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2、两副手套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189 2019.07.26 18:02

  “妈的,F栋管理员净给我破桌旧椅,稍微不注意就要崴倒,亏的老子还给他塞了中华!”

  陈汉升一边骂骂咧咧的爬起来,一边把锅甩给了桌椅和管理员。

  重新坐好以后,陈汉升还好心的提醒沈幼楚:“以后你坐这些椅子要小心点,不要摔倒了。”

  “我晓得了。”

  沈幼楚声音还和以前一样柔柔弱弱。

  陈汉升此时心跳的很快,“咚咚咚”的重锤擂鼓一样,但说话声音和腔调还像往常一样平稳。

  沈幼楚和梁太后见面他一点都不害怕,主要是陪在梁太后身边的人到底是谁。

  东大的那个,有没有陪着?

  不过陈汉升又不能直接问,那样目的太明显了,虽然沈幼楚未必看得出来。

  “咳。”

  陈汉升咳嗽一声,开始若无其事的搭话:“我妈也是,一个人从酒店来我学校做什么,大晚上的路也不好走。”

  “梁阿姨和陈叔叔两个人一起过来的。”

  沈幼楚认真的解释道。

  “吁······”

  原来只有老陈,陈汉升终于放下心来,借着假装吐烟的机会,趁机大大喘了一口气。

  “怎么样,那你们聊得开心吗?”

  陈汉升终于笑起来了,其实他对交流的内容一点都不关心。

  自己老妈自己最清楚,她无非是打听女孩和自己关系,更深入一点就是了解家庭背景什么的。

  “还,还好。”

  其实沈幼楚也不知道“聊得开心”是什么样子,不过那个梁阿姨对自己态度一直很和蔼,她是能感觉出来的。

  “那行吧,我现在准备去找我妈,你要不要一起?”

  虽然明知道沈幼楚的性格不会跟着过来,不过陈汉升还是问了一句。

  沈幼楚预料之中的摇摇头:“我,我就不过去了,留下来整理房间。”

  不过就在陈汉升要出去的时候,沈幼楚从布袋里掏出一副针织手套递过来。

  “怎么,给我的?”

  陈汉升试着戴了一下,发现要小很多。

  “阿姨的,她昨晚说手冷。”

  沈幼楚小声说道。

  这个时候,陈汉升才注意到沈幼楚的眼袋有些重。

  “你昨晚熬夜织的?”

  陈汉升问道。

  沈幼楚红着脸不回答,拿出抹布开始打扫卫生。

  “哎。”

  陈汉升叹一口气,把手套揣在兜里,没有说什么径直去了酒店。

  ······

  没想到萧容鱼也在酒店,她正坐在床边和陈兆军夫妇聊天。

  “哟,你们一家三口都在呢,看来我倒是个外人了。”

  陈汉升笑着打招呼。

  萧容鱼转过头,露出一个温馨的微笑,肤光胜雪,梨涡浅笑宛如灿烂桃花。

  “你难道不是外人?”

  梁美娟白了陈汉升一眼:“我来建邺手上被冻了个小疙瘩,小鱼儿早上请假去帮我东山百货买了真皮手套,你呢?”

  陈汉升微微一怔,梁美娟手上果然拿着一副黑鳄鱼皮的手套,看起来颇有色泽,价格应该不便宜。

  他不动声色把口袋里的针织手套往深处揣了揣,不以为然的说道:“哪里还要去东山百货,随便在义乌小商品城买一副就行了。”

  “你看你看,这就是我养了18年的儿子。”

  梁美娟对萧容鱼说道:“小鱼儿,以后找男朋友千万别找这种人,给亲妈买副手套都舍不得。”

  萧容鱼弯着眼睛在笑,刚想说什么,手机突然“叮铃铃”响起来。

  接完电话,萧容鱼吐了吐小舌头:“陈叔,梁姨我得先回去了,上午出去没和辅导员请假,她打电话来问情况了,小陈你留在这里陪梁姨吃饭。”

  “行,赶紧回去和辅导员说明情况,注意安全。”

  梁美娟关心的叮嘱一句。

  萧容鱼离开后,梁美娟刚刚还是亲切的表情突然冷淡下来。

  陈汉升假装没看到,嘴里说道:“这手套真不错,小鱼儿真是用心了。”

  梁美娟“哼”了一声,抢过手套不让陈汉升碰。

  陈汉升也不在意,笑嘻嘻的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副针织手套:“这是沈幼楚昨晚连夜帮你织的。”

  梁美娟有些吃惊的接过来,手套纹路清晰,说明沈幼楚在家里经常做事。

  看看左手的真皮手套,再看看右手的针织手套,梁美娟沉默许久,突然拿起床边的水壶要砸陈汉升。

  “小王八蛋,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事!”

  陈兆军连忙上去拦住,这茶壶里还有热水,真的烫伤可不是闹着玩的。

  陈汉升也赶紧避开,嘴里还说道:“娘啊,古人说小棒则受,大棒则走,你老人家心情不好,打我几下骂我几句,我都受着,但要用开水烫我,那我就先走了啊。”

  “不然我真的烫伤了,到时还是你难过。”

  听到陈汉升还振振有词的解释,梁美娟更加生气,不过她也放下了水壶,拿起酒店的拖鞋就往陈汉升身上砸来。

  陈汉升一看是拖鞋,干脆不避不闪,直接往床上一扑,用被子遮住头,身上就随便梁美娟打了。

  “噼里啪啦”

  梁太后也是真用劲了,只是这酒店拖鞋能有多大杀伤力,秋天穿的衣服又多,陈汉升差点没睡着了。

  梁美娟大概也知道这儿子多无赖,自己汗都出来了,陈汉升居然一点反应没有。

  “你来打。”

  梁美娟气喘吁吁把拖鞋递给了陈兆军。

  陈兆军一贯是好好先生,他向来主张家庭内部矛盾协商解决,不过看到老婆这么生气,接过拖鞋照着陈汉升屁股“啪”的就是一下。

  陈汉升猛的掀开被子跳起来。

  “老陈,你怎么玩真的?”

  陈兆军瞥了自己老婆一眼,心说不来一下真的,你妈能消气吗?

  陈汉升揉揉屁股,看到梁美娟还是气鼓鼓的坐在床上,他嬉皮笑脸的上去搂住肩膀:“妈,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咱去吃午饭吧。”

  “哎,我和你爸都是老实人,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啊。”

  梁美娟一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她拿过两幅手套,动情的说道:“手心是肉,手背是肉,但是你没可能两个都要吧。”

  陈汉升假装听不懂:“中午要吃鹅掌吗?”

  梁美娟瞪了他一眼,索性摊牌了:“直说吧,你希望我带哪副手套?”

  “你喜欢哪套就带哪套,关我什么事。”

  陈汉升一脸无辜的说道。

  不过他又补上一句:“我要是你,那就两副都要,这副脏了就换另一副,换着带才比较好。”

  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半响后梁美娟突然揉了揉胸口,招呼陈兆军说道:“帮个忙,再把拖鞋再递过来。”

  “噼里啪啦”

  又是一顿欢快的竹笋炒肉。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