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9、聚会时的小意外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144 2019.08.14 12:07

  萧容鱼擦干眼泪走出卧室,其他人没有发现异样,唯独老萧多打量几眼,发现自家闺女应该是哭过了。

  “陈汉升这狗东西也真是厉害,我都没看清就能把小鱼儿弄哭,关键还能马上哄好。”

  萧宏伟心里想着。

  不过陈汉升提出想考驾照的时候,萧宏伟二话不说,当面打电话疏通关系,老萧心里对大事小事理的很顺。

  下午的时候,萧容鱼拉着陈汉升约高中同学聚会。

  毕竟上学时都有自己的小圈子,放寒假了一起谈谈大学生活,巩固同学友谊,父母也都理解。

  只是大平头也吵闹要跟着一起去,关键他父母还挺信任两个大学生的,一点都不反对。

  萧容鱼看向陈汉升,她觉得带也行,不带也行。

  陈汉升当然不想带了,初中小萝莉还可以考虑,但他又不想表现出来得罪人,于是对大平头说道:“那你赶紧收拾一下,一会网吧没位置了。”

  “你们去网吧?”

  大平头母亲有些吃惊,她以为大学生都要去图书馆或者新华书店这些地方。

  “是啊。”

  陈汉升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城北广场那边有家网吧配置不错,小鱼儿和我都想去看看。”

  “那算了,那算了。”

  大平头母亲马上拒绝了。

  陈汉升和萧容鱼下楼的时候,还能听到大平头耍赖的哭声,还有他妈呵斥。

  “你寒假作业完成了吗,哥哥姐姐是大学生能去网吧,你呢,考个港城一中都困难······”

  其实萧容鱼心里也挺疑惑的,一直到楼下她才问道:“你要上网用笔记本就行了,还要去网吧做什么?”

  “不去网吧。”

  陈汉升摆摆手说道:“我不想带电灯泡,故意说去网吧的,这个恶人让他妈来当。”

  “噢~”

  萧容鱼终于反应过来,噘着嘴说道:“你真够狡猾的。”

  ······

  聚会地点定在港城体育馆附近一家休闲吧里,陈汉升喊了王梓博,其他人都由萧容鱼通知。

  这个休闲吧新开不久,一楼有很多卡座,二楼是台球室,最适合在这里聚会消磨时间。

  不一会儿同学都陆陆续续过来,有男有女,在建邺读书的高嘉良,刘小萌,谢婉秋也在,大概十个人左右。

  大家见面还是很亲热的,互相拍着肩膀开着玩笑,聊着着高中时的糗事,还有在外地看到的一些新闻。

  这些高中校友虽然只上了半年大学,不过在小社会里锻炼以后,身上那股青涩味道消散了很多,男生们原来留在嘴边的小胡须早已经剃掉了,女生们说话也不像高中时那么害羞。

  有一个叫潘颖的女生眼角还带着春意,一问果然是谈恋爱了。

  陈汉升也是完美融入其中,他高中时就不是内向的学生。

  “嘉良,你神色有些萎靡啊,是不是失恋了?”

  陈汉升对高嘉良说道。

  高嘉良脸色一变,不自在的挥挥手:“别瞎说,我都没谈恋爱,哪里会有失恋这种情况发生。”

  不一会儿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大家各自点了一些饮料,陈汉升又去前台拿了几副扑克牌。

  同学聚会打牌是最基本的操作,不然也找不到太多事情做,几个人分了两桌,彼此相邻,喝着饮料,还能聊天,好不惬意。

  陈汉升打算去打台球,所以只是搬个椅子坐在萧容鱼背后当狗头军师,有女同学看到两人态度比较亲密,就开玩笑问道:“陈汉升,你当年追小鱼儿追的可凶了,现在怎么样啊?”

  萧容鱼想听到陈汉升的答案,没想到他只是笑嘻嘻的敷衍:“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小鱼儿心里气馁,但却昂着头傲娇的说道:“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革命又如何成功。”

  陈汉升假装听不懂,拉着王梓博去打台球。

  不一会儿,二楼是“啪,啪,啪”清脆击球的声音,楼下全是八卦。

  “我们学校有栋教学楼死过人,实在太恐怖了······”

  “我有个学姐意外怀孕了,那个男的却不敢负起责任······”

  “我们班的辅导员太变态了,就是喜欢选漂亮女生当班长······”

  ······

  每个话题抛出来都能得到很多人的呼应,然后“吧啦吧啦”又引出一大串话题。

  王梓博也悄悄的说道:“小陈,我上午去网吧加了黄慧的QQ。”

  陈汉升愣了一下:“太沉不住气了,至少等回建邺再加吧,你这样会在两人关系中丧失主动的。”

  王梓博没听明白:“她没有很冷漠啊,我加了她立马就通过了。”

  陈汉升不想深入争辩这个问题,跳过去问道:“后来呢?”

  王梓博脸色有些不好看:“后来没聊几句她说去洗澡了。”

  陈汉升笑了一声,弯着腰瞄准桌上的台球,重重的一杆打出去,然后又问道:“洗澡完给你发信息了吗?”

  王梓博摇摇头:“我一边看电影,一边等信息,网费上没了她还是没回。”

  “那你午饭都没吃?”陈汉升问道。

  “嗯。”

  王梓博默默点头。

  陈汉升叹一口气,喊过服务员让他拿点面包上来,王梓博坐在椅子上,一手拄着台球杆,一手吃面包的样子实在有些落寞。

  不过陈汉升一点都不可怜,舔狗是不值得可怜的,更重要的是,他还一定会继续舔下去的。

  “梓博,你魇住了。”

  陈汉升淡淡的说道。

  “什么叫魇······”

  王梓博话刚说一半,突然听到一楼有人骂道:“你们他妈的能别笑吗,整个休闲吧就你们这里最吵!”

  骂人的年纪不大,甚至比陈汉升他们还小一点,染着一头黄毛。

  他的态度有些恶劣,几个男同学都不太服气,纷纷说道:“我们声音又不大,再说休闲吧里还不能笑了吗?”

  “嗬,还敢反嘴?”

  小黄毛本来只打算骂一句,可是听到有人顶撞,这就要冲上来动手了。

  楼下的同学连忙站起来避让,他们到底还是学生,比不过这些社会混混。

  就在这时,二楼有根台球杆夹着风声砸向小黄毛,后面有人大声提醒:“张卫雷,赶快躲一下。”

  小黄毛也注意到了,他连忙后撤一步。

  只听“咔擦”一声,台球杆砸在地上直接断成了两截。

  小黄毛眼角跳了一下,这一下要是砸在身上,青一块那是最基本的,严重点说不定骨头都要砸断。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