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3、事后表达显真诚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221 2019.07.18 17:56

  周日,财院的男生宿舍602一般比较安静。

  杨世超和郭少强是两个网瘾少年,再加上一个刚经历失恋阵痛的金洋明,三个人几乎住在网吧了。

  戴振友自带路人甲属性,不是租那种厚厚的网游小说看,要不就是躺床上睡觉。

  只有李圳南一个人在宿舍学习。

  中午的时候,李圳南刚去食堂把饭打包回来,还没动筷子就听“咯吱”一声门响,早上出去的陈汉升居然回来了。

  “咦,陈哥你事忙完了?”

  一向健谈的陈汉升这次却低着头,敷衍的说道:“忙完了。”

  然后他就走进卫生间里,不一会儿就听到水龙头的声音。

  李圳南有些担心,他很佩服这个同时兼任舍长、班长和副部长的老哥,虽然陈汉升几乎不学习,但他其他方面几乎是满分,就连女人缘也是。

  “陈哥,你没事吧。”

  李圳南推开浴室的门,看到陈汉升正在漱口,盥洗盆里居然还有血迹。

  “你嘴巴破了吗?”李圳南问道。

  “嗯,不小心自己咬到了。”陈汉升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李圳南不以为意,咬到嘴巴很正常。

  这时,宿舍电话“叮铃铃”的响起来,李圳南刚要去接,陈汉升跑出来抢过话筒:“应该是找我的。”

  “你好,我找陈汉升。”

  一个清脆的女声在电话里说道。

  “我就是。”

  “你嘴巴怎么样啊。”

  李圳南的位置离电话最近,也听到了这句话,他不动声色的想多听几句,没想到脑袋突然挨了一下,陈汉升正用嘴型告诉他。

  “gun”

  李圳南摸摸脑袋离开座位,十分渴望能听到新闻内幕。

  “听声音应该很漂亮,不知道和商妍妍比起来怎么样。”

  老实的李圳南正在心里疯狂猜测,他也不认识什么其他美女,只能把商妍妍拿出来做参照对象。

  “萧容鱼你真好意思,这一口下去,我得吃半个月面条。”

  陈汉升嘟囔着说道。

  电话里女孩子笑的特别开心:“谁让你不经过我同意就亲的,我们都不是情侣。”

  陈汉升不耐烦煲这个电话粥,小弟都在旁边看着呢,实在太糗了。

  “还有事没,没事我挂了。”

  陈汉升说道。

  “哼,下周我想去建邺市中心逛一逛,你陪我吧。”

  电话里好听的女声说道。

  “没空!”

  陈汉升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今晚我就和我爸讲这件事,还要告诉梁姨和陈叔。”

  “等等,其实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一挤总会有的,双休什么时候?”

  ······

  挂了电话,陈汉升就皱着眉头坐在那里,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也怪我自己太浪,萧容鱼的嘴巴是随便亲的吗,父母都认识啊。”

  陈汉升忧心忡忡,这种情况是最可能刚毕业就结婚的,两家知根知底,子女是“恋爱”关系,双方又都是大学生,在港城那种小地方简直就是完美的结婚模型。

  可是陈汉升不想结婚啊,沈幼楚怎么办?以后其他的姐妹团怎么办?

  “好在也没真正确定关系,以后我再找个机会和她分一次就是了。”

  这样想陈汉升才觉得心里好受一点,一转头正好和李圳南眼神碰撞在一起,这小子流露出对八卦的极度渴望。

  “听到了?”

  陈汉升看着李圳南问道。

  “听到一点点。”

  李圳南不敢说听到很多,打了很多折扣。

  陈汉升叹一口气,默默点上根烟:“女人都是老虎,阿南我建议你以后出家当和尚吧。”

  “陈哥,我还是处男呢,当和尚太浪费了。”

  李圳南有些不好意思。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倚天屠龙记》里殷素素怎么告诫张无忌的,越漂亮的女人越是骗子,这话我也转述给你。”

  陈汉升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又突然想起一个事,他唬着脸对李圳南说道:“今天的事,如果泄露出去给我们班任何人知道,我就把你阉了。”

  李圳南吓了一跳:“那要是别人泄露的呢?”

  “一样把你阉了!”

  ······

  第二天又是新的一周,陈汉升这周的事情还挺多。

  首先要撮合“大学生创业扶持项目”,钟建成这边大饼已经画好,就看什么时候拿下校团委于跃平这边了;

  其次就是陈汉升接到通知,学生会那边开始筹办这一届的新生晚会了,晚上学生会的领导干部要开碰头会。

  学生会那边的事情倒还好,总之陈汉升又不是正部长,戚薇分配什么工作就完成什么工作。

  只是和于跃平的沟通有些困难,因为直接请他帮忙落实创业项目,两人的关系暂时又不够。

  要是能有个事情突然推动一下,那就完美了。

  就在陈汉升思考如何创造这个机会时,突然接到辅导员郭中云的电话,沈幼楚的贫困生补助金下来了。

  看来于跃平果然没骗人,这笔钱就在学校里,只要团委这边审批没意见就立马到位。

  不过对于陈汉升来说,促进关系的机会也来了。

  第二天上课时,陈汉升把胡林语还有沈幼楚喊出来,把助学金的事情通报了一下。

  “那太好了,幼楚今年的生活费都没问题了。”

  胡林语是真心为这个极度漂亮、极度自卑又极度善良的室友高兴。

  “谢谢你啊。”

  沈幼楚也小声的和陈汉升道谢。

  陈汉升笑了笑,调皮的对着空气“叭”了一下。

  这个声音很熟悉,沈幼楚立马想起那晚在学校湖边的月下一吻,脸蛋印上了一层灿烂的红霞。

  “你在干嘛?”

  胡林语不明白什么意思。

  “我在练习口语,准备以后去考个普通话等级证书。”

  陈汉升胡诌一句,然后就说道:“沈幼楚助学金这件事能够又快又好的完成,我有一点功劳,但是胡支书前期的工作也很有效果。”

  胡林语有些不好意思,她做的都是反效果,最后还要陈汉升去擦屁股。

  “不过我们不能居安思危,还要继续维持和学校团委那边的良好关系,所以我打算以班级名义给于书记送点东西,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胡林语不理解:“这不是于老师的份内职责吗,再说助学金已经拿到手了,我们为什么还要费这份功夫?”

  “事后表达才显得更真诚嘛,知道什么叫交情吗,就是先麻烦再感谢,这样一来一往才能加深感情。”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