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5、以柔克刚,水滴石穿(我家无花果哭起来真丑盟主加更)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204 2019.07.14 21:06

  胡林语和沈幼楚离开后,陈汉升在办公楼外面安静的抽了一根烟,然后收敛表情,再次返回于跃平的办公室。

  “于书记,我是人文社科系公共管理二班的班长陈汉升,刚才那位女生是我们班的,她没有搞清楚状况,一时心急说错了话,请您别放在心上。”

  于跃平听了,有些意外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轻轻“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因为陈汉升没叫“于老师”,而是叫“于书记”。

  平时过来办事的学生包括胡林语全部都是“于老师,于老师”的叫着,于跃平恨不得把“团委副书记”的铭牌贴到自己大脑壳上。

  另外,陈汉升说自己是班长,大学里的班长还是有点分量的,相当于辅导员的小助手和代言人,最后他又知趣的把所有责任揽下来,这个开头招呼算是过关了。

  其实在贫困生助学金这件事情上,申请人必须把自己的立场和学校统一起来,胡林语就是因为站错了位置,搞得事情也偏离了方向。

  陈汉升打完招呼,没有像胡林语那样直接提起贫困生助学金的事,也没有找话题闲聊,于跃平明显没拿正眼瞧自己,自言自语也是尴尬。

  他看到办公室的报刊栏乱糟糟,干脆走过去整理报刊。

  于跃平注意到陈汉升的举动,停下笔皱了皱眉头,他很清楚陈汉升的动机,无非是为了贫困生助学金罢了。

  不过这种方式倒是有些新颖,不像其他同学要不就是哭,要不就是闹,要不就是吵,没一点大学生的样子。

  陈汉升整理完报刊栏,看见地面上还有些脏,二话不说就拿来拖把打扫起来。

  “好了,好了,我们这里有阿姨打扫的。”于跃平忍不住阻止道。

  “没事,于书记,我不累。”

  陈汉升转过头,露出一个憨厚淳朴的微笑。

  于跃平翻翻白眼,心想我又没问你累不累,不过你要做就做吧,总之我这边还是要遵程序办事的。

  陈汉升拖完了地,也到了中午吃饭时间,于跃平站起来说道:“同学,我要吃饭了。”

  “哎,好的。”

  陈汉升麻利的走出办公室,于跃平关门后一句话没多讲,自顾自走向教室食堂。

  下午的时候,于跃平刚来到办公室,屁股都没捂热,陈汉升也准点到了。

  “于书记。”

  陈汉升拎个袋子,笑呵呵的打招呼。

  “你怎么又来了,不上课吗?”于跃平问道。

  “我们下午没课。”

  陈汉升答道,当然有课没课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于跃平不想再让陈汉升呆在这里,于是说道:“已经可以了,上午你把我办公室打扫的很干净,没课的话就回宿舍吧。”

  陈汉升不答应:“上午只是打扫了地面,柜子还没擦呢。”

  他一边说一边从袋子里掏出毛巾,也不等于跃平答应,扑上去就开始擦文件柜。

  于跃平摇摇头,心道我不管了,就看你坚持到什么时候吧。

  陈汉升的动手能力还是很强的,这和老陈的刻意培养有很大关系,他擦柜子很仔细也很有节奏感,有时候于跃平都会停下手里的工作看着。

  当然看归看,他也不嚷嚷喝口水什么的。

  不过陈汉升也根本不需要别人招呼,他觉得累的时候,自己从袋子里摸出一个陶瓷大茶杯,从水房打了热水坐在会客沙发上,边喝边歇息。

  于跃平心想好家伙,装备还挺齐全,看来是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了。

  这一下午陈汉升都耗在这里了,有些过来办事的同学还挺好奇,陈汉升也不在意,还主动上去帮于跃平统计这些学生的个人资料。

  晚上5点半准备下班的时候,于跃平很认真的对陈汉升说道:“明天不用再来了,我这里地也扫了,柜子也擦了,已经没有死角了。”

  “还是有死角的。”

  陈汉升腼腆的一笑:“下午擦的只是柜子外面,里面还没清理。”

  于跃平一阵无语,他都怀疑陈汉升是不是故意留下这一块位置的。

  第二天上午,陈汉升“仍然没课”,他很准时踩着上班的点来到团委办公室,和于跃平打个招呼后就开始清理办公柜。

  于跃平的工作应该很繁琐,办公柜里的文件乱糟糟的,不同时间的文件都混在一起,陈汉升还在里面看到一份今年5月份《财经学院关于支持大学生创业的扶持意见》。

  每年5月份应该是大四学生即将毕业的时候,看来这份文件是针对他们的,陈汉升很想读一遍,不过又担心不合规矩,他想了想问道:“于书记,这些文件是按照时间整理,还是类型整理?”

  “按照时间整理吧。”于跃平说道。

  “哦,好。”

  有这句话在,陈汉升阅读起来就不会有问题了,他可以解释说寻找文件落款时间,也借此机会也将财院这两年的公开文件都读了一遍。

  其实这些文件本来都贴在学校的公示栏里的,不过大学生谁没事会去看这玩意,倒是错过了不少机会。因为有些文件明显对本校学生很有利,可惜都没人申请。

  团委办公室的气氛有些怪异,于跃平在写材料,陈汉升在整理文件,两人都一言不发,有些路过的老师还开玩笑说道:“老于,这是你的小秘书吗?”

  于跃平也只能跟着笑,不过第二天上午去吃饭的时候,于跃平倒是认真又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的?”

  “于书记,我叫陈汉升,人文社科系公共管理二班。”

  于跃平“嗯”了一声,不过他也没说让陈汉升下午别过来了,大概是知道也劝不住。

  下午陈汉升准时出现在办公室,房间依然只有写字的“沙沙”声还有整理文件的纸张声,于跃平休息的时候就问道:“小陈,你抽烟不?”

  “偶尔抽一下。”陈汉升说道。

  于跃平扔一支烟过去,嘴里还提醒道:“注意不要把文件烧着了。”

  陈汉升帮于跃平点燃后,两人就在房间里吞云吐雾。

  抽着抽着,于跃平突然问道:“那个沈幼楚的家庭情况真的很贫困?”

  “的确是,她父母早早去世,从小跟着年迈的婆婆长大的,老人家没有赚钱能力,身体也不好,沈幼楚就尽量节省生活费,每天只吃米饭不吃菜,最多喝点免费的汤水,一个月生活费不超过50元。”

  于跃平点点头不说话,其实说来也怪,胡林语讲的情深意切,把自己都感动哭了,愣是没感动于跃平,不过在这种抽烟时的闲聊中,于跃平居然相信了陈汉升说的话。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