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撩夫有道:师尊,轻轻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伴他成长(下)

撩夫有道:师尊,轻轻宠 蔴小熠 3084 2016.12.18 19:47

  “这样啊,我好想看看它究竟长成什么...”

  诸葛小鬼就只是有些惋惜的说着,并没有太多的含义,可这话听在暮梵耳里,却是格外的心疼。

  三年了,恢复视灵的法子,她是一点线索也没,唯一的线索,却是她不能去碰触的。

  “墨儿,很想能看见吗?”

  小墨儿闻言,愣了愣,随即笑道:“还好啦,就是偶尔会有特别想看见的。”

  暮梵抿了抿唇,很是认真的说道:“只要你想,我会让你看见的。”

  只要他想,她就可以毫无顾忌的,杀掉那个宿主了。

  可,小倾墨,并不那么的想。

  “顺其自然就好,不用太在意。”小墨儿摆摆手,笑容很随意,却又格外甜的说道:“而且啊,哥哥教过我,万事万物,是要用心看的,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真实。”

  万事万物是要用心看,这个,她的师父,也教过她啊。

  想起她的师父,暮梵的心头一阵酸楚,但她还是轻声问道:“那墨儿,你想看见什么?”

  诸葛倾墨听见这话,那灰暗的眼眸突然亮了一下,他带着几分欣喜,几分认真的说道:“我想看见姐姐。”

  那简单的几个字,让暮梵的心像被很多只小虫子咬了一口似得,痒痒的,瑟瑟的,竟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太多不可思议的感觉,让她看着诸葛倾墨的目光,也有些呆滞。

  诸葛倾墨见暮梵不说话,也猜不到她所想,收起之前的笑容,低着头,小心翼翼说道:“其实,姐姐,我骗了你。这株木凡花,是我让佩儿姐姐,故意弄死的...我,想让姐姐出来,我想见姐姐...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诸葛倾墨在说的时候,小手紧紧拉着暮梵的衣角,一副怕她跑了的模样,话语明明是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可表情,却是带着希冀。

  看着这样的诸葛倾墨,暮梵心中那种痒痒的感觉更甚。

  她是何等人?

  她怎么会不知道那花是怎么死的?

  她怎会不知道他的目的?

  她亲自设的局,怎会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

  暮梵垂下眸,轻笑了一声,带着宠溺的口吻,温柔的说道:“好,我不生墨儿的气。”

  以前,只要能长久的陪在他身边,她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老天不让她如愿,那些多管闲事的人,也不让她如愿。

  既然如此。

  她不介意,彻底的占有他。

  暮梵蹲了下来,拉起他的小手,放到她的脸颊,声音如同香醇的美酒,柔柔的进入小墨儿的耳中。

  “只要你想,我随时都可以出现,我可以一直陪在你身边。”

  闻言,本在用小手记录暮梵容颜的小墨儿,眼睛睁的老大,一副不可置信,却又无比欣喜的模样,停顿了许久,小鬼才小心翼翼的说道:“真的?”

  “嗯。”

  暮梵简单的一个字,让小墨儿的欣喜无比放大,欣喜到鼻尖有些酸酸的。

  那种喜悦,是他从未感受过的,要怎么形容呢?就好像,得到了自己梦寐已久的玩具一般的喜悦。

  暮梵看着小墨儿如此模样,心头一疼,却很是温暖,可同时,一股恨意也涌了上来。

  但她没表现出什么,只是对诸葛倾墨说道:“你师父来了,先练功吧。”

  说着,暮梵看向刚刚来到的白言曦,微微对他点了点头。

  白言曦见此,也对着她点点头,微微笑了笑。

  诸葛倾墨听到暮梵的话,哪怕是看不见,但还是偏头看向白言曦的方向,思索了几秒,他说道:“姐姐,你可以在一旁看着我练功吗?”

  暮梵闻言,愣了愣,但很快,她嘴角就扬溢出一个绝美笑容,柔声回答:“好。”

  得到暮梵的回答,诸葛倾墨欢天喜地的跑向白言曦的方向,催促他快些开始。

  而暮梵,则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白言曦在教导完诸葛倾墨后,让他自己在一边练着,自己则走到暮梵身边说道:“红衣姑娘,别来无恙。”

  还真是别来无恙,三年了,一丝变化也没。

  暮梵自然听出了白言曦话里的意思,她轻笑了一声,很是不客气的说道:“我的修为都超越仙级了,不过是三年的时间,你想要我怎么变?”

  见过嚣张的,见没见过这样不要脸嚣张的,可偏偏没有那种让人恼火的羞辱感,就单纯的觉得憋屈,白言曦顿时无言以对。

  然,暮梵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白言曦,瞟了他一眼后,淡定从容的说道:“现在的修真者,都一个个的爱偷奸耍滑,难怪一个个这么废柴。”

  白言曦听这话,不乐意了,不满的说道:“哎,我说红衣大女侠,老夫知道你没能抢到墨儿的师父这个头衔,不开心,但你也不能这么诬陷我啊!我怎么就偷奸耍滑了?”

  见到白言曦的反应,暮梵笑了一声,很是不屑的说道:“你刚刚教我的墨儿,修炼最好是专一法术,不可贪多,妄想体术也修习,这哪个乌龟羔子教你的?”

  “我师父那个乌龟羔子...”白言曦条件反射的说了那句话后,觉得不对,气骂道:“你才乌龟羔子!修为高了不起啊!那哪里错了?!”

  白言曦虽为一代掌门,但并不古板,平日也能称上“活泼开朗”,被暮梵这么一点,果然燃了。

  暮梵似乎早料到他的反应,挑了挑眉,轻描淡写的说道:“不服?那我不用法力和你切磋,看结果如何,怎样?”

  白言曦被暮梵那轻描淡写的模样气到了,也不顾面子什么的问题,咬牙切齿的说道:“哼!不用法力和我打?没问题!到时候输了可别哭鼻子,说我欺负小姑娘!”

  然,在白言曦说完那句话的一刻钟后...

  白言曦恭敬无比的站在那,对暮梵这样说道:“红衣女侠,您说着,小的听着!以后,您让小的往东,小的绝不往西,北和南也不会去。”

  开玩笑,对方在不用法力的前提下,就把他秒了,他敢不听吗?

  一拳,就一拳!

  他还在施咒,她一个闪身过来,一拳就把他打趴下了!

  暮梵见白言曦乖巧了,也不再逗他,换上认真的模样,说道:“如今的修士都会有这个误区,常忽略了体术。法力达到一定级别就去渡劫,最后以失败告终,何必呢?渡劫,其实也是一种洗髓,身体素质差了,是挺不过去的,所以,我才说,你那教错了。法体双修,确实要更辛苦一些,可这才是正道。”

  “可两个完全不同的修行路线,若同时修行,那速度得多慢?人的寿命,毕竟有限。”

  白言曦看到暮梵那认真的样子,早已猜到暮梵刚刚是故意气他的,为的就是逼他与她打,让他看到她的实力,从而相信她说的。

  如果暮梵直接来与他说这些,哪怕她威名远播,他也不一定会听的。

  至于她为什么要如此费尽心机,原因不难猜,自然是为了他能更好的教导好诸葛倾墨,既然如此,他就不客气的提问题了。

  暮梵见此,也明了白言曦的想法,赞许的看了他一眼,很有耐心的解释道:“两门完全不同的功法自然是如此,若法、体两功法本就同出一源,有相辅相成的作用呢?不知道掌门你可听过沽泽门?”

  “千年来最大的修真门派沽泽门我当然知道,可惜它在三百多年前被一夜灭门,不然,有它的带领,现在的修真界定是另一番模样。”

  说起那沽泽门,白言曦苦大仇深的叹了口气,说道:“那可是出过最多真仙的门派啊!就这么一夜没了,真可惜。”

  如今的门派,都是些小门派在沽泽门消失之后,发展起来的,那个时候的沽泽门辉煌到,可以代表整个修行界,更是有普通人认为,修行门派,仅有沽泽门一家。

  虽然这说法,只能说那些人的无知,但从中也能看出这沽泽门,当时的声望,是有多高。

  沽泽门的毁灭,对于当时的修行界来说,是无法估算的损失。这也是这三百年来,修行界一个飞仙都没的原因之一。

  “那你可知,沽泽门就是一个法体双修的门派?”

  提到沽泽门,暮梵的脸色有些异样,但她还是耐心的说道:“沽泽门能名满大江南北,说白了就是它实力强,它的实力能强,当然就是功法的功劳。”

  “那你意思是,我若想飞升成功,就要放弃现在的修炼功法,转修那些能法体双修的功法?”

  老实说,对于暮梵说的一切,包括她说的双修功法,白言曦都很动心,要他放弃多年的修行,他怎么甘心?

  暮梵看白言曦那纠结的模样,又忍不住逗他道:“虽然你年龄还小,但要换个功法修炼怕是来不及了。”

  年龄还小...

  白言曦嘴角抽搐了几下,不客气说道:“老夫如今七十三岁。”

  当然,他看起来不过是三、四十岁的样子。

  暮梵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勾起嘴角,淡然道:“老身如今三百七十八岁,不巧,我的零头就比你长上几岁。按年龄算,你该唤我一声祖宗。”

  白言曦的嘴角再次抽搐起来,认命般说道:“祖宗,那您说说,小的应该怎样去修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