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撩夫有道:师尊,轻轻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受欺负的小倾墨

撩夫有道:师尊,轻轻宠 蔴小熠 3120 2017.01.13 15:23

  中午,诸葛倾墨练功完毕,刚出了练功房,就听到一个很是阳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哎,前面穿白衣服的小子...站住!说你呢,怎么还一直走啊?”

  那人的一只手搭上了诸葛倾墨的肩,倾墨回头,感受着那人传递过来的信息。

  很温暖、很灿烂,就如同阳光一般。

  不过,此时这人的情绪中有一丝懊恼。

  “呃,师兄,你是叫我?”

  阳光少年白了诸葛倾墨一眼,带着一丝恼意的说道:“当然是你!这里还有谁穿白衣服?”

  说完,他还潇洒的看了四周一眼,可他这么一看,顿时脸就黑了。

  这......所有人都穿的白衣服......

  “你没事和他们穿一样的衣服干嘛?真是的。”

  听言,诸葛倾墨满头的黑线,这位师兄,是故意来耍他玩的?

  “这位师兄,师父与我说,这是练功服,练功时必须穿的。”

  还有......你觉得我一个瞎子可以看见他们的衣服是什么颜色什么款式的吗?这是诸葛倾墨的心声。

  “呃。”阳光少年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袋,但很快他就把尴尬抛之脑后,对着诸葛倾墨灿烂一笑,说道:“我叫东方逸涛,交个朋友如何?”

  “...我叫诸葛倾墨,很高兴认识你。”

  诸葛倾墨很是感慨这位东方逸涛的变脸速度,他算反应不错的了,也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

  “哈哈,阿墨小师弟,你还没吃饭吧?走走,师兄我带你去。”说着,他一把搂过诸葛倾墨的肩膀,向饭堂走去。

  而诸葛倾墨则正式把他定义为神经大条,外加自来熟人种。

  ---------------------------

  初春清晨,薄雾笼罩着整个瑾璃宫,乳白色的雾里沉淀着一层微博的春绿。而那朦胧中,却有这一抹小小的身影,在辛勤的劳动着。

  挺秀的小鼻子,花瓣般的嘴唇,光洁的额头上,除了几颗汗珠外,还有一抹小小的眼泪状的朱砂印。

  不是诸葛倾墨,还能是谁?

  诸葛倾墨此时终于知道司空源昨日所说的照顾,是什么样的了。

  昨晚,司空源只是来他的住处说了一句“明早晨练前,把所有练功房打扫干净”就若无其事的走了。

  他当时也没多想,到今早才知道,那所谓的所有练功房是什么概念。

  瑾璃宫的练功房是分等级的。

  丙级的,是初学弟子所用,非常之大,但设施相对就逊色一定。

  乙级的,是高一级的弟子所用,相对于丙级的要小些,但设施不错。

  甲级的,又称个人的,是各位师长们或者是特别优秀的弟子所用。毕竟的是个人的,面积就要小的多,但设施却是最好的。

  昨日诸葛倾墨练功时所用的房间,正是丙级的,单是打扫那个就需要很长时间。而那“所有”是包括同样大小的丙级练功房十几个,还有那许许多多的乙级练功房,以及许许多多的甲级练功房。

  这......分明就是整他嘛!

  这么多房间,单凭他一人,弄到下个月都不可能弄完,更不用说是在晨练前了。

  诸葛倾墨不知忙碌了多久,一个懒懒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啊......唔。阿墨小师弟,你起的好早啊。”

  “嗯,逸涛师兄,早啊。”

  诸葛倾墨头都没回,拎着他的水桶就往前冲去。

  东方逸涛看着诸葛倾墨急冲冲的样子,纳闷道:“哎哎,阿墨小师弟,你这是要去干嘛?救火去啊?这么急。”

  “打扫练功房啊!不和你说了,没时间了。”

  他还有好多好多好多房间没打扫呢。

  “打扫练功房?你闲得慌啊?要不帮我打扫打扫我那窝?”东方逸涛看着他,好笑道:“这练功房有专人打扫,你干嘛去抢人家的工作啊?”

  诸葛倾墨听言,猛转过头来,道:“你说练功房有专人打扫?”

  他突然转过头来,东方逸涛被吓了一跳,愣道:“嗯,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他要知道才有鬼好么!

  东方逸涛看诸葛倾墨一脸快要抓狂的表情,也明白过来。

  这人,被整了。

  “你什么时候起的?”

  “五更不到。”

  那几个字,诸葛倾墨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可见他有多生气。

  他从小就是被宠着长大的,何曾受过这种气?

  更是因为众人的宠爱,他自身总是有种无形的傲气,如今这般,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当即,扔下水桶,快步向他们所在的那个练功房走去。

  东方逸涛连忙拉住他:“你这是要去哪?”

  “找他,问清楚!”

  “然后呢?”简单的三个字,彻底的难住了诸葛倾墨。

  是啊!然后呢?

  告师父去?

  他做不到,他的骄傲不允许。

  跑去揍他一顿?

  那他要与师兄弟和谐相处的初衷就破坏了。

  他不想搞特殊,不想落人口实,全部都是因为他想要与师兄弟们和谐相处,然后努力学习法术,不让关心他的人担心,能有些本事去保护暮梵。

  “现实就是这样,你不够强别人就欺负你。就算你强,还是有人会嫉妒你,会想要害你,明的不成,还有暗的。真正的强者,就是在这样的磨练中,产生的。”

  东方逸涛看了眼诸葛倾墨,拍了拍他的肩膀:“慢慢学吧,除了法术,这世上还有很多,是值得学习的。”

  说完,他越过诸葛倾墨走了,说再多,不是他自己想明白的,都没用。

  诸葛倾墨站在那里,心中有种说不出滋味。

  他不是觉得自己可怜,也并不觉得什么不公平,他...只是想到了暮梵。

  想到,她提起她的过往时的模样...

  那样厉害的暮梵,被世人敬仰的暮梵,又是经历过了什么,才有了如今名满天下的红衣女侠?

  “姐姐,我该怎么做?曾经的你,是不是也受到过这样的委屈?当初的你,又是如何面对的呢?”

  诸葛倾墨低声喃喃着,他突然很是想念家中那盆木凡花,因为那花有暮梵身上的味道。

  诸葛倾墨站在那里发着呆,而在远处的一个角落,一抹红色的身影默默地注视着他。

  暮梵从万妖洞事件那日开始,就未离开过诸葛倾墨,她怕再出现意外。

  但她有着一个很大的计划,所以她没出现,只是远远的关注着他、守护着他。他身上发生的一切,她都知道,他喃喃的话语,她也全听到了。

  听着诸葛倾墨的话,暮梵的鼻尖不由有些酸楚,脑海中不由想起,她不愿回忆的过往。

  当时的她是怎么做的呢?

  她跑去质问那位师姐,与那位师姐争吵,与那位师姐打架,最后被责罚。

  她不会处理人际关系,与那位师姐交恶后,经常被陷害的很惨,除了自己的师兄与师父,无一人帮她...而她,一直傻乎乎的到被害的一无所有,才明白了,什么叫人心。

  暮梵不想诸葛倾墨走她的路,他不能一直被自己保护着,那样他会长不大的。

  学会处理与师兄弟间的关系,也是一种锻炼。

  在当初,她的师父就是一味的保护着她,她才会那般天真。

  她不是埋怨师父的溺爱,而是在想,如果当初师父不是那般把自己保护的密不透风,或许她能早些懂事,替师父分忧。

  再或许,一切的结果都不是这般。

  ......

  大约过了半时辰,诸葛倾墨才匆匆进入练功房。

  东方逸涛见他进来,脸上早已没了方才的愤怒,转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平静,道:“好了?”

  诸葛倾墨笑嘻嘻的看了他一眼:“什么好了?有发生什么事吗?”

  东方逸涛见此,轻笑了一声。

  并没有对他的行为发表意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有着自己的成长之路。做为师兄,该提点的,他提点了,至于诸葛倾墨要如何做,就是倾墨自己的事了。

  然而,诸葛倾墨的忍让,并没让司空源有一丝的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诸葛倾墨不想浪费时间去与他斗,只得保持淡定的心理,随他去。

  他想的很简单,暮梵能有如今的成就,定也受过这样的苦。

  暮梵都能挺过来,他也能。

  若想保护暮梵,当然不能比她差了。

  待有朝一日,他一定会比暮梵更出色,哪怕路途会有些艰难,但为了她,这一切的苦都是值得的。

  诸葛倾墨的一切,除了暮梵还有一个人看在心里,那就是白言曦。

  每天看着自己的宝贝徒儿被欺负,白言曦的心,痛啊!

  可诸葛倾墨不与他说,他也不好多做什么。

  不能太溺爱他的道理,白言曦也明白,更何况这路还是诸葛倾墨自己选的,他更是不能多说什么了。

  可这不影响他纠结啊!

  看着那愣头青用那种蠢方式与师兄弟相处,他是真的很想上去,戳一戳那愣头青的脑袋,让他开开窍。

  可就也是想想。

  他不敢。

  暮大女侠每天像影子一样的守护着倾墨,他哪敢动手?

  那些不懂事的小鬼能欺负倾墨,欺负的这么爽,不过是他们都用些难登大雅的小招式对付倾墨。

  要真过分了,暮大女侠早一个个把他们挂墙上,当挂件去了...不,其实,暮大女侠早这么做过了,只是她做的太神不知鬼不觉,那些弟子们,以为是自己梦游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