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3、当套路不管用的时候(张卫雨大佬的盟主加更)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561 2019.07.09 12:37

  今天对于财院的人文社科系学生会来说,可能是个多少年都没遇到过的大新闻。

  简单概述如下:

  当事人:大一新生、公共管理二班的班长陈汉升和外联部副部长周晓

  事件:公开比拼为新生晚会拉赞助

  地点:江陵大学城义乌商品中心

  裁判:左小力、戚薇等人文社科系学生会干部,还有大量旁观的新生

  这场比拼有些机缘巧合,它在起哄的新生、周晓的自尊心、陈汉升的逼迫,还有语言上的话赶话等诸多因素作用下才促成的,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学生会虽然本质是个民间社团,但是却沾染上了大量官场陋习,衙门不大,作风很差,就那么简单的几个部门都能勾心斗角,甚至分成好几个派别。

  周晓很明显是跟着左小力的,但是其他部门的干部未必,他们只是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看热闹。

  不过围观新生们异常团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真是一点没错。

  “人文系拉赞助的商家都在义乌商品中心,我看也不需要每家都问,这样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干脆每人随机分配一个商家,看谁能够拉到更多的赞助。”

  义务商品中心的广场上,人文系副主席左小力宣布规则。

  周晓肯定是同意的,虽然说是“随机”,但他在外联部很清楚哪个商家好协调,哪个商家根本不给机会,左小力也一定会安排好。

  果不其然,周晓分到是一家刚开业不久的理发店,门口的鞭炮纸屑都没扫净,老板是个20多岁的青年人;陈汉升分到的是一家文具店,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周晓看到这样的结果,心想这还比什么,刚开店肯定需要宣传,年轻人又好说话,随便谈一谈都能拉来几百块钱赞助。

  至于那个文具店老板,有钱是有钱,但是也抠搜,而且他做的是批发生意对零售兴趣不大,不需要过分宣传。

  “给老子等着!”

  周晓看了陈汉升一眼,心想刚才丢掉的面子,现在正好拿回来。

  周晓精神振奋的推开这家“我型我show”理发店玻璃门,本来老板看到有生意上门很高兴,尤其门外还站着很多学生,不过听周晓说明来意后,脸色就逐渐冷淡下来了。

  “我们刚开业,生意也不太好啊。”

  理发店老板很不情愿,义乌商品中心是江陵大学城所有大学外联部关注的重点,有时候一个月连续有好几波学生来打秋风。

  “正是因为你们刚开业,所以才需要宣传啊,我们系正准备开新生晚会,你赞助个横幅,再落个尾款,到时系里所有新生都能看到,如果再赞助一点小礼品,这家店在我们系里就出名了。”

  这种拉赞助都是有套路的,复制起来不需要太多脑筋,不过效果也不会太好,大钱不会有,但小钱多少能要到点。

  陈汉升也在店里,他一言不发点上烟,静静的看着周晓和理发店托尼老师商谈。

  谈到最后,周晓的语气已经有些讨好了。

  戚薇就站在陈汉升旁边,她摇摇头叹道:“这就是我们外联部的现状,拉赞助就和乞讨一样,但也挺能锻炼人的,这家还算好说话的,文具店那家态度会更恶劣。”

  周晓仗着背后有副主席左小力,根本不把部长戚薇放在眼里,像中午这件事根本就是周晓自作主张的结果,现在却要整个外联部跟着丢脸。

  面对戚薇透露的信息,陈汉升默默吐着烟圈不说话。

  半个小时后,年轻的托尼老师终于松口了,答应赞助一条200元横幅,还有价值300元的剪发优惠券,可以在新生晚会上当奖品使用。

  “谢谢,谢谢。”

  在学校里尾巴要翘上天的周晓不住鞠躬感谢,不过人家托尼老师脸色冷冷淡淡的,没有太多回应。

  “真是不容易,不过好歹有些成果。”

  周晓长呼一口气,脸色也从刚才的低头折节变成了沾沾自喜,然后挑衅似的看着陈汉升。

  陈汉升扔掉烟头,直接走向那家文具店,没想到刚开始就出现了意外。

  本来那个文具店老板正在门口和邻居说话,看清楚左小力和戚薇以后,他二话不说就掩住了玻璃门。

  吃了闭门羹,戚薇脸上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愤然,左小力故意挑这种商家给陈汉升,欺负人的意思太明显了。

  至于周晓心里别谈多爽快了,只恨自己不是文具店老板,不然真的要陈汉升跪下叫爹。

  “我去帮你开个头,剩下就看你自己了。”

  戚薇丢下这句话,主动走过去推开玻璃门,说道:“冯老板你好,又来打扰您了。”

  “要是真觉得打扰了,那就别来啊。”

  这家文具店老板叫冯继华,四十多岁,头发谢顶,带着个眼镜,腮骨有点高,面相上就属于不好打交道的那类人。

  听到冯继华的奚落,戚薇一脸尴尬的说道:“我们系要开新生晚会,想请您赞助······”

  “嘭”的一声响。

  冯继华直接把厚厚的账本拿出来放在柜台上,戚薇说话声音也戛然而止。

  “不是不支持,我也有很多外债没有收回来,没有钱赞助你们啊。”冯继华一边翻动着账本,一边拿出欠条说道。

  人群里,就有学生会干部低声抱怨:“又是这一套,每次要赞助,他就拿出欠条挖苦我们。”

  站在生意人的立场,陈汉升倒是挺理解的,毕竟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既然没有用又何必赞助。

  可从今天比拼的角度,陈汉升心想左小力这狗日的真会下套,冯继华这类人基本是不会掏钱的。

  “我还是那句话,你们大学生都是有本事的人,谁能帮我把外债要回来,这钱就当赞助了。”

  冯继华说完就盯着财院的这群大学生,他们都没啥社会经验,当拉赞助套路不管用的时候,也只能束手无策。

  这里周晓是最开心的,示意左小力赶快宣布比试结果,他已经按捺不住准备360度全天候螺旋打击陈汉升了。

  看到周晓兴奋的表情,陈汉升突然走出去问道:“冯老板,那附近有没有欠你钱的商家?”

  冯继华正在欣赏大学生们的窘态,听着突然一愣,以往自己抛出这个杀手锏,大学生都是知难而退,今天难得有人敢问。

  “你打算帮我要账?”

  “太远的不行,下午我就要出结果。”陈汉升说道。

  冯继华打量着陈汉升,高高大大,还真是不丑,不过眼梢处总有一股掩饰不住的痞味,笑起来还带着轻佻,说话时又挺稳重。

  “附近的倒是有一家。”

  文具店老板冯继华翻了翻账本,抬头说道:“就是对面的水果店。”

  “借据呢?”陈汉升问道。

  “问题就在这里,借据当时是一式两份,但是我保留的这一份丢了,他知道后直接不承认,不然这么近有借据我早要回来了。”冯继华说道。

  陈汉升心想这还是一个没有借据的无头欠款,然后又问道:“他欠你多少。”

  “2500元。”

  陈汉升点点头,沉吟一会突然喊道:“老杨,少强,朱成龙,和我去要债敢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

  “老四,你莫小瞧人。”

  “班长,我全听你的!”

  陈汉升也不客气,带上三个混子直接去对面的水果店,围观的学生也是“哗啦”一下全部跟上,只留下周晓傻傻的和左小力说道:“不是应该我赢了吗?”

  左小力本来也以为十拿九稳,现在莫名出了个岔子,很不耐烦的说道:“你问我,我他妈问谁!”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