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3、心尖尖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294 2019.08.11 11:57

  陈汉升买来一大包零食准备进站,沈幼楚才知道陈汉升也要去川渝,她愣愣的都没反应过来。

  “总之都要去的,迟点早点有什么关系。”

  陈汉升拉住她向前走,上车后沈幼楚才发现不是硬座,也不是硬卧,而是4人一个房间的软卧。

  沈幼楚以前硬卧都没坐过,直接升级到软卧心里有些惶恐。

  她轻轻摸了下洁白的床铺,只敢小心的坐了半边屁股,还要用双手撑在两侧。

  陈汉升看不下去了:“你是担心把火车坐塌了吗?”

  “没,没有。”

  沈幼楚抬起头,惴惴不安的说道:“太贵了。”

  “莫慌,以后还要坐飞机呢。”陈汉升笑嘻嘻说道。

  陈汉升就没什么坐姿了,他大大咧咧脱掉鞋子躺在下铺,拿过被子当靠枕,双脚翘在床沿上,悠闲的看报纸。

  王梓博以前也没坐过火车,他的行动范围仅限于苏东省,于是跑到外面走廊上的折叠椅上,聚精会神看着沿途的风景。

  沈幼楚后来慢慢适应了,她也脱掉鞋子坐在床上,双手抱膝,默默背诵英语课本。

  陈汉升觉得很奇怪,沈幼楚好像看英语的时间特别多。

  “你怎么老看这玩意?”

  “我英语差。”

  沈幼楚小声说道。

  陈汉升突然来兴趣了:“你高考英语多少分?”

  沈幼楚垂着头没有回答。

  “说啊,就算是零分也没有见不得人。”

  陈汉升放下报纸追问道。

  “就,就是零分。”

  沈幼楚把自己膝盖抱得更紧一点:“考英语那天,阿公去世了,我在家陪婆婆。”

  车厢里突然安静下来,王梓博在外面也听到这段对话,他讷讷的说道:“要是加上英语,可以上东大了。”

  陈汉升拎出零食对王梓博说道:“你去打开水,泡三碗面。”

  王梓博离开后,陈汉升关起包厢的门坐到沈幼楚旁边:“是不是想阿公了?”

  “想。”

  沈幼楚抬起头,泪水涟涟,像珍珠似的一滴滴落在床单上,既有回忆亲人的思念,也有错失英语考试命运更改的无助。

  陈汉升帮她擦干眼泪,抓住沈幼楚的小脚放在手心,她的袜子有些薄,脚头位置还有密密麻麻的针线痕迹,看来是经过多少次修补的。

  沈幼楚不好意思的要往后缩,陈汉升不给,反而轻轻搓揉直到两只脚温度慢慢在升高,伴随着的还有一股暖流从脚底窜入沈幼楚心里。

  “好一点了吗?”

  陈汉升问道。

  “谢,谢谢你。”

  沈幼楚呆呆的看着陈汉升。

  “不客气。”

  陈汉升假装嫌弃的擦擦手:“不过你要多洗脚了,臭死了。”

  沈幼楚害羞的把脚缩进被子里,小声说道:“才不臭。”

  打开门以后,王梓博已经把泡面准备好,陈汉升招呼沈幼楚吃饭。

  沈幼楚仍然没有忘记自己带的馒头,建邺天气这么冷,馒头早就已经变得又冷又硬,她揪成一小块一小块放进泡面里,伴着面汤吃下去。

  看到陈汉升和王梓博都盯着自己,她小声说道:“我,我想吃馒头。”

  陈汉升叹一口气,自己也拿过两个馒头,也顺便递给王梓博两个:“中午解决掉,越拖越难吃。”

  王梓博也没推辞,抓住馒头也是塞在泡面里,唏哩呼噜的吃完后,陈汉升拉着王梓博去车厢与车厢连接处的地方抽烟。

  “没想到小沈是个可怜人。”

  王梓博摇摇头说:“只是性格也太好了,小陈你总是遇到好女人。”

  陈汉升晒笑一声:“坏女人我也没说不要啊。”

  ······

  人在火车上很容易睡觉,听着“咣当,咣当”的声音,再加上自带的摇摆属性,陈汉升和王梓博聊了一些家乡的事情,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直到有人打开车厢门,陈汉升迷迷糊糊睁开眼,走进来一个女大学生。

  二十出头,个子不高不矮,面容清秀,梳着空气小刘海,她进来后看了一眼,然后踮起脚尖就想把包裹放到行李架上。

  不过行李架有些高,她举了几次没放上去,沈幼楚放下书本要去帮忙,陈汉升带着困意喊道:“梓博,起来帮忙。”

  王梓博也在睡觉,他被叫醒后揉了揉眼睛,跳下床帮女大学生把行李放上去。

  “谢谢噻。”

  女大学生客气的道谢,没想到也是川渝口音:“你们是啥子大学的?”

  陈汉升睡觉不想搭理,沈幼楚又没什么社交能力,最终只能是王梓博结结巴巴的搭话。

  没想到两人还聊得挺投缘,陈汉升眼睛一睁已经是傍晚,暗沉的晚霞远远挂在天边,夕阳透过车窗洒在走廊上,就是没有一丝热乎气。

  火车毫不停留的经过路边山野村庄和山丘上,陈汉升心里莫名有一种时光匆匆流逝难以抓住的惋惜。

  “小陈,这是黄慧,苏东科技大学的大四学生,已经在建邺找好工作了。”

  王梓博介绍道。

  “噢。”

  陈汉升闷闷的打个招呼,狗几把的王梓博和黄慧聊天居然开着门,冷气全部跑到车厢里了,一觉醒来鼻子都有些堵塞。

  他又看了一眼沈幼楚,这小妮子把被子紧紧裹在身上看英语书,以她的性格如果不是实在太过分,只会默默的忍受。

  “要喝热水吗,我去帮你倒。”

  沈幼楚看到陈汉升醒来,小声的问道。

  陈汉升不吭声,“啪”的一声把车厢门重重关起来,吓得坐在走廊里聊天的王梓博和黄慧一激灵。

  “小陈,你动作不能小点吗?”

  王梓博再次打开门,不满的说道。

  陈汉升心里上火:“你他妈要泡妞就在走廊里泡,打开门现场直播吗?”

  骂完以后,陈汉升拿着打火机去抽烟了,顺手又把门关上。

  黄慧被说的脸色有些难看,她早注意到了沈幼楚大概有些冷,但是关着门聊天有些压抑,于是没讲出来。

  “你这个同学脾气有些大啊。”黄慧说道。

  王梓博其实心里有些慌,但他死要面子的摆摆手:“小陈就这狗脾气,我去看看。”

  “好,感觉你挺怕他的,同学之间还是要平等相处。”

  黄慧突然在背后说道。

  王梓博停顿一下,转过头认真的解释:“我和他不是普通同学,4岁就认识的死党。”

  “哦哦哦,那赶紧去吧。”黄慧和蔼的笑了笑。

  王梓博来到厕所隔壁的吸烟区,陈汉升已经抽完半根了。

  “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在外人面前大呼小叫的。”

  王梓博抢过烟说道。

  “怎么,你喜欢那个妞?”

  陈汉升顺手把打火机也递了过去。

  “也没有,就是感觉你在女生面前不尊重我。”

  王梓博锤了陈汉升肩膀一下。

  “她就是个路人而已,下了火车就没啥关系了。”

  陈汉升指了一下车厢那个方向:“可沈幼楚是老子的心尖尖,你把她冻成那样,老子还不能生气喽?”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