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3、修罗场(上)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184 2019.08.15 20:33

  陈兆军当然不会要二胎,梁美娟也是气话,40多岁要二胎风险很大,而且也没精力培养。

  陈汉升还不知道老娘要放弃自己这个大号,他一路转车来到川渝的时候,恍然觉得好像没离开。

  推开熟悉的柴门,院子里只有小丫头阿宁,她一个人坐在小板凳上写作业,土狗和家猫无精打采的趴在脚下。

  现在看到陈汉升,阿宁也不害怕了,专门跑过来仰着头打招呼:“阿哥。”

  陈汉升笑眯眯的掏出糖果:“婆婆和阿姐呢?”

  “婆婆去叔公家了,阿姐砍柴了。”

  小阿宁拿到糖果先不急着自己吃,慢慢分成好几份,陈汉升问她原因。

  “婆婆一份,阿姐一份,阿哥一份,阿宁一份。”

  陈汉升摸摸了她的头发:“阿哥那份给你。”

  小阿宁父亲早年外出打工杳无音讯,母亲实在等不到干脆改嫁,相当于沈幼楚婆婆一个人抚养两个孩子读书长大。

  “谢谢阿哥。”

  小丫头先道谢,突然小声的说道:“阿姐睡觉梦到阿哥了。”

  “阿宁怎么知道?”

  陈汉升笑着问道。

  “阿姐带着我睡觉的,我听到的她说梦话了。”

  阿宁睁着大眼睛回答。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沈幼楚背着一大捆柴火回来了,她本身个子很高,只是背的柴火特别多,整个人腰背都弯了。

  陈汉升按下心里涌起的柔情,皱着眉头说道:“你就不能少背点吗,笨死了。”

  其实陈汉升自己也很奇怪,他面对小鱼儿更多是包容,面对沈幼楚却有些苛刻。

  沈幼楚看到陈汉升本来很高兴,但她不会用语言表达,娇憨的脸上瞬间布满了喜悦,桃花眼水盈盈的清澈透亮。

  只是被凶了一句,小脸有些委屈。

  陈汉升假装看不到,走过去帮忙卸柴火:“问你话呢,砍这么多柴火做什么?”

  “我,我上学后,婆婆在家背不动。”

  沈幼楚低着头解释,她怕陈汉升继续发火,还小心翼翼加上一句:“下次我不背这么多,你莫要生气了。”

  陈汉升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沈幼楚是想多存点木柴在家里,这样她去建邺后,婆婆就不需要背了。

  “咳~”

  陈汉升没好意思道歉,咳嗽一声唬着脸问道:“还需要再砍吗?”

  “要,要的,我先做饭给你吃。”

  沈幼楚小声说道,走向厨房准备开锅。

  陈汉升摇摇头:“我吃过了,一起去砍吧。”

  沈幼楚没动脚步,大概是不想陈汉升去劳作。

  “走啊。”

  陈汉升催了一下,她才慌忙跟上。

  砍柴是个技术活,陈汉升虽然不是五谷不分的学生,可这手艺短时间也学不会,最后还是沈幼楚砍,陈汉升背,三次以后才把仓库填满。

  傍晚时婆婆回来了,她一言不发的看着两个年轻人在院子里忙碌,然后慢吞吞切一点腊肉做菜。

  吃饭时看到有荤菜,陈汉升心想这应该和自己留的钱有关系,原来要改变一个贫困家庭这么简单。

  其实站在沈幼楚家庭角度,一个在读大学生,一个即将上小学的幼童,一个没有工作能力的老太太,钱没那么好赚。

  如果不是陈汉升插手沈幼楚的生活,大概陈宁宁上学费用都要靠沈幼楚辛苦在食堂和图书馆兼职,然后自己吃三毛钱的米饭省下来的。

  吃完晚饭,门外北风“呼呼”的吹着,小厨房里烧着下午刚砍的木柴,不时从灶台的火光里传来“啪啦”爆裂声。

  沈幼楚认真指导阿宁读书,不时把飘下的发丝拢在耳朵后面,露出一片映着红光的小耳垂,老太太昏昏欲睡,一片祥和。

  ······

  第二天,陈汉升和沈幼楚离开凉山,不过到达蓉城时没有去火车站,而是去了机场。

  沈幼楚来到检票口才晓得要坐飞机,她轻轻拉了拉陈汉升衣角:“我们坐火车,好不好?”

  陈汉升知道她的心思,安慰道:“飞机票提前买和软卧差不多价格,别担心。”

  这倒是实话,不过对沈幼楚来说,第一次坐飞机的紧张感远大于新鲜感,尤其刚起飞时脸色一片煞白,紧紧抓住陈汉升的手不松开。

  直至平稳以后,沈幼楚肩膀还在不住的颤抖。

  “下,下次我们不坐飞机。”

  沈幼楚小声的请求,豆粒大的眼泪转啊转,桃花眼一眨就滴落下来。

  “好,那你亲我一下,下次就不坐飞机了。”

  陈汉升笑着说道。

  公开场合这肯定是为难沈幼楚了,她转过头看着窗外的白云,眼睫毛上还沾着泪水。

  飞机行驶一会,陈汉升摇了摇沈幼楚的手指:“你松开一下,我要去厕所。”

  “喔,喔,喔。”

  沈幼楚慢慢松开,不过飞机突然颠簸一下,她马上又紧紧抓住,眼睛里充满着依赖。

  陈汉升叹一口气:“算了,就尿裤子里面吧。”

  ······

  两个半小时的飞行到达建邺禄口机场,搭车返回学校后,陈汉升甚至都没来得及睡一觉又赶回港城。

  虽然萧容鱼对陈汉升“外出走亲戚”的理由有些奇怪,不过好歹还是赶上了,陈汉升也装模作样搭乘萧宏伟的车去学校。

  王梓博他们也在,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萧容鱼还推了推陈汉升:“小陈,你说一年过来,学校会不会有很大变化?”

  陈汉升撇撇嘴:“能有什么变化,还不是老样子。”

  “切,这么肯定好像刚刚看过一样。”

  小鱼儿噘着嘴说道。

  陈汉升肩膀不自然的抖动一下,他的确是刚从那里回来。

  由于陈汉升和萧容鱼学校离得最近,所以萧宏伟先把其他几个同学送到,最后才去东大和财院。

  “这条路那么挤?”

  老萧皱着眉头说道。

  陈汉升抬起头,两个学校相邻,所以路上密密麻麻全是拎着行李的学生,再加上摆摊的商贩,车辆迟迟难以前行。

  “现在正好开学·······”

  陈汉升刚说一半就突然停住了,因为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沈幼楚!

  她正穿着那件宝蓝色羽绒服,而且就站在路边!

  “完了,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幼楚大概是出来买一些东西,又或者只是单纯的散散步,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陈汉升脑袋里瞬间出现真空状态。

  “小鱼儿,前面有个女孩子,穿的衣服和你好像啊。”

  偏偏这个时候,眼神很好的萧宏伟也发现了,但他只是当成一个巧合。

  “是吗?”

  萧容鱼慢慢抬起下巴,向窗外望去。

  陈汉升心脏猛的揪了起来。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