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撩夫有道:师尊,轻轻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处罚

撩夫有道:师尊,轻轻宠 蔴小熠 3108 2017.01.16 09:30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谁来说说?”独孤雷扫视了周围一圈,沉声道:“没人吗?”

  “我...”独孤娜刚想说,却被东方逸涛阻止了,这个时候,独孤娜可不能再开口了。

  “雷师伯,我来说吧。事情得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哎,这东方逸涛,说他是话痨,还真是委屈他了,话唠哪有他这么能扯?

  让他说今天发生了什么,他倒好,把压箱底的陈事都翻了出来。

  独孤雷这越听越火大,司空源是他的得意弟子,他自然是要包庇了,可他这所做...真太丢他面子了。

  诸葛倾墨的事,白言曦是知晓几分的,可没想这么严重。自己这宝贝徒弟,平时练功他都没舍得骂。却被这些小兔崽子欺负了......难怪每日都能看见暮梵一副要吃人的模样,也真难为她居然能忍下来了。

  不由在心中默默念道:嗯!乖徒弟,打得好!

  诸葛倾墨感受到自家师父那激动的情绪,俊脸不由抽搐了两下,这无良师父,又在想什么?

  其余几位长老见此,也不好多说什么。这掌门疼爱自己的宝贝徒弟,他们也不是今日才知,他们那位客卿长老的来历,他们也多少知道一些。

  而这独孤雷护短,他们也早明了,这......无论怎么处理终究是要得罪人的。

  就在众人大眼瞪小眼时,云长老也就是东方逸涛家师父道:“掌门师兄,雷师兄。我看这样,这司空师侄虽做错了事,但念他年纪尚轻,而且被诸葛师侄打成这般,就关他几个月的禁闭,等伤好了,再抄几百遍门规就好。”

  “至于诸葛师侄,他虽是被受欺负在先,但私斗且打伤师兄,确实不对,也关他几个月的禁闭。”

  独孤雷听言,可不服气了:“云师弟,我这徒儿被打成这样,就只是关他几个月的禁闭?是不是太轻了?要是我们没来,他难保会不会杀了源儿!”

  “哎!我说雷师弟,那你打算怎么着?你没教导好你徒儿,让他来欺负我徒儿,我都还没说什么了。我看,关我徒儿几个月的禁闭,确实不公,若墨儿要下狠手,我就不信他还能站着!这判罚,我也不服!”

  不得不说,我们白同学耍起赖来,当真一绝,令人汗颜。

  其余几位长老,默默在心里吐槽:这诸葛倾墨也真是,你说你有这么好的本领,又有如此疼爱你的师父,你瞎低调个什么劲啊?

  “那掌门师兄、雷师兄,你们说怎么办吧。”

  云长老随意一摆手,不愿再搭理这事,这烫手山芋,还是丢给他们自己去解决好了。

  独孤雷哼了一声,说道:“这诸葛倾墨以下犯上不说,小小年纪出手就如此狠辣,不教训不行!但念及年幼,就杖责两百,再罚他去后山闭关思过三个月,事后与源儿道歉。”

  白言曦听言,眼睛都直了,胡子的被气的飞了起来,刚想说话,就被诸葛倾墨抢言道:“我不道歉!我没错!”

  诸葛倾墨倔强的看着独孤雷,一身的傲气。

  独孤雷见此,怒了,指着他骂道:“这般顽劣,目无尊长!杖责五百!”

  白言曦闻言,胡子飞的更高了,可惜他还是没来得及说话,一道清凉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

  “杖责?我倒想看看,谁敢动他。”

  那不大的声音,很是清晰,明明说话之人的语气很平静,却让听着的人,觉着心头一紧。

  之前还很傲气的诸葛倾墨在听到那道声音后,鼻尖突然一酸,所有的独立分子消失,一心只想扑倒来人怀着,好好的对她撒娇,控诉自己的委屈。

  但,他忍住了。

  暮梵与独孤朔的身份,弟子们不知道,几位长老却是知晓的。

  独孤雷看着暮梵,还有她身后的独孤朔,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暴脾气,说道:“他犯了错,就该处罚。”

  暮梵闻言,嘴角微挑起,用一种很戏谑的语气说道:“你们孤独家的,都喜欢睁眼说瞎话?他错?他哪错了?要任由被欺负才是对?你那弟子,金子做的?”

  “噗!”

  暮梵这话一出,一些弟子尤其是东方逸涛,忍不住笑了出来。

  无辜躺枪的独孤娜撇了撇嘴,独孤朔则很不满的说道:“哎,梵梵,我今儿可没惹你,别带上我啊。”

  暮梵懒得搭理独孤朔,轻哼了一声,看着独孤雷继续说道:“要我说,墨儿不仅不该被处罚,还要受到补偿,曾经欺压过他的那些小混蛋,都一个个拉出来,向墨儿赔罪,由他处置。至于你那废柴徒弟...哎,我们也不欺负人,随便打残就好了。”

  暮梵在说的时候一直抱着手,最后那句,还很潇洒的摆摆手,一副大度的模样,险些没把独孤雷气死。

  她一系列的话,让脾气本就火爆的独孤雷忍不住了,哪怕知晓暮梵的身份,依旧还是怒斥道:“你若觉得你们家少爷在这受了委屈,尽管带回去!我们瑾璃宫,容不下他这尊神!哼,这评判,亏你还是客卿长老,简直可笑至极!”

  孤独雷这话一出,独孤朔和白言曦站不住了,连忙跳到孤独雷身前...当然,不是因为动怒,而是怕暮梵动手掐死对方。

  然而,暮梵并没有过激的行为,只是站在原地,淡淡然说的:“你也觉得这样的评判可笑,那说说,你之前的判定与我的,有和区别?”

  “我...”

  原本还在为白言曦与独孤朔的行为纠结的独孤雷闻言,竟无言以对,暮梵也给他机会,就接着说道:“长幼有序,无论有何理由,以下犯上确实不对,该罚。身为师兄,不做好表率,欺压师弟,更该罚。瑾璃宫自有规矩,掌门,你来定夺吧。”

  暮梵这话一出,独孤雷是彻底闭嘴了,先不提她说的句句有理,也没明里偏向谁。就第一句和最后一句,独孤雷也不能再开口。

  白言曦用一种很神奇的眼神看了暮梵一眼,清了清嗓子,说道:“暮长老说的有道理,那两人各自去思静洞和福地洞关禁闭半年,罚抄门规一千遍,以后再犯,严惩不贷。”

  对于这个判决,没人再有异议,就只有云长老特鄙视的看了白言曦和独孤雷一眼。

  绕这么大圈子,何必呢?

  “那就这样吧,墨儿去收拾东西......呃...好像没什么可收拾的了。”白言曦苦恼的看着那堆烧坏的东西,这司空源太可恶了,禁闭半年太短,他可不可以改啊?

  诸葛倾墨闻言,灰暗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带着丝小激动说道:“有的,有的,等一等。”

  说着,一溜烟跑了,不一会,手中拿着一个小花盆又跑了回来。他来到木凡花旁边,轻轻的捧起木凡花,嘴里喃喃道:“一定要活过来,一定要活过来。”

  他重新把木凡花栽入花盆中,然后从腰间的乾坤袋中拿出一个小水壶帮木凡花浇水,几个呼吸的功夫,众人就看见,那本已经死透的怪花竟活了过来,还结出了花苞,就如同从未受过伤害一般。

  云长老仔细打量了水壶一遍后,大惊道:“宝净壶!”

  众人闻言,视线不由从花上移到水壶上。全身通白普通之极,只是那壶口有一圈金色的小花,正是那宝净壶的标志啊!

  白言曦也不免有些惊讶的看着诸葛倾墨,问道:“墨儿,这宝净壶你是从哪得来的?”

  “宝净壶?”

  诸葛倾墨扬了扬手中的水壶,脸上绽放出一丝笑意,看向若有所思的暮梵,很得意的说道:“这是姐姐送予我养花用的啊。”

  一句话震惊了在场所有人,这暮梵竟把天下至宝送予一个孩童养花之用,也太浪费了吧?

  一旁的独孤朔看了眼暮梵,微叹了口气,道:“你倒是舍得,那东西也能送给他玩?”

  暮梵瞟了他一眼,认真的说道:“一个水壶而已。”

  对啊,只是一个水壶而已,只要是他想要的,便是这天下,她也会想法儿帮他夺来。

  只要他想。

  听此,独孤朔的胃疼了一下,恍然想起,在很多年前,他们的师父,也是这般,把人人奢望的天下至宝,丢给她当玩具。

  其中有一个宝物,独孤朔印象最为深刻,那宝物名为“金刚球”,携带者免疫一切物理伤害。

  他们的师父把那宝物给暮梵,是不想她受伤,哪想她倒好,带着金刚球肆无忌惮的去爬树、掏蚂蜂窝。

  想起金刚球,独孤朔就顺口问道:“对了,金刚球呢?”

  他是想,现在的暮梵留着也没用,还不如给诸葛倾墨好些。

  可听到独孤朔提起金刚球,暮梵的眼里闪过一丝哀伤,也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走到诸葛倾墨跟前,摸了摸他的脑袋,柔声说道:“我过些时日再来看你,要乖哦。”

  诸葛倾墨闻声,张了张口,顿了几秒,终究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只要是她的安排,他都会听从,就像之前暮梵说他该罚,他就认真的考虑自己的过错一般。

  只是不知道,如果暮梵真的让那些曾经欺负过他的弟子向他道歉,任由他处罚,并且打残司空铭,他会有怎样的想法。

  也还是这般坦然的听从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