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2、一个被放弃的大号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078 2019.08.15 18:04

  大年初一的早上,陈汉升一家吃完饺子汤圆,梁美娟和陈兆军各拿出一个红包。

  “汉升,新年快乐,愿你2003年健康、快乐、满足。”

  这是老陈的谆谆希望。

  “儿子,新年快乐,愿你2003年少气我一点。”

  这是梁美娟的殷切期盼。

  陈汉升笑嘻嘻的收下,然后变魔术一样自己又掏出两个红包。

  “老陈,希望您新一年里,保持好身体,这个家没你不行。”

  “老妈,希望您新一年里,少生气,少打我,少啰嗦,多和老陈出去走走。”

  陈兆军和梁美娟没想到刚上大学的陈汉升也有红包,两人对视一眼,老陈说道:“儿子的祝福,我们得收下。”

  两口子以为陈汉升这个红包只是意思一下,不过接到手里一摸厚度,就知道想岔了。

  回到卧室打开,一人一千。

  “老陈,你儿子在学校混得不错啊,我们给他才600,他给我们1000。”梁美娟说道。

  陈兆军笑眯眯的把红包放进口袋:“这钱你不许收回去,儿子孝敬我买烟的。”

  昨晚那场瑞雪为这个年增添了一点特殊味道,从初二开始,港城的老百姓包裹结结实实出门拜年,陈汉升他们家中午都要去外婆那里吃饭。

  搭公交来到熟悉的小院后,许多亲戚都在,热热闹闹的在房间里吹着电热器聊天。

  “哟,大学生来了。”

  陈汉升刚走进门,二舅母就笑着说道。

  一群人聊天就是这样,每当有“新人”加入,话题不由自主会转到他们身上。

  陈汉升还是这边唯一的大学生,所以大家更感兴趣。

  “汉升,大学里功课累不累啊?”

  “汉升,谈女朋友没有啊?”

  “汉升,你表妹寒假作业有空帮着检查。”

  ······

  各式各样的问题都有,陈汉升一边烤着电热器,一边挑几个简单的回答。

  大舅母看了不太高兴,原来话题的中心是她的儿子,陈汉升一过来就抢了风头,再加上她本来和梁美娟有些矛盾,冷哼一声说道:“大学生现在是越来越多了,小海厂里的那些大学生工资也不是很高。”

  小海就是陈汉升表哥,也是大舅母的儿子,现在沪城一家厂里打工。

  梁美娟很不服气,马上就开口反驳,这对姑嫂见面掐架太正常了,陈汉升也没放在心上,还笑嘻嘻的和小海表哥挑挑眉。

  小海表哥也跟着笑,看来晚辈们都没记着长辈的事情。

  最后,还是外公觉得打扰他看电视了,使劲敲了敲烟斗:“大年初二都不能安静点,多大年纪了。”

  梁美娟不吭声了,大舅母还非要多加一句:“我们家小海现在一个月1500块钱,很快都能买手机了。”

  这句话不说还好,因为下一刻陈汉升手机就响了。

  “叮铃铃”的声音把所有人注意力都吸引过去,陈汉升心想糟了,居然忘记关机了。

  电话是萧容鱼打过来的,她就是走亲戚无聊问问陈汉升在做什么,两人随便说了两句挂了电话,屋子里静悄悄的。

  大舅母咳嗽一声:“梁美娟,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啊,汉升才多大年纪,你就给他买手机,培养孩子的虚荣心。”

  梁美娟心情别提多爽了,面上还是很稳重的回答:“我和老陈还在用小灵通,这手机是他自己在学校打工买的。”

  大舅母不信,又去问陈汉升。

  陈汉升笑嘻嘻的不说话,帮忙检查二舅母家表妹的作业。

  要说这上初中的大表妹也极品,她就是加QQ说“哥哥,我是妹妹”的那位,陈汉升心想你直接说名字不就行了,非要绕弯子。

  当然陈汉升也看不懂数学,只能翻语文检查一下生僻字,结果在作文那里停下来了。

  作文的标题叫“苦难促使人更加坚强”,这是初中常见题目,培养学生吃苦耐劳价值观的,结果这妹妹倒好。

  “我的爸爸去年出了车祸,双腿截肢。”

  陈汉升抬头看了一眼四肢健康的二舅。

  “我的妈妈因为这件事,哭瞎了双眼。”

  陈汉升又看了一眼5.0视力的二舅母。

  “可以啊,我的宝贝表妹,为了写篇作文也是拼了。”

  陈汉升默不作声翻下去,居然还看到了自己。

  “我的表哥陈汉升,因为家庭贫穷,26岁了还找不到老婆,但他依然很乐观······”

  陈汉升不说话,把寒假作业本移过去,指了指自己的名字。

  大表妹会意的拿过橡皮擦,把“陈汉升”的名字换成“小海哥”,然后眨眨眼睛询问陈汉升这样行不行。

  陈汉升点点头,这作业就算检查完了。

  在外公外婆家吃完饭,陈兆军一家离开后,大舅母仍然忿忿不平:“三姑仗着家里有点钱,就给孩子买手机,太虚荣了。”

  外公有些不高兴:“手机是不是老三买的,你看不出来吗?”

  “汉升都不愿意多说,就怕大过年让你这个长辈脸上难看,你偏偏一个劲的计较,就不担心人家心肠一硬,以后不帮小海了。”

  陈汉升是外孙,小海表哥是亲孙,外公还是要多疼亲孙子一点。

  大舅母不相信:“小海也不需要别人帮。”

  外公摇摇头:“你儿子的性格,如果能有陈汉升一半滑溜圆润,我以后躺下都不用担心了。”

  ······

  在回去的路上,陈汉升就和梁美娟请示:“妈,我过两天要去学校了。”

  梁美娟愣了一下:“你们不都是元宵后才开学吗?”

  “对,正式开学是元宵以后。”

  陈汉升解释道:“可我要先去川渝接小沈啊,票都买了,把她送到宿舍后,我再回港城和小鱼儿一起去学校。”

  “儿啊,咋没见你对妈也这么体贴呢,这么折腾累不累?”

  梁美娟认真瞅了瞅自己儿子:“2003年,两个女孩能确定一个不?”

  “妈,瞧你说的,我们都是同学关系。”

  陈汉升假装听不懂梁美娟话语里的讽刺,心想确定一个是不可能的,只希望不要增加一个吧。

  在家里磨蹭到初八,陈汉升果然去了川渝。

  梁美娟看着空空如也的卧室,摇摇头对陈兆军说道:“老陈,我们调养一下身体要个二胎吧,白菜没拱到,猪跑的倒是欢实。”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