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撒谎精陈汉升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383 2019.07.01 11:43

  萧容鱼多希望陈汉升能够扔掉这张写着电话的纸啊,可惜陈汉升还是把它揣进裤兜里了。

  这一瞬间,萧容鱼觉得几乎要失去陈汉升了,虽然她从来没有拥有,甚至还拒绝过。

  徐芷溪在宿舍里快乐的哼着歌,其他室友各做各的事,陈汉升也已经出门离开,满地都是包裹需要整理,萧容鱼心里突然很难过,非常的想家。

  她拿起手机准备打给爸爸,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就在刚才,现实给了温室成长的萧容鱼很好的上了一课,在港城一中她是所有人的女神,不过在东大宿舍一切都是零。

  就在这时,陈汉升的声音突然又在门口响起:“萧容鱼,麻烦你下来帮我证明一下,不然宿管阿姨不让我出去。”

  萧容鱼吸了一下鼻子站起来,她不想让“负心人”陈汉升看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

  “走吧。”

  萧容鱼冷冷的说道。

  陈汉升带她来到二楼拐角,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萧容鱼。

  “你要做什么?”

  萧容鱼不想和陈汉升对视。

  “大学的室友关系相对于高中宿舍复杂很多,要做到慎言慎行。”

  萧容鱼刚到宿舍就和室友闹起了小矛盾,这就相当于为大学生涯强行增加了难度,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陈汉升太浪了。

  “总之你有什么问题,就直接找我吧。”

  陈汉升缓缓说道。

  听到陈汉升话语里的关心,萧容鱼心里微微一动,不过又想到他刚才和其他女生眉飞色舞的开玩笑,唯独把自己抛在一边,她心里还是超级难受。

  “知道了,快下去吧。”

  萧容鱼转过身子,违心的催促。

  在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尤其离家这么远,心里还有委屈,萧容鱼其实很想和痞痞的陈汉升多待一会。

  陈汉升注视着萧容鱼苗条婉约的背影,心想前世今生加起来,我整整喜欢了萧容鱼六年啊。

  从某种角度来讲,萧容鱼几乎代表着陈汉升的整个青春。

  纵然重生后改变了心态,可也没办法真的就不管萧容鱼,所以才专门回来提醒。

  “我们毕竟是老乡,应该互帮互助,再说那晚如果我表白成功,你就是我女朋友了,也应该多照顾你。”

  陈汉升说的挺诚恳的,萧容鱼受到触动,一下子没忍住眼泪。

  “那你还一直惹我伤心,我在港城三年都没哭两次,可你一天就惹哭我两回。”

  萧容鱼这次哭的好伤心啊,似乎要把这一路上的委屈、想家的念头、被抛弃的难过全部发泄出来,而且还要防止被其他人听见,她只能压着声音。

  女孩子漂亮,哭起来也好看。

  萧容鱼抽抽噎噎的,长长的睫毛上挂满了泪珠,仿佛出水芙蓉般清丽,泪珠又仿佛留恋洁白的肌肤,迟迟不肯落下。

  “你,你还把别的女人电话藏起来。”

  鬼使神差的,萧容鱼还加上这一句。

  萧容鱼也是糊涂了,陈汉升其实和她一点关系没有,藏谁的电话都可以,不过陈汉升却把裤兜翻了过来证明:“没有的事,我刚才扔掉了。”

  萧容鱼瞅了瞅,裤兜里果然什么都没有,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

  “宿舍相处要有一颗包容心。”陈汉升再次叮嘱道。

  萧容鱼点点头表示知晓。

  “那我走了,你上去吧。”陈汉升说道。

  萧容鱼愣了一下,娇憨的问道:“你不是让我送你出去吗?”

  陈汉升笑了笑:“只是找个正当理由把你喊出来,你们女生宿舍现在和菜市场差不多,进出都随意。”

  “陈汉升,你真是撒谎精。”

  萧容鱼声音闷闷的。

  陈汉升伸出手想帮她擦一下眼泪,萧容鱼下意识的想躲避,不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俏生生的立在原地,吹弹可破的肌肤感受着陈汉升手指的温度。

  然后,两人都默契的没说话,一个上楼,一个下楼。

  陈汉升走出女生宿舍后,居然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正是徐芷溪刚刚给的那张。

  这混蛋,又骗了萧容鱼。

  ······

  财院的学校面积相对于东海大学要小很多,陈汉升也不需要指示牌,凭着记忆就来到了大学生活动中心,这里是财院大一新生报到的地点。

  陈汉升先在缴费处排队交钱,缴费处就和医院一样,能够看清人世间的阴晴圆缺,中年父母眼里不单单是子女考上大学的高兴,还有面对几千块钱学费的不舍。

  交完学费,陈汉升拿着收据来到人文社科系公共管理二班进行登记。

  登记处摆放了两张桌子,坐着一男一女,男的是个中年人,女的是大学生模样。

  “同学,请问你是公共管理二班的吗?”女大学生开口问道。

  “我叫陈汉升,公管二班的。”陈汉升笑着回道。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陈汉升本身就不丑,长得高高大大,虽然务农被晒的有些黑,但是健康朝气。

  “我叫胡林语,也是今年的大学生,以后我们是同班同学。”

  女孩子客气的自我介绍。

  陈汉升当然知道胡林语了,按照正常发展胡林语将是大学四年的班长,后来考上选调生进入了体制内工作。

  胡林语的长相只能说一般,在财院这种学校属于丢进人群里找不出的那种,不说做事却很主动,说话语速也很快,给人一种很干练的感觉。

  “这是我们辅导员郭中云老师。”

  胡林语又介绍旁边的中年人。

  “老郭嘛,以后不要太熟悉。”

  陈汉升心里说道。

  郭中云带个金边眼镜,对于班级学生还停留在观察的阶段,他笑眯眯和陈汉升打个招呼,然后拿出几张登记表说道:“填一下身份信息,顺便帮你安排宿舍。”

  陈汉升填写的时候,胡林语有些奇怪:“你父母没陪你过来吗?”

  “没有,我自己来的。”陈汉升答道。

  “这么厉害,我们班只有你和另一个女生是单独报名,真的很让人敬佩。”胡林语真心夸赞道。

  胡林语说的是畅快了,但是没顾忌旁边还有几个陪同孩子报名的家长。

  这些都是以后的同学,他们听了都有些尴尬,抬起头看了几眼陈汉升和胡林语。

  胡林语浑然不知自己失言,仍然忙的满头大汗。

  “一点都不厉害。”

  陈汉升不动声色的说道:“我也是被迫无奈,本来父母都买好来建邺的车票了,老家突然有点急事耽误了。”

  胡林语愣了愣,她都没反应过来陈汉升说这话的意思,但是周围几个同学脸色要好看多了。

  辅导员郭中云瞟了一眼陈汉升,不过没说话。

  陈汉升办理完手续,总算是正式成为一名大学生了,他和胡林语打个招呼后径直离开。

  当年胡林语平台很好,选调资格生起步,不过因为性格问题在体制内颇受打击,最后居然主动离职了。

  这个世界总是不缺少努力的人,兢兢业业,但是收获远没有想象那么多。

  其实,如果他们肯在百忙中抬起头,抽点时间观察和思考,开阔自己的心胸,吸收周围环境的反馈,也许人生还能更加辉煌。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