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大学必须浪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573 2019.07.02 12:30

  男生宿舍都是报名时提前分好的,上面还贴着个人身份信息,陈汉升的床铺没有变化,仍然是靠近阳台的那一个。

  这个位置有利有弊,利就是能够俯瞰整个宿舍,室友在做什么他都能看清楚;弊就是男生阳台比较脏,夏天时候味道比较大。

  尤其现在阳台还留着上一届学长留下的“宝贝”,什么啤酒瓶、烟盒、旧书本,还有几条屁股上带洞的内裤。

  陈汉升放下行李,笑呵呵说道:“我叫陈汉升,苏东省港城人,哥几个都是哪里的神仙?”

  陈汉升开腔,大家还是很友好的互相介绍。

  年纪最大的叫杨世超,辽北人;其次是郭少强,苏东省广陵人;然后是戴振友,荆北人。

  陈汉升年纪排第四,下面两个是粤东人李圳南和建邺本地人金洋明。

  互相有了简单了解以后,大家就吹捧一下对方家乡的特产,二本学校就是这么尴尬,想夸夸对方高考成绩都不行。

  聊了一会,“老大”杨世超掏出烟挨个散去,郭少强和陈汉升都主动接过,戴振友犹豫了一下也略显生疏的点上,李圳南和金洋明都拒绝了。

  杨世超看到第一次散烟就被拒绝,面子上过不去,他就劝道:“我们都已经是大学生了,抽支烟有什么啊。”

  郭少强也跟着说道:“宿舍里已经有四杆烟枪,你俩要是不想抽二手烟,干脆抽一手烟和我们对抗。”

  看到两个“小弟”为难的表情,陈汉升笑着不说话。

  大学毕业后,他和金洋明基本不联系,不过和李圳南一直延续了大学时代的友情,这小子毕业后回老家先是炒股,再是炒币,赚的盆满钵满。

  陈汉升出差去粤东顺便找他,这狗日的已经是娱乐会所998套餐的常客了,更遑论抽烟这种小事。

  不过现在的阿南到底稚嫩,经不住劝还是抽了一根,马上就被呛的重重咳嗽起来,杨世超和郭少强相视大笑,他们也没有坏心思,只是觉得好玩。

  金洋明也在旁边取笑:“这种烟才几块钱一包,肯定呛喉咙,第一次抽烟应该试试中华和苏烟,又醇又香。”

  李圳南红着脸点点头,杨世超在旁边有些不高兴,金洋明这就是说自己烟太差了。

  “我老家那边都抽这种,没抽过其他好烟。”

  杨世超闷声说道。

  金洋明也晓得自己口误,转过头不说话。

  宿舍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有陈汉升一个人“吧嗒吧嗒”抽着烟,心想大学生真他妈太可爱了,都能为这点逼事闹出矛盾。

  不过他也没劝解,大学里相处难免磕磕碰碰,其实许多时候当事人都没怎么在意,总有些铁憨憨跳出去当好人劝解,结果没事反而变成有事。

  陈汉升站起身,活动一下筋骨,拿起扫把和拖把就走向阳台。

  狗日的阳台味道太大了,烟味都差点挡不住那里的臭味,以前整个宿舍硬是拖了一个月才打扫,也不知道当时6个人怎么忍下来的。

  陈汉升动手能力极强,很快就在阳台热火朝天的干起来,室友们看着他一次两次从厕所端水冲洗,有人就忍不住了。

  李圳南率先开口:“我们要不要去帮帮陈哥,毕竟是大家的宿舍,总不能让他一个人打扫。”

  其他人还没吱声,金洋明就在旁边说道:“阳台那么小,我们过去也是添乱,明天请陈哥吃早餐就行了。”

  杨世超想了想,也支持李圳南的意见:“的确应该一起做。”

  辽北人行动力还是很迅速的,这边说,那边他就打开阳台的门:“老四,要不要帮忙啊?”

  陈汉升正在洗阳台地板上的黑色固体,不知道是不是哪个混蛋的“遗留物”,忒难洗了。

  “不用了,我一个人能搞定。”

  陈汉升拒绝道。

  “陈哥,我也进去帮忙吧。”

  李圳南很坚持,他都脱了鞋子。

  陈汉升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不耐烦的说道:“说了不用就不用,你去把老杨桌上的烟拿来。”

  杨世超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叫他“老杨”,他默读两遍,觉得这个绰号挺好听的,于是“老杨”这个称呼伴着随杨世超整个四年大学。

  陈汉升拿到烟,直接又把李圳南推了出去,然后哼着二五不着调的歌继续涮起来。

  宿舍里的金洋明就笑着说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陈哥一看就是爽直的老实人。”

  郭少强也点头:“老四这人的确挺实在,在家里应该是做惯事情那种。”

  这两孙子见面没聊几句,就把“实在”的印象给了陈汉升,这也是大学生的通病,仅凭一两件小事就胡乱给人贴标签。

  “那干脆让陈哥当舍长好了。”金洋明建议道。

  大学舍长其实没啥好处,金洋明纯粹是想偷懒,希望陈汉升能把宿舍的卫生全部承包下来。

  陈汉升整整洗了一个半小时,阳台才被彻底的冲刷干净,他出来时才知道自己被金洋明赋予了“舍长”的重任。

  “陈哥,经过咱们一致推举,决定让你当室长,带领我们602走向更美好的明天。”金洋明得意的说道。

  “哪有推举,我们完全可以轮流当舍长的。”

  又是李圳南,他是唯一开口表示反对的人,其他室友大概都不想做劳务活。

  陈汉升笑了笑,弹飞手里的烟头说道:“没问题,那我就当舍长了。”

  舍长本身的确没啥权利,不过这得看谁当了,有人就能在不起眼位置上发挥巨大的影响力。

  ······

  陈汉升打扫完阳台,肚子又开始饿了,不过食堂已经关门,又没有外卖,他揉揉下巴突然说道:“现在也就不到10点,我们去找个大排档吃宵夜吧。”

  “啥?”

  几个室友纷纷抬起头,有人已经准备上床睡觉了。

  “太迟了吧,汉升。”戴振友说道。

  “迟啥,这个点就是吃宵夜的,赶快换衣服走人。”陈汉升直接催促。

  杨世超和郭少强都有一颗骚浪的心,他们对大学总有一种蠢蠢欲动的向往,可是报名的第一天又太平凡了,总觉得缺少什么。

  现在陈汉升一提醒,他们立马反应过来。

  缺少了约束啊,大学怎么能过和高中生似的,杨世超连忙赞同:“老四说的是,我们天南海北碰到一起,还是要喝一杯的。”

  郭少强都在换衣服了,这两人属于主动派,陈汉升还要搞定其他人。

  第一次宿舍聚餐,肯定不能落下任何人,否则他很容易被孤立。

  戴振友也好说,只要别人都去,他肯定也去。

  至于金洋明,在他反对之前,陈汉升就说道:“建邺是个不夜城,你这个当地人应该没那么早睡吧?”

  金洋明一想也对,自己作为优越的省会城市居民,不能给这群外地人小瞧了。

  “谁要睡了,我在想要不要叫我表哥开车过来,载我们去1912酒吧蹦一蹦。”

  金洋明这狗东西吹起牛B一点都不打滑。

  “行了行了,咱同学聚会,让你表哥消停点吧。”

  陈汉升说完又转向李圳南。

  李圳南已经换上睡衣:“陈哥,我真的不去了,首先我不能喝酒,其次也习惯这个点睡觉,啊呀你干嘛······”

  原来李圳南没说完,陈汉升居然爬上床把他抱起来了:“你去不去,不去的话老子脱光裤子搂着你睡一夜。”

  面对这样的威胁,李圳南宁愿喝死在酒桌上,也不能让陈汉升得逞。

  其他几个室友都在笑,不过他们都没意识到,面对不同的人,陈汉升劝解的方法也是不同的,而且还保留着原汁原味属于陈汉升自己的性格特点。

  这就是情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