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撩夫有道:师尊,轻轻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石像

撩夫有道:师尊,轻轻宠 蔴小熠 3218 2016.12.28 17:34

  最后,二人还是妥协了。

  想来也是,他们怎么可能拗得过他们这位二少爷呢?他决定了的事,不要说他们了,就连老爷、夫人都很少能说动他。

  也唯有那暮梵小姐的话总能入他的耳,然那位暮梵小姐不去做帮凶就算不错的了,哪里会去劝啊?好在她本事够好,他们也不用担心他们的小少爷会遇到什么危险。

  饭后,诸葛倾墨独自来到城中心。

  各种小贩的叫卖声,艺人表演的声音都深深的吸引着诸葛倾墨,然他却未停住脚步,一直向更中心处走去。

  他似乎是有着什么目的,一路上问问路人,再自己走走,再问问,再走走......一直到一座雕像前,他才停住了脚步。

  他伸手抹着雕像的底座,往日里黯淡的眼中,竟闪动着一丝光彩。

  那是一个女子的雕像,她手中握着一把剑,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只凭着雕像就可以看出这雕塑的本尊是那么的不凡与出尘。

  这雕像所刻画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当今修仙界鼎鼎大名的红衣女侠——暮梵。

  “你也喜欢她吗?她是我们梅城供奉的神。”

  正在诸葛倾墨发呆之际,耳边传来一道很文雅的声音,让诸葛倾墨忍不住转头看去。

  “她是神?”

  诸葛倾墨一愣一愣的看着刚刚说话的那人,他虽知道暮梵很是厉害,但他不知道她究竟是不是神。

  暮梵从来没有对着他施展过一丝威压,甚至是动手都少之又少。

  刚刚与诸葛倾墨说话那人,是一位十一、二岁的少年,做书生打扮。

  此时他眉清目秀的小脸正对诸葛倾墨微笑着,道:“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她是在很多年前帮助过梅城的一位女子。那时的梅城混乱至极,妖怪纵横、民不聊生。真的神仙们一个都没出现来拯救这苦难的梅城的。唯有她挺身而出,救梅城的黎民于水火,消灭了妖怪,给了梅城的居民们一片安宁的土地。”

  “可她才消灭完妖怪就走了,好像是去消灭其他地方的妖怪了。没人知道她叫什么、从哪里来,也没人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只因她常穿一件红衣,世人皆称她红衣女侠。在我们看来,她就是我们的神!”

  那少年讲的很是忘情,似乎是亲眼所见一般,满脸的向往证实了他真的很崇拜那位红衣女侠。

  诸葛倾墨也很为震撼,他虽知道暮梵这些年一直四处除妖,他会想来这,也是因为他知道这梅城有座她的雕像。

  但从别人口中知道了这些事迹,诸葛倾墨的心中还是有种别样的情感。

  他要何时,才能追上她,站在她身边而不是身后。

  就在这时,一个很是不和谐的声音打破诸葛倾墨与书生少年的幻想。

  “不亏是博雅轩的弟子,真是够蠢笨的。”

  “额...”书生少年的笑容戛然而止,恶狠狠的瞪向说话那人:“闵成昌,说什么呢你?”

  “说你蠢笨啊!博雅轩的书呆,师门垃圾,弟子也垃圾。”那名叫闵成昌的少年嘲笑的哼了一声,他背后的小跟班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你!”书生少年想冲上去,却被诸葛倾墨拉住了。

  对于这书生,诸葛倾墨还是满有好感的,自然不希望他吃亏。他虽看不到,但他可感觉到了,那叫闵成昌的,修为可是在书生少年之上,更不要说他还有一场小跟班了。

  “怎么?想打架?也不拿镜子照照你那熊样!哈哈!”闵成昌又是一阵猖狂的大笑:“崇拜什么不好,非要崇拜一个女人。女人嘛,不就是用来暖床的吗?看这红衣的雕像应该是有几分姿色的,就是不知在床......啊哟!”

  就在闵成昌说话之间,突然一阵石头雨下了下来,落到他的身上。

  闵成昌抱着头痛呼了一声,然后看向始作俑者,凶道:“你是哪冒出来的?竟敢打我!”

  那始作俑者,丝毫不见慌张,冷着一张小脸,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打你又怎样?我还想杀了你呢。”

  诸葛倾墨云淡风轻的说着,似乎并没有在说什么了不起的事一般,然有心人不难发现他那愤怒的情绪。

  闵成昌听到诸葛倾墨嚣张的话,气的直发抖对身后的人下令道:“给我狠狠的收拾这小子,我今日非叫他跪地求饶不可!”

  他的小跟班得令,立马就向诸葛倾墨冲了过去。

  书生少年见此,连忙作防御状,打算帮助诸葛倾墨御敌。

  可他才刚动,就见一道身影从眼前闪过,待他反应过来时,诸葛倾墨已经拿着根树枝冲了过去了。

  没错,就是树枝!

  以诸葛倾墨的修为,对付他们,用树枝足够了。

  他的动作很快,在闵成昌等人看来,他不过是在小跟班之间随便穿梭而已,只是几个呼吸间,小跟班们竟都倒下了,全在地上疼的直打滚。

  闵成昌见此,是又气又急,当即默念出一道火咒向诸葛倾墨攻去。诸葛倾墨的眼睛虽看不到,但凭着天人合一,闵成昌的动作,他自然是清清楚楚。

  诸葛倾墨轻哼了一声,拿着树枝对那火球轻轻一挥,火球在那一瞬间就消声灭迹了,似乎从未出现过一般。

  化解术。

  诸葛倾墨刚刚施展的,正是暮梵教他的化解术。

  只要你的灵气控制力,简言之就是修为在对方之上,然后找到对方术咒的重心点,你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化解对方的术咒。

  当然,这化解术在现今的世间可没几个会得。

  虽有些大能也能做到化解对方的攻击,但与这是不同的。这个相对法力要求要低些,因为这可以说是一种巧技。

  但相对,想要练成这种巧技是要付出代价的,哪怕你天赋再高,没经过苦练是不可能练成的。

  就连诸葛倾墨也是学习了好久才学会了。白言曦更是学了好久的好久,每每提到这事,他就一阵纠结。明明他与自己的这徒弟是一起学的,为什么就是晚人家两步呢?

  不过,在他有所小成之后,因为常跑会祁阑山炫耀,慢慢的那份憋屈感也耗没了。

  书生少年见此暗暗心惊,他怎么都想不到,那一脸温和的人儿,竟有如此的本事。他虽修为不怎样,但眼界不算差,自然能看出诸葛倾墨是法体双修的。

  这人看起来和他年龄差不多啊!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闵成昌是绝渊谷的弟子,在本门虽算不上什么,但在同龄修行者中,也算是出类拔萃的了。他现在十七岁左右,可是比诸葛倾墨大上七岁啊!

  他现在就如此厉害了,到七年后那将是如何的了得?

  如果说书生少年是惊讶,闵成昌就是惊恐了。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攻击就这么被对方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那虽不是什么高级攻击,但也不至于这般吧。

  然诸葛倾墨给他的“惊喜”还未完,只见他抬起左手,比了个奇怪的手势:“给你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火咒。”

  他话音才落,一条火龙从他的左手前飞出,向闵成昌的袭去。

  闵成昌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根本就没余力躲,见火龙向他袭来,竟只是呆呆站在那里。

  “轰!”

  那条火龙很是扎实的打到了闵成昌的身上,一个眨眼间,就见他倒在地上,全身被火烤的黑漆漆的,衣服与头发都早已成了灰烬,样子好不滑稽。

  书生少年隐约还能闻见烤肉的味道。

  “手下留情!”书生少年强忍住笑意,急忙冲上前拉住还不肯罢休的诸葛倾墨:“对于他这种人,杀了他只会脏了手罢了,教训下就算了。”

  书生少年自然不是同情闵成昌,而是顾忌他背后的绝渊谷,那毕竟是七大派的顶峰门派,书生少年不希望诸葛倾墨惹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也是为什么闵成昌胆敢如此在这嚣张,却没人敢管的原因。

  他们再愤怒又如何?他们可不敢去惹绝渊谷。

  “哼。”

  那些事,诸葛倾墨也是明白的,只是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对着闵成昌冷冷说道:“日后若还让我听见你侮辱她的话语,我定让你后悔终身,滚!”

  那些小跟班听此,连忙过去扶起闵成昌欲离开。

  诸葛倾墨是打算放过闵成昌了,然不知是不是平日嚣张惯了,闵成昌居然还不怕死的对诸葛倾墨凶道:“今日的仇我记下了,有种你报上名来。”

  对于闵成昌的白痴,书生少年手捂着脑门,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白痴的思维,我们这些普通人是无法理解的。”

  诸葛倾墨则看向他,嘴角微扬起,冷笑道:“瑾璃宫掌门座下大弟子诸葛倾墨,若你有那本事,随时欢迎你来报仇。”

  诸葛倾墨从来不是什么怕事之人,人家既然都如此了,他自然不会畏首畏尾的。

  更别说从小被诸葛府的人捧着,白言曦与暮梵更是对他宠爱有加,早让他养出一身的傲气了。

  “!”

  诸葛倾墨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

  书生少年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难怪他有如此修为了,难怪他丝毫不惧怕闵成昌了,同为上位门派,他的身份可比闵成昌高贵多了。

  只是,传说的诸葛倾墨不是......想到那个问题,书生少年有些疑惑的看向诸葛倾墨。

  闵成昌很是有种踢到铁板的感觉,心有不甘却只能带着他的小跟班灰溜溜的走了。

  诸葛倾墨。

  原来他就是诸葛倾墨。

  那人可不是他能惹的。

  不说他家族的力量,就凭着他那瑾璃宫掌门弟子的身份,他也不敢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