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6、川渝的一晚(下)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031 2019.08.12 17:54

  “小陈,我和你开玩笑呢。”

  王梓博赶紧走上去拦住陈汉升,真把票撕了,他妈说不定要报警寻人。

  陈汉升看着王梓博:“回去知道怎么说了?”

  “知道,知道。”

  王梓博马上点头,甚至还主动说道:“我们想想哪里还有漏洞,小鱼儿很聪明的,有些事她只是不想说破罢了。”

  陈汉升心想小鱼儿聪不聪明我还不知道吗,都像沈幼楚这样我就不会这么累了。

  第二天早上,陈汉升是被门外狗叫声吵醒的。

  他还想赖会床,没想到“咯吱”一声门被推开了,从外面伸进一个小脑袋,居然是阿宁。

  “院子里有人吗?”

  陈汉升问道:“怎么那么吵?”

  “狗子在追猫。”

  小丫头老实的说道。

  陈汉升忍不住笑了一下,这地方的孩子都这么憨的吗。

  他一边穿衣一边叫醒王梓博,不过陈汉升下床穿鞋时,阿宁又飞快的跑出去了。

  她对陈汉升既有些好奇,又有些认生。

  好奇是想接近,认生有些害怕,所以表现出来就是这样的。

  陈汉升走出门,看到沈幼楚正在做早饭,温柔的鹅蛋脸被灶台火光映的一片红晕,略微自然弯曲的秀发扎成一束,桃花眼被烟雾熏的水盈盈,不时轻轻捂嘴咳嗽一声。

  只是她穿着鼓鼓胀胀的大棉袄,立马破坏了印象。

  这棉袄一看就是手工做的,不仅她穿,阿宁也穿着这种,大概很暖和吧。

  “起床了呀。”

  沈幼楚害羞的打个招呼,她现在感觉很奇怪,陈汉升居然出现在自己家的小院里。

  陈汉升走过去说道:“不用做太多,我们吃完就走了。”

  沈幼楚愣了一下。

  “很快要过年了,路上太挤不舒服,寒假放完后我过来接你。”陈汉升解释道。

  “不,不用了······”

  沈幼楚不想陈汉升这么辛苦,陈汉升摆摆手打断道:“票都买了,难道就这样浪费了?”

  “喔,喔,喔,那我在家等你就是。”

  沈幼楚生怕又被凶,低着头把饭装好。

  两人说话时,沈幼楚婆婆就坐在小院里,川渝本来日照就少,老人家估摸也晒不到什么太阳。

  不过她就是安安静静坐着,阿宁趴在她腿上。

  陈汉升把王梓博喊出来吃早饭,他看到桌上只有两个碗,奇怪的说道:“婆婆和沈幼楚呢,还有小丫头怎么不过来吃?”

  “我们不吃完,她们不会吃的,别废话了赶紧动筷子。”

  陈汉升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啰嗦。

  沈幼楚烙了两张鸡蛋饼,这玩意阿宁平时都很少吃到,王梓博看了一眼,小丫头眼睛瞅着鸡蛋饼,嘴巴一直在动,大概在咽口水。

  王梓博再也忍不住了,从钱包里把仅剩的196块3角全部掏出来:“婆婆,我第一次过来没带礼物,身上只有这点钱,不过我以后肯定会再来的,到时给您买,买,买脑白金!”

  陈汉升心里笑了一下,王梓博没什么社会经验,最后只能憋出一句耳熟能详的广告。

  沈幼楚婆婆自然是不要的,王梓博也很坚持,拿出来的钱说什么不肯再放进口袋,陈汉升几口吃完饭,走过去拍拍王梓博肩膀:“把钱给我。”

  “一定要让阿婆收下啊。”

  王梓博情绪激动之下,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这就是陈汉升愿意和王梓博当朋友的原因——赤子之心。

  陈汉升把196元3角拿过来,他又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一并放在小阿宁左手口袋里:“想不想婆婆每天吃肉?”

  阿宁点点头。

  “想不想阿姐买漂亮衣服。”

  阿宁继续点点头。

  “阿宁自己想不想买课本和文具。”

  阿宁又点点头。

  陈汉升摸了一下小丫头的头发:“那就收下来,好不好?”

  阿宁转头看着自己婆婆和阿姐,沈幼楚刚要开口却被陈汉升瞪了一眼,她委屈的不敢说话。

  沈幼楚婆婆沉默半响,看了看桀骜不驯的陈汉升,又瞧了瞧站在旁边乖巧的沈幼楚,终于点了点头。

  “谢谢阿哥,我能买书包咯。”

  阿宁是最开心,这么多钱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正在吃饭的王梓博看到这一幕,心里一酸突然哭起来。

  陈汉升拍了他一巴掌:“别煽情,这是好事,你他妈哭个鸡把!”

  吃完早饭陈汉升准备离开,老太太拿了一大袋辣椒给陈汉升带回家。

  王梓博对陈汉升说道:“人家这么辛苦,我们不要再拿东西了。”

  陈汉升看了他一眼:“你妈和我妈都知道我们来川渝了,不带点土特产回去不好交代。”

  “放心吧,这些东西也不值钱。”

  陈汉升安慰道。

  “可是看上去挺重的。”

  王梓博还是有些为难。

  陈汉升一脸无所谓:“重就重吧,反正又不是我背。”

  王梓博原地站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狗日的永远只会差遣我!”

  ······

  陈汉升和王梓博出门后,沈幼楚牵着阿宁跟在后面一路相送。

  陈汉升一看不能这么下去,他回去唬着脸说道:“你是不是要跟着我回港城,那就赶快收拾衣服。”

  “我,我,我舍不得······”

  沈幼楚抬起头,眼里都是泪水,她本来就不会撒谎,这种时候连掩饰都不会了。

  陈汉升帮沈幼楚擦干眼泪,然后又捏了一下她的脸蛋:“我知道,我也舍不得,我谁都舍不得。”

  不过,说完他拿起树枝在地上划了一条横线:“你不许越过这条线,明白吗?”

  沈幼楚听话的点点头。

  陈汉升再次挥手离开,沈幼楚果然没有踏过那条线,只是呆呆的看着。

  旁边的阿宁有些冷,把右手放进口袋里,居然又摸出一沓纸币。

  “阿姐。”

  阿宁递给沈幼楚。

  “钱不是都给了婆婆了吗?”

  沈幼楚数了下,不多不少又是800块,她突然反应过来了,一抬头陈汉升和王梓博已经看不见身影。

  对陈汉升来说,爹娘自然是最大的,谁都不能超过这个标准,但是在这个标准之下给两份,也不算违反原则吧。

  不知道变通,如何当渣男?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