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1、瑞雪兆丰年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440 2019.08.15 12:00

  好好的聚会给张卫雷一搅和,大家都有些兴趣缺缺,高嘉良就提议去吃火锅,边吃边聊。

  这个提议得到大家同意,只是陈汉升发现萧容鱼看自己眼神有些怪。

  火锅店里坐下来以后,陈汉升悄悄问道:“怎么了?”

  “没事。”

  萧容鱼平静的回答。

  陈汉升撇撇嘴,心想你嘴里说“没事”,但脸上明明白白写着“我有问题,赶快哄我”几个字。

  高嘉良还哪壶不开提哪壶:“陈汉升,恭喜你啊,明年你就可以喜提小师妹一枚。”

  陈汉升会错意思:“明年我们大二,大家都能喜提小师妹。”

  “我们不一样。”

  接下来,高嘉良故意把罗璇的事情添油加醋说的夸张点,什么罗师妹发誓要去财院,家人哭着劝说都不听,这种痴心感动了许多人······

  其他人听了都觉得好玩,也跟着忽悠。

  只有萧容鱼默默喝着大麦茶,喝完一杯又是一杯,好像和火锅店的大麦茶有仇一样。

  陈汉升一开始都没在意,听到后面脸色慢慢沉了下来。

  “罗璇是因为我才去财院的?”

  “啪!”

  萧容鱼重重放下茶杯,傲娇的属性再次激活:“怎么,现在就迫不及待了?”

  陈汉升瞅了一眼萧容鱼,心想你虽然比她漂亮,但咱和罗师妹是有过一段瓜葛的,只是那时还不知道她是为了我才去的财院,难怪当年她追的那么凶。

  “没有,我和她都不认识,怎么就迫不及待了。”

  陈汉升悄悄牵了一下萧容鱼的手指,笑着说道:“我以后要找女朋友,就以小鱼儿为最低标准,罗璇比不过小鱼儿,咱看不上。”

  “呸!”

  “噗!”

  “臭不要脸!”

  ······

  陈汉升刚说完,立刻引来一大片吐槽,高嘉良直接说道:“小鱼儿在我们学校的空乘专业也是校花级别的,陈汉升你等着光棍吧,梓博你说是不是?”

  王梓博是见过沈幼楚的,心里默默回了一句:“未必。”

  就连萧容鱼也以为陈汉升是在保证不会和罗璇有任何接触,逐渐放下心。

  正好火锅汤底也端上来,大家就聊起了美食。

  吃完火锅萧容鱼要和其他女生逛街,陈汉升借口和王梓博有事谈一起回家。

  “怎么了?”

  王梓博奇怪的问道。

  “你能联系上罗璇不?”

  陈汉升说道:“这事我出面不好,你联系上罗璇帮我转达一下,就说我有女朋友了,让她别来财院。”

  王梓博听了就在笑:“我以为你会多一个迷妹而高兴呢。”

  陈汉升瞪了他一眼:“老子什么情况你不了解吗?”

  ······

  王梓博为朋友做事也真的尽力,几天后就传来信息。

  “小陈,罗璇说了,你有女朋友没关系,总之她就想考财院。”

  “操,她果然还是那么神经,随便吧我不管了。”

  陈汉升正准备考驾照,没有多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忙音,王梓博头晃脑的叹一口气:“明年的建邺会非常有趣。”

  这句话,陈汉升也曾经这样评价过他。

  至于陈汉升考驾照这事,由于萧宏伟亲自打了招呼,驾校开了vip通道让专职教练陪着练车。

  本来以为这是个亏本的买卖,没想到陈汉升很懂规矩,学费没少交,教练的烟也供应上了。

  练车的第一天,陈汉升拿出一包红塔山塞在教练手里,教练推辞道:“不用,我不抽烟。”

  陈汉升笑了笑:“别客气,我最多也就来两天。”

  教练没明白怎么回事,还以为陈汉升只有空练两天,直到陈汉升踩下油门后,教练才知道他只需要练两天。

  第三天陈汉升就申请考试,驾校紧急插队安排。

  2002年的驾照考试都不是电子眼,难度非常低,陈汉升手把手攥的拿到了驾照。

  晚上回家后,梁美娟看着驾照怔怔入神。

  “怎么,你也要去考一张?”

  陈兆军走过来说道。

  梁美娟摇摇头:“我一个中年妇女考这个做什么,再说港城上班哪里要开车,骑自行车是最方便的。”

  “我就是觉得小兔崽子有些奇怪,他一个大学生考这玩意做什么,就连考试的钱都没和我们要。”

  陈兆军倒是支持:“年轻人多学点东西有什么不好,钱的话他要就给,不要我们就装不知道。”

  梁美娟叹一口气:“我是觉得儿子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陈兆军一看老婆的更年期综合征又来了,赶紧假装休息。

  寒假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闲起来的时候浑身都觉得不得劲,但四处走亲戚忙起来的时候,陈汉升又特别期待回学校。

  就在这样的假期节奏里,终于迎来了大年三十。

  陈汉升帮忙烧浆糊贴对联,梁美娟照例给陈汉升买了一套新衣服,寓意年年有新意。

  晚上一家三口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梁美娟一手面皮一手馅,这是大年初一早上要吃的饺子。

  八点的时候,电视机里传来主持人的声音:“这里是中国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直播现场,感谢全国各族人民,全世界的中华儿女,电视机前的千家万户,又一次与我们相约春晚,喜迎新春······”

  外面的鞭炮从下午开始就没停过,春晚开始的时候,又是一波猛烈的爆竹声传来,陈汉升走到窗户前,还能闻到浓浓的硝烟味。

  “快点过来,小品到了。”梁美娟提醒道。

  陈汉升走回沙发,开始给郭中云、于跃平、钟建成这些人发信息,甚至还给刘志洲和孔静也发了一个。

  刘志洲没有回,孔静却意外的回复了。

  “谢谢,顺祝你和你的家人身体健康,阖家团圆。”

  陈汉升心想孔静的年纪和风韵都不像是少女,也不知道她结婚没有。

  没多久萧容鱼的电话就打来了,她不是来找陈汉升的,两人经常见面也不用特意说新年快乐,她是给陈兆军和梁美娟拜年的。

  梁美娟和萧容鱼聊了好一会儿,挂了电话却叹一口气:“也听不到小沈那边怎么样了?”

  陈汉升心想那地方基站都没有,拿着手机过去都会变成砖头。

  陈兆军敲了两下桌子提醒道:“梁美娟女士,做人不要太贪心,小鱼儿已经很好了,想得太多小心两头空。”

  梁美娟幽幽的说道:“小鱼儿当然好了,就是沈幼楚那小可怜的样子,我真的有些想她了。”

  陈汉升坐在沙发上不想说话,现在他一开口就是错,没想到晚上10点多居然接到了商妍妍的短信。

  “亲爱的,新年快乐。”

  陈汉升回了一句:大过年的别叫错称呼。”

  过了一会儿,商妍妍又来信息了。”

  “爸爸,新年快乐。”

  陈汉升忍不住笑了一下,这么骚的操作,不过想着从那张诱人红唇里叫出“爸爸”这个称呼,大冬天的居然有些闷热。

  晚上12点,陈兆军对陈汉升说道:“以前每年这个点都是我去放炮竹,今年交给你了。”

  陈汉升来到楼下,此起彼伏的鞭炮声音四面八方响起来,他点燃引信,手揣在兜里看着火光在黑夜中四处跳动,炮竹上包裹的红纸被炸的四处都是。

  一抬头,好像下雪了。

  萧容鱼马上打电话过来。

  “小陈,下雪了。”

  “瑞雪兆丰年。”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