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虎妞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176 2019.07.14 12:00

  国庆假期回来后,新生们经过前一个月的适应和磨合,每个人看上去都有点大学生的样子了。

  《西方经济学》老师是个40多岁的半老徐娘,十月份的建邺还穿着露小腿的棉布罗裙,陈汉升桌上摊着书,心思早就飞到九霄之外了。

  这学期他要做的事情很多,不过关于兼职那一块依然没到合适的洽谈时机,陈汉升现在是班长和外联部的副部长,这个身份已经有点影响力了,但是还缺一个压轴的戏码。

  不过这种事也急不得,需要在正常生活中寻求这样一个机会。

  有心,迟早会出现的。

  “叮铃铃”

  下课铃声终于响起,不止是陈汉升,教室里很多人都忍不住趴下休息,放假时在家浪这么久,生物钟早就紊乱。

  “陈汉升,你跟我出来一趟。”

  有人这样走过来说道。

  陈汉升愣了一下,心想这是谁没搞清楚自己定位吧,不知道公共管理二班除了老郭就是我最大。

  一抬头发现是团支书胡林语,尤其她手上还拿着一个信封,这是陈汉升那天留给沈幼楚的,不知怎么又到了胡林语手上了。

  “小胡的面子要给啊,不然以后没人帮我办事了。”

  陈汉升嘀咕一句,乖乖跟着胡林语走出教室,半道上他突然转过头看了一眼沈幼楚,她果然慌慌张张的低下头。

  “哼,川渝的小妮子。”

  到了教室外面,胡林语一脸严肃的盯着陈汉升,眼睛锐利的像刀子。

  陈汉升有些无奈的说道:“咱两之间就别搞这一套了,大家彼此了解长短和深浅,知根知底的就好像没穿衣服一样。”

  “流氓!”

  胡林语酝酿一个课时的情绪瞬间破功了,她也逐渐发现陈汉升的脸皮远远超过预计,在这种人面前玩什么花活意义都不大。

  “这是幼楚让我转交给你的。”

  胡林语放下信封说道。

  陈汉升接过来,看了一眼问道:“她打开了?”

  “她没动,这是我打开的!”

  胡林语双手叉腰,仰着下巴骄傲的说道。

  陈汉升摇摇头,他也不能和胡林语计较这些:“打开就打开吧,找我什么事?”

  没想到胡林语还不放过:“说真的,你这样的人追哪个女孩不行啊,商妍妍、白咏姗也很漂亮,要不你那个高中同学也可以啊,能不能别祸害沈幼楚了。”

  陈汉升一听就笑了:“我怎么就祸害追沈幼楚了?”

  胡林语指了指信封:“你把500块钱给沈幼楚,这是追她吗,这是在侮辱她,还好她不敢打开。”

  陈汉升撇撇嘴:“就你勇敢。”

  沈幼楚大概是不敢把信封直接还给自己,所以委托室友胡林语转交,胡林语这个虎妞不清楚那天的情况,还以为陈汉升拿这个钱有其他意思。

  这里面有点误会,不过看在胡林语真的关心沈幼楚份上,陈汉升给出个保证:“总之你相信我不会害她就是了,她不同意,我也不会强迫。”

  “真的?”

  胡林语抬起头,她也没办法对陈汉升要求太多,毕竟自己还他受胁迫呢,只能苦口婆心的劝道:“咱们班男生都服你,大部分女生也很信任你,你一定要对得起这份职责啊。”

  “小胡你也太啰嗦了吧。”

  陈汉升点燃一根烟,上下打量着胡林语,直到把她看毛了,才突然说道:“胡支书应该没谈过恋爱吧,我给你介绍一个室友吧,拥有手机的追风少年金洋明,他口齿伶俐,乐于助人······”

  话都没说完,胡林语就红着脸离开了,陈汉升咧嘴笑笑,对付虎妞就得用这种办法。

  不过,胡林语走一半又回来了。

  “还有事?”陈汉升问道。

  “班上的女生觉得和男生都不太熟悉,有人就提出建议要不要搞个同班男女生联谊,一是熟悉面孔,二是增加集体凝聚力。”

  陈汉升心想这个提议倒不错,于公于私都值得推行。

  从公的角度来说,总不能大学四年毕业后,同学们连名字都对不上,那也的确是班干部的失职;

  从私的立场来讲,这也是增加接触沈幼楚的机会,还有602那帮处男,天天晚上在宿舍打自行火炮也不是长久之计。

  “你有什么想法?”

  陈汉升先听听胡林语的意见。

  “无非就是召集大家吃吃饭,唱唱歌了。”胡林语说道。

  陈汉升想了想:“唱歌和吃饭都太老套了,而且到时她们又是以宿舍为圈子进行活动,如果要真的要产生效果,就得想办法打散这些宿舍小团体。”

  胡林语觉得陈汉升说的挺有道理,但她经验太少不知道如何打散,只能问道:“你有什么法子?”

  陈汉升心里有主意,嘴上却卖个关子说道:“等我回宿舍想想,到时给你信息。”

  胡林语点点头准备回去,不过陈汉升却叫住了她。

  “你找我的事谈完了,我这里有件事还想找你谈谈。”

  “什么事?”

  胡林语心说我坦荡做人,为班级呕心沥血,你一个撒手不管事的班长能找我谈啥。

  “你放假前给沈幼楚申请贫困生助学金,卡在团委那里为什么不告诉我?”

  陈汉升扔掉烟头,脸色也突然沉下来。

  “我······”

  胡林语张了张嘴想解释,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这件事她只和郭中云求助过,显然老郭又把任务派到了陈汉升这里。

  “辅导员这么信任陈汉升吗,难道他觉得我解决不了的事情,陈汉升就一定能完成?”

  这样一想,胡林语心里又有些委屈,她始终觉得自己能力不比陈汉升差多少,就是手腕不如他。

  陈汉升在旁边不客气的敲打:“咱们当时约定好的,你解决不了的问题,交给我来落实,你有自尊心和上进心是好的,但不能因为私人情绪耽误了重要事情。”

  胡林语仍然嘴硬:“谁说我解决不了的,本来下课后我打算再去团委的,说不定这次就成功了。”

  陈汉升心想这是典型的不见黄河不死心了,看来有必要通过这件事让胡林语这个虎妞知道,陈英俊永远是你陈哥。

  “这样吧,下课后我和你们一起去团委,我也要了解下情况。”

  “随意。”

  胡林语甩出一句,快步走回教室。

  教室里的学生都不以为意,班长和团支书有话要谈很正常,只是胡林语回去和沈幼楚把这个情况说了一下。

  沈幼楚没想到“坏人”陈汉升居然也要插手,小脸一垮,闷闷不乐的趴在桌上。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