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撩夫有道:师尊,轻轻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善良还是残忍

撩夫有道:师尊,轻轻宠 蔴小熠 3034 2017.01.21 18:14

  “做为修罗神族族长,你应该知道天魔劫吧?我要挑选单独训练的弟子,便是未来的七星士,我希望他们能快些成长起来,我不希望到天魔劫来临时,墨儿用他的鲜血去祭奠。”

  暮梵深吸口气,压制住心中的怒火与哀伤,看着早已呆滞的独孤朔冷冷说道:“你还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微风再次吹过,吹动了树叶与花瓣,吹动了二人的衣角与发丝,却没能吹走二人心中的悲伤与凄凉。

  独孤朔此刻总算知道暮梵为什么只是消失一年的时间却有着这么大的变化。

  血炼狱,那个以他现在的修为都不敢轻易踏入的地方......那个比地狱还让人胆颤的地方。

  他完全不敢想象,当初他那个单纯善良的小师妹究竟是怎样变成如今这般,从而存活下来的。可哪怕如此,她依旧是为着他们的师父着想的。

  她究竟爱秦墨到了如何的地步呢?

  是的,她爱着他们的师父。

  在很早以前独孤朔就知道了。

  独孤朔看着面无表情的暮梵,心中异常的疼痛,他想安慰她,可是,他却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是啊,他又能说什么呢?

  自己当初也说过爱她,还满是自信的答应他们的师父说,他会好好照顾她的。

  可他此刻才发现,比起暮梵对秦墨的爱,他的爱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在这一刻,他甚至想,要不,成全他们好了。

  可是,司命之神的预言...

  “收起你的同情,我不需要,没什么说的,我走了。”

  暮梵嘲讽的看了独孤朔一眼,转身打算离去,可她还没能转过身去,就跌入一个怀抱之中。

  “梵梵,放弃师父好不好?不要再执着于他了,他注定不是你的归宿。这世间除了他还有其他人存在的,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回头看一眼呢?”

  他不想,真的不想那预言发生。

  不管出于什么的目的,他都不希望她与秦墨在一起。

  二人再次安静了,安静的可以听到微风吹动万物的声音。

  他抱着着她,安静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她被他抱着,感受到了他的哀伤,明明答案就在嘴边,却无法开口说出那个答案。

  等了许久,独孤朔还是没能等到暮梵的回答,他慢慢的松开抱着暮梵的手,无力的说道:“梵梵,你还是如当初一般善良啊。”

  善良到让人心疼,善良到残忍。

  他又怎会不知道她的答案?

  暮梵不亲自说出口,是不想伤害独孤朔而已。

  原本以为现在的暮梵不会再在乎别人的感受了,不再是娇弱的让人疼惜的小女孩了,可为什么面对如今的暮梵,他的心中那份悲切不减只增呢?

  “是吗?”

  暮梵平静的说着,似乎很不在意独孤朔的话。

  突然她心中一阵感应,猛然转头看去,只见,脸色很是不好诸葛倾墨冲了过来,把她从独孤朔的身边拉开,拉到他的身后,用自己的身体,隔开两人。

  很明显的是在宣告所有权的行为,让在场几位都是一惊。

  独孤娜看那三人的架势有些诡异,心中莫名泛起一丝酸楚,但还是开口暖场,道:“我们还在奇怪刚刚去大殿没看见你们,原来是在这啊!哥哥,你和梵姐姐在这做什么呢?”

  他们来时,刚好看到独孤朔松开暮梵,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但仅仅那画面,一种两人很般配的念头,就涌进了他们的心中。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诸葛小友,脸色会如此难看的缘由。

  “哦,梵梵不喜欢人太多的地方,我就和她一起出来走走,顺便欣赏这瑾璃宫的风景。”

  看着自己心爱的妹妹,独孤朔一扫先前的阴霾,故意忽略诸葛倾墨的行为,微笑着对独孤娜说道:“怎么?你们已经去大殿报到过了?”

  “嗯!”

  暮梵看了眼独孤朔,抬手,摸了摸诸葛倾墨的脑袋,轻声问道:“墨儿,怎么?又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

  诸葛倾墨脸色依旧不好,心中有种莫名的委屈,憋的实在难受,于是,他开口问道:“姐姐,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为何他们关系这般好?

  为何他会如此了解她?

  想到他们二人关系好,他心中就很嫉妒,有种很强烈的危机感。

  暮梵曾经说的那人,会是独孤朔吗?

  确实,按着暮梵说的,独孤朔的条件是符合的。

  这么想着,诸葛倾墨又开了口:“在梅城郊外的小屋前,你说的人是他吗?”

  东方逸涛在一旁看着他们,完全弄不懂是什么情况。

  他怎么觉得自己在这一刻那么的没存在感呢?

  路人甲?炮灰乙?还是装饰品?

  “呃?”暮梵看着诸葛倾墨一副被人抢了糖果的模样,忍不住轻笑了笑:“不是,独孤朔只是我的师兄而已。既然你去大殿报到过了,那我们走吧。”

  说着,她拉起诸葛倾墨的手,向院子外走去。

  “去哪?”

  这进度太快,诸葛倾墨完全没能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当然是去我的新住处,你不是说过要帮我搬东西的?”暮梵微微一笑,转头对做了摆设许久的东方逸涛说道:“你也一起来吧,反正你日后会常去那报到的。”

  “哦...啊?”

  东方逸涛还没能完全明白是什么意思,就被暮梵硬拉着走出了小院,等他完全明白过来时,早已身处另外一个地方了。

  看着三人离去的方向,独孤朔叹了口气,心中隐约有些疼。

  想到诸葛倾墨的态度,想到暮梵那句“只是我的师兄而已”,独孤朔的心中就憋着一股气,无奈的又叹了口气,说道:“或许这就是他们的命吧。”

  独孤娜有些懵懂,此时的她,不明白自己的哥哥的话是什么意思。

  待她明白时,却是在多年以后了。

  或许,这就是我们的命吧!明明知道那将是悲伤的结局,却只能无奈的在旁看着他们走下去,不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次日清晨,瑾璃宫的大殿中——

  白言曦看了眼大殿满满的弟子,对暮梵说道:“暮长老,瑾璃的弟子应该都到齐了,你挑选你要单独培训的弟子吧。”

  昨日暮梵离去之后,他们几位长老又再次商议了一翻,结果是全票通过,并表示全力支持。可见暮梵拿出的那些功法的震撼力是有多大。

  只是,他们心中还是有个疑问的。

  暮梵点点头,站起身来。

  就在暮梵站起来那一刹那,全场神奇的安静了下来,全都好好盯着暮梵。

  暮梵的神奇,在半年前就传遍了整个瑾璃宫,可以说现在每个弟子都希望自己能被暮梵选中。

  如果可以,没人不希望有名师指导,没人不希望能拥有超越常人的本事。

  暮梵扫视了众弟子一眼,开口道:“我要的弟子一共有三个,我点到的人,请走上前来。”

  “墨儿。”

  “嗯。”

  诸葛倾墨从容的走到暮梵身边,这似乎是毫无疑问的,哪怕是不知情的人,对这也不会有什么疑问,毕竟诸葛倾墨的实力摆在那里。

  暮梵看着诸葛倾墨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东方逸涛:“小涛,你也过来吧。”

  东方逸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暮长老,你确定我也是?”

  暮梵点了点头:“昨日我不就说过,在将来的日子里,你会常去我那里报到的。”

  “哦也!”

  东方逸涛高兴的欢呼了一声,屁颠屁颠的来到诸葛倾墨身边站好。

  对于东方逸涛的反应,诸葛倾墨决定无视他,且在心中默默念道:我不认识这货......我不认识这货......

  “最后一个......是你。”暮梵缓缓抬起手,在那一瞬间,几乎每个人都把心提到喉咙眼,慢慢顺着暮梵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司空源正好在暮梵手指的方向。

  司空源嘴角扬起,一副很是得意的样子,似乎他早猜到,第三人会是他一般。看着司空源得意的样子,东方逸涛忍不住一撇嘴,小声念道:“为什么他也是啊?”

  诸葛倾墨心中虽也不高兴,但他还是说道:“姐姐选他,自然有姐姐的道理。”

  他相信暮梵永远是对的。

  司空源看着那二人的表情,心中一阵得意:“抱歉,暮长老,我精力有限,怕只能学习师父他老人家所教导的,恕难从命了。”

  他早知道这暮长老与诸葛倾墨关系非凡,如果他真去了,那还不有苦头吃?况且他还知道诸葛倾墨很是在意着暮长老的,这难得羞辱诸葛倾墨的机会,他怎么会放弃呢?

  再好的功法又怎样?她难道会真心教导自己?再说,凭借他家族的力量,他想要什么,还能得不到吗?

  司空源的意思,聪明的诸葛倾墨怎么不知道?他那得意的情绪,一丝不漏的被诸葛倾墨捕捉到了。

  “你!”

  诸葛倾墨想冲上去,但却被暮梵拦住了。

  “这样啊。”只见暮梵微微勾起嘴角,意味深长的说道:“可是,我说的人不是你,而是你身后那位小姑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