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5、川渝的一晚(上)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175 2019.08.12 11:54

  陈汉升其实都没想到沈幼楚真有个表妹,只是年纪有些小。

  “婆婆呢?”

  沈幼楚蹲下去帮小女孩擦了擦脸。

  陈汉升借着月光瞅了一眼,小丫头身体有些瘦,小胳膊小腿,眼睛倒是蛮大的,她现在还不能用“美丑”来形容,可爱是最好的注解。

  “婆婆在巷子口。”

  小丫头指了指前面,这时她才看到陈汉升和王梓博,脚步往后面缩了缩,藏在沈幼楚身后,好奇的打量着这两人。

  沈幼楚转过头说道:“叔叔家的妹妹,你们叫她阿宁。”

  “我叫沈宁宁。”

  小丫头眨着眼睛,小声说道。

  “你好。”

  陈汉升走上前想打个招呼,阿宁有点认生,一转头又往回跑。

  “看看,你这么丑,两眼一闭就和天黑似的,把孩子都吓坏了。”

  陈汉升转过头看着王梓博说道。

  王梓博很不满:“我一句话都没说呢,明明是你吓走的。”

  再往前走二十多步,果真有个老太太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拿着蜡烛,眼睛浑浊却慈祥,看到沈幼楚以后,饱经风霜的脸上突然绽开一丛欣慰的笑容。

  “婆婆。”

  沈幼楚走上去扶住老太太,声音里有些哽咽,看来真的很想念。

  “回家了就好。”

  老太太牵住沈幼楚的手,又看了一眼陈汉升和王梓博。

  “婆婆,他是陈,陈,陈······”

  “我叫陈汉升,他叫王梓博,我们是沈幼楚的同学。”

  沈幼楚结巴几次没讲出来,陈汉升索性自我介绍了。

  老太太点点头,没说什么就往家里走去。

  王梓博悄悄说道:“小陈,第一次见家长我真的有些紧张啊。”

  陈汉升看了他一眼:“你紧张个屁,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

  沈幼楚家里的院子很小,堂屋左右是两个卧房,还有一个仓库和厨房。

  推开柴门,沈幼楚婆婆问道:“晚饭吃了没有?”

  沈幼楚摇摇头。

  “那先做点饭给你同学吃吧。”老太太说道。

  小厨房里没有燃气灶,也没有煤炉,只有土坯堆垒成的灶台,沈幼楚说话慢吞吞的,但是做饭很麻利,点火热灶,面条下锅一气呵成。

  陈汉升推了下王梓博:“小伙子眼里要有活,去帮忙烧火。”

  王梓博吭哧吭哧跑到灶台下面填柴火,陈汉升就在旁边撸猫。

  沈幼楚家里有一只灰不溜秋的小土狗和一只黄白相间的家猫,围绕在陈汉升脚下绕啊绕的;

  老太太话很少,坐在凳子上眯着眼好像睡着了;

  小阿宁偎在老人家怀里,大眼睛扑闪闪的看着两位陌生大哥哥。

  “婆婆,篓子里没鸡蛋了。”

  沈幼楚小声说道。

  “你去鸡圈里看一看,那里应该还有。”沈幼楚婆婆慢慢说道。

  陈汉升拉住沈幼楚:“素面条就可以,不要再去找鸡蛋。”

  沈幼楚轻轻摇头:“你吃不饱。”

  “没事,你家里不是有辣椒吗,搞一点下饭就行了。”

  两人僵持的时候,阿宁突然跑出去,不一会儿院子里某个角落就传来“咯咯咯”的鸡叫声。

  阿宁回来后,微微发黄的头发上沾着一两根鸡毛,手心还有些脏,但她小心翼翼的捧着两个土鸡蛋:“阿姐,给你。”

  沈幼楚拿过来煎了两个鸡蛋,陈汉升对阿宁说道:“谢谢你呀。”

  小丫头被夸的不好意思,又跑回老太太怀里,藏在臂弯里偷偷看着陈汉升。

  很快三碗热腾腾的面条就端上来,沈幼楚那一碗是没鸡蛋的,她拿出一点辣椒油倒在面里,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王梓博吃不下去了:“小陈······”

  陈汉升挥挥手:“你吃你的,这是人家的心意。”

  他把自己碗里的鸡蛋分成两块,夹一半过去给沈幼楚:“不要推让,我比较烦这些。”

  沈幼楚看到陈汉升有些严肃,果真也不敢推辞,只是她又把半个煎鸡蛋分成两小半,喊过阿宁喂食:“香不香?”

  小阿宁眼睛笑的弯弯的:“阿姐喂的香。”

  沈幼楚也跟着笑,她这种容貌偶尔展颜一笑,王梓博都能理解周幽王为什么愿意为褒姒烽火戏诸侯了。

  只是想起刚才一个鸡蛋被三个人分,王梓博又觉得心酸,抬起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陈汉升。

  陈汉升面沉似水,表情没有太多变化。

  ······

  围着炉火吃完饭,沈幼楚去帮陈汉升还有王梓博铺床。

  今晚他们两人睡在仓房里,好在不怎么透风,等一切安定下来以后,王梓博缩在被窝里问道:“小陈,我们什么时候走?”

  “明天。”

  陈汉升答道。

  “这么急?”

  王梓博还真想在这里逛一逛。

  陈汉升“嘿嘿”一笑:“你不是为了沈幼楚表妹来的,反正都已经见过面了。”

  “放屁!”

  王梓博想起来就生气:“明明是你想送沈幼楚回家,还骗我说来川渝旅游的。”

  不过死党之间不会计较这么多,何况陈汉升在二人组里充当指挥和狗头军师的角色。

  不一会儿王梓博就忘记这事了,他过来和陈汉升商量道:“小陈,我临走前想把身上所有钱都掏下来给阿宁,虽然只有100多,但鸡蛋估计是人家补身体的,我吃了过意不去。”

  陈汉升点点头:“你给就是了,总之回港城的票都买好了,我到时也给老太太留点。”

  “你准备给多少?”

  王梓博有些好奇。

  “800。”

  陈汉升答道。

  王梓博愣了一下:“以你的性格,我以为你会给2000或者3000呢。”

  “我给沈幼楚发了工资,她愿意给多少我懒得问,但是我这里只有800。”

  陈汉升把被子拉上来盖住身体:“我今年孝敬老爹老娘就是一人1000,天王老子都不能超过这个标准!”

  王梓博默默的点头:“你从小就很有原则,不管遇到什么事。”

  房间里又安静一会,陈汉升突然想起一个事:“梓博,睡了没?”

  王梓博答道:“没有。”

  陈汉升咳嗽一声:“回港城后,小鱼儿问起来我们这几天在做什么,你知道该怎么说吧。”

  “不知道。”

  王梓博好不容易逮到这样一个可以“威胁”陈汉升的机会,趁机想装腔作势一波:“我就和小鱼儿说,你送一个和她差不多漂亮的女孩子回老家。”

  陈汉升听了,一声不吭的掀开被子翻钱包。

  “你干啥?”

  王梓博突然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没事,你接着装逼。”

  陈汉升低下头说道:“老子把你火车票撕了,看你怎么回去告状!”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