽听命行事,施术者不但要持续施展魔力以维持通道的形成,更要将魔力供给召唤兽以维持牠的服从,那是一种理论上可以被施展出,但却几乎不可能一直持续施展的魔法,因为人的魔力终究有其限度。

  但换个方式来讲,只要魔力不缺,那就可以毫无止尽的一直召唤出威力强大的召唤兽供差遣,是一种威力强大的魔法。

  不过因为这几乎是相等于传说的魔法,所以一般的魔法书籍上也只是很简略的介绍这个魔法,因此亚修纵使对魔法书籍多有涉猎,也不晓得那个魔法阵就是所谓的召唤魔法阵。

  而这时亚修也觉得爱提娜越来越像老师,居然凭着自己画的简图就知道这是召唤魔法,心中不由得感到佩服。

  看着亚修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爱提娜伸手戳了戳亚修说道:“就算不可能,还是出现了,不是吗?怎么,难不成你以为我会看错吗?”说到最后几句,尾音还高了许多。

  亚修突然觉得不妙,连忙谦卑的说道:“不、不敢,学生绝对没有这种想法,只是人类有可能有这么强的魔力吗?”

  “的确,以人的魔力要承担召唤术消耗的魔法,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一件事,尤其是你遇见的是那么大的召唤兽并且在人界停留了这么久的时间,魔力的消耗确实非同小可,也许其中有牵扯到拥有无尽之力的神器也说不定。”

  “神器?”听到这两个字,亚修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对这种只在诗歌以及书本中提到的武器,亚修有莫大的好奇心,恨不得能亲眼见识一下。

  “够了,你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快点把眼睛闭起来吧!那么,亚修和笛儿的大冒险是不是到这里结束了?”

  “其实这件事还有后续的发展……”亚修吞吞吐吐的说出了多伦魔法学院不幸全毁的事情来。

  “你说什么!”爱提娜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叫声,满脸高兴的说道:“你把多伦魔法学院全都毁掉了?”

  “老师,你这种说法不太对吧!怎么说的好像是我一个人的错。”亚修觉得有些无辜。

  “怎么,难道不是这个样子吗?你是笛儿的主人,她做的事不管是好是坏,当然都要算在你头上,更何况是你把魔物引到校舍上的,不是吗?”

  说着说着,爱提娜居然大声笑了起来。仔细想想,继魔武竞技场全毁以及学院半毁之后就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这次居然一举把多伦魔法学院给夷为平地,爱提娜只觉得和黛丝笛儿两人的交易真是划算。

  “为什么你在笑?”被当成交易品的亚修完全不明白爱提娜的笑容代表着什么意思。

  “啊!是你看错了,我其实是很为你感到难过的,总之这件事等特里斯院长他们回来之后,我会负责跟他报告并且处理的,你就别担心了。”

  看着爱提娜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加以掩饰,亚修觉得他会相信才真的有鬼。不过他这时才发现爱提娜说的话有些奇怪,疑惑的问道:“奇怪了,院长他们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吗?”

  “当然没有,在搜索行动宣布告一段落的时候,我就自己先施展‘翔天之翼’跑回来了,怎么,你难道忍心让你这娇弱的老师在山野中一步一步的走回来吗?”

  亚修突然觉得想笑,尤其是娇弱这两个字,通常会说自己娇弱的人往往比别人还要来得强横!

  这个时候,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小风露出了笑容向着亚修跑来,还一跳就从楼梯上跳到亚修的怀中。

  抱着小风,亚修此刻感到无比犹豫,他不知道要不要将小风的真实身份告诉爱提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