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0、空瘪的破旧小钱包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176 2019.07.12 18:06

  这次回建邺陈汉升也没叫王梓博,独自搭乘五个多小时的长途车,到达学校已经傍晚6点多了。

  天空阴沉沉的,落着细雨,虽然不大,但是浑身黏黏糊糊很难受。

  陈汉升心里骂了一句,建邺就是这样,一到下雨天,那种六朝古都的历史气息就填满空气里,抓不着也看不见,但是总能感觉得到。

  心情好时,还可以赋诗一首;心情不佳时,只能增加更多的落寞。

  陈汉升顶着小雨往宿舍跑,不过经过图书馆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嘴里大喝一声:“站住!”

  沈幼楚刚刚结束在图书馆的兼职工作,一天下来,摆书摆的胳膊都酸了,她正准备去食堂吃饭然后回宿舍复习功课,突然听到一个凶巴巴的声音。

  好像是个男人,还有些熟悉。

  沈幼楚小心翼翼转过头,看到陈汉升就站在自己身后,吓了伞差点扔了。

  “我又不会吃了你,干吗这样的表情?”

  看着一脸防备的沈幼楚,陈汉升更加不开心了。

  “没,没有啊。”

  沈幼楚不敢正对着陈汉升,转过半个身子。

  陈汉升冷哼一声,盯着沈幼楚瞧了瞧,突然说道:晚上我不想一个人吃饭,你陪我吧。”

  “啊?”

  沈幼楚慌张的抬起头,上次和陈汉升同桌吃饭的经历对她来说都成噩梦了。

  “怎么,不愿意?”

  陈汉升的态度霸道又有点恶劣。

  沈幼楚不吭声,雨伞下的桃花眼里已经有了点点湿痕,红润的嘴唇紧紧抿着。

  “妈的,真想狠狠吸一口,味道一定很甘甜。”

  陈汉升好不容易把视线从沈幼楚嘴巴上转移,一本正经的说道:“咱们是同学嘛,应该彼此帮助的,今天心情不好,你请我吃顿饭咋样。”

  沈幼楚委屈的抬了一下头,想说什么又没敢说,犹豫了一下最后才小声的说道:“那,那你想吃什么啊?”

  沈幼楚大概有还人情的心思,因为陈汉升帮她出了班费,本来她准备等兼职的收入下来后再还钱的。

  不过对陈汉升来说,这些都无所谓,总之以后都是男女朋友了,他就提议道:“最近二食堂新出了小火锅,我们去涮一下。”

  “喔,那个多少钱啊?”

  这是沈幼楚最关心的问题。

  “羊肉和虾一起,大概50多块钱吧。”

  陈汉升抛出一个“天文数字”。

  沈幼楚愣了一下,半响后才说道:“我想先回宿舍一下,可以吗?”

  陈汉升以为她要换衣服,沈幼楚还穿着图书馆陈旧宽松的工服。

  “行,快去快回。”

  不一会儿,沈幼楚就小跑回来了,不过手上没拿伞,发丝上落满了雨滴,衣服也没有换。

  “你的伞呢?”陈汉升问道。

  “室友要去义乌商品中心,我把伞借她了。”

  沈幼楚轻声解释。

  “你自己不用吗?”

  陈汉升不知道怎么了,看到这样的沈幼楚就特别生气,声音不知不觉大了起来。

  “我就在学校里,没关系的。”

  沈幼楚被吓了一跳,摆动着小手解释。

  “过来一起撑。”

  陈汉升本着脸,把伞递过去一些。

  沈幼楚假装没听见,快步走在小雨里,看来她是宁愿浑身湿透都不想和流氓陈汉升撑同一把伞。

  “你走那么快,我背这么多行李,怎么跟得上啊?”

  陈汉升突然喊道。

  “哦。”

  沈幼楚乖乖的放慢脚步,突然感觉头上没雨了,陈汉升已经把伞偏过来。

  她刚想走出去,不过被陈汉升瞪了一眼,只能束着身子走在伞底下。

  放假时学生很少,校园里整一片湿漉漉的,空气中夹杂着绿植与泥土的味道,清新而湿润,幽静而凉爽,不时也有同撑一把伞的情侣擦肩而过,一如现在的陈汉升和沈幼楚。

  到了二食堂,陈汉升抑郁的心情居然有了好转,如果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来形容,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启另一段感情。

  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这是为了方便陈汉升抽烟,点菜时沈幼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破旧的小钱包,仔仔细细把里面的钱拿出来,就连硬币都排成一列。

  这顿丰盛的学校火锅一共53元,几乎掏空了沈幼楚的全部身家,那个“破旧的小钱包”已经变成了“空瘪的破旧小钱包”了。

  “你刚才回宿舍,就是去拿钱的?”

  陈汉升反应过来问道。

  “嗯。”

  沈幼楚低声应了一句,然后端起餐盘走向座位。

  “傻子嘛······”

  陈汉升愣了一下,自言自语说道。

  二食堂的小火锅虽然是新推出的菜品,但是一直很受欢迎,尤其这样的天气,听着细雨打在窗户上的声音,看着肉块在沸水里翻滚,实在是一种享受。

  陈汉升中午在车上没怎么吃饭,肚子早就饿了,端了碗米饭就吃起来,可过了一会他又放下筷子。

  “你是不饿吗?”陈汉升问道。

  沈幼楚一口肉食没吃,手里捧着3毛钱的白饭,偶尔夹点青菜涮一下,陈汉升面前已经一堆虾壳和骨头,她碗边还是干干净净的。

  沈幼楚摇摇头不说话。

  “真是稀奇了。”

  陈汉升摇摇头又拿起筷子,脑袋里却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目光炯炯的盯着沈幼楚。

  “你是在等我先吃饱,然后自己再吃,是不是?”

  沈幼楚被看穿想法,红着脸不回应,不过连青菜也不夹了。

  雨一直在下,好像变成一股暖流窜进陈汉升心窝里,昨天大老远为自己送饮料的萧容鱼,今天要等自己吃完才动筷子的沈幼楚。

  陈汉升叹一口气,问道:“这顿火锅花了你的生活费,以后你怎么办?”

  他心里早有计较,不过想听听沈幼楚是怎么想的。

  “我还有100快缝在书包里,在图书馆整理书架也会有收入,晚上还可以来食堂兼职,那样吃饭的钱也可以省下来。”

  沈幼楚细声细语的说道,倒是把自己安排的妥妥当当,只是很辛苦罢了。

  “那你会不会怪我,吃光你所有的积蓄?”

  陈汉升又问道。

  沈幼楚睁大眼睛摇摇头,桃花眼单纯又魅惑,她是一张美人鹅蛋脸,食堂里微黄的灯光打在洁白无瑕的皮肤上,有一种静雕的凝固美感。

  陈汉升心中一动,没忍住说道:“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

  “哗啦”一声响。

  沈幼楚吓得打翻了自己的饭碗,汤汁溅到皮肤上,她也差点哭出声。

  “我,我就吃了两根青菜,能不能莫逼我谈朋友啊。”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