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8、放假不回家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380 2019.08.08 18:00

  陈汉升原来只是想借着广播站宣传一下101快递,可后来被于跃平通知说要被评为校三好学生,他当场就拒绝了。

  “于书记,明人不说暗话,我考试肯定要挂科的,当这个校三好学生压力实在太大。”

  于跃平也很无奈:“其实我也不想给你的,老老实实闷头搞创业就行了,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要了也没用,不过这是蔡校长的意思,他说你的行为有标杆作用,值得鼓励。”

  “至于考试。”

  于跃平叹一口气:“你就尽力吧。”

  陈汉升心想这是尽力不尽力的问题吗,我现在连几门课都快忘记了,但他也不能去找蔡启农,只得回去后对沈幼楚说道:“赶快帮我复习,期末考试我坚决不能挂科。”

  沈幼楚她自己学习没问题,笔记也做的很扎实,可实在不适合当老师,吭哧吭哧讲了半天,越讲越结巴。

  陈汉升没办法,把崭新的《西方经济学》课本拿过去:“把重点划出来,我自己背诵。”

  “喔。”

  沈幼楚仔仔细细把重要考试点划出来以后,一转头陈汉升已经呼呼大睡。

  “吧嗒,吧嗒。”

  沈幼楚轻轻用笔杆戳了下陈汉升,陈汉升迷迷糊糊睁开眼:“干嘛?”

  “重点划好了。”

  沈幼楚小声说道。

  “知道了。”

  陈汉升转过头又继续睡觉,昨晚他手痒也加入牌局,可能是即将放寒假的原因,602几个人一边吹牛逼一边打牌到3点多。

  沈幼楚有些着急,“吧嗒,吧嗒”又戳了几下。

  陈汉升终于彻底醒了,瞪着沈幼楚:“你老是戳我做什么?”

  “看,看书。”

  沈幼楚有些畏惧也有些坚持。

  陈汉升只能摇摇头把《西方经济学》拿过来朗诵:“经济学是研究人类经济活动的规律即价值的创造、转化、实现的规律······”

  “西方经济学是指产生并流行于西方国家的政治经济学范式······”

  “妈的,怎么这么啰嗦!”

  没读5分钟,陈汉升就没什么耐心了,看着旁边默默背诵枯燥课本的沈幼楚,他就问道:“我怎么样才能最快考到60分?”

  沈幼楚抬起头,不知道怎么回答。

  陈汉升又把这个问题细化一下:“你是怎么考到60分的?”

  这个问题不难,沈幼楚抬起头思考着,露出圆润的下巴和一片白嫩的脖颈,然后认真说道:“如果最后几道主观题不写,应该就能拿60分了。”

  陈汉升怔怔的看着沈幼楚,然后叹一口气没说话,站起来走出101。

  “你要回去吗?”

  “心里闷,抽支烟。”

  沈幼楚不明白陈汉升为什么会心里闷,她不晓得刚才那句话“刺痛”了陈学渣的心。

  伴着冷风,抖抖嗖嗖抽完烟,陈汉升回来后书也不想看了,喝着热水逗弄道:“今年寒假,你要不要跟我回家?”

  沈幼楚小脸马上就红了:“我,我要陪婆婆。”

  陈汉升笑了笑,然后正经的问道:“从建邺去你家要多久。”

  “好久,要30多个小时。”

  沈幼楚是川渝凉山州的,山高路远,交通极为不便。

  “这么长时间,坐的很累吧。”

  陈汉升又问道,沈幼楚是不可能买卧铺票的。

  “不,不敢睡觉。”

  沈幼楚轻轻答道,都可以想象到她抱着行李,低着头缩在窗户边上,饿了吃点馒头,渴了就喝点火车上的开水,独自坐30多小时的车程的样子。

  陈汉升忍不住捏了一下沈幼楚的脸蛋,还是像以前那样富有弹性,沈幼楚睁着懵懂单纯的桃花眼,脸颊在电热器烘托下泛着温柔的红晕。

  “把你身份证给我一下。”

  陈汉升突然说道。

  沈幼楚听话的掏出身份证,陈汉升瞅了一眼就笑了:“你以前那么胖的?”

  “哪,哪里胖了。”

  沈幼楚不好意思的要去拿回身份证,没想到陈汉升直接揣兜里了:“身份证先放我这里,到时帮你买车票。”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胡林语走进来了。

  “陈班长待遇可真高,还有人帮你复习功课。”

  陈汉升“嘿嘿”一笑:“你要是嫉妒了,明晚我给你机会,让你帮我补习。”

  “别,我没那么傻。”

  胡林语看了一眼沈幼楚。

  陈汉升不想这电灯泡太亮,直接问道:“胡支书有什么事吗?”

  “还有10天就考试了,考完试直接放假,所以把班级聚会时间定在这周六你觉得怎么样?”

  陈汉升想了想:“可以。”

  “那我就去安排了,需要买礼物吗?”胡林语又问道。

  “当然要了。”

  陈汉升说道:“不过不要班费买,我自己私人掏钱。”

  胡林语不理解。

  陈汉升解释道:“老郭喜欢抽烟,可你拿班费买烟,他会收吗?。”

  说到这里,陈汉升又对胡林语说道:“老郭家有个刚上幼儿园的女儿,她不怎么喜欢玩,比较爱学习,你去书店给她买点辅导资料,这个可以用班费买,再以班级名义赠送给她。”

  这件事确定后,陈汉升伸个懒腰又想回去打牌了,于是送沈幼楚和胡林语回去,在路上还买了两杯热奶茶给她们。

  “莫要忘记复习呀。”

  沈幼楚没忘记提醒这事。

  陈汉升假装听不见,回去的路上他掏出手机给梁美娟打个电话。

  “妈。”

  电话刚接通,马上就传来梁美娟熟悉的节奏。

  “不要叫我妈,我不是你妈,当初为什么要生你,陈汉升我都搞不懂你整天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陈汉升把手机拿远一点,直到梁美娟在电话里冷声问道:“刚刚说的那些,你听进去没有?”

  “嗯啊,听进去啦,妈你说的太对了。”

  陈汉升奉承道。

  “那今天打电话什么事?”

  梁美娟问道。

  陈汉升组织下语言:“我们1月14号放假,不过我要晚点回家,先和您老人家汇报一下。”

  “你又想做什么?”

  梁美娟觉得这儿子又要搞幺蛾子。

  “我想送沈幼楚回去,她家太远了,而且只会买硬座,这次我给她买个卧铺,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噢,这样啊。”

  电话里安静了一下,梁美娟似乎和陈兆军在商量,不一会儿她声音又传来了:“送一下可以,那你不许在人家过年啊。”

  “怎么可能,我当然要回家陪你和我爸过年了。”

  陈汉升笑嘻嘻说道。

  “小没良心的,谁知道你结婚后什么样呢,还有你爸问你,萧容鱼怎么回去?”

  “萧叔叔肯定会来接她,我也会等她先回去后,再送沈幼楚的。”

  挂了电话后,陈汉升突然想起如果送沈幼楚回去,那自己不得一个人回港城了,于是又打通了王梓博的宿舍电话。

  “梓博,放寒假后我们去旅游吧,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啊,古人的话还是要听听的。”

  王梓博一听就来兴趣了:“去哪里啊?”

  “川渝怎么样?”

  “那会不会太远了?”

  “不远,旅游当然要远一点了。”

  “可我没那么多路费啊,小陈。”

  陈汉升直接说道:“不用你花钱,我全包了,到时提前一天过来,我带你见个人。”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