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1、公事和私事(这货要逆天啊的盟主加更)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825 2019.07.03 18:55

  10圈操场跑完,陈汉升内裤都湿透了,不过他回来时好几个男生都悄悄竖起了大拇指,这些人未必能理解陈汉升举动里的深意,只是在感谢陈汉升保护了他们的头发。

  就连金洋明这小子都悄悄探过来,佩服的说道:“陈哥,你硬抗教官的样子太牛逼了。”

  “什么叫硬抗教官。”

  陈汉升不想加深班级和教官的对立情绪,大大咧咧骂道:“朱成龙这夯货,头发长也不知道收起来,害的老子白白跑了10圈。”

  陈汉升就是故意说给朱成龙听的,朱成龙转过头“嘿嘿”一笑:“班长,今晚我请你吃饭。”

  杨世超听了,连忙说道:“可别忘记你家杨叔叔。”

  这件事真的就这样揭过去了,在陈汉升的刻意消磨下,一点坏影响都没有。

  胡林语是亲眼目睹这件事的,她觉得压力很大,男生那边似乎都被陈汉升团结在一起了,看来只能把女生的力量利用起来。

  晚饭后不用军训,胡林语就买一些汽水、甜点、水果在女生宿舍之间走动,在拉近关系的过程中,胡林语再次表达了自己想竞选班长的意愿。

  这种方式其实略显卑微,而且对于刚刚对于这些大一新生来说也过于突兀和现实。

  胡林语离开后,有些女同学一边吃着免费的零食,一边说道:“胡林语也太想当官了,居然用这种办法来收买人心,难怪有人说大学就是小社会啊。”

  “就是啊,其实我觉得陈汉升不错,很有男子汉气概,他和教官据理力争的时候超级帅的。”

  “他本来就不丑,但是男生当班长有很多不便啊,班级里有些事情没办法直接沟通,总不能那么远的走去男生宿舍吧。”

  “也是,看在这些水果的份上,竞选班长的时候我就投胡林语一票吧。”

  胡林语有所动作的时候,陈汉升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他也买了个小玩意。

  3块钱的扑克牌两副。

  军训后每到八、九点的样子,陈汉升裸着上身叼着烟,兜里揣着扑克,踩着拖鞋“吧嗒,吧嗒”的推开其他男生宿舍的大门,很快就是一阵鸡犬不宁的喧嚣。

  “睡你妹,起来打牌!”

  “别看AV了,打牌打牌!”

  “拖拉机会不会啊,不会哥教你。”

  ······

  一开始响应的人没有那么多,不过当牌搭子凑起来的时候,在这个电脑、手机并不普及的年代,单身的大学男生很快爱上这项集体活动。

  以至于第二天、第三天军训后,男生们已经期待凑一桌打牌的时光了。

  在这个过程中,陈汉升除了两副扑克,一瓶水没带,一盒烟没买,反而混吃混喝了不少土特产,而且一句竞选班长的话都没提,其他男生反而都认定他就是班长,还嬉笑着请求陈汉升把班级里的好事多多倾斜。

  这是陈汉升和胡林语为了班长在各自圈子里的运作,从效果来说其实是差不多的,因为女生们也有自己的考虑。

  但是从人心和尊严来说,陈汉升维护自己形象的同时,也维护了“班长”这个职务的形象。

  不过无声的角力还不止于此,有时候辅导员郭中云偶尔会在军训时过来查看,这是学校的硬性要求。

  老郭是个懒人,每天打卡似的来点个卯,呆不了十几分钟就离开。

  胡林语和陈汉升都知道最后拍板的人物是郭中云,所以在这有限的在这十几分钟里,胡林语或者帮助同学矫正军姿、或者大声提醒军训服要穿戴整齐、又或者扶着有中暑迹象的同学来到荫凉处。

  总之她抓紧一切能表现的机会,充分展示自己的积极性和奉献精神。

  陈汉升呢,他笑嘻嘻和老郭站在树荫底下闲聊,看着满头大汗的胡林语。

  “用力过猛,得不偿失啊。”陈汉升心里默默说道。

  “最近男生都在宿舍里打扑克?”

  郭中云突然问道。

  陈汉升看了辅导员一眼,脸不红心不慌的答道:“玩玩益智游戏而已。”

  老郭差点没忍住笑出声,这小子脸皮也太厚了,居然能大大方方把打牌说成“益智游戏”,不过大学生打牌很正常,他也没深究原因。

  “听说军训第一天下午,我们班男生差点和教官发生冲突?”

  郭中云又问了第二个问题。

  陈汉升默默的点点头,然后简短的回道:“已经没事了。”

  “嗯。”

  郭中云微微颔首,陈汉升的回答有一种力量,让人愿意相信。

  陈汉升没有打听老郭为啥知道这么多事,郭中云在财院里当了这么多年老师,有些事情只要他想了解,那就一定是瞒不住的。

  “叮铃铃”

  就在郭中云准备叮嘱两句离开的时候,他手机突然响起来,郭中云是带编制的大学老师,买得起手机很正常。

  “今天是周五,幼儿园放学很早的。”

  ······

  “学校今晚有个会,系主任亲自参加,我不好请假的。”

  ······

  “你就不能帮忙接下一下嘛,整天忙着医院里的事。”

  ······

  “我都说了请保姆,你又担心虐待孩子。”

  ······

  从电话内容推断,对面应该是郭中云老婆,大概因为老郭今晚有个推不掉的会,他老婆的医院里也有任务,两人的女儿没人接了。

  挂了电话的郭中云满脸愁云,从老郭的个性来看,家庭事务肯定比工作更重要。

  “师母的电话?”陈汉升问道。

  郭中云皱着眉头点点头。

  “要不,我去接一下您女儿?”

  陈汉升没有绕太多弯子,径直说出自己的想法。

  郭中云愣了一下,很惊讶的打量着陈汉升,然后坚决的摇摇头:“不行,你还要军训。”

  “我可以和教官教官请个假。”陈汉升答道。

  “别瞎说,你对建邺都不熟悉。”

  郭中云再次拒绝。

  “我有个亲戚家就在建邺,报到前我在他家呆了一暑假,很熟悉这个城市。”陈汉升又找个理由。

  郭中云还是没答应,这时他老婆再次打来,两人又吵了一架,最后老郭怒气冲冲挂了电话。

  “让我试试吧,郭老师。”

  陈汉升很坚持。

  老郭严肃的看着陈汉升,突然问道:“鼓楼幼儿园你知道在哪里?”

  陈汉升收敛起平时吊儿郎当的作派,平静的反问:“哪个区的鼓楼幼儿园,闽江路,漓江路还是燕京西路的。”

  “燕京西路的。”

  听到陈汉升一下子说出几个幼儿园分校,老郭的脸色稍微放松,这说明陈汉升应该是真的熟悉。

  陈汉升回忆了一下,答道:“从学校出发搭乘737,再换成33路就可以到了,鼓楼幼儿园附近有一家鸭血粉丝连锁店,对面是一家四星级酒店,附近的梧桐树非常茂密······”

  陈汉升本来只是想证明自己的确熟悉这个城市,结果反而沉浸回忆里,直接把鼓楼幼儿园附近的景观说了个遍,郭中云最后都忍不住打断:“你亲戚家是不是住在那附近?”

  “嘿嘿,郭老师猜的真准。”

  陈汉升“坦诚”的答道。

  郭中云脸上有些犹豫,他已经相信陈汉升的确熟悉那里的状况,不过仍然担心能不能照顾好小朋友。

  陈汉升抓住机会,继续说道:“我到幼儿园以后,您可以和那边老师联系,到时我报学号,如果一致就能保证不会有人冒充了。”

  这个办法的确好,家长姓名和工作单位都可以冒充,但是那么长的学号,不是陈汉升本人谁能记得住。

  “手机给你,方便联系,最多不超过7点会议就结束了。”

  最终,郭中云决定试一试,心想以后父母不在的时候坚决要请保姆。

  陈汉升沉稳的接过手机,这个时候一定要表现让郭中云非常放心。

  其实郭中云愿意信任陈汉升的理由有三,第一是陈汉升能力很突出,其次是陈汉升的家庭关系比较单纯,父母都是单位职工,最后才是陈汉升熟悉城市信息不会迷路。

  离开前陈汉升看到仍然为班级事务忙的满头大汗的胡林语,心想公事完成的再好,老郭最多觉得这个学生很有责任心,可是在私事上帮助老郭,他就会欠下人情和增加私人关系。

  “对不住了小胡,不仅班长非我莫属,而且我还能成为老郭在班级里的代言人,期望通过这件事能够点拨到你,让你更清楚的认识社会下的真实面具。”

  ······

举报

作者感言

柳岸花又明

柳岸花又明

这货要逆天啊也是我的老书友了,谢谢。

2019-07-03 18: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