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撩夫有道:师尊,轻轻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正与邪

撩夫有道:师尊,轻轻宠 蔴小熠 3438 2017.01.01 12:32

  对比起金衣少年,肖清可亲切多了。

  只见他崇拜的看向诸葛倾墨:“阿墨,你太厉害了!你简直是我的第二崇拜对像啊!”

  独孤娜听言,很是好奇:“第二?那第一是谁啊?”

  “第一嘛,自然是闻名整个修真界的红衣女侠咯!”肖清很是夸张的笑笑之后又说道:“对了,阿墨,抓我们的人是谁?是不是抓娜娜的那三个人?”

  “应该不是。”诸葛倾墨摇摇头,接着说道:“如果是他们,我们俩已经不在人世了,他们没必要连我们都要抓来关着。”

  “那会是谁啊?”肖清低头想了想,又道:“对了,阿墨,那道红光是怎么回事?”

  “红光?”

  诸葛倾墨看不见,自然不知道有什么红光的,他当时只感觉一道能量从胸前发出,紧接着他们就被一道力推进水里了。

  肖清见他一脸懵比,很是激动的说道:“就是你胸前散发出的那道红光啊!当时就是它吞噬了那疯女人的光球,不然我们早去见自己祖宗了!”

  听肖清这么说,诸葛倾墨想到了暮梵送他的红珠子,伸手想把挂脖子上的珠子拿出来,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拉着独孤娜,吓的立马松了手。

  “呃...对不起,独孤小姐,我不是有意冒犯的。”

  “没关系,江湖儿女不必在乎这些的。”

  在诸葛倾墨手松开那一刹那,独孤娜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心会像缺了什么似的,空空的很是难受。

  既然对方那般说了,诸葛倾墨也没在那个问题上纠结下去,拿出红珠对他们说道:“或许是因为这颗珠子吧。”

  独孤娜看到那颗珠子,眼睛一亮,道:“好漂亮的珠子啊!”

  肖清也把头凑了过来,打量着那颗红珠:“它有那么厉害吗?阿墨,它什么来历?”

  “我也不太清楚,是姐姐送我的,她让我一直带着不要取下来。”

  想起暮梵,诸葛倾墨心头一阵惆怅。

  自从他发现暮梵受伤那日起,他就决定要好好修行,努力提高自己的实力。

  他想娶她,不是玩笑。

  他要成为能站在她身边的人,他想保护她。

  可是,今日的事情让他知道了自己有多弱小。

  如此的自己,要怎么去保护她?

  要如何完成那个十年之约?

  肖清与独孤娜都没发现诸葛倾墨的异样,因为他们都被诸葛倾墨弄懵了。

  “姐姐?你不是只有一个哥哥吗?”

  独孤娜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肖清也拼命的点着头。

  “她不是我亲姐姐。”

  他很想骄傲的告诉他们,那是他喜欢的人!

  但他觉得现在的自己,没资格。

  而且,还有那个约定。

  就在这时,一道惊叫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怎么了?”

  金衣少年的喊叫声太惊天动地了,在研究红珠子的三人立即被吸引了过了。

  金衣少年没有搭理他们,只是指着独孤娜惊讶的说道:“独孤娜?你是锦夷独孤家族的独孤娜?!”

  “嗯。”独孤娜很是奇怪的反问道:“公子认识我?”

  “不认识。”金衣少年很是理所当然的摇摇头,道:“我是听我师父说,我们教主派出艳娘那几个蠢货去抓你,只是没想到你却在这,看来他们是失败了,真是丢我们空灵教的脸。”

  金衣少年是一脸不屑的说着,然诸葛倾墨等人则一脸戒备的看着金衣少年。

  金衣少年见此,很是不满的说道:“哎哎!你们那什么表情啊?抓她的又不是我,是教主抓她行不?她在哪干我屁事!”

  三人听此,稍微松了口气,但还是一脸的戒备的盯着金衣少年。

  金衣少年见此,很是火大却找不到什么好话来解释,只能冷漠的说道:“哼!我欧阳云天说不管那事就不会管那事。别把你们正派那说一套做一套的风格押我身上!”

  诸葛倾墨等人听他那么说,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

  几人坐回原位后,诸葛倾墨说道:“什么正啊邪的?坏啊好的?我们的立场本就不同,防范你我们有错吗?你又敢说,你对我们一点防范之心都没吗?”

  诸葛倾墨吐了口气,到了此时他才真的有些明白暮梵当初对他说的话。这世道,本就没什么正与邪,有的是绝对的实力。

  只有你实力够强,你才有说话的权力,你才有编造历史的权力。

  什么好人和坏人?

  从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好人,也没有十恶不赦的坏人。

  “哼!”

  其实诸葛倾墨所说的,欧阳云天也明白。

  但,我就是不承认,你能拿我怎么着?来啊,来打我。

  欧阳云天如是想。

  他别扭的又把头扭到一边,肖清与独孤娜则在思考诸葛倾墨说的话,这世间,究竟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他们的所受的教育就是,正就是正,邪就是邪,正邪从来不两立。

  可到底,什么才是正?什么才是邪?

  一时间,全都不说话了。

  这一安静下来,众人肚子叫嚣的声音就更加明显了。

  不过,也正是这叫声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呵呵。”

  “哈哈。”

  “嘿嘿。”

  各式各样的笑声充满了整个山洞,毕竟都还是些孩子啊,在这样的环境也能笑得如此开怀。

  “阿墨,我好饿哦!你那厉害的红珠子可以吃不?”

  肖清可怜兮兮的盯着诸葛倾墨,也不管他能不能看到。

  而诸葛倾墨则选择直接无视他,这孩子饿傻了吧?珠子怎么能吃啊?就算能他也别想,这可是暮梵送的...等等,诸葛倾墨突然想到一件东西。

  “对了!”

  诸葛倾墨想起暮梵送给他一乾坤袋,她说过里面可是什么都有了。

  可他伸手摸到腰间,却是空空如以。

  “咦?我的小口袋呢?”

  独孤娜见此,从地上捡起个小布袋递给诸葛倾墨,说道:“倾墨哥哥,你是在找这个吗?”

  诸葛倾墨接过小布袋,熟悉的感觉让他知道就是它了,点点头,说道:“就是它,可是怎么在地上啊?”

  诸葛倾墨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但没多想,现在吃东西最重要。

  可诸葛倾墨刚要打开布袋,欧阳云天有些恼怒的大叫起来:“你想干嘛?我都说不会抓她的!这就是你的作风?”

  诸葛倾墨听言,如同看白痴的看了欧阳云天一眼,道:“我是要拿东西吃,你瞎激动个什么劲啊?”

  说着,他像是证实自己的话一般,从小口袋里拿出一个食盒。

  欧阳云天见此,眼睛睁的大大的,好半天没能说出话来,显然是受了很大的刺激。

  “这...这...我刚刚明明亲眼看见带你们进来的那个黄鼠狼妖,就是被吸进这个布袋里啊!”

  “不是吧?”肖清学着诸葛倾墨的模样,看了欧阳云天一眼,道:“人家阿墨这是乾坤袋,东西是可以装好多,却没听说还会吸妖怪。”

  话音才落,诸葛倾墨手中的食盒就被他抢了过去。

  听此,欧阳云天很是不服气的说了句:“反正我是亲眼见到那妖怪一打开袋子就被吸进去了,你们爱信不信。”

  “可是...”

  肖清刚想说什么,就被独孤娜打断了。

  “我在一本古书上看过,上古时期是有一种乾坤袋除了可以装东西外,还有认主功能的,非主人打开,就会被吸进去的,或许这就是那种乾坤袋。可我记得书上还说,这种袋子少之又少。”

  众人听完都有些惊奇,纷纷把注意力看向诸葛倾墨手中的乾坤袋上。

  这乾坤袋确实就是上古时期流传到现在的,至于为什么在暮梵手中......那更没什么奇怪的了,以她的本事,这些东西她若想要,就没有可能得不到的。

  肖清咽了咽口水,看着诸葛倾墨认真的说道:“阿墨,你们家真有钱。”

  “呵呵。”诸葛倾墨被肖清的模样逗得笑出声来,解释道:“这是姐姐送我的。”

  提到暮梵,诸葛倾墨心中总有那么些骄傲。

  他好想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暮梵到底有多厉害,而那个很厉害的暮梵,是他的。

  “啊!又是你姐姐送的?阿墨,你这个姐姐,好的让人想不嫉妒都不行啊!”

  肖清一副羡慕嫉妒恨的样子,惹得其他都嬉笑连连的,但除了诸葛倾墨。

  “让人嫉妒吗?”

  诸葛倾墨脸上的笑容慢慢淡化下去。

  是啊,暮梵对诸葛倾墨的好,很难让他人不嫉妒。

  那种无微不至的关怀,没掺杂一丝虚假的宠爱,连诸葛倾墨自己都有些嫉妒自己了。

  明明前一秒他还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暮梵,可现在,他突然不想他们知道了,他不希望有人垂涎他的暮梵。

  他不想,她对他的好,分谁一半。

  一小半也不行。

  可,这样的自己,是不是太...坏了?

  “好了,我们先吃东西吧!”独孤娜看诸葛倾墨脸色有些不对,连忙岔开话题:“欧阳云天,你也过来一起吃点吧!”

  说完,对着欧阳云天微微一笑,她那温柔似水的笑容让欧阳云天看的有些呆了。

  肖清虽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但还是陪着笑,连忙打开食盒:“对哦对哦!快来吃吧!你们看有好多...呃?怎么全是鲜花饼啊?”

  他看着一盒子的鲜花饼,心情那个郁闷啊。

  与肖清不同,诸葛倾墨是一听到鲜花饼三个字,立马就来了精神,整个人几乎是扑到食盒上了:“闻着香味就知道是姐姐做的!嘻!”

  其他三人见到如此诸葛倾墨,一阵汗颜...这人,变脸也变得太快了吧?

  看着那一盒子的鲜花饼,独孤娜暗叹了口气,弱弱的问道:“倾墨哥哥,你的袋子除了鲜花饼就没其他吃的了吗?”

  “有啊!”诸葛倾墨拿起块鲜花饼,很自然的说道:“刚刚是我就念叨着鲜花饼,所以才只拿出它来。”

  “......”

  众人再度汗颜。

  小孩子,始终是小孩子,吃着东西,所有的不愉快也就被抛到脑后。现在哪里还有什么门派间的敌对?哪还有什么戒备?

  有的,只是欢声笑语。

  有的,只是天真无邪。

  这样就好了,这样才是最纯洁、最宝贵了。

  命运早把几人的人生之路相交在一起,早以注定了几人将是伙伴而非敌人。

  门派恩怨什么的,是剪不断几人之间的牵绊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