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玄霄仙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道莲佛莲

玄霄仙君 孤星入梦 2381 2020.10.04 23:59

  白阳禅宗的明黄色禅衣,端看时通身纯色。

  这会儿柳元正凝神细细观瞧,方才见这禅衣上暗暗织出许多花纹来,若不去细看,反而教人容易忽略掉。

  一身禅衣,其上以暗纹绣出诸般禅宗宝相,又以层叠云纹点缀,禅衣的正中央,正是一朵盛开的莲花。

  这莲花与柳元正常见的道莲规制似乎大有不同,颇具奇妙,柳元正一眼望去,顿时便被这莲花吸引了目光,旋即,少年又觉得这样看去有些失礼,遂直接低下头,顺势偏转了目光,脸上露出沉思神色来。

  仿佛是思忖着要如何回答静海禅师。

  禅师仍旧含笑立在原地,也不追问,也不催促,只是等着柳元正的回应。

  不多时,便见柳元正温润声音响起。

  “禅师这么一问,说来倒是巧了,近日里贫道琢磨着炼一件趁手的法器,依着贫道的设想,这法器该呈道莲形状,只是数度易稿,仍不能满意,听说禅宗妙法中,多莲花法相,不知禅师可否为贫道释惑?指点一二?”

  少年说得郑重,静海禅师这里也不多做考虑,旋即点点头。

  “元易师兄当面,师妹哪里敢说指点,你我权当探讨,算是论道。”

  说罢,静海禅师便转过头去,朝着身旁的禅宗弟子低声说了几句。

  这静海禅师在白阳禅宗似是颇具威望,大有首席弟子的模样。

  此刻听了静海禅师的吩咐,她身后的诸多弟子皆不言语,只是朝着柳元正这里捏着莲花法印施了一礼,便折身而去。

  竹楼前,柳元正也是沉默着,嘴角含笑,朝着众人拱手回礼。

  待众人走散了,柳元正这才测过身子,伸手往竹楼门口处虚虚一引。

  “禅师请。”

  “师兄先请。”

  柳元正便也不推辞,当先折身,引着静海禅师走进竹楼之中。

  ……

  静室内,柳元正将半掩的窗户大开。

  寒暄着邀请静海禅师在一旁坐下,又在暖炉上煮了一壶新茶,这才端坐在竹椅上。

  刚一坐下,柳元正便先与静海禅师闲散的寒暄了几句,问了问白阳禅宗的风景,何事抵达的岳霆山,又在何处落脚。

  等新茶煮好,少年捧着玉碗,这才切入了正题。

  “先前在门外时,贫道便看见了贵宗禅衣锦绣,瞧见了禅师衣服上绣的莲花,这才有了此番邀请,贫道见这莲花别致,与我所知的道莲形象颇有不同,倒是要请教禅师一二。”

  听闻柳元正所说,静海禅师脸上的笑意都含蓄了些,她抿了抿嘴,低头看了眼禅衣,这才偏过头来与少年直视。

  “我素来听闻师兄名声,一直以为师兄是位正人君子呢。”

  听出了静海禅师言语之中的揶揄,柳元正却神色不变,话语更是坦然。

  “贫道问的是莲花,眼中所见自然也是莲花,心中所想,更是只有莲花,禅师为何会有此言?”

  闻言,静海禅师也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偏过身子来,满是歉意的朝着柳元正一欠身。

  “是师妹着相了,不该这般猜度师兄。”

  “不必这般说,我此言或许本就有失礼之嫌,禅师能知我本心便好,能将道理说透,大约天底下会少许多因果,禅师,你说对吗?”

  静海禅师饮了口热茶。

  “师兄果然是通吾宗禅意的。”

  柳元正只是笑笑,没有接这句话,静海禅师也不再说下去,转而说起了莲花。

  “依吾宗典籍记载,世上仙莲有五色,一为青、一为紫、一为金、一为白、一为黑,此五色为仙莲正色,余者大都为灵莲,稍有逊色。

  仍说这仙莲,五色仙莲生在仙乡各处,自然也各有迥异,师兄所见道莲,大都以青莲、紫莲为原本,辅之以本宗道法,加以演化而成。

  而吾宗诸多莲花法相,却是以白莲为本源,如吾宗根本道法之一,便是《白阳净世莲花宝禅经》,此经法相已经颇与白莲相近,名唤净世莲花相。”

  闻言,柳元正不住地点头,作恍然大悟状,口中也是轻声重复着一些字眼。

  “唔……仙莲,仙莲……禅师,贫道唐突,想看一看这净世莲花相?不知是否合贵宗制度?若是为难,贫道断然不会勉强。”

  “师兄无妨,这净世莲花相在中土之西倒也算常见,许多壁画上都多有此类描绘。”

  说罢,静海禅师已经起身,缓步走到柳元正的书桌前,少年亦随在身侧,在桌上铺了张白纸。

  “请。”

  静海禅师不作推辞,旋即提笔,在纸上细细的描绘出一朵十二瓣莲花之相。

  柳元正站在书桌一旁,只是仔细的看着静海禅师笔锋婉转,看着那净世莲花相从无到有,跃然于纸上。

  待禅师搁笔,柳元正也颇为赞叹的点点头。

  少年时至今日,自然是一本禅宗经书都未读过的,此刻见了这净世莲花相,只觉纸上莲花画的精巧,想要悟出些甚么禅宗道理来,却是难了。

  没有拿出那水纹元晶,柳元正只是依着自己的记忆,一点点与纸上莲花印证着。

  原地里,静海禅师嘴角含笑,偏头看着陷入沉思之中的柳元正,并未出声打扰。

  片刻后,少年点点头。

  短时间粗浅的印证了一番,这禅宗莲花倒是合用于雕琢元晶,之后还需柳元正雕出些木雕来,做最后的确认。

  一念至此,柳元正又像是发觉了什么一般,在静海禅师的注视下,伸出手指悬在那莲花的上方,似是虚空勾勒着什么。

  自始至终,柳元正的目光都在纸上,却忽的开口问道。

  “禅师,你说这仙莲各有迥异,不知这白莲,算是道莲,还是佛莲呢?”

  话音落时,静海禅师神情顿时变得呆滞,她的目光旋即落到了柳元正垂在莲花上方的指尖上。

  柳元正的指尖并非在勾勒莲花,而是在莲花之上,勾勒着一个似是而非的人形轮廓。

  人形,莲花。

  这是西方逃禅惯用的佛陀之相。

  静海禅师抿了抿嘴,一时失语,目光随着柳元正的指尖转动,似乎也有些失神。

  “禅师?静海禅师?”

  少年温润的声音,终于让静海禅师回过神来。

  她的脸上不再有笑容,反而在这一刻变得苍白了许多。

  这一刻,静海禅师像是想明白了许多问题,又似乎在一念之间,生出了无穷的疑惑来。

  她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走调。

  “逃……逃禅所用皆是金莲!这金莲……与白莲相仿,实则仍是不同的,白莲……自是道莲!”

  一番话教静海禅师说的磕磕巴巴。

  说话间,禅师也一点点收敛起了心神,她似乎还要开口说些什么,柳元正却直接伸出手,当着静海禅师的面,将这莲花图收进了乾坤袋中。

  “是道莲就好,贫道欲依此图炼制法器,没坏玄门规矩就好,吾心甚安。”

  一边说着,柳元正一边转过身来面向静海禅师,仍是眉眼带笑。

  自始至终,少年仿佛都没有看到禅师脸上越发慌乱的表情。

  “否则,便是这法器炼成了,冲撞玄门规矩,贫道也只能忍痛将之毁去,如此波折徒劳,到最后只是一场空。”

举报

作者感言

孤星入梦

孤星入梦

ps:本周打赏感谢:感谢书友“矣哈”的9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犀利的唐明皇”的3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电子双缝干涉”的2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书中有圣殿”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书友20180523150120500”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sammilee770”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   灵界小乘”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有种果汁”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昊天金阙无上至尊弥罗上帝”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紫薇太易”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不敢奢望≯”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   fggggwre”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乐天飞猪”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銀河洗劍天上仙”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以上十四位书友的支持!!!第二更~求票~

2020-10-04 23: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