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第一次逃课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217 2019.07.07 18:09

  第二天便是正式上课的日子,公共管理号称是万金油专业,学的东西也是包罗万象,有《管理学原理》、《西方经济学》、《组织行为学》、《应用统计学》等等。

  刚开始的几节课,除了陈汉升以外,所有人都听得很认真,就连杨世超都买了新笔记本,鼻梁上架着个眼睛,认认真真在纸上列着“一、二、三······”

  不过两三天后,大家熟悉了大学课堂的节奏,很多人心思就放松下来,陈汉升依然在睡觉。

  “陈哥,你咋不听呢?”

  坐在旁边的李圳南看到陈汉升不是睡觉就是画图,就想提醒他注意学习。

  “年纪大了,学啥都记不住。”

  陈汉升懒散的回道,他有过杨世超这样类似的经历,当初新买的笔记本第一页和第二页记满了内容,不过从第三页开始笔迹就开始潦草,第五页往后就是崭新一片了。

  “孺子不可教也,老四你好歹听听,否则期末考试你肯定要找我辅导的。”

  杨世超摆出宿舍老大的谱,顺便炫耀一下自己公正规范的课堂笔记。

  陈汉升撇撇嘴,心想期末考试时沈幼楚都是我女朋友了,需要你个三脚猫辅导,不过他也看不得杨世超这猪八戒装读书人的德性,推一下他的肩膀说道:“走吧,一网打尽,CS沙漠灰。”

  “不去不去,不要妨碍我学习。”

  杨世超很坚定的拒绝了。

  “中午一顿鸡腿饭,我请客。”

  陈汉升继续说道。

  “不是鸡腿饭的问题,我想学习。”

  杨世超仍然不答应。

  “外加一瓶汽水。”

  “老四你别这样,父母送我们进来是要学习的······”

  “网费我也包了。”

  “走吧,去晚了可能没机了,少强你也别装了,老师都他妈讲到第五页了,你还在第三页磨洋工。”

  就这样,三个网瘾少年开始大学的第一次逃课,打算课间休息时就撤离《毛概论》课堂。

  好孩子李圳南肯定是不去的,金洋明本质上也是个学渣,他想去打CS,可惜没人鸟他。

  金洋明身边最近的只有一个戴振友,而且还是因为手机的缘故。

  金洋明嘴上虽然不承认,但心里很想和陈汉升一起混,总觉得他们才是“高端圈子”,不过又放不下建邺本地人的优越感,于是就纠结起来。

  这一纠结,心态就出了问题,就在陈汉升三人打算悄摸离开的时候,金洋明突然大吼一声:“报告老师!”

  《毛概论》是个小老头上课的,差点没被这一嗓子吓到,他推了推老花镜问道:“同学什么事?”

  陈汉升三个人也被吓了一跳,赶紧又坐回原位,由于毛概论是大课,公共管理三个班级是一起上的,所以100多名同学都看着金洋明。

  金洋明警告的看了一眼网瘾少年,这才朗声说道:“老师,您忘记布置作业了。”

  没等陈汉升他们说什么,其他学生都不答应了,心想这他妈是个傻子吧,哪有专门提醒老师留作业的。

  好在《毛概论》老师也知道这些形而上学的政治思想没多大意义,摆摆手说道:“谢谢这位同学提醒,我们主要是课后自习为主。”

  “老六,你是不是贱啊,故意的吧。”

  重新回到位置上的郭少强闷声问道。

  金洋洋冷哼一声,摆弄自己手机不说话。

  陈汉升心想金洋明这小子也够虚伪的,摇摇头说道:“老六一起吧,人多热闹。”

  金洋明假装犹豫一下,这才勉强说道:“那你们不能和我抢狙击。”

  “行行行,都依你。”

  于是三人行变成了四大金刚,大学第一次逃课的心情是兴奋又有些忐忑的,不像大二的时候,逃课差点成为生活习惯了。

  不过在校门口的时候,有个保安拦住他们,硬要他们签字才肯放行,陈汉升估计是哪个院领导的命令,用这种方式恐吓新生不许逃课的。

  “签就签吧,总之也没啥用。”

  陈汉升潇洒的签完就离开了。

  金洋明是第二个,不过当他看到前面写着“人文社科系公共管理二班,李圳南”一行字,抬头看了看陈汉升的背影,暗骂一句贱货,然后飞快的写下“人文社科系公共管理二班,戴振友”。

  杨世超和郭少强也如法炮制,总之大家都成功的走出校园,不过进网吧之前,陈汉升又让他们先玩,自己有点事一会就回来。

  “神神秘秘的。”

  其他三个人虽然觉得奇怪,不过很快就沉浸在“fire the hole”的枪火里了。

  陈汉升出了网吧,掏出在开水房撕下的那张“深通快递招收校园代理”兼职单,上面的地址在天元东路附近,那里离义乌商品中心不远,陈汉升走个十来分钟就到了。

  这是一排2层的临街商铺,不过2002年实在比较冷清,没有地铁,小区人流量也不多,大学生的消费力也很有限,所以这些临街商铺生意一般,远远比不上义乌商品中心。

  目前只有深通快递江陵分公司这一家开着,门口不少快递员正在搬运和整理包裹。

  “没有统一制服,粗暴的挑拣,不安全的保管方式,现在的深通从上到下都是草台班子。”

  陈汉升心里想了想,走过去递了一支烟给快递员:“大哥,你们经理在不在?”

  快递员看到是一根红金陵,这烟比自己常抽的红塔山要高一个层次,他把烟夹在耳朵上,痛快的指路道:“钟经理在二楼。”

  陈汉升道了声谢,径直走上二楼,一路上看到包裹被随意的闲散放置,快递单据更是东一张西一张的乱塞,这种粗放的企业管理方式正好说明了当前快递行业的整体现状。

  推开二楼的办公室,里面的情景和一楼也差不多,不过是多了两套积尘的办公桌和一个饮水机。

  有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坐在椅子上,一手夹着烟,一手在填写快递单,看到陈汉升进来只是看了一眼,嘴里问道:“找谁?”

  “我在学校里看到这个兼职单。”

  陈汉升拿出那张招聘信息说道。

  “噢。”

  这个人看了一眼,漫不经心问道:“你是哪个学校的?”

  “财院。”

  “那迟了,你们学校已经有代理了,你只能做他的下线。”

  中年人说完又继续填写资料,不过他总觉得光线好像不如刚才明亮,一抬头发现陈汉升还在门口。

  “不是让你回去吗,你们学校已经有总代理了。”

  中年人弹弹烟灰,不耐烦的说道。

  陈汉升脚步依然没动,看着中年人说道:“我就想多问一句,怎么才能取代那个总代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