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冬蝉扬威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5389 2004.06.25 13:25

    “你们两个昨晚又干了什么好事?”

  早起的亚修劈头第一句话就让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不晓得该如何回答。

  “没、没有啊!”黛丝笛儿慌张的转头四顾,一副作贼心虚的模样。

  “对啊,我们没事啊,主人您太多心了。”安琪莉娜的演技此刻也好不到哪里去。

  “真的吗?”亚修看着两人淡淡的黑眼圈,露出狐疑的表情。

  “真的。”这对昨天吵了一整夜没睡的欢喜冤家此刻默契良好的同时点头。

  “喔……”

  亚修眉毛高高扬起,历经多番磨练,他知道这两人的默契堪称天下无双,尤其是在做完坏事急于掩饰的时候。

  “算了,没事就好,小风,我们走吧!”

  亚修对两人投下莫测高深的一瞥后牵起小风的手,朝着竞技场出发,松了一口气的两人则在后急急追赶。

  城中流言四起且戒备森严,亚修经过询问后得知是因为在城主的家门口发现一位昏迷被捆绑的男子,且门上留有字眼指称这男子乃是要刺杀城主的杀手千影,同时更点出他的落脚处,最后在查证确认无误后提升整个城里的戒备。

  城中此刻对于谁要杀城主和制住这名杀手的神秘客是谁有诸多揣测,各种谣言纷纷出笼。

  “千影?”亚修眉头一皱,杀手的名字让他心烦,当下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这种人,只有一死才能洗涤他身上的罪恶!”当下不再多想,大步而去。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则是对望了一眼,她们此刻终于想到在前往天启神殿的山道中,爱提娜半途为何会心神不宁的原因了。

  清澈的水一旦沾上尘埃,就失去了原本的洁净而浑浊不堪,亚修也会是如此吗?

  神前之战并不因千影的出现而有任何变化,依旧照常举行。不过让人讶异的是,昨天才被黛丝笛儿破坏一部分的场地已经恢复原状,显然昨夜经过一番赶工。

  但也有些许变化,首先就是原本在场内的裁判移驾到场外,这点让黛丝笛儿很满意。

  而更让她满意的第二点是她的对手纷纷主动弃权,代表她先前的策略奏效,省下不少功夫,得以和小风跟在亚修旁边团团转。

  今天的比赛速度比昨天快了不止一倍,因为已经淘汰一半的人,而且在历经第一场战斗后,对彼此间的实力也都有个底,对自己没有足够信心而临时退出的人也不在少数。

  所以亚修在医护所的工作比起第一天几乎少了大半,闲得发慌的等待安琪莉娜的最后一场比赛。

  他虽然有注意到铃铛今天没有来,不过由于还不算熟识,所以并没有出言询问。

  安琪莉娜的比赛终于到来,今天的最后一场比赛并没有如昨天般那么多观众。她显然对黛丝笛儿不用出赛而自己却要上场耿耿于怀,脸上表情不是很好,让亚修有些担心──为她的对手担心。

  安琪莉娜的对手终于登场。脸容粗犷,身材高大,手臂肌肉鼓起,看似如钢铁般的坚硬。穿着浅棕色皮甲,手上持着的是几乎一个人高的冲锋长矛,这个武器可让骑士在马上刺击敌人,亦可在离敌阵一段距离时,藉着马匹的冲力当作远端武器投射而出,兼具远攻近击两样特性。

  他的腰间还悬挂着一把需两手合握的巨剑。由于冲锋长矛在一刺之后就会贯入人体不易拔出,因此一名优秀的骑士会在此时迅速弃矛改用长剑迎击敌人,也只有骑士才会携带两种武器。

  “……所以,这个人应该是名骑士。”

  “原来如此。”黛丝笛儿听完亚修的解释后心不在焉的连连点头。

  亚修或许实力比不怎么样还差上一截,但论学识渊博还真没有几个人比得上他。只是黛丝笛儿对这些并没有兴趣,不管他的身分是什么,实力差的人就是要吃败仗。不过难得亚修如此有兴致,她也不好意思开口打断。

  此时传来裁判的介绍声,亚修总算确认这的确是一名骑士,心中升起一股猜中的喜悦。

  他名为“马克尼”,是萨朗奇穆城城主手下的骑士队队长,场外的观众在此时爆出一阵喝采,显示出他们对马克尼的信心。

  一男一女在场上分立两侧遥遥相对,男的威风凛凛有若天神下凡,手上武器反射出刺眼的银芒,叫人不寒而栗。

  女的美若天仙、黛眉微蹙,像是不知即将要爆发一场激烈恶斗般的悠闲站在台上,手上冬蝉随意摇摆,吸引了刚刚为马克尼出场热烈喝采的观众的无数目光。

  马克尼眼中无法控制的流露出惊讶、赞叹的目光,甚至连裁判宣布比赛开始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比赛开始了,还不快举起你的武器。”

  马克尼因安琪莉娜的话清醒许多,刚想着如何在不失礼的情况下,教这名有着难以置信容貌的美女知难而退,以留下一个好印象时,褐色的剑影已然出现在眼前。

  马克尼根本不晓得发生什么事,但千锤百炼的本能让他瞬间挥矛格档同时头向侧急避,直到此时他才看清,这是速度快至几乎化成一道白色闪电的安琪莉娜所做的攻击。

  安琪莉娜在即将撞上矛尖时不可思议的停住,待长矛挥过后再加速往前冲,冬蝉原式不变,依旧一剑刺出,但在要点上马克尼毫无防备的喉咙时手腕微弯,冬蝉从马克尼颈旁一掠而过,同时暗呼好险。

  因为对手实在太弱,她差点在心情不是很好的情况下在一招内就把对手解决,忘记了现阶段的立威可以省掉往后不少的麻烦。

  观众再度爆出喝采声,他们看不清场中的变化,还以为马克尼成功的避过这一击。

  马克尼本身也是感到迷惘,交手的速度实在太快,弄不清刚刚到底是自己躲过,还是眼前的佳人临时收手。

  “真是太可惜了,莉娜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赢了说!”

  亚修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但仍和大多数人一样,以为安琪莉娜功败垂成。

  黛丝笛儿不以为然的看了亚修一眼,冷冷说道:“你错了,主人,那个笨家伙才不是差那么一点点就赢了,而是故意放水。”

  “放水……为什么?”

  “很简单,主人你自己看了就知道。”

  安琪莉娜的冬蝉奋勇的发起一连串的猛攻,疾刺马克尼身上要害,迫得马克尼举着长矛左格右挡,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

  离奇的是,开战至今两人的武器都还没有相交过,除了挥舞时发出的虎虎风声,就只有马克尼沈重的脚步及喘息声。

  冬蝉虽然是木剑,在没有灌注魔力的情况下无法与刀剑交锋,但它的强度并不输给一只木棍,而且前端削尖,可轻易刺入毫无任何盔甲保护的人体。

  马克尼心中叫苦,暗忖自己如果有盔甲在身,哪还会怕一只小小木剑?

  只是他也心知肚明,自己真正没料到的是对手实力居然如此可怕,剑出如电、身法如风,而且招招直取要害,让自己没有半点反击的机会。

  况且如果穿戴沈重的盔甲,在胯下没有坐骑承担重量时,走没几步就要耗尽体力。

  马克尼退了几步又避过刺向脸部的一剑后,终于明白敌我实力差距太大,同时感到奇怪,为什么自己还没输?

  脑中想起灵猫抓到老鼠时,总要先玩弄一番再张口吞下的画面,马克尼的怒火猛然爆发。

  一声怒吼,力贯矛尖飞掷而出,同时拔出腰间巨剑,双手交握欺身而上。

  长矛直朝门面而来,安琪莉娜却是不惊反喜,冬蝉奇准的点中长矛的尖端,同时身躯一扭,借力引力的荡开长矛的方向。

  奇怪的事发生了,长矛的速度不减反增,以更快的速度横越近两百步的距离,朝着观众席上的黛丝笛儿门面而去,显然是安琪莉娜动了手脚。

  “哼!耍什么小把戏啊!”黛丝笛儿伸手一握,牢牢抓住来到眼前的长矛尖端再反手掷回。

  亚修看得瞪大了眼,这两人还真是处处皆战场。

  安琪莉娜改变长矛方向的同时,马克尼的巨剑已经当头劈下,速度、力道都比先前快了许多,被轻视的怒气,让他暂时忘却身体的疲劳,展露出坚强的实力。

  只是安琪莉娜像是背后有长眼睛一样,往右横移一步,巨剑以毫厘之差劈在她的左肩空处,凌厉的风压甚至吹起她的青丝。

  这种巨剑可轻易的连人带盔甲一刀两断,在战场上发挥强大的战力。但缺点却是剑身沈重,出招后难以变招,在这两人相搏的竞技场上便显得不够灵活。

  这是一般人的想法,就连安琪莉娜也是如此,当她想要后退一步以手肘将马克尼击倒,然后瞬间施展舞风乱晴空结束这场比赛时,奇变突生。

  原本以为不可能改变方向的巨剑居然被马克尼硬是停住,然后扭腰、回转,巨剑由下而上,削往安琪莉娜的柳腰,显然在近身格斗下过一番苦工。

  距离实在太近,根本无法闪避,当所有人都认为安琪莉娜要被齐腰斩断时,她的脸上绽起如花朵般娇艳的微笑。

  交战至今,此刻总算有让她认真一点的兴致。

  左手腕一抖,冬蝉斜飞而出,同时四指下压,竟按上了巨剑的剑身处,足尖轻点,像是狂风中身不由己的棉絮一样随风乱舞,被巨剑带起身形,飞向半空。

  马克尼只觉得手上传来势若千钧的压力,奋起的力道无以为继,垂下双手。

  而射往半空中的冬蝉奇准的击中黛丝笛儿掷回的长矛,两股大力碰撞之下冬蝉倒飞而回,刚巧落在身处半空中的安琪莉娜伸出的右手上,凌空下扑。

  “你还算不错,够资格见识见识我的实力。”

  冬蝉发起猛攻,和先前一样没有碰到马克尼分毫,但剑尖带起的风雷声却是毫不留情的从马克尼的耳膜入侵,白色如电的身影以及重重剑影更给予心理上的沈重压力。

  马克尼从未经历如此颓势,他已经完全失去章法,再不晓得手上的巨剑是攻是守。更觉得安琪莉娜每发出一剑,就在自己的身上多留下一道压力,沈重得教自己无法承受。

  那种感觉就像是身陷在蛛网中,慢慢被蜘蛛吐出的丝层缠围绕,逐渐步向死亡的猎物一般。

  安琪莉娜的剑当然没有如此神奥,只是马克尼的心智被夺,才会出现这种幻觉。

  “我认输!”

  浑身冷汗,脸色死白,已经被逼到不能再退的马克尼丢掉手上的巨剑,高声说出安琪莉娜预料中的话。

  安琪莉娜眼中异采大放,挥舞的冬蝉突然变得缓慢,有若拖着千斤重物。

  剑尖出现了一点淡淡的,如萤火般大小的绿色光点,同时场上突然刮起一阵狂风,以安琪莉娜为中心点集中。

  亚修心中一跳,明白这是什么招式,即使在这么远的距离,自己仍然有种被往前吸的可布感觉,可见此招威力之强大。

  “冬蝉四式之──舞风乱晴空!”

  绿色光点在瞬间变得有若拳头那么大,同时冬蝉也像是摆脱了沈重负担似的高速回旋一圈,响起了轰雷似的爆炸声,同时一阵石粉和狂风以安琪莉娜为中心,朝着四周狂卷而出,遮天盖地。

  烟尘逐渐散去,场上景象逐渐清晰。只看到安琪莉娜悠闲的站立场中央,脸色如常,身旁则多出了一个圆形的坑洞。由于是坚硬的方石,所以深度比起先前第一次试招时浅了许多。

  而在坑洞的边缘,则是躺着晕死过去的马克尼,从胸膛微微起伏的情形可以判断安琪莉娜特意避开他,否则他早已尸骨无存。

  场上陷入一片寂静,似乎还未能从刚刚发生的事清醒过来,一直到裁判宣布胜利者及安琪莉娜步下竞技台时才爆起震天喝采。

  “主人,我们该回去了吧?”

  黛丝笛儿一回头,却发现亚修也振臂高呼,连身旁的小风也有样学样,完全没把她的话听进去。

  黛丝笛儿可不是容易放弃的人,深吸了一口气,在亚修身边大吼:“主人,我说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亚修被吼得头昏脑胀,不过这声音虽大却没第二个人听到,因为黛丝笛儿把声音集中起来,只让亚修听见。

  “不用那么大声吧?”

  “没办法,谁叫主人偏心?我赢的时候都不夸我一下,安琪莉娜那个家伙赢了就高兴成这样,哼!”

  “那是因为你的对手是我啊,我称赞你不是很奇怪吗?而且你今天又没有出场。”亚修大感冤枉,他可没有偏心谁来着。

  “我才不管,总之,当我打赢妮雅时你也要帮我高兴,而且最少要今天的十倍才行。”

  “你真的要和妮雅比赛?”亚修的语气有些沈重,终究还是要面对这个问题。

  “当然。”

  亚修闭口不语,虽然至今没有见过妮雅的实力,但想必不差,再加上穿云根本是如虎添翼。

  只是这种抗拒的心情却逐渐淡化,除了黛丝笛儿表现出来的自信、期待外,妮雅本身展露的一代高手风华也让亚修对两人一战有些期待。

  “那、那你一定要小心一点,不要逞强喔!”

  黛丝笛儿听得张大眼睛,这还是亚修首次松口呢!双手一张,把亚修紧紧抱住,喜孜孜的说道:“收回前言,主人对笛儿最好了。”

  亚修身体一僵,后背可以感受到夹带着无数妒意,如利箭般的目光射向自己。如果眼神也能杀人,那自己早已被万箭穿心。

  奋起全力,亚修勉强推开黛丝笛儿那柔软且带有香气的娇躯,无力的说道:“话好好说就行了,可不可以不要动手动脚?算我求你吧!”

  他知道这是黛丝笛儿表达心中感情的方法,但实在无法习惯,每次的接触都会让他绮念丛生,所幸一会儿之后就能排除这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念头。

  他并不晓得自己的定力足以让旁人啧啧称奇甚至有所怀疑,与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这双绝世佳人相处如此之久还能什么事都没发生,真是不可思议。

  安琪莉娜在这时回来,四人一同返回旅店休息,以准备明天的神前之战。

  而此刻,远在南方同为五大神殿之一的天音神殿,已鲜血染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