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4、半道接手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109 2019.07.14 18:21

  团委这个部门在不同学校职能也不一样,有些学校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层部门,不过在财院的位置比较重要,从学生会到招生处,从后勤管理到资源分配,团委都是可以说两句话的。

  下课后,陈汉升跟着胡林语来到办公楼,沈幼楚默默的跟在后面,她看到陈汉升脸色不渝,更是不敢开口说话。

  “咚咚咚。”

  在一间单人办公室门口,胡林语打招呼道:“于老师,又来打扰您了。”

  陈汉升看了看贴在墙上的职务信息,财经学院团委副书记于跃平。

  于跃平40岁左右,带着一幅乌金边眼镜,大概是长时间坐办公室的原因,身体略有些肥胖。

  他正在拟文件,看到胡林语有点不耐烦:“你怎么又来了,我都说了申请贫困生助学金需要流程,再说那位沈幼楚同学的证明材料也不充分,我们还要和当地政府部门好好核实。”

  “那还需要多久啊,于老师。”胡林语赶紧问道。

  于跃平再次埋下头:“这个时间不好定,可长可短,总之我们核实清楚后,这个贫困生助学金肯定会发的。”

  胡林语一听仍然没个准信,心里就开始着急:“我从放假前就提交了材料,您也早说开始审核了,怎么到现在还是未定呢?”

  于跃平斯条慢理的答道:“学校有学校的规矩,财务有财务的制度,同学你也要理解的嘛。”

  说完,于跃平不再搭理胡林语,也无视陈汉升和沈幼楚,自顾自的埋头写材料,房间里只有空调“呼呼”的声音。

  “又是这样。”

  胡林语已经连续几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了,这就好像拳头打在棉花上,卡在这里进退不得。

  她转过头看了看,班长陈汉升冷眼旁观,当事人沈幼楚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口,漂亮的桃花眼里同时存在着希冀和失望。

  “呼!”

  胡林语重重呼出一口气,前几次遇到这样的冷落,自己就会手足无措的离开,不过这次陈汉升也在这里,千万不能给他小瞧了。

  “于老师,沈幼楚家庭贫困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她现在每天只吃三毛钱的米饭和免费的紫菜蛋汤。”

  “沈幼楚在图书馆打零工,每天都要忙到晚上10点。”

  “她现在又准备在食堂做兼职,只为了省下一顿晚餐钱,于老师,这些都是可以看到的情况啊!”

  ······

  胡林语认真又动情的解释,奈何于跃平根本不回应,好像没听见一般。

  面对这种软钉子的刁难,还有几次累计下来的怒火,胡林语再也忍不住了,“啪”的一声重重拍在桌子上。

  几个人都被吓了一跳,于跃平甚至笔都扔了。

  “你这样,配当一个老师和党员嘛?!”

  胡林语大声喝问道,短发都随着这股气势都竖立起来。

  陈汉升一看不好,赶紧走上去拉回胡林语,没想到于跃平也生气了,他从抽屉里掏出公章摔在桌上:“既然你这样说,那干脆公章给你,你来负责审批好了。”

  胡林语也是莽,二话不说就要走过去,陈汉升连忙拦住她:“胡林语,别做傻事。”

  “陈汉升你别拦着我,你不是喜欢沈幼楚吗,那应该站在我们这边啊!”

  胡林语说话已经带着哭腔。

  陈汉升心想这种事哪里能单纯的分成“这边”和“那边”,真要想申请成功,就必须把自己和学校当成“一边”。

  钱是小事,关键这个名额很珍贵,沈幼楚确定贫困生身份后,在其他各项申请中能够有隐形优势。

  最后,陈汉升终于把胡林语劝出去,顺手还把于跃平的公章和办公桌收拾好。

  走出办公楼,胡林语终于忍不住哭起来:“幼楚各项条件已经符合了,可他就是不批,为什么啊?!”

  沈幼楚伸出自己的衣袖,应该还是高中时的旧校服,宽宽松松,有些地方已经洗的发白了,她轻轻帮胡林语擦干眼泪,然后轻声说道:“那就不申请了吧,我们不要再来了。”

  “那你以后怎么办?”

  胡林语擦擦眼泪问道,她这个性格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

  “没关系啊,我没问题的。”

  沈幼楚说话一如既往的小声,不过语气却透着一种坚强。

  陈汉升刚开始都有些惊讶,不过发现沈幼楚依然不敢看自己,他才突然醒悟过来,这种坚强不是蕴在性格里的,而是藏在心里的。

  沈幼楚依然单纯,依然善良,依然胆小自卑,甚至在陈汉升面前依然是受气包,不过由于艰苦成长环境的影响,她天生就有默默面对一切生活困难的准备。

  陈汉升叹一口气,突然对胡林语说道:“你把沈幼楚申请材料给我吧。”

  “你能搞定吗?”

  胡林语泪眼婆娑的问道。

  陈汉升摇摇头:“我也不确定,但是如果你提前让我介入,应该要简单一点。”

  “你提前介入也没用啊,关键那个老师他不懂制度!”胡林语仍然很生气。

  “不是他不懂制度规矩,而是你不懂人情政治啊,胡支书。”

  陈汉升随意翻了翻申请材料:“你们回去吧,这件事我接手了。”

  “你打算怎么做?”

  胡林语不甘的问道。

  “我有我的办法,一是给你擦屁股,二是为我自己牵线搭桥。”陈汉升说道。

  胡林语有些愧疚,她也醒悟过来刚才的冲动增加了这件事难度,不过“牵线搭桥”是什么意思,听陈汉升的话好像还有积极的一面。

  看到胡林语一脸迷糊,今天难得正经的陈汉升解释道:“祸兮福之所倚嘛,有时候问题看似山重水复,其实也蕴藏着柳暗花明的机会。”

  “比如说你虽然得罪了团委的老师,但是如果我能平息这件纠纷,其实就是增加和团委老师交流的机会。”

  “有失必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

  胡林语醒悟过来说道。

  “没错,说不定这件事完成后,我还能获得爱情。”

  陈汉升笑嘻嘻说道,还看了一眼沈幼楚,她马上红着脸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胡林语啐了一口,拉着沈幼楚准备离开,顺便评价一句:“班长,其实你认真起来挺帅的。”

  “小胡,劝你不要痴心妄想,我们是不可能的,你好好考虑一下金洋明吧。”

  “呸!”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