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0、生活里无处不在的狗粮(加更)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379 2019.08.04 18:41

  看着呆滞的胡修平和左小力,陈汉升心说没想到吧,老子早就归顺朝廷了。现在咱是团委监察中心的学生干部,只是因为于跃平的关系没有公示而已。

  如果按照古代官职类比来说,怎么也得是东厂锦衣卫千户,《康熙微服私访记》的背影音已经自动切换成《绣春刀》了。

  “左副主席,我现在还是外联部副部长吗?”

  陈汉升看着左小力问道。

  左小力根本说不出话,心里骂团委老师是吃屎的吗,以前都是直接盖章的,为什么这次批示“不妥”?

  自己甚至都从没想过要先验证一下,没想到在最不可能出纰漏的地方产生问题。

  有些学生会成员还没完全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是说开掉陈汉升吗,现在的情况好像有些意外。

  周晓一刻没逗留,转身就出了大学生活动中心。

  他倒是聪明,没有任何职务约束,根本不需要想着擦屁股。

  穆文玲看到事情出现转机,她心里是既高兴又难过。

  高兴的是,虽然不知道团委那边为什么否决了这份说明,不过陈汉升好歹不用受到羞辱了;

  难过的是,这件事以后,系学生会主席团的威信又一次下降了。

  就在这乱糟糟的环境中,陈汉升突然开口了:“不管我还是不是学生会副部长,有几句心里话想和大家说说。”

  活动中心居然很快安静下来,大家都觉得这种时候陈汉升的心里应该最复杂吧,想听听他有什么人生感悟。

  “很快寒假就要来了,大家拎着大包小包回家又累又乏,有些路程远的还要转车,我给大家提供一条好建议,把行李交给火箭101快递托运,你们身上只带一些小包,享受一个轻松的寒假旅程。”

  谁都没想到陈汉升利用这个“宝贵”时间进行商务宣传,这个骚操作震惊到所有人。

  说好的人生感悟呢,偏偏左小力和胡修平现在都不知道要不要打断陈汉升的发言了。

  穆文玲赶紧上台:“不好意思同学们,这只是一个沟通误会,陈汉升仍然是我们的副部长,现在我宣布本次会议解散,各位同学回去后认真落实辩论赛的准备工作。”

  有穆文玲站出来收尾,这件诡异的“换部长会议”才终于落下帷幕。

  外联部的几个大一新生,他们出了大学生活动中心才逐渐回过味来。

  “陈部长,你真厉害啊。”

  “左小力还想设套,结果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这次是丢脸丢到姥姥家。”

  ·····

  看到身边这么多迷弟迷妹,陈汉升忽然想起101那边还有好几辆车没刷漆,正好利用一下免费劳动力。

  “或许团委那边领导可能有自己想法。”

  陈汉升笑嘻嘻说道:“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过我那边有些小问题,想请各位帮个忙,中午饭我请了。”

  在前期的兼职磨砺中,“黄蓉”聂小雨和“段誉”王岩松是坚持下来的大学生,何兵和许梦竹已经退出了。

  不过他们都对帮个小忙没什么意见,何况是今天大出风头的陈部长。

  一行人返回创业基地后,陈汉升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他开会前明明只漆好了一辆三轮车,可现在又多出两辆。

  正想着的时候,沈幼楚从房间走出来,她换了身旧校服,胳膊上还套着一个袖套,裤子头发上也被甩了不少红的白的油漆。

  由于忙的太投入缘故,光洁的额头上一片细细密密的汗珠。

  她看到陈汉升过来,主动迎上来几步,口罩下的桃花眼里充满期待。

  “你做的?”

  “嗯!”

  沈幼楚点点头,清澈透亮的眼神好像在说“夸夸我啊,求求你夸我一下啊。”

  陈汉升默不作声看了看两辆漆好的三轮车,又看了看满头大汗的沈幼楚,憋了半天突然说道:“笨死了,谁让你自己刷的!”

  沈幼楚愣了一下,小脸立刻垮了下来,刚刚欣喜的眼神充满着落寞,胳膊有些手足无措的摆了摆。

  陈汉升牵起沈幼楚,然后对聂小雨他们吩咐道:“你们两人一辆,按照白底红字的格式刷好。”

  “是。”

  几个外联部干事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赶紧扑上去做事。

  陈汉升把沈幼楚拉回101房间里面后,伸手摘下沈幼楚的口罩,脸蛋被口罩闷的红扑扑的。

  她看到陈汉升沉着脸,自己也不敢说话,眼睛一瞥看到窗边的绿萝正被中午的太阳直射,小心翼翼走过去帮它移了个方向。

  陈汉升心说我还没讲话呢,她居然就走了。

  “过来!”陈汉升喝了一句。

  沈幼楚被吓了一各激灵,赶紧跑回来。

  她以前在老家几乎什么家务都做,不过刷油漆还是第一次,这个味道颇大,好几次她都忍不住想吐,不过最终还是坚持刷完两辆,只为了得到陈汉升一句话夸奖。

  没想到夸奖没等到,却等到了一顿批,刚刚又被凶了一下,心里一委屈眼泪又包裹住眼眶,她刚要用袖子去擦眼泪,陈汉升抓住了不让她动。

  “笨!袖套上有油漆。”

  陈汉升一点点把沈幼楚溢出来的眼泪抹掉。

  “吃饭了没有。”

  一边抹眼泪,陈汉升一边问道,口气也温柔下来。

  沈幼楚摇摇头,她呆呆看着陈汉升帮自己擦眼泪,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饿了吗?”

  “有,有一点。”

  现在差不多下午1点了,陈汉升心想也只有这个傻姑娘肯不吃饭为我刷漆了。

  陈汉升生气的主要原因还是心疼,这种事自己做或者让别人都可以,沈幼楚偏要笨的自己动手。

  “我去买饭,你别哭了。”

  “好。”

  沈幼楚一边掉珠串子,一边小声应道。

  陈汉升笑了笑,捏了一下沈幼楚光滑的脸蛋,转身就去食堂了。

  他替外联部四个干事买的都是两荤一素,沈幼楚这边就要丰富多了,有鱼有虾还有肉。

  沈幼楚看了一下,睁着红红的眼眶:“多了。”

  “多个屁,我还没吃呢!”

  陈汉升回了一句,然后出去招呼外联部的几个干事。

  “你们四人就在外面吃,袋子里还有四杯奶茶。”

  “陈部长我们替你干活呢,都不给一点坐的地方。”

  聂小雨不满的说道。

  “提议无效,吃完赶紧做事。”

  远远的传来陈汉升的回答。

  王岩松无奈的摇摇头:“咱部长你还不了解,霸蛮的很,不过很有义气。”

  “还非常果断,创业基地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了,我以后只能在外联部跟着他混了。”

  何兵也笑着补充一句。

  “还有些风流的感觉。”

  许梦竹嘀咕一句,看到其他人都看着自己,连忙把话圆上:“风流但是不下流。”

  陈汉升回到屋里,沈幼楚已经把饭菜都整理在桌上,她自己还没动筷子。

  “你没带辣椒吗?”

  陈汉升问道。

  “带了。”

  沈幼楚红着脸从袋子里掏出一瓶芥菜辣子:“你要得不?”

  “我不要,你自己吃好了。”

  “咔擦,咔擦。”

  清脆的声音在101里愉快的回荡,陈汉升看了看沈幼楚。

  “辣不辣?”

  “不辣,甜的。”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