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8、我在等一段专属BGM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204 2019.08.04 12:00

  钟建成效率还是很快的,第二天上午就把三轮车送过来了,陈汉升皱着眉头问道:“怎么都是二手的?”

  送车的快递员小郑笑着说道:“这已经是门店那边所有小型三轮车啦,钟经理吩咐全部拿来支持陈总。”

  陈汉升围着五辆小三轮车绕行一圈:“行吧,勉强还能用。”

  “那我先回去了。”小郑说道。

  “不要急。”

  陈汉升拦住他:“你再去买两罐油漆,一大罐白色,一小罐红色,我要把车刷一下。”

  “跑腿没问题,可买油漆的钱······”

  小郑伸着手说道。

  陈汉升看了一眼小郑,从口袋里把抽剩下的半盒红金陵放他手心:“油漆回去和钟经理报销,我和他说好了。”

  小郑一看还有半盒烟,嬉皮笑脸的装进兜里:“要是老钟不给报销,我回来找陈总要啊。”

  陈汉升作势要打他:“滚去买吧,耽误老子赚钱,把你都捏碎了。”

  小郑笑嘻嘻跑出去,有些快递员年纪和陈汉升差不多大,所以陈汉升和他们相处都是呼爹骂娘的模式,偶尔还给一点好处,双方之间的关系倒是越来越融洽。

  油漆买来后,陈汉升回宿舍换了最旧的衣服,又买个口罩和手套就开始涂抹。

  不一会儿,沈幼楚、商妍妍、胡林语下课都过来了。

  个子最高的沈幼楚走在中间,可她走路是低着头的;商妍妍和胡林语走在两侧,她们互相不顺眼。

  这个组合真是怎么看怎么别扭,陈汉升寻思着等商妍妍把衣服搞定了,随便找个理由把她踢出去好了。

  胡林语也是,不过踢胡林语更简单,连理由都不用找。

  “你怎么自己做事?”

  商妍妍打招呼问道。

  陈汉升一手拿着油漆刷子,一手扶着三轮车,旧衣旧裤上沾了不少油漆,就连头发上都被甩了几滴,嘴里的半截烟头都烧成灰了,他也腾不出手弹一下。

  “我自己做事不正常吗,我还自己吃饭,自己上厕所呢······咳,咳,咳”

  说话时烟呛到了气管里,陈汉升重重咳嗽起来。

  沈幼楚刚要上前,不过商妍妍动作更快一点,她伸出两根细细的手指,从陈汉升嘴边夹走烟蒂。

  胡林语轻轻推了下沈幼楚。

  沈幼楚转头看了一眼胡林语,眼神清澈透亮,然后转过头继续看陈汉升刷油漆。

  胡林语叹一口气,这个傻子怎么就没一点危机感呢,商妍妍都要鸠占鹊巢了啊。

  半个钟后,陈汉升终于把第一辆车漆好了,全身涂抹着白色油漆,只在尾盖上有一行显眼的红字——火箭101快递。

  “以后你准备骑着这个车在学校里收快递吗?”

  胡林语问道。

  “怎么样,拉风不?”

  陈汉升笑眯眯的,他自我感觉很良好。

  胡林语不太同意:“总觉得太高调了。”

  “我就觉得高调点才好。”

  商妍妍反驳道:“现在正是宣传的时候,这样才有更多同学看见。”

  “商妍妍,你说话能摸着良心不?”

  “胡林语,你说话能动点脑子不?”

  ······

  两个人马上就吵起来,这个说你化妆妖艳不像大学生,那个说你是土老帽进城,丢财院的脸。

  商妍妍更刁钻一点,几次都准确击中胡林语软肋。

  陈汉升不搭理她们,也没有劝架的心思,他准备去漆第二辆车;

  沈幼楚也跟着走过来,指望她劝架也不现实。

  这时,外联部的部长戚薇来到创业基地:“陈部长,中午学生会有个全体会议,我们都要去参加。”

  陈汉升很不耐烦:“什么会啊,我这边正忙着呢,能不能请假?”

  戚薇摇摇头:“好像是为了内部变辩论赛的事情吧,左小力副主席还专门借了大学生活动中心使用,通知所有干事都要参加的,何况你还是副部长。”

  “吊事真多。”

  陈汉升嘀咕着站起来,脱下口罩和手套:“走吧。”

  戚薇有些诧异:“你不回去换身衣服吗?”

  “换个几把,劳动人民最光荣。”

  ······

  两人来到大学生活动中心,里面已经坐了不少学生,陈汉升这个满身油漆味的造型吸引了很多目光,当然也包括了站在最前面的左小力和胡修平。

  胡修平只是看了一眼就转移了视线,左小力一直盯了很久。

  陈汉升不太理解:“组织一场系内部辩论赛,按理说不用这么大规模吧。”

  戚薇也皱着眉头,这场人文社科系学生会全体成员大会肯定另有目的,可是为什么不提前说呢?

  坐在最前面的穆文玲看到了陈汉升,她匆匆走过来压低声音说道:“陈汉升,你现在马上请假,我这边同意后你就能离开了。”

  “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了,你相信我。”

  穆文玲语速很快,表情也非常着急。

  不过陈汉升这类人,不会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他做什么事肯定有自己的理由,哪怕是为了心情舒畅也好。

  “先说原因,我再看看要不要走。”

  陈汉升说道。

  “你也太固执了!”

  穆文玲没办法,只好实话实说:“左小力和胡修平两人准备把你踢出学生会,讨论辩论赛就是个小事,主要是针对你的。”

  戚薇不相信:“副部长的审批表已经报送团委了啊,除非个人要辞职,他们凭什么说换就换。”

  “团委负责学生会工作的关淑曼老师出去学习了,最近刚回来,左小力利用关老师没来得及审批盖章的时间差,很早之前就提交了一份关于陈汉升不适合担任副部长的说明。”

  穆文玲虽然很气愤,但是没有一点办法,这就是学生会没有主席的弊处,两个副主席联合就能把另一个副主席架空,她也是会议前才知道这件事。

  穆文玲和胡修平曾经联合对付左小力,现在也遭到了反噬。

  “左小力觉得把你赶出去还不够,还要在全体学生会成员面前羞辱你一次。”

  穆文玲再次劝道:“你先请假离开会场,以后虽然不在学生会了,但今天的羞辱是可以避免的。”

  陈汉升觉得这段场景有些熟悉,仔细想了想,以前看《康熙微服私访记》里的康熙扮演者张国立,每当他遇到危险时,总有一段慷慨激昂的背景音乐(BGM)响起,然后他大吼一声:“三德子法印何在?”

  这两个憨憨出现以后,就是张国立的专属装逼时刻了。

  “快走啊,不要发呆了。”

  穆文玲催促道,她还以为陈汉升愣住了。

  “我不走。”

  陈汉升缓缓的摇摇头:“我在等一段专属BGM。”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