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你压到我头发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211 2019.07.03 18:00

  下午就是正式军训了,军训其实是比较容易出事的环节,中暑、贫血、女孩子来亲戚都需要特殊照顾,没想到公共管理二班也因为头发问题产生了纠纷。

  有个叫朱成龙的男生头发较长,差不多能遮住耳朵,这种小事有经验的教官根本不会在意,偏偏今年带队训练的教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

  教官批评了朱成龙两句,朱成龙不服气,心想辅导员都没吱声,你凭啥管我,于是就顶撞一句。

  年轻的教官觉得朱成龙在挑战自己权威,他怒气冲冲的找了把剪刀过来,说要亲自剪掉朱成龙的头发。

  事情发生时陈汉升没在现场,他和杨世超去便利店买烟了,回来时争执已经发生。

  班级同学没经历过这种事,要不就是傻乎乎的看着,要不就是同仇敌忾的站在朱成龙那边,眼看着时态越来越大,胡林语准备向班主任还有教官上级汇报,恰好撞到了回来的陈汉升。

  “慌慌张张的去干吗?”陈汉升问道。

  胡林语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正要离开的时候,陈汉升伸手拦住了,杨世超这个二百五以为陈汉升在调戏妇女,也学着伸出手,结结实实挡在胡林语前面。

  “陈汉升,现在不是玩笑的时候,赶快让开。”

  胡林语着急的说道。

  “你懂个锤子,报告老郭和教官上级,说不定朱成龙和那个教官都要背处分,这件事要大事化小关起门解决。”

  陈汉升丢下这句话,挤到人群里嚷嚷道:“你们在搞什么玩意?”

  教官看了一眼,说话的学生穿着军训服,身材高大,嘴里叼着烟,跟个痞子一样。

  “你是谁?”教官皱着眉头问道。

  陈汉升直接扔掉烟头,明显教官对抽烟很反感,他既然来解决问题,就不能让双方有抵触情绪。

  “教官你好,我叫陈汉升,公共管理二班的学生。”

  陈汉升先表明自己身份,然后说道:“我提个建议,咱说话前能不能放下剪刀,免得到时候无心戳到自己或者别人。”

  虽然教官没有伤人的意思,但人在气头上难免情绪失控,陈某人胳膊上的牙印还在呢,谁能想到这是萧容鱼咬的。

  教官的自尊心很强,冷冷瞥了一眼陈汉升:“军训不许留长头发,我要帮你们剃头!”

  朱成龙这个吊人,大概全身上下最值钱的地方就是头发了,他一听也火了:“老子就不剪,你能拿我怎么样?”

  “吵个毛,你能不能先闭嘴!”

  陈汉升转过头,不客气的骂了一句朱成龙。

  朱成龙很给陈汉升面子,闷着头不吱声。

  一是因为陈汉升请他们吃过饭,算是欠了人情;二是陈汉升的作风明显是个“社会人”,朱成龙不一定怕教官,但是对酒量很好,说话带着野性的陈汉升有些发怵。

  看到朱成龙安静下来,陈汉升又继续劝教官,不过这次说话就多了几分其他味道。

  “教官,你是学校请来帮助我们锻炼身体和精神,有属于自己的任务和职责,如果首长看到你拿着剪刀,他会怎么想?”

  陈汉升说完,伸出手指了一下不远处的教官上级。

  教官听了一愣,刚才的确不太冷静,这幅场景如果被领导看到,百分百要挨批的。

  不过他也没把剪刀递给陈汉升,自己默默的放在口袋里。

  陈汉升点点头,放在哪里都无所谓,只要别拿在手上就好,事情已经在慢慢平息,因为朱成龙和教官双方都有顾忌,剩下来就是解释“长发”的合理性了。

  陈汉升当然支持留长发了,首先他自己就不是平头,其次沈幼楚也有一头乌黑的长发藏在帽子下。

  以后两人成情侣以后,嬉笑时沈幼楚娇羞的说道:“你压到我头发了”,这听起来得多美。

  陈汉升心里想着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面上却一板一眼的和教官讲道:“你说不许留长发,可是哪条法律,哪条规定说大学生军训必须平头的。”

  “如果有白字黑字的条例,我陈汉升保证第一个贯彻执行!”

  陈汉升一把脱下帽子,露出整齐向后翻梳的发型。

  教官噎了一下,其实哪有明文规定,本来他也只是说了学生两句,目的是体现一下自己的权威。

  陈汉升看到教官不说话,又突然软化了态度,以商量的口气说道:“教官,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军训时都把头发藏起来,保证不影响美观和统一,您觉得怎么样?”

  直到这时,一直本着脸的教官神色才慢慢放松,陈汉升又趁热打铁走到朱成龙面前,小声说道:“成龙,你去给教官道个歉,让这件事揭过去。”

  “凭啥我去,又不是我惹事的。”朱成龙不乐意。

  面对朱成龙,陈汉升的态度就要随意多了:“你狗日的那么多毛病,军训时教官给我们班穿小鞋怎么办,再说你也不用太诚心,大家面子上过得去就行。”

  听到这样说,朱成龙犹豫一下,果然走过去很敷衍的说道:“教官,对不起。”

  陈汉升把目光转向教官,自己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他的面子里子也都有了,事情的严重性也应该明白,正常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果然,教官沉默半响后,突然大声叫道:“人文社科系公共管理二班,全体列队开始军训!”

  这一声也就意味着事情正式揭过,纠纷消弭于无形,大家的长发也保住了。

  “陈汉升!”

  不过,就在陈汉升要归队的时候,教官突然喊住了他。

  “你军训时候抽烟,违反学校规定,罚你操场跑10圈!”

  “日······”

  陈汉升诧异转过头,心想这狗教官心眼太小了吧,妈的不罚朱成龙,罚老子做什么。

  不过陈汉升再抗拒的话,教官的面子肯定被扫到南天门了,到时不知又有什么幺蛾子发生。

  “跑十圈能让教官的怒火平息,还能继续维护他的威严,保持班级军训时的稳定,不亏!”

  陈汉升心里权衡一下,决定应下来,当然他也不想自己跑。

  “报告教官,我举报杨世超刚才也抽烟了,能不能匀出5圈让给他!”

  杨世超听到陈汉升要被惩罚,正在队伍里嬉皮笑脸的做鬼脸,听到这句话瞬间呆滞。

  “不行!”

  教官一口否决:“杨世超出列,你也一同罚跑10圈。

  闷热无风的操场上,两个穿着军训服的男生挥汗如雨在奔跑。

  “狗日的陈汉升,你为什么要把老子拉下水。”

  “一个人太无聊了,晚饭请你喝瓶汽水。”

  “老子不喝汽水,要喝红牛!”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